越南富豪崛起,年轻人却在逃离?

elm
ELLEMEN

越来越多的世界首富悄悄盯上了越南。2022年前4个月,越南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资金超过108亿美元,同比增长88.3%。

几年前就顶着“未来的中国“头衔的越南,发展得怎么样?

世界富豪们的越南布局

在所有投资越南的项目中,刚从英国撤出千亿资金的李嘉诚家族最为瞩目。

2018年6月,长江实业集团以10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伦敦市中心金融区12层高的5 Broadgate大厦,瑞银UBS的英国总部。这笔收购曾是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接班后的第二笔海外投资。而在不到四年后,长江实业在今年3月初以12.5亿英镑抛售了这处房产。

根据长实的公告,算上持有期内的租金、超过原来成本的物业升值以及该投资的对冲利润,这项投资的总回报约为48亿港元,投资回报率高达45%。

这是李嘉诚家族一个月内第二次抛售英国的资产了。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在3月初,长实集团获批可以出售英国配电公司UK Power Networks,李嘉诚集团有意以150亿英镑的价格出售,这是2010年收购价格的三倍,他们至今还在竞标合适的买家。

正在行业猜测香港首富从英国撤出大量资产后有什么动作时,李嘉诚转头就盯上了越南。

elm
会谈合影
西贡时报

根据越南媒体报道,长实集团和日本欧力士集团通过越南当地的合作伙伴万盛发集团,与胡志明市人民政府市长潘文迈举行了会谈,商讨在当地的投资。

消息人士认为,长实集团将要在胡志明市引进高端地产项目,包括住宅、写字楼、商业中心、娱乐中心等业务,李嘉诚还将重点投资越南的基础设施项目。他们投资的地段是前景备受看好的胡志明市受添新区北部的4块黄金地皮,以最高10万美元每平米的价格拍卖。

这只是房产投资的一角。成为新兴的世界工厂的越南,在今年前四个月,加工制造业引进了近62亿美元的投资,占注册投资总额的57.2%。紧接着就是房地产领域,占注册投资总额的26.1%,总投资额超过28亿美元,这一数据已经超过2021年全年。

官方数据也显示,越南的房地产吸引了大量海外资金,其中来源最多的是新加坡和日本的投资。高端房地产和豪宅市场首先瞄准了越南最繁华的城市,胡志明市。这里是越南的金融中心,国际银行越南总部以及胡志明市证券交易所的所在地。胡志明市楼盘均价达到每平米2.2万元,比去年增长27%。去年年末,胡志明市的地价更是拍出了一平方米69万元的历史新高。

elm
中间最高的建筑为地标81大厦
网络

越南的天际线正在被华丽的写字楼和摩天大厦重塑,自2017年起越南修建了许多超过40层的摩天大厦,160米以上的高楼在胡志明市和河内市拔地而起。2018年建成的地标81号更是以461.2米的高度成为越南第一高楼,配备了五星级酒店、豪华住宅、办公空间和零售中心,而这些摩天高楼的崛起也是越南地产飞速发展的标志。2015年来,胡志明市每年房价的涨幅都在20%以上。

而在今年普华永道联合城市土地研究所发布的《2022年亚太地区房地产市场趋势报告》中,2022年城市发展前景展望这一项,胡志明市力压上海,排在新加坡、东京、悉尼和首尔之后,成为亚太地区排名第五的城市。

越南本土富豪初露头角

伴随着国家经济的繁荣,越南本土富豪们的个人财富也呈爆炸式增长,越南的超级富豪、富豪和中产阶级的增长速度是世界最快的。

最新的莱坊财富报告预测,到2026年,越南拥有超过3000万美元的超级富豪人数将超过1500人,比2021年增加26%,净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百万富翁将增长59%,达到11.5万人。到2030年,越南将拥有1700万个中产家庭。

2012年,越南还是一个没有亿万富翁的国家,但在去年的年终盘点里,越南首次有多达7位富豪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他们所经营的产业也多数是为了服务中产阶级:房地产和银行业。

elm
越南首富潘日旺
网络

其中53岁的越南首富潘日旺(Pham Nhat Vuong)稳坐越南首富宝座九年,净资产62亿美元。他由房地产起家,地标81号就由他的公司Vingroup建造。

越南排名第二位的超级富豪是阮氏芳草(Nguyen Thi Phuong Thao),她是7位上榜富豪中唯一一位女性,是胡志明发展商业银行的副董事长,同时也是越捷(Vietjet)航空的CEO兼副董事长。

而此次和李嘉诚家族合作的万盛发集团,是越南最大的私有地产公司之一,创始人张美兰是一位华裔,也是越南的隐形富豪,以在黄金地带拥有巨大土地储备而闻名。张美兰被称为胡志明市的黄金地段地产女王,那里第一区金融中心的时代广场、万盛发大楼、Duxton酒店以及联合广场等高端房产项目都是她的产业。

elm
胡志明市市中心
网络

根据莱坊的研究,在超级富豪的投资偏好中,房产位居榜首,其次分别是股票、债券、收藏品、黄金宝石、以及数字货币。

豪宅一直都是财富最直接的体现。越南国内房产的发展如日中天,不过站在金字塔尖1%的越南富豪并不满足,他们在全球房地产市场上都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越南富豪疯狂地向境外撒钱,其中最热门的投资是购买国际房产。

投资机构的专业人士认为,通过这样的投资计划更有可能获得国外的移民机会。胡志明市的买家更倾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等英语国家,富豪们认为这里有全世界最好的教育机会和投资潜力,而且高门槛的移民政策也使得其他普通中产无法企及。

首都河内的富人群体则更爱去欧洲投资。塞浦路斯、马耳他、葡萄牙、匈牙利等等是他们的首选。因为河内与最繁荣的胡志明市之间存在经济鸿沟,他们没有那里的富豪们的经济实力,所以会优先选择一些东欧国家。

富人外的世界,

越南年轻人纷纷逃离

资本的伺机而动和本土富豪在世界舞台的小试牛刀似乎都在印证越南的飞速崛起,它也确实没有让国内外投资者失望。

疫情期间,越南凭借劳动力优势成为又一个举世瞩目的世界加工厂。第一季度越南出口额891亿美元,同比增长13.4%.。仅第一季度出口的电子产品零部件出口额,就已逼近去年半年的出口水平。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越南正处于人口黄金结构期,平均年龄29岁,70%的人口都在35岁以下。越南人口与社会问题研究院院长阮听举曾表示,越南的人口红利将在2042年结束。这也意味着,越南还有足足20年的时间利用该优势来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很多人视其为“下一个中国”,因为越南近几年飞速发展的路径与20年前的中国有很多相似之处。事实上,无论是越南上世纪推出的“革新开放”,还是正在经历的人口红利,都能或多或少看到从前中国的影子。

然而,在这个东南亚黑马国家,越南的年轻人却在不断逃离,选择去日本“追梦”。如果你爱看日剧,就会注意到里面经常会出现的越南打工族。他们通常语言不通,白天在语言学校学习,下课就去便利店、酒馆、工厂等地方打零工。他们一般会做两份以上的兼职,上不封顶,宛如国内的三和大神。

elm
日剧MIU404中对越南移民群体的刻画
网络

在过去五年间,居住在日本的越南人数量增加了两倍。根据日本入国管理局的数据,2021年在日本的越南人超过43万,占外国人口的15.7%。虽然由于疫情封锁原因,在日本的越南人口下降了3.4%,但他们仍然是仅次于中国人的第二大外国群体。

日本十分需要从事当地农村地区制造业、农业和渔业的劳动力,但这些工作陷入对涌向大城市寻求更高薪的日本年轻人来说毫无吸引力。为了应对日渐萎缩的劳动力,日本在1993年推出了技能实习计划,旨在将技术技能传授给发展中国家的工人。

因此,和大多数中国留学生不同,几乎所有在日本学习的越南人都来自越南的贫困家庭,他们的父母甚至孤注一掷,贷款上万美元来支付孩子在日本的学习费用。

越南留学生群体中,有74%的年轻学生选择来日本学习先进的技能,努力工作,存下一些钱,然后带着技能和经验回到越南,以谋求更高的薪水。在日本,哪怕是最低时薪,他们一个月的收入也可以抵上父母在越南工作半年的积蓄。

但本应被珍视的劳动人口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该技能实习计划在实施的过程中总是存在许多监管漏洞。越南人常常需要支付中介公司巨额的中介费和培训费,才能被安置到工厂,赚第一桶金前就欠下人民币5万元多的债务。

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他们在工厂做着最高危的工作,拿着最低的工资(有些情况下甚至只有日本员工的1/10),还要面临老板的压榨和同事的欺凌,被抢走护照和手机,强迫签订的3-5年劳动合同致使他们即使面临骚扰或非法的工作条件,也不能跳槽到下一家公司。

elm
日新窟寺为在日本去世的越南打工族立的牌位
NHK

在欠债、失业、无家可归后,或自杀或因工伤事故,那些越南年轻人在异乡独自死去,没有亲人或朋友来照顾他们,只有一位越南修女:Thich Tam Tri。自2012年来,她就为140多名在日本死去的越南打工人主持了葬礼,并在东京的日新窟寺为他们立了牌位祈福。这座寺庙在新冠疫情期间还向挣扎的越南移民提供了超过6万个食品和援助物资。

尽管日本的技能实习计划如此糟糕,越南,这个外界眼中的淘金胜地,仍然留不住想要赚更多钱的年轻人。当日本恢复入境,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更多的越南年轻人赌上生命和几代人的积蓄,踏上去日本的路,渴望改写自己的命运。

参考资料:

越通社:2022年前4个月越南外资到位资金增长7.6%

PWC, ULI: 2022 Asia Pacific Emerging Trends in Real Estate

The Economists: Vietnam has produced a new class of billionaire entrepreneurs

NHK: Young Vietnamese face hardship in Japan

The Washington Post: The Vietnamese workers Japan depends on are falling through the cracks. One Buddhist nun is trying to catch them.

编辑:积柚

部分图片来自视觉中国及东方IC

其余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