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卖出90亿后,“微商女王”摇摇欲坠

张庭
ELLEMEN

4月9日,张庭与林瑞阳的品牌“TST庭秘密”的运营主体被市场监管部门认定构成组织策划传销违法行为。

《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书》显示,达尔威公司自2018年1月至2021年7月红卡主营业收入为91.71亿元,主营业务成本为56.46亿元,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为3744.81万元,实际发生的有关费用为34.58亿元,所得税费用为1046.36万元。

最终,达尔威公司被要求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并没收违法所得1928万元,罚款170万元。合计被罚没2098万元。

曾经光鲜亮丽的微商女王,如今已经摇摇欲坠。

单年纳税12亿,

张庭靠微商赚了多少钱?

2014年,张庭在热播剧《武媚娘传奇》中饰演韦贵妃,许多人预言这位曾以酒窝动人的台湾演员即将迎来自己事业的第二春。21岁时,张庭就曾与赵雅芝、郑少秋合作的《戏说乾隆》,一举走红;转战内地娱乐圈后,又拍摄了影响一代人的《穿越时空的爱恋》,成功在两岸三地都打开了市场。

张庭
网络

凭借韦贵妃一角重新吸引到大众的注意后,张庭无意继续演员之路,反而做出一副告别娱乐圈的姿态,专心卖起了面膜和护肤品。2013年时,张庭和丈夫林瑞阳将自创品牌TST庭秘密带来大陆,并创建了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尔威)。

2014年后,张庭鲜少再出现在新的影视作品中,取而代之的则是她“微商教母”的身份。比起在娱乐圈里沉浮,TST为张庭和林瑞阳带来更加巨额和稳定的收入。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月至9月,达尔威完成营业收入36亿元,实现净利润11.43亿元,俨然一个冉冉崛起的微商巨头。

张庭
网络

2019年,一篇新闻稿称张庭夫妇二人创建企业单年纳税就超过了21亿。尽管这一传闻并未得到验证,但在上海市青浦区经济委员会官网上,我们能看到一个同样十分惊人的纳税金额:12亿。

据东方网报道,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2018年度青浦区的“纳税冠军”企业,纳税额为12.6亿元。被定性为传销公司后,根据《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达尔威公司在42个月里,总营收额达到了91亿。

和大多数微商老板一样,张庭和林瑞阳夫妇在炫富上从不手软。

2017年张庭生日,林瑞阳花了17亿买下上海徐汇区一栋19层写字楼,作为公司总部;另外夫妻二人在上海尚海湾豪庭有一处豪宅,是位于徐汇滨江的一处老牌豪宅,离黄浦江只有50米,一线江景房。豪宅的总面积高达1650平方米,按照二期房源均价12万元/平方米来看,张庭的这座豪宅市值至少2亿。

给员工发工资也是十分大方,两人曾公开表示,自己一个月“单独工资就要发出去5亿”。2018年,在公司年会上,张庭现场派发红包,发了10个月年终奖。

深陷“烂脸门”的TST

2016年,因为产品质量问题,TST第一次陷入了一场巨大的舆论争议。用户崔小姐通过媒体爆料称自己在使用TST旗下护肤品后,发生了严重的烂脸现象。

崔小姐找到了微店客服,得到的回答是:“亲,你这是在排毒,很多客户有这个现象,产品没有任何问题。”后来她又找到了多位代理咨询,最终仍然不了了之。

这并非是个例,同年2月,微博用户@快乐周丫丫po出了自己使用TST产品后烂脸“毁容”的照片。她在微博中写道,在使用TST后,原本平滑光洁的皮肤出现了红肿、瘙痒以及渗液,被医院诊断为“皮炎”。类似的投诉在“黑猫投诉”网站上还能找到很多,大多数都附上了自己触目惊心的“烂脸”照片。

面对质疑,张庭斩钉截铁地指出,这一切和TST的产品没有任何关系。她在微博发出长文,其中提到TST是非常正规的护肤品:“TST产品依法合规三证齐全,且有专业的第三方检验检疫机构做卫生安全性试验。每个用户的肤质不同,所以会对化妆品产生不同反应。”

TST早年靠着“活酵母”成分发家,官方宣传也一直强调产品含有“活酵母”。张庭还在综艺节目中公开表示,这是林瑞阳特地从法国为自己带回来的“驻颜秘方”,自己已经使用了19年。

我国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当中明确规定,化妆品中的霉菌和酵母菌总数不能多于100 CFU/g(或CFU/mL)。一些国际大牌的产品中也标明有酵母成分,但大多为酵母提取物,并非活酵母。

很显然,TST的产品如果真含有活酵母,是无法通过质检的;如果不含活酵母,那么就是虚假宣传。

有网友在国家药监总局的官网上找到了TST相关产品的信息,在43款产品中,30款产品标记着“未备案”,31款产品标记着“责令改正”。按照规定,责令整改的产品没通过前是不能销售的,但是TST的这些产品一直堂而皇之地在朋友圈销售。

明星效应下的传销模式

关于TST的另一个争议,则是关于其销售模式是否为传销。2019年,澎湃新闻就在报道中指出,其营销方式与多层差额提成的回报模式类似于传销。

在TST的宣传中,“低门槛”是其反复强调的创业优势。“零成本、零囤货、零库存”,每完成一笔交易,都能获得相应的返点。再加上TST常常让代理在朋友圈里宣传自己“月入几万”“几年挣出一套房”的事迹,如此轻松便捷的赚钱途径,让无数人选择加入了TST成为一名代理。

要成为一名TST的代理商并不难,无需缴费,只要在庭秘密App上注册个人信息,即可加入TST大家庭。加入并不意味着能挣到钱,TST庭秘密的会员卡被分为了多个层级,临时卡、蓝卡和红卡。临时卡只能消费,蓝卡会员可以享受9.25折优惠和15%-32%的返利。如果你想更近一步成为可以发展下线的红卡会员,则需要自掏腰包花2500元购买TST的产品。

张庭
网络

当一名代理成为红卡会员后,上家又会继续诱惑他们,“儿子(‘下线’的代名词)够100人才能做创始人、注册公司、当董事长,这样才能挣到钱”。如果想要当上“原始股东”,光有100名下线是不够的,还需要在3个月囤够30万元的产品。

据“每日人物”报道,一位代理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入了陷阱,最终刷信用卡囤了价值30万的产品在家中,成为了董事长级别的代理。但在成为代理的五年时间里,她一分钱也没有赚到。

让代理自己成立新公司是TST规避传销风险的重要手段。我国现行法律对“传销”的定义标准为代理层级为三级及以上,为了让代理层级减少,最好的方法就是成立新的公司。据TST官网,截至2021年4月,TST为代理申报个税的全国分公司已经多达212个。

尽管一直赚不到钱,但TST的许多代理仍然坚持了四五年之久,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张庭和林瑞阳的明星效应,这也是TST不同于其他微商或传销组织的地方。

除了利用夫妻二人自己的声望外,张庭夫妇还常常邀请明星好友为TST站台,很多人曾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过自己使用TST产品的图片。许多代理在后来接受采访中都提到一句话,“他们是明星,怎么会骗人呢?”

张庭
多位明星曾为TST站台
网络

在TST公司内部,张庭和林瑞阳在员工心里有着神一般的地位。林瑞阳曾经组织员工一起过腊八节,有女员工当场跪在他面前,一边说着祝福的话,一边等待他给自己盛一碗粥。在一次线下见面会上,一位女代理看到张庭之后,直接哭晕了过去。

“和明星老板合影”在代理们心中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只有每个月的业绩达到一定数额(有报道称是两万以上)并发展出了一定数量的下线,代理们才有资格和林瑞阳合影,并加到他的微信。林瑞阳在2019年出版的《林瑞阳告别林瑞阳》里写道,多年以来,“我和微商们一个一个拍的照片大约达到了60万张”。

张庭
网络

要和张庭合影则更加困难,只有月业绩达到百万、千万的员工才有机会。在代理们心中,和亲切又接地气的林瑞阳相比,张庭是大家心中的女神,“集美貌、财富、才华、善良于一身”。

每年定期举办的公司活动也增加了代理们的黏性。据“红星资本局”报道,TST每次举办活动,都会让成功赚到钱的代理上台讲述“他们是怎么通过TST庭秘密改变了生活”。

2019年后,随着微商模式的式微与直播卖货的兴起,许多曾经在朋友圈里刷屏的微商开始将卖货的阵营转移到直播平台。张庭和她的TST也是其中之一。

2020年6月,张庭又带着TST进军抖音直播。在抖音直播首秀前,张庭和林瑞阳曾做过大型的代理商动员,宣布TST将开启5G直播带货。各级代理商又分别对自己的下线进行动员,引导粉丝到张庭的直播间进行成交。

这场首秀最终非常成功,在五小时的直播里,在线人数峰值达到52万,累计观看1894万,最终涨粉118万,带货1.36亿,其中TST共计销售2670万。

微商特有的社群粘性使得TST的直播带货之旅开展得十分顺利。销猫新零售曾统计,在抖音上搜索“张庭”的关键词,弹出与TST产品内容相关的账号超过300个,其中大部分为TST的经销商。

“微商帝国”的坍塌

据多家媒体报道,2021年初,几位TST代理察觉到自己可能被骗,于是在微博上找到了李旭的反诈骗团队。李旭曾多次接到网友关于TST涉嫌传销的投诉,但一直缺少关键性证据。几位代理找到李旭后,为他提供了关键信息,包括TST的奖金制度以及一些重要的截图。

看完资料后,李旭确认TST的模式符合传销的特征,他建议一位代理向石家庄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依据《禁止传销条例》,2021年6月5日,该局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2021年底,TST被曝涉嫌传销被立案调查。

去年年底,我们联系过一位TST公司的前代理,她在一条关于TST的抖音视频下评论,表示自己曾被这家公司洗脑,骗走了很多钱。但当我们进一步询问是否可以接受采访时,她婉拒了我们,理由是“怕家人受到影响”。

张庭
网络

在2021年12月29日凌晨,TST官方曾发微博回应,称“上海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且“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张庭和林瑞阳转发了这条微博,但很快,两人及TST官方的微博账号都被禁言。

此后,尽管深陷舆论风波,TST庭秘密商城仍然正常营业,所有产品均可正常下单。抖音官方虽然将张庭的账号禁言,但却没能挡住其他代理。许多代理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滚动播放张庭的广告,试图以新的方式进行带货。

唯一的区别只是,昔日热热闹闹的代理群聊,如今冷清低调了许多,很多代理也已经开始转战其他相似的项目。

参考资料:

每日人物:家族、伎俩和梦,张庭如何托起微商帝国

红星资本局:起底张庭夫妇公司:两个月办一次“洗脑”活动,有人5年没挣钱

澎湃新闻:起底张庭夫妇的微商帝国,“一年纳税21亿”

编辑:Echo

图片来自网络和视觉中国

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