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正在批量制造00后亿万富豪

tiktok
ELLEMEN

最近,福布斯发布了2021年收入最高的TikTok网红排行榜单,年仅17岁的Charli D'Amelio以年收入1750万美元(约1.1亿人民币)位列第一。

更令人惊讶的是,前五名几乎都是清一色的00后,包括20岁的Dixie D'Amelio(年收入1000万美元),21岁的Addison Rae(年收入850万美元),19岁的Josh Richards(年收入500万美元)和19岁的Avani Gregg(年收入475万美元)。

tik tok
Josh Richards
网络

毫无疑问,TikTok已经成为了新一代00后疯狂吸金的财富密码。

TikTok上的00后,有多猛

张爱玲的名言“出名要趁早”被用来形容TikTok上的这一批00后网红再合适不过了。

去年九月,TikTok仅用四年时间,就在海外市场实现了从零到月活跃用户十亿的增长。尽管媒体多有诟病,“短视频让人们的注意力涣散”,“无意义的视频内容造成了宇宙的熵增”,这样的声音自TikTok诞生那天起就没有停歇。

然而金钱用实实在在的数字告诉世界,正是这群二十出头甚至还未成年的00后拍摄的小视频,造就了TikTok的繁荣。而TikTok也为出身于普通家庭的他们,提供了一条另类的致富之路。

占据福布斯2021年度TikTok收入排行榜第一、二名的D'Amelio姐妹原本生活在美国的一个普通家庭里。2019年,已经在TikTok上发过不少跳舞视频、也小火过几次的Charli D'Amelio发布了一段当时正流行的《Renegade》舞蹈挑战。

tik tok
网络

在这段15秒的视频中,当年只有十五岁的Charli只是翻跳了一段并非原创的舞蹈,但是走红有时就是没什么来由,一夜之间她账号的粉丝数量增长了上百万,她的视频也被网络上每一个翻拍这个舞蹈挑战的人不断模仿。

走红后一个月,Charli举办了门票售价100美元的线下见面会,随后她宣布加入美国知名的MCN孵化机构、搬进位于比弗利山庄的豪宅,并且出现在了美国家庭必看的超级碗中场广告中。

对于传统明星来讲,走完这样的上升路径也许要花上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然而在属于短视频的时代,Charli只用了半年就达成了。

Charli的走红也顺势带红了自己的亲姐姐Dixie。Dixie的粉丝数量不到Charli的一半,但Dixie会在账号上分享许多生活片段和趣事,展现自己作为普通人的一面。

tik tok
D’Amelio姐妹
网络

与此同时,Dixie顺着妹妹带来的名声成功启航了歌手事业,除了和妹妹合拍视频、共同参加活动以外,发单曲、与知名rapper合唱、参加巡演等活动带来的收入让Dixie占据了收入排行榜的第二位。

像D'Amelio姐妹一样在TikTok上一夜爆红的人不在少数,来自意大利的黑人小哥Khaby Lame同样是这样。走红之前,Khaby在意大利一家工厂工作。因为疫情不幸地被裁员的Khaby走上了录制短视频的道路。

Khaby的视频全程没有一句台词,但标志性的“摊手+摇头+叹气”等一大串动作让许多观众过目难忘,他也在一年之内成为了意大利最红的TikTok网红。

tik tok
参加威尼斯电影节的Khaby Lame
网络

相比之下,另一位TikTok头部网红Addison Rae的爆红更得益于长期用心经营,在TikTok上拥有860万粉丝的Rae此前在Instagram上就是小有名气的时尚博主。

早在D'Amelio姐妹之前,2020年Rae就是TikTok上收入最多的网红。以搞怪舞蹈、妆容穿搭分享为主要内容,Rae在开通TikTok后迅速实现了平台间的粉丝转化,同时动态视频也为她展示自己提供了更便捷直观的媒介。

tik tok
网络

为Rae的走红锦上添花的是,有众多NBA球星也关注了她的账号。球星的粉丝们在偶像的关注列表中发现了这位刚刚21岁的小美女后,就像快手直播时“给榜一大哥点点关注”一样,实现了从名人账号的导流。

和国内抖音的用户构成略有不同,TikTok的用户更年轻、更容易接受新生事物、也更乐于追逐不知所以然的流行趋势。

在成年人更倾向于选择基于熟人社交的Facebook或是单纯发发照片的Instagram等传统社交媒体的同时,Z世代的年轻人们正在TikTok上打造一个拥有他们独有的语言体系的社交环境。

tik  tok
网络

自疫情爆发以来,年轻一代的生活方式也产生了巨大的改变,网课、与亲朋好友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联结,都大大增强了人们对网络和智能设备的依赖。

而疫情严重时的居家隔离更是让年轻人们无处释放荷尔蒙和卡路里,此时打开手机就能收获到的搞笑段子、跳舞短视频、meme和最新病毒式传播开来的tags,都让他们在消遣之余也和不能见面的朋友们有了共同的话题。

观看、模仿、传播,TikTok将00后们感兴趣的视频源源不断地推送到他们的手机屏幕上。而每一个人在面对点开了TikTok的手机屏幕时,大概都做过一个成名十五分钟的梦。

Tik Tok上的00后网红,正在疯狂吸金

1700万美金的年收入到底有多少?有数据显示,在世界500强CEO薪酬排名中,这个数字可以挤进前50,高于可口可乐、星巴克等知名公司的CEO。更惊人的是,这些超级网红们的吸金能力还在不断飙升中。2020年,根据福布斯的排名规则,年收入达到100万美元就算TikTok头部网红。但到了今年,300万美元都挤不进榜单了。

tik tok
Addison Rae是2020年收入最高的TikTok网红
网络

成为网红虽然带来了无尽的名气和短期的利益,但这一切都可能转瞬即逝,并且作为网红发展的局限性也很大。因此,这些才刚刚成年的青少年们明智地选择在各个领域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让这最初也许是莫名而来的流量能够有机会转化为更为持久、庞大的事业。

据福布斯数据显示,头部网红们直发视频的广告单价可能高达50万美元,对于重量级的网红来讲,单个视频收入在10至25万美元间也非常常见。

尽管网红们的广告视频已经报出了天价,但D'Amelio姐妹的高收入绝对不仅仅来源于将流量垂直变现的商业推广和带货。

2020年,Charli撰写的自传《Essentially Charli: The Ultimate Guide to Keeping It Real》出版,姐姐Dixie首次发行了自己的单曲《Be Happy》;2021年,D'Amelio姐妹俩与美国品牌Hollister合作推出了自己的服饰品牌Social Tourist。

2021年末,由D'Amelio全家参与出镜的生活日常真人秀The D'Amelio Show开播;而Charli与网红经纪公司HypeHouse其他成员合作出演的真人秀也正在路上。

tik tok
网络

无独有偶,被两姐妹挤下收入榜榜首的Rae也在去年迈出了标志性的一步——作为主角参演了Netflix出品的电影《He's All That》,在其中本色出演一名还在校园里的网红。此外,她还接下了包括锐步、Daniel Wellington、以及American Eagle等众多知名品牌的代言。

tik tok
Rae参演电影《He’s All That》
网络

将短视频作为开端,新一代的网红们并愿意止步在小屏幕的方寸之间。就像国内依靠网络综艺火起来的idol依旧会追逐朴素的“妈妈我上电视了”一样,海外博主也都在极力摆脱“网红”的标签,试图向音乐、影视、甚至出版等传统行业发展。

在网红们纷纷转型的过程中,也有越来越多的KOL选择独立开办自己的品牌及公司。去年,位列收入榜第五名的Josh Richards与人合伙成立的饮料品牌Ani Energy已经在沃尔玛等大型超商内售卖。

tik tok
网络

同时他也看到了流量造星的巨大可能性,不甘心只作为这场轰轰烈烈的网红崛起历程中昙花一现的参与者,选择成立了自己的MCN机构TalentX,并且在TikTok将在美国市场下架的风声传出后,果断以投资人和首席战略师的身份加入了新平台Triller。

tik tok
网络

这位刚刚满二十岁的年轻网红虽然以奇怪的幽默感、舞蹈、以及和其他网红的八卦故事作为自己的卖点和噱头,但是在这场争夺流量的角逐中头脑却异常清醒。

一夜暴富的代价

TikTok给了00后们一个轻松获得大量关注的机会,但一夜爆红的另一面,却没有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

当今TikTok第一网红Charli就在真人秀节目中大倒苦水,称自己发布在平台上的泳装视频,曾被有心人截图p成裸照。这张假裸照在网络上四处传播,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而当时她只有16岁。

不过更猛烈也更恶毒的攻击还在后面等着这个不满18岁的女孩。

Charli在一档节目中提到,自己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患上了较为严重的焦虑症。成为网红后,铺天盖地的负面评论加剧了她的心理疾病。她在一次直播中提到,自己很遗憾没有在一年内让粉丝量达到1亿。这句话被许多人解读为她贪心、对于现状不满足,从而在评论里对她进行了猛烈的攻击。

tik tok
网络

Charli后来回忆,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自己收到了很多认为她“忘恩负义”的辱骂,还有人对她发送了死亡威胁。Charli提到,当自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评论淹没时,焦虑症会尤其严重,甚至会连续哭三天,“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Charli了”。

“在过去的四年里,我一直遭受着焦虑症的困扰。我很担心,如果有一天我醒来,每个人都不喜欢我了。跳舞曾经是我生命中最有趣的事情,但现在我不喜欢它了,社交媒体让我丧失了兴趣。”Charli在去年开播的The D'Amelio Show中表达了自己的困扰,她的姐姐的经历也十分类似,甚至因为焦虑症引发了背痛、偏头痛,还常常在阅读负面评论时泪流满面。

有类似困扰的并非只有D'Amelio姐妹。另一位吸金无数的超级网红Addison Rae同样被舆论所困扰,她常常在TikTok上看到关于她身材的留言。这些留言大多认为她偏胖、不够苗条,会用“鲸鱼”和“胖子”这样的词语来羞辱她。

tik tok
网络

起初,Rae因为这些评价而感到痛苦,“对自己的身体很不满意”。不过在调整状态后,她不仅忽略了这些恶意的回复,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鼓励自己的粉丝:

“看到人们称我为‘鲸鱼’并说‘她现在很胖’,这绝对很痛苦。但我只是想鼓励每个听到这些话的人,多爱自己,不要在意这些伤害性的评论,你是完美的!”

美国许多心理学专家也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并对这些00后网红在TikTok上的爆发性增长表示了极大的担忧。

媒体心理学家Pamela Rutledge博士认为,人的大脑理性会在25岁时发育完全,这些一夜成名的青少年网红缺乏评估风险、作出计划的能力,这让他们在面对负面舆论时显得不知所措,尤其是社交媒体上这种难以预知的舆论风暴。

tik tok
网络

《社交媒体心理学》一书的作者Ciarán Mc Mahon博士提到,许多美国童星在一夜成名又渐渐过气后都无法接受这种心理落差,因此走上了酗酒、吸毒、家庭暴力的道路,企图用这种方式来缓解自己的空虚失落。

日新月异的社交媒体显然加速了名利场的起伏。名气和金钱来得快,去得更快,在福布斯今年的TikTok榜单上,7人中有3人都是新面孔,也就意味着许多在2020年还吸金无数的超级网红,在今年已经快要无人问津了。

那么,如今在TikTok上风光无限、吸金无数的00后网红们,又是否会跌入和前人类似的命运呢?

“我们在不同的时代都有过不同的童星案例,但是TikTok提供了一个更极端的版本,我不知道结果如何,但历史表明,这不是一件好事。”Mahon博士说。


撰文:盆栽&Echo

编辑:Echo

部分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其余来源网络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