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综艺抄袭上瘾

只是因为“原创不易”吗?

ELLEMEN

前几天优酷陷入一场风波,在优酷公布综艺片单中,《鱿鱼的胜利》无论从名称还是海报,都像极了最近火遍全球的《鱿鱼游戏》。

虽然之后优酷回应称“误将新综《游戏的胜利》已经被‘毙掉‘的设计初稿在招商会现场进行了使用”,但网友们仍旧不买账,觉得优酷丢脸丢到了国外。

网络

事实上,优酷并非唯一一家陷入综艺抄袭风波的平台,或者说,如今各家制作综艺的卫视与网络平台,几乎没有一家能过逃过抄袭的争议。

ELLEMEN

与其问有哪些内娱综艺陷入过抄袭争议,不如问有哪些节目没有抄袭争议。因为几乎每一档大热综艺都能在国外找到对应的“模板”。

有网友做过对比图:除了新闻节目,各大电视台、视频网站总有几档综艺节目,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世问题”。

复制节目模式是基本盘了:

如果你喜欢看《中国有嘻哈》rapper们battle的场景,那你一定也能在韩国节目《show me the money》里找到同样的刺激。毕竟这两档节目,从logo到赛制、从舞台布景到灯光,甚至连选手被淘汰时把金链子扔到火盆里这个仪式感都一模一样。

网络

选秀节目嘛,选手肯定不一样,模式再相似又怎么能叫抄袭呢?节目制作方会坚持这只是“借鉴”。

于是,同样爱奇艺出品的偶像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也几乎原封不动搬来了韩国的《produce 101》,甚至还邀请到了几位之前在韩国参加《pd101》的中国选手。

网络

慢综艺类型也没有逃过“魔爪”,已经开播了六季的《向往的生活》是两个MC回归田园自给自足的模式,和韩国综艺《三时三餐》可谓像了个十成十。但主创黄磊表示:这是我们几个好朋友自己想出来的——怎么中国人就不能有采菊东篱下的想法了吗?

网络

东方卫视的王牌节目《极限挑战》更是连名字都复制了四分之三,和韩国长寿综艺节目《无限挑战》,仅一字之差,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对异国双胞胎。有了原版节目的观众基础,更有利于宣传。

同样的问题还有《尹餐厅》和《中餐厅》,明星组团去海外经营餐厅,区别是一个做韩餐,一个做中餐。不过对于《中餐厅》是否抄袭了《尹餐厅》,网络上有所争议,有人认为《尹餐厅》抄袭了日本的《海鸥食堂》,而《中餐厅》的灵感也来自《海鸥食堂》。

网络

“借鉴”模式的就罢了,有时候国内制作方真的连一点劳动力都不想出。

腾讯曾经拟推出的一档综艺《有风吹过小时光》,连宣传海报都用的韩国原版节目《小森林》,只是将上面的文字换成了中文而已。

网络

还有一些节目连人设、分镜、情节、后期花字全部拷贝。

有网友对比过:国内抄袭的综艺节目多达上百档。有时候甚至还会出现一档节目被两个制作方抄的荒诞现象。

在这样的背景下,只有一件事儿变得很简单——做综艺节目。你只要会看国外的综艺节目,也会按ctrl c+ctrl v就行了。

ELLEMEN

在“学习”别国优秀综艺上,湖南卫视和爱奇艺算是两大扛把子。

制作能力颇强的湖南卫视,“学”过日本的:去年上线的青春综艺告白类节目《少年说》,来自一档日本节目《屋顶告白大会》;“学”过美国的:自制综艺《你怎么这么好看》灵感来源于综艺节目《粉熊奇兵》;“学”了很多韩国的:《我家那小子》、《亲爱的客栈》、《真正男子汉》、《我想跟你唱》、《神奇的孩子》……都能在韩国找到原版节目。

就连《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这两档王牌节目,也有游戏和日韩节目中的设置惊人相似。可谓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抄不了的。

《快乐大本营》游戏被指抄袭韩国综艺
网络

说来惭愧,被抄最多的,确实还属娱乐大国韩国。

这背后也有许多现实的考虑:欧美的综艺尺度太大,极地挑战、裸身相亲、绿帽考验这些在欧美大受欢迎的节目,放在国内,先不说观众的接受度,就连能否播出都是问题。而日本综艺,虽然国内观众接受度更高,但在复制上却有一定难度,比如《去你家可以吗》这档日本常青综艺,实际上非常考验制作团队在选取素人上的能力。

一位业内人士曾表示,原创节目需要做的前期准备工作太多,风险又高,不如直接韩化来的轻松,而韩国的综艺制作水准本就一流,同样的东亚文化也更能让国内观众接受,自然成了国内制作方争先“学习”的对象。

但凡在韩国小有热度的节目,几乎都会被搬到国内来个汉化版,让人怀疑各大制作方是不是有专人专组,在“守株待兔”。

因为抄袭太多,韩国方面对此也积攒了很多不满。MNET、MBC等韩国电视台关于抄袭的警告与起诉函也发了许多次,一位韩国知名节目制作人罗英锡还曾表示过:版权不贵,希望中方能购买正品。但文化产业维权本就艰难,跨国维权更是难上加难。

在2018年,韩国甚至还出台了相关法律,韩国国会通过了“禁止外国抄袭文化产品及音乐”法案,实际上就是针对国内综艺节目的抄袭而提出的。

彼时还令国内,没错是国内群众,欢欣鼓舞了一番:嗨呀,终于能停止抄袭了吗?

并没有。去年湖南卫视推出的一档《嘿!你在干嘛呢》节目,被爆抄袭韩综《闲着干嘛呢》,同样以嘉宾自己录制的模式进行。

国内观众指责抄袭综艺,还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在:不管你怎么辩解,但相似程度摆在这里,死不承认的样子,怎么不是在给国家文化与形象抹黑?

面对指责,综艺出品方们纷纷化身新时代的孔乙己,表示: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呢?咱们只是创意相似罢了~

但并不是每次抄袭都能成功。比如观察类综艺《亲爱的,来吃饭》,原版《请给一顿饭》旨在观察素人家庭的生活,到了国内再次成了明星为了完成任务打扰普通人的生活。

而芒果TV自制综艺《你怎么这么好看》——被称为山寨版《粉雄救兵》,却没有山寨到精髓。不仅被原版节目嘉宾下场撕,还被国内网友抨击有物化女性之嫌。

虽然欧美的大尺度速配恋爱综艺,因广电要求也难以复制,但有一说一,一旦哪天放开限制,相信我们就会立刻在屏幕上看到汉化版。

每当某一部国产综艺被指出抄袭模仿,总会在网络上引起骂声一片,大家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宁愿背上抄袭的骂名,也不去认真做一档原创综艺?

事实上,如果简单回顾综艺节目在国内的发展史,不难发现,国内综艺的成长就是一路伴随着借鉴的,而非近几年才出现的新现象。

上世纪90年代初央视的《正大综艺》开辟了综艺节目的高潮,然而这档节目其实是参考了台湾的《绕着地球跑》的节目模式;1997年开播的《快乐大本营》,则是台湾综艺《超级星期天》和香港综艺《综艺60分》的融合产物。

网络

2005年起,选秀类节目开辟了国内综艺的新天地,然而国内选秀鼻祖《超级女声》则在大火后被其原版《美国偶像》制作公司指责侵权。

自2010年起,随着国内版权意识的提升,《中国达人秀》等节目开始从国外购买综艺版权,越来越多“名正言顺”的引进综艺出现在观众面前。

尽管如此,引进并没有遏止国内综艺的抄袭之风。一家卫视购买了某国外综艺的版权,在国内制作播放后,不久后就会出现许多国内的复刻版本,几乎copy不走样——然而国内这些“二传手”却无需承担高昂的版权费用,利润收益更高。

国内综艺制作平台的互相抄袭不只是海外引进节目,连国内的原创综艺也面临着层出不穷的抄袭者。

2016 年,中国文化类节目爆发,《中国诗词大会》、《见字如面》、《中国成语大会》、《朗读者》等节目叫好又叫座,然而在不久后,地方卫视立刻涌现出《向上吧!诗词》、《阅读·阅美》、《国学小名士》、《汉字风云会》等让人傻傻分不清的模仿者。

ELLEMEN

又回到了这个问题,无论是抄袭海外节目还是国内原创综艺,为什么这么多年来综艺制作人们选择不做原创,或者至少购买版权避免纠纷?

这背后的原因,可能远远不是“原创不易”四个字能说清的。同时也很难归咎于我国综艺发展起步晚,毕竟同样综艺发展年限不长的以色列,已经跻身国际综艺出口大国。

正如前文所说,一些国内卫视购买了海外版权,却往往会被国内同行免费抄袭。而在国内,想要通过法律解决综艺节目版权纠纷却很难,因为《著作权法》可以保护舞美设计、台词等具体细节的知识产权,然而在综艺的创意、主旨、思路上,却很难界定“抄袭”的边界。

换句话说,哪怕采用了同样的节目创意,但在表现形式上做出一些改变,就很难在法律上被判定抄袭。从这个角度来看,花大钱从国外买版权,反倒像是冤大头,毕竟直接照抄,不仅可以不受原版节目团队的条条框框约束,还可以更加节省成本。

节省成本,是国内综艺选择抄袭的一个重要原因。

制作原创综艺,前期需要耗费大量的研发成本与人才资源,试错成本极高,而且风险极大,谁也无法确定这档节目会不会被观众接受——与之相对的,海外播出综艺已经用观众的反馈来证明了市场的接纳度,一般来说,引进国内后也大概率会取得成功。

因为不想承担高昂的试错成本,为综艺投资的金主们也更倾向于模仿已经经过市场检验的海外节目。

网络

娱乐自媒体“萝严肃”曾经采访过一位电视行业从业者A先生,据他介绍,按照成功模式复制的节目策划案商业上比较容易通过,“很多的老板、金主,对你的节目本身并没有那么懂,当制片人拿出一个节目策划案的时候,老板和金主们怎么能对节目有信心?……你告诉老板和金主这个节目国外有多火,他们就会说好,那我们复刻一个这样的,他们觉得心里有底,就愿意给你钱,也就不会处处质疑你。”

从深圳卫视离职的员工易骅也曾经公开表示,“如果你是拿着原创模式,在日理万机的卫视总监面前,用短短10分钟抓住他的心,难度太大了。”

另一方面,即便金主愿意投钱做原创节目,最后真正能被用在节目开发上的经费也少得可怜。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综娱中心高级总监宋秉华,曾在“中国原创综艺论坛”上如此形容国内综艺制作的现状,“整个产业链上投入到研发的资金、时间和人力是整个链条当中最低的,一个公司里面研发部门或者研发团队每年获得的资金还不如艺统部门的艺人接待费用高。

另外,对于节目原创性起着重要作用的编剧人才在国内是有很大缺口的,几乎没有高校开设专门的综艺节目编剧专业。但因为整体环境对于原创的不重视,在整个综艺行业的链条上,编剧始终位于最下端。

网络

我们曾经采访过许多综艺编剧,其中一位总编剧和我们分享过自己的这样一段经历,几年前,他曾带着团队向一个老板汇报节目方案,沟通招商意向。这位大老板当时正在外出差,张隽平和几个核心成员飞到当地,在酒店会议室苦等几个小时后,才等到姗姗来迟、还带着一个“外围女”的大老板。

当他把方案的PPT投影到液晶屏上,给对方详细阐述完节目的模式和内容后,那位老板却拍了拍“外围女”的肩膀,嬉笑道:代我去给编剧们提提意见。在场的几位编剧难掩错愕,而打扮暴露的女人却大大方方站起来,一板一眼地点评起编剧们的方案。

ELLEMEN

尽管国内的综艺抄袭之风仍然没有要减弱的势头,但也有越来越多综艺实现了海外输出。

2018年,优酷的《这!就是灌篮》在戛纳电视节上被福克斯集团买下模式版权。也是由优酷原创的《这!就是街舞》被江广盈科买下海外播出版权,将与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的观众见面。

网络

2020年,东方卫视《我们的歌》第一季亮相戛纳秋季电视节,不到半年内就与法国Herve Hubert SAS、索尼影视(德国)公司签署模式合作协议,之后将制成法语版与德语版在海外播出。

网络

事实上,这两年越来越多国产原创综艺正在登上海外大平台。今年,东方卫视的《我们的歌》《神奇公司在哪里》《追光吧哥哥》、腾讯视频的《演员请就位》《脱口秀大会》、湖南卫视的《一键倾心》6部综艺节目登上戛纳电视节的“Wisdom in China”环节,等待对它们感兴趣的海外买家。

这是一个不错的势头,然而对于一个拥有14亿人,可以消化综艺数量远超他国的市场来说,才只是一个稚嫩的开始。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