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0万买一盆绿植的年轻人,有点疯狂

隐形炫富新方式

ELLEMEN

现在最新潮的隐形炫富行为是什么?

买包、买鞋还是养宠物?No,no,no!这些全都已经过时了。对于站在潮流最前沿的年轻人来说,“植物”成为了时下最能彰显生活品味的新道具。深深浅浅的绿色成为了小红书上的流量密码,而这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植物却往往有着令圈外人咋舌的价格。

一株价格超过十万的潮流植物在市场上仍然供不应求,这届年轻人购买植物的热潮,开始渐渐失控了。

ELLEMEN

办公室桌子上因为放了个小长假没人浇水就毅然把自己渴死的仙人掌,每家买手店咖啡馆墙根必备、并且已经开始逐渐向二三线城市装潢市场蔓延的龟背竹,还有家里阳台上长辈亲手栽培的间隔合理成长有序的蒜苗……年轻人对绿植的定义早已跳出了这样乏善可陈的老旧印象。

新一代的绿植玩家们离开了常年恒温恒湿异常闷热的本地花鸟市场,也不再流连于街角颜色艳丽、植物保鲜期短暂的花店,难以繁殖、珍惜娇贵的“贵货”植物出现在社交媒体、带货直播、二手交易平台上。

在热爱植物的潮人眼中,摆满一房间的奢侈品和假装晒手表露出背景里方向盘上的车标这样的炫富方式早已过时又无趣,一盆只有四五个细长伶仃的叶子、却价值近十万的橙柄锦才能引起大家真正的关注与羡慕。

动辄价格上万的橙柄锦
图片来源:小红书@你铁子

几十块钱一盆的普通龟背竹当然不在绿植玩家的收藏范围内,可是经过杂交、变异后均价七千左右的锦化龟背竹却是玩绿植的入门款。“带锦植物”原本是指那些由于基因变异、叶片上出现了不规则的白色、褐色、或黄色的斑点的植物。因为热带植物往往拥有更大面积的叶片,这样的变异效果更佳明显和奇特,在日本潮流植物圈的引领之下,带锦热带植物很快在全球流行开来。

基因变异在带来无法预测的叶片形态的同时,也让带锦植物的繁殖和养护变得更加困难。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晒植物变成了一种新型炫富方式:除了购买植物本身需要花费的几千甚至上万元,为了在室内环境中维持适宜它们生长的湿度、温度、光照等条件,并且尽量模拟植物原产地的土壤环境,后续对植物养护的投入更是以万元为计数单位。

因天价登上新闻的锦化姬龟背竹
网络

除了热带植物之外,块根植物也是近一年来在国内开始大火的品种。随着日本潮牌主理人泷泽伸介频频在自己的Instagram 账号上频频晒出根部饱满硕大、枝叶萧索独特的块根植物,这些原产于非洲、难以繁育和运输的植物就变成了一种潮流文化符号,作为生活品位与个性表达的象征融入了更年轻的话语体系中。

块根植物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比如泷泽伸介晒过的象牙宫,现在作为块根植物的“人手一盆必备基础款”,在国内的售价基本都要从两千起跳,品相好的象牙宫价格则都在万元以上。

网络

除了以上两种“贵货”频出的品类,藤蔓类、蕨类、多肉、苔藓等传统植物类型因为可以配合造景,也被由年轻人组成的“绿植潮流圈”囊括在内,虽然由于这些植物的培育历史较长基础价格已经有所回落,但是要买到珍奇稀有、品相完美的单株依旧可能需要花费上千元。

其实不断购入新奇品种、相互交流养护心得的绿植圈子早就已经在欧美、日本等国存在着。由于当地房屋建筑大多带有花园或露台,家居博主们通常会将家中的植物搭配作为自己内容产出的重要部分,不少国家的社区还会有业余的园艺设计比赛,时尚杂志等媒体也对此多有报道。

然而随着疫情发展世界各地的人都被迫长期待在家中,外加绿植被囊括进了其他更为新潮的流行文化,晒一盆窗台上的盆栽或是摆拍花瓶中的插花早已不能满足年轻人日益增长的发照片需求。

在买手店里看到的珍奇块根植物,用潮牌联名容器栽培的盆景,不说价格可以暗暗让懂的人羡慕说出价格又可以带着一丝猎奇炫富的虚荣心,都让这些或是基因变异或是来自遥远地域的植物在社交媒体上越来越火。

网络

近一年来在国内的社交媒体上也多了一批因为绿植而获得关注的博主。在小红书上,无论是想要学习带锦植物养殖指南,还是想要跟踪植物培育全过程的图文直播,甚至只是想单纯欣赏用每盆平均单价都要过万的植物填满的客厅和阳台,都能找到专攻这些领域的博主。

其实除了受疫情影响人们在家中活动的时间增多,”贵货“绿植被潮牌、亚文化设计师带动销量之外,大多数乐在其中的人还是真正在享受培育、照料植物的乐趣的。能和同好一起交流分享经验,可以阅读参考博主的培育方法,或是全程围观一盆自己暂时负担不起但是很喜欢的绿植的成长过程,在小圈子里,绿植爱好者们和博主们的主要关注点依旧是在植物身上。

错落繁茂的植物给家庭空间带来的不仅是一抹亮色,更是陪伴着独居年轻人们的生机和乐趣。小红书上一位植物博主曾在他的笔记中展示了他刚刚花三万四千元购买的一株橙柄锦。

(图片来源:小红书@地下雨林Ann)

照片里这株天价植物只有巴掌大小,孤零零地被栽在一个一次性塑料杯中,在一片称赞“大佬”的评论里掺杂着几条获得了高赞的、表达迷惑不解的圈外人发言。然而无论是博主还是评论,心情似乎都没有被这些或猎奇或质疑的声音影响——真的付出巨额成本与长时间的心血的绿植爱好者,大概并不会在意对植物没有兴趣的人如何看待这个圈子,并且对于那些跟风追捧、只为拍照的“绿植发烧友”也带着一丝轻蔑吧。

ELLEMEN

哪里有可以攫取暴利的生意,哪里就会有铤而走险的人,当某些在非原产地难以培育出良好品相的植物被炒上天价,那些在生长在原产地的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中的植物就会面临着被走私者漂洋过海走私和贩卖的命运。在非洲南部、美洲西部等珍奇植物的原产地,每年都会有价值几十万美金的植物被盗取并走私出境。

2018年10月,三个韩国人开着车在美国北加州州立公园盗猎了价值超过60万美元的块根多肉植物。作为块根多肉植物的行家,这场盗猎富有针对性:他们特别选择了一款在东亚市场极为受欢迎的 “仙女杯 Dudleya”作为猎物。尽管三人最终被美国海关发现,但其中两人还是成功逃脱并在2020年在南非实施了另一场盗猎。不过这次他们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两人在南非获刑6年,并处以高额罚金。

正在沙漠中收集盗猎植物的南非警官
网络

这起啼笑皆非的盗猎案背后隐藏着的,正是植物界大规模的走私盗猎潮正在兴起,就在不久前的6月,香港海关就侦破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1.2亿的植物走私案。

除了一直火爆的仙人掌科多肉植物以外,走私的重灾区就是绿植界顶流块根植物。这些块根植物中走私过程中为了方便运输和储存,往往会被去掉叶片和根部,买家在买回这样的块根植物后,需要使用进口生长液耐心培育已经被剪秃的植物长达数月之久。

当然,入门新手如果不信任自己的技术,也可以选择购买卖家已经培育出根系的植物,这也导致还未恢复叶子和根系的“生桩”与卖家已经培育出确保能够成活的根系的“熟桩”价格差距在近千元。

虽然如此,这些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严苛的热带植物对气候、水分的变化极为敏感,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种植户与从业者,经手的象足漆树等品种的死亡率也高达八成。那些被盗挖的植物往往会被粗暴地连根拔起。运输过程中为了隐蔽和每一次走私都最大化运送量,走私者会将大量单株植物层层叠叠地挤压在一起。

然而只要最后存活到目的地的植物能卖个好价钱,走私者并不会在意这些植物是否因为没有得到合理的照料而在路途中大量损耗。

珍奇植物在它们的原产地也许并没有那么金贵,它们成片地生长在特定的几个地点。盗采和走私对当地生态带来的破坏并不是立竿见影的,然而由于每次盗采的数量都十分庞大、一段时期内突然爆火的植物品种可能会被集中地大量移走,让当地生态链上的重要一环数量骤减。从植物到动物再到整个生态环境,社交媒体上的一张照片,也许就会让一个遥远国家的生态系统濒临崩溃。

南非的生态正在因此失控
网络

比如原产于南非的多刺植物苏铁由于近年来频繁被盗采,作为已经在地球上生存了3.4亿年、世界上最古老的种子植物之一,现在已濒临灭绝。有些植物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的进化,成功躲过了气候极端恶劣的地质时期,却难以躲过人类的虚荣心和贪欲带来的对生态的破坏。

ELLEMEN

当“购买植物”越来越成为年轻人中的一股风潮,“植物”也渐渐变成了另一种“潮流玩具”,在观赏、收藏价值以外,被赋予了投资属性。

以时下最热门的热植为例,许多进口热植的价格从去年开始便一路飙升,少则3-5倍,多则十几倍,十几万一盆的植物在市场上现在已经是屡见不鲜。一位爱好者在“园艺吧”里提到,自己喜爱的白锦龟背竹,三年前能用5、600元买下三片叶子,到现在这个价格连一片叶子也买不到了。

疯狂涨价的不止是植物本身,花盆、花艺用具同样成为了投资产品。设计师藤原浩和日本街头品牌 NEIGHBORHOOD 主理人泷泽伸介联合发售的花盆就因为其独一无二的潮流属性,从原价2000多元涨到了现在的3万多元,而就连一块印有NEIGHBORHOOD的尼龙花盆垫,价格也上涨至了1200元。

网络

害,同样是绿色,在搞钱这方面,植物看起来可比基金靠谱多了。

一株植物一经转手倒卖就能赚上千甚至上万元,这样诱人的前景让不少年轻人动了心,“炒植物”甚至一度在圈内和“炒鞋”、“炒潮流玩具”一样普遍。不过这其中隐藏的风险,却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一位植物爱好者大钞表示,自己曾经十分种草的一种粉红貂秋海棠pinkminx,最贵的时候一株的价格高达9800元一株,然而没有过多久,它的价格就已经跌到了1000元上下,如果在闲鱼、淘宝直播间里蹲一蹲,甚至能遇到更好的价格。

一位植物爱好者也在“园艺吧”里提醒各位爱好者,现在在市场上奇货可居的各类热植,之所以价格奇高大多是因为疫情期间货运流通不便,国内无法大量种植。等到广东、福建的苗圃开始大量种植这些植物时,很有可能会引起一波大降价。

巨大的财富如同泡沫一般快速膨胀又瞬间破灭,这在当今越来越热的潮流植物圈似乎成为了一个隐患。然而如果时间倒流到上世纪7、80年代,相似的故事其实已经演绎过一次。

1984年夏天,长春一家报纸曾经刊发过一则公安局干警们庆功的消息,他们刚刚破获一起重大抢劫案,一帮来自鞍山的歹徒全副武装,抢劫的目标却是一盆小小的君子兰。

这则现在看来有些匪夷所思的新闻背后恰好展现了在当年的长春,一盆君子兰是比最新款的冰箱、电视机、洗衣机更值钱的“消费符号”。现任吉林省君子兰协会副会长郭凤仪曾在采访中回忆,自己当年为了花180元买一盆君子兰,卖掉了自己的瑞士手表的自行车,而其中的目的十分简单:养君子兰能挣钱。

2016年沈阳举办君子兰展,万元一盆比比皆是
网络

关于君子兰的财富神话每天都在上演。郭凤仪回忆,1985年1月,曾有一名港商到长春凤冠联营花卉发展公司参观,看中了一盆名叫凤冠的君子兰,提出用一辆豪华皇冠轿车交换。当时担任花卉公司总经理的郭凤仪听说以后一口拒绝,“那辆皇冠车在当时约值9万元。可皇冠每天可以生产,我用钱能买到,而凤冠是我多年精心培育的结果,况且没了它,公司还怎么拿凤冠命名?”

另一桩风头更盛的交易则创造了1985年之前的君子兰交易之最,长春一王姓养花大户将一盆君子兰卖给了哈尔滨客户,价格是14万元。当时长春的平均房价不过280元一平,而长春市君子兰产业办公室资料显示,按当时伦敦金融市场牌价,14万元可买40多两黄金。有人算过,一株君子兰顶多不过二三十片叶子,1两黄金可塑成17.5平方米的金片,按此可制成几十盆“金花”。君子兰“绿色金条”的称号也因此得名。

不过随着长春市政府对君子兰进行限价,1985年6月,君子兰遭遇了“黑色之夏”,价格一落千丈,平均贬值99%,垃圾堆里随处可见被丢弃的君子兰。

当年疯狂购买、种植君子兰的长春人难以想象仅仅几个月之后,他们手中的“绿色金条”就将变得一文不值。而今天愿意为了一片白锦龟背竹叶子花上万元的年轻人,又是否能够在潮水退去之后,全身而退呢?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