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当红明星为什么热衷读书深造?

出国深造
ELLEMEN

因为最近伯克利音乐学院的留学生名单上再添一位中国年轻艺人,这所位于美国波士顿的私立学府在国内互联网又掀起一阵小小的风暴。

伯克利
ELLEMEN

得益于越来越多赴伯克利留学的中国明星,虽然伯克利在一些学校排名榜单榜上无名,但是在国内的知名度却日益攀升。

即便平时不太关注演艺圈,你大概也不难在热搜与娱乐新闻的耳濡目染下,听说过各类明星在国内进修或留学海外的新闻,并因此产生疑问:为什么越来越多明星都去大学深造了?

小标题
ELLEMEN

对于一些明星来说,北电和中戏这类传统演艺类学校的本科学历已经不再是他们学术成就的终点,而只是一个起点。

在互联网上略一搜索,就能发现越来越多明星前往海外深造,再不济也要去经历几个月的游学。

林依晨曾去英国伦敦大学学习艺术,拿到四所美国高校offer的徐娇最终去了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读电影专业,前两年因43岁回学校读硕士而被赞为励志的林心如,早在2004年就曾经去美国游学过三个月。

林依晨
ELLEMEN

林依晨的毕业典礼,她曾在微博中坦言,“学业压力很大”

2017年谢娜曾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自己获得了意大利多莫斯设计学院的全额奖学金,要去学习服装设计,后来《快乐大本营》又回应称谢娜是利用录制间隙的休息时间去学习。

谢娜
ELLEMEN

也有不少明星留在国内读书深造。

年近50岁的马浚伟先是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读完EMBA,后来又宣布去香港浸会大学学习中医药;和他同样在北大光华学院就读过的校友,还有吴奇隆和胡彦斌,以及杨天真。

为了读EMBA,马浚伟大约花掉一百万,但他在媒体采访中称,“有的人可能花百万去买豪车名表,我自己就不想这样,这两年学的知识是很有价值的。”

纵观国内明星的深造求学路,不难发现,老本行的演艺专业,以及能够接触到演艺圈外商业大佬的工商管理,是最受国内明星们欢迎的两大专业,前者提高自身能力,后者拓宽财路人脉。

抛去这些附加价值,高学历本身对明星们就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然而与此同时,在娱乐圈却又存在着一种颇为吊诡的普遍现象。

此前曾有戏剧学院的教授对媒体抱怨,现在的学生从大一开始就让家长一起帮忙找各种借口翘课出去拍戏拍广告,专业课的学习水平令人担忧。

另一边,我们又看到功成名就的明星一股脑地涌回校园读书,渴望提高专业水平。一去一回,形成一种有些荒谬的娱乐圈对比。

艺考现场
ELLEMEN

艺考现场

小标题
ELLEMEN

重新做学生,可能是明星们星途中最接近普通人的时刻。

根据《21世纪》杂志的报道,林心如在2004年短期游学纽约期间,才真正开始独立生活。

“在家里从来没有用过微波炉,所以第一次用就花费了半个多钟头来研究,最后只好以吃泡面而告终。”为了省钱,林心如学会了做许多家务事,但更让她尴尬的是陌生的语言环境,“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每次点菜,等她搞懂菜单后,身后就已经排起了等候的长龙。”

同样面临着巨大语言障碍的,还有江疏影,她曾在演讲中分享自己刚到英国留学时的挫败感,“我连入学考试的试卷都看不懂。灯泡坏了我想去换个灯泡,但我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为了练习英语口语,她不得不去餐厅打工,擦桌子和端盘子,一边努力刷雅思题库。

然而并非所有明星都可以为了文凭付出切实的努力,还有一些选择走了更方便的捷径。

《天府早报》曾经采访过一位资深经纪人,据他透露,一些称自己毕业于北影、中戏的明星,其实只是读了这些学校的夜大或进修培训班,“花点钱,上几个月课,摇身一变就成了名校毕业生。”与全日制本科相比,夜大或进修培训班的门槛低了不少,其专业培训也习速成许多。

这位经纪人曾经带过一个艺人,这位艺人为了提升自己的名气,赶娱乐圈的时髦去混了个“温哥华电影学院”的毕业证,“说实话,就是花20万元买了个证。”

他还透露了一组更为具体的数字:5万元能买到北欧、北美洲、澳大利亚等地方的三四流大学毕业证,30万元是清华某高级班一年学费。

虽然花钱买文凭的事情从来不只存在于演艺圈,然而在这个凭实力说话的行业,明星们仍旧费尽心思,甚至半工半读只为傍上一纸高学历文凭,到底图什么?

小标题
ELLEMEN

“你带一个艺人,他如果是高等学府的尖子生,在宣传和安排活动方面,就很有亮点。这就是为什么提到某个演员,大家都会习惯性地说‘中戏或北影科班出身’!” 那位资深经纪人在《天府早报》的采访中说道。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在传统教育观念下,大众对高学历本身就自带了一层滤镜,学历高还意味着一个人拥有聪明、自律、勤奋等良好品质。

另一方面,“流量至上”让一批文化程度不高的年轻人走上舞台,明星们层出不穷写错字、读错音、表错意的低级错误行为,屡屡刷新观众的底线。

在“学习不好才去当明星”等刻板印象下,通过学习带来文化素养的明星,能够给很多路人一个好印象,从而“路转粉”——一些高学历的明星,“知识”甚至成了他们最重要的人设与营销点。

而相对而言,明星们的求学范围,也比普通人要大得多。比如最近引发热议的段奥娟,在被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之前,在国内艺考落榜。换作普通人,恐怕难以继续赴美求学。

一些选择商学院的明星们,看中的则更多是商学院课程背后带来的利益。

譬如李湘、任泉、李亚鹏,在明星这个身份之外,他们还在积极经营自己的影视公司、餐饮公司、慈善基金等,为了能更好的适应第二身份,攻读商学院,学习更多管理经营之道,不仅有利于他们的事业发展,还能在学院中吸收更多商界资源,助力自己的事业。

长江商学院
ELLEMEN

另一所受到明星们欢迎的学府

另一些明星的深造属于沉寂时的无奈之举。演员汤唯在《色戒》上映后饱受争议,为了暂避风头她选择赴英国读书;另一位文艺影后张静初也在事业低潮时选择前往美国。

换个地方重新开始,充实自我,对于财力丰厚的明星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动辄上百万的学费,可能只是一部戏的片酬。

当然也不乏确实想要提升自我的明星,不少艺人出道早,没有时间和条件学习文化课,因此学历不高。譬如张国立,在被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文创金融领袖》班录取后,兴奋地发了微博表示“为了弥补我没有上大学的遗憾,我要上学去”。

相较之下,在西方国家,进修就显得更加单纯——在欧美等地,上大学已属不易,大众也并不吃学历营销这一套,如果有明星想要继续深造,那大概是他本人确实想深造。

我们熟知的天才女演员,黑天鹅娜塔丽波特曼,在取得了哈佛心理学学士学位之后,又回到家乡以色列,在故乡的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进修了中东文化与历史;《绝望主妇》中最受欢迎的主妇Gabby扮演者伊娃·朗格利亚,在拍摄该剧的同时边工作边学习,最后在38岁时拿到了加州大学的硕士学位,成功解锁豪门太太身份。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国外的明星在深造时,常常选择和演艺事业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专业,当然也不是商学院,比如维密超模Karlie Kloss,在事业巅峰期选择去到纽约大学读书,学的却是和性感几乎不搭边的“编程”。

karlie kloss
ELLEMEN
小标题
ELLEMEN

无论明星原本的学历如何,去进修都是一门划算的“生意”:高学历可以经营学霸人设;低学历也能提升个人素养,去学习、沉淀自我。

然而本想“提升自我”却一不小心惨遇翻车的情形在娱乐圈也不少见。

最经典的翻车事件当然是翟天临学术门了。这位男演员拥有北京电影学院的博士学位,并在进修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博士后课程——即使是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也是位学术圈佼佼者了。

翟天临
ELLEMEN

可惜的是,在一次直播中,翟天临一句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知网是什么”,引发了网友的质疑,后续网友还发现他的论文和其他论文多处重合,有抄袭之嫌,事件发酵下,北京电影学院撤销了翟的博士学位,翟也无奈公开道歉。

一个明星学霸人设的翻车还带来了连锁反应,在翟天临事件后,各大院校重新制定了论文查重规则,让毕业生需要不断修改论文,毕业季的社交网络上,每天都有无数毕业生@翟天临,表示“你睡了吗?我还没睡”,在没有人会一直恨翟天临,但永远有人恨翟天临的背景下,翟本人也成了毕业季限定顶流。

而揭露明星假学历的网民自发运动,也总是每过几年都会再来一次。

前文那位提到明星造假文凭的经纪人提到,渴望造假文凭的明星背后,都是专业机构,“甚至有潜伏在学院里面的操作手,他们专门为明星文凭造假,牵线搭桥。”

即使是正当入校,明星们是否能修满学分顺利毕业也被打了一个问号。普通学生在面对繁重的课业时都难以为继,更何况日常行程繁忙的明星们?

翟天临被质疑的还有一点:在读博四年期间,至少主演了11部戏、参演了7部戏,做了24个代言、录了17个综艺,这学分是如何修满的?这一点可以参考其他明星们,比如姚明修完本科课程就花了七年。

一些明星的入学甚至给学校都带去了争议,比如伯克利音乐学院就莫名被冠上了“美国大专”的称号,在大众心中的含金量迅速降低。

可以预见未来还是会有一茬接一茬的明星继续“深造”,人类不就是这样吗?欲望让我们永远不满足,有了美貌之后就想要拥有财富;有了财富又想要权力地位,只是妄想走捷径成为人上人上人,终究还是不可取。

参考来源:

天府早报:资深经纪人揭秘:明星学历造假只为增加出场费

21世纪:明星们的留学故事

撰文:tt,莱斯利编辑:莱斯利图片来自网络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