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工作室消亡史

有人落荒而逃

ELLEMEN

本月,#年内 700 多家艺人经纪公司注销 冲上微博热搜。

对于众多等待新瓜的群众来说,明星工作室注销显然不是什么新闻,每当娱乐圈发生税务等问题时,都会有一些明星默默关闭名下公司,而这一切又被天眼查等网站敏锐地捕捉并公布,宛如一个循环。

只不过这一次不同的是,明星工作室在今年仿佛成了一个“烫手山芋”,让众多镜头前光鲜亮丽的明星,开始了狼狈且滑稽的“逃亡之旅”。

ELLEMEN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到 9 月 12 日,2021 年以来,工商登记在册的超过 700 家艺人经纪公司大多被快速注销,其中仅 6 月份就有超过 100 家公司注销完成,平均下来每天有 3 家公司在这场逃亡风暴中陨灭。

有些网友笑称,艺人经纪公司注销事件,已经开始了“人传人”,而那个“零号病人”,则是 2021 年集中爆出丑闻的各路明星们。

今年 1 月,郑爽事件引爆互联网舆论,让网民空前愤怒,而官媒也因此下场发声。在央视新闻“谁偷逃税谁就凉凉”的呼吁声中,明星工作室注销潮悄然开始。

据天眼查数据库,中国目前有超过一万家经营范围涵盖“艺人经纪”的在业、存续、迁入和迁出的企业。而在这一万多家企业中,64%的艺人经纪企业分布在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中,而24%的相关企业与租赁和商业服务业相关。

在注册资本方面,超4成艺人经纪企业的注册资本在200万以下,22%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0万以上,而耐人寻味的是,这其中个人独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占比高达99.6%。

而根据天眼查企业数量趋势统计显示,这些艺人经纪企业绝大多数都在 2012年之后成立,2014年则成为这些企业由少变多的关键节点。

自此之后,国内艺人经纪企业年度注册数量陡升,仅仅2016年一年,相关企业注册增速就达到了99%,而2018年则以新增艺人经纪相关企业数量超过3000家,在历史增长曲线中独占鳌头。

不过好景不长,2018 年5月29日,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控诉范冰冰签署“阴阳合同”引发媒体和民众热议,这些扎堆注册的艺人经纪公司刚落地没多久,就又开始走注销程序。

2018年6月到10月期间,有超过 100 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包括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根据虎嗅商业的一篇报道,最夸张的时候,仅《伊犁日报》8 月 27 日一天就刊登了 25 则“注销公告”。

《伊犁日报》上半个版面的“注销公告”墙
网络

而在2019~2021年间,也有超过1000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被注销,直到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仍在不断攀升。2021 年 6 月,超过 100 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被注销,与注册数量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剪刀差”。而其中关联企业注销的艺人仍旧不乏一线明星。

ELLEMEN

如果说 2018 年注销潮是由于“范冰冰税务事件”,那么 2021 年的这波注销潮,诱因则可能是郑爽、吴亦凡、霍尊、张哲瀚、赵薇等事件爆发后,监管增加了对劣迹艺人的管控力度,以及“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税漏税等行为的稽查力度,从而让很多明星嗅到了危机,“开始自发内部大清洗”。

以郑爽为例,2021 年 4 月 29 日深夜,曾敏锐压中《战狼 2》《流浪地球》《你好李焕英》等爆款电影的老牌影视公司“北京文化”突然宣布进入 ST 状态,并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 2021 年 5 月 6 日起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公司股票简称即将变更为“ST 北文”。这意味着,北京文化面临退市风险。

网络

而郑爽签订阴阳合同的另一方,是《倩女幽魂》的制作方世纪伙伴,隶属于北京文化、主业影视剧版块的全资子公司。

2016 年,北京文化花费 13.5 亿购入世纪伙伴。到了 2019 年,世纪伙伴经营状况不佳,北京文化因此亏损 23 亿,不得不商誉减值。而郑爽所谓 1.6 亿天价片酬,就是从《倩女幽魂》这个项目中获得的。

隔年 4 月,北京文化以 4800 万元的低价,将世纪伙伴转让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导致巨额商誉减值。经统计,北京文化这两次操作,让其公司在两年时间里巨亏 31 亿元。

世纪伙伴董事长娄晓曦可能早已无法忍受,就在世纪伙伴转让当天,娄晓曦公开实名举报信,直指“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并且“利用《倩女幽魂》等项目助力未完成业绩的子公司,通过电视剧进行利益输送。”

2021 年 1 月,北京文化被立案调查。之后北京证监局发布警示函,直指《倩女幽魂》项目涉及违规确认收入。最终,北京文化独立董事发出公告,承认内部财务数据确实存在问题,无法通过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

ELLEMEN


为什么众多明星都突然喜欢上创办工作室?而在各种工作室注销浪潮期间,霍尔果斯的名字为何经常进入人们的眼球?若是简单概括两个字,一定是“利益”。

明星工作室的操作方法并非“古已有之”,它起源于 2005 年。

当年,有着“内地第一经纪人”之称的王京花,与华谊兄弟五年合作期满后,带领旗下一众知名演员跳槽,引发行业震动。

网络




正是在这一年,华谊兄弟开始建立艺人工作室制度:每一位艺人背后都有一个量身定做的小组,每个组里都包含大经纪人、小经纪人、艺人助理和企宣各一位。简而言之,打造艺人的工作,已经有了一些打造品牌的味道。

在公司内部,每个工作室利用明星知名度和影响力,借由公司资源进行整合,所获得的收益也与公司进行分成。这种模式不仅可以让艺人获得更多资源,在工作方面可以日趋规范化,也能让公司本身绑定更多艺人,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单个经纪人带领一大帮知名艺人出走的情况发生。

而随着市场从业方式的改变,明星工作室也从早年公司的依附关系,转变成了更加自由的经纪公司。除了为明星个人拍戏需要,明星工作室或是经纪公司也陆续开始投资影视项目、签约其他艺人、经营副业,甚至自己直接成为投资人。比如很多明星近几年就喜欢在本职工作之余,开个火锅店、烤肉店赚钱,此外还涉及各种科技、贸易和投资类公司,就是这种模式。

在明星品牌效应之下,众多资本也开始快速进入。前面说到,华谊兄弟为绑定明星设立工作室制度,而等到明星大火,或者成为一线明星,公司就会高溢价购买这些明星工作室,形成深度绑定。

而早在2016年,就有研究指出,如今明星已然不是单纯依靠演戏或是唱歌来赚钱,而是靠二级市场额外赚入大量外快,兼职做得风生水起。

明星工作室作为个人独资企业,本质上是一种比较健康的市场模式。在创业方面,个人工作室比有限公司注册门槛低,不需要融资、注册资金,而股东成分也相对简单,可以省去很多成本。在另一方面,高收入人群通过工作室与企业签约,也能合法节税,提高自己的收入水平。

但是随着娱乐产业的迅速发展,很多艺人已经不满足于本身赚取的高额收入,如何降低缴纳税额这件事,也成为了他们日常需要考虑的内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明星工作室财务人员曾在《中新经纬》的采访中表示:艺人注册的个人工作室属于个人独资企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工作室无需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核定征收税率相对较低。而一些收入较高的艺人还会成立多个人员较少的工作室,这样,同一人成立的多家工作室可以分别纳税,这样又再次节省了税款。

而其中的节税详情,另一位姓名要求保密的从业者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曾给记者算了一笔详细账:

“艺人在进行演艺活动时,一般通过经纪公司发工资或是个人名义接戏的方式获取劳务报酬,但由于明星片酬相对较高,根据目前个人所得税预扣率表,居民个人工资累计预扣预缴应纳税所得额超过 96 万元时,预扣率为 45%,若走劳务报酬,超过 5 万元的部分预扣率则为 40%,这意味着相关部分有一半要用来缴税。

而设立工作室后情况则完全不一样,不仅税率有所降低,也不会以演员个人收入进行计算,而是变成相应的经营所得,再加上目前不少地区为了吸引企业入驻,会对相关工作室提供优惠政策,降低税率或是以奖励形式将部分纳税返还,这使得缴纳税额更低。”

而很多人都在各种渠道见过的“霍尔果斯”——这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管辖的一个县级市,则是由于政策原因,成为了明星的“避税天堂”。

之前一位当地代办公司从业者算过一笔账,来展示明星在霍尔果斯的避税收入有多可观:
假设一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年收入一个亿,利润率为 30%,年利润则为 3000 万元,企业所得税应该是=利润x25%=750 万元。但按照霍尔果斯特区享有的政策,前五年所得税全免,免税期满后,再免征五年企业所得税地方分成部分。而且在所得税减免之外,企业如果当年缴纳增值税、所得税、营业税、及附加税等当年留存地方税款还会按照比例进行奖励。

而在此基础上,《北京商报》还报道了附着在避税天堂之上的“联动避税法”:将片酬打入工作室之后,经由专业人士的操作,将该笔钱款以理财或者投资的名义转入到该艺人成立的某家公司,随后再转入到该艺人参股的另一家公司,以实现最低的税点。

可以看出,简简单单成立的小型工作室,通过和利用各种手段与政策,可以达到怎样的避税程度。而在大幅度避税的前提下,很多明星仍然还想非法逃税的行为,则令人更加愤慨。

明星工作室扎堆注销的背后,也仿佛预示着这些人背后的心虚与财务问题。不过唯一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明星工作室快速注销,其实并不影响后续追责。

有媒体采访了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后者表示:

“如果说是因为纳税人和扣缴义务人自己计算错误等这种失误,主观上面他没有偷税抗税骗税这种意图的时候,如果他没有缴或少缴税款,税务机关三年内可以追缴税款,还可以要求交滞纳金。有特殊情况,追征期可以延长到 5 年。如果说他主观上就是想少缴税,就是想不缴税,然后又实施了相应的手段,这个时候是不受期限限制的,就是什么时候发现,什么时候可以要求他补缴,而且还得交滞纳金”。

而随着监管重锤的陆续落下,吃瓜群众估计在冬天也能吃到不是大棚的瓜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