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庙里当“佛媛”的网红们

最新流行风尚已经是佛欲,啊不,佛媛风了。

ELLEMEN

网红时尚这阵风,最近终于也吹到了红尘之外。

像是突然之间,一度横空出世的茶艺妆突然消失了,纯欲风、ABG风格不再是时下潮流,最新的流行风尚已经是佛欲,啊不,佛媛风了。

ELLEMEN

买奢侈品、喝下午茶、学习马术、练习插花——这是名媛的日常;(突然开始)戴天珠手串、吃素、习字、抄心经、虔诚礼佛——当你看到朋友圈里有个朋友每晚都在同一时间段发出一张毛笔手抄佛经......这大概率是个佛媛没错了。

网络

名媛大家都听说过,但是佛媛是什么?

释义:【佛系名媛】的缩写。这里的佛系不是指躺平,而是真·佛系,指喜爱佛学及一切相关国风文化,并热衷晒出来的女性们。

同类词:雪媛。指前一阵热衷穿比基尼去滑雪场并拍照的女性们。(参考之前推送:雪地里穿比基尼,这届网红为了拍照有多拼?)

佛媛并不是一朝出现的。拜佛搞玄学成为当代人日常之后,佛媛应运而生,以反其道而行的装扮,迅速收割了一波眼球,比又纯又欲更高级的,大概就是又佛又欲了吧:

你去857,佛媛在抄经;

你爱买买买,佛媛爱寺庙;

你去拼单下午茶,佛媛正研究佛法

......

当人们被千篇一律的纯欲风、别无二致的黑丝短裙包围,优雅知性温婉可人的佛媛风,宛如一股清泉,吹进了人(男)们(性)心里。热爱佛学的少女们仿佛自带一阵禅意,在浮躁物质的社会中,让人立刻静下心来。

小红书上佛媛的抄经现场
网络

我们观察了在一些社交媒体上的佛媛,大致总结了一名合格佛媛的理想特点:

·首先,外表上一定要过关,染发简直对佛祖的亵渎,黑长直才能体现佛媛们修行的虔诚之心;

·穿搭上,中式棉麻长裙是佛媛标配,黑白灰等低饱和度颜色的长裙更佳;配饰基本只有玉和翡翠两个选项;

网络

·双手合十拜佛、抄经、练字、修心……佛媛的日常不外乎这几种,但无论做什么,佛媛们的姿态一定是高雅无尘、仙气飘飘的;

·各地的的“小京都”、“小奈良”也是佛媛们常去的打卡地,在中式茶室品茶,才是佛媛们的正经事;

·当然,仅仅一心向佛是做不成佛媛的,毕竟礼佛的女性也可能是静白师太。佛媛们还有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年轻貌美。

网络

佛媛人设的火爆可以理解。自从拼单名媛被揭发后,各路名媛的含金量大大减少,在假名媛泛滥的当下,佛媛不仅能彰显自己有钱有闲的人设,也和其他暴发户区别开来:附庸风雅那都是俗人的事,只有真正淡泊名利的人才会追求更高境界——姐不是只有钱,姐玩的是佛学。

可惜的是,佛媛风并未能像纯欲风那样一举夺魁,原因无他,个别佛媛们的歪心思可太多了。

真正热爱佛学文化的人们厌恶她们:一位佛媛为了硬凹人设,穿上佛教僧服海青拍照,但仍要敞开僧服,露出里面艳丽的碎花长裙,双手还将包包捧在身前——观世音菩萨和Dior戴妃包,谁是照片的C位,一目了然。

发出视频后,评论区纷纷表示:穿着海青不仅需要将里面的衣服完全包裹,还需要双手持在胸前以示尊重,但佛媛本人一概不理会;

网络

单纯去拜佛的香客们排斥她们:明明在众生平等的地方,却一定要满身奢侈品logo;为了秀自己的身体曲线,一些佛媛甚至在进入寺庙后脱下外套,露出高叉旗袍,确保自己前凸后翘后再双手合十——对寺庙缺少敬畏之心不说,打着擦边球的行为在庄重的背景下也显得十分讽刺。

有一说一,礼佛本身是件修身修心的事,当佛门净地也充满了糟心的凡尘俗物,大众对此的厌憎也就合情合理了。

网络

佛媛迅速成了互联网贬义形容词,有网友讽刺道:

“她喝茶,她抄经,她穿中式的衣服,但你问她庄周除了梦蝶还梦什么,她答不出。你问她抄那么多经,应作如是观是什么观,她放下了抄经的笔。你问她那么喜欢三,那为什么是三生万物?她默默百度。

ELLEMEN

争奇斗艳的佛媛那么多,但寺庙们可没空理,因为寺庙自己也在做自媒体。

短视频网站里的和尚修佛、自媒体两手抓,而且还分为“文”和“武”两个派系:

“文”就是记录日常生活:读经打坐、云游四方。偶尔配上几句飘逸的鸡汤;“武”更好理解,佛寺僧人的功夫一直存在与我们的文艺作品之中,被百姓熟知,武僧们在短视频里的一招一式,都能让人们找到看武侠小说和“西游”“少林”的无限乐趣。

事实上,当下不仅有佛媛们在追求流量,寺庙道观也在高调地拥抱流量:@灵隐、@普陀山上、@五台山禅心等短视频平台账号都有成百上千万粉丝,简单的寺庙景色慢镜头,搭配一句带有哲理的文案,一段舒缓的配乐,就能收获数十万点赞;甚至一个名为@大唐雷音寺的账号,没有一则作品,也收获了四百万粉丝。

小红书上颜值出众的僧人们
网络

去年,杭州网红寺庙灵隐寺还因为招聘新媒体运营人员,小小出了一波圈。一位前任灵隐寺小编表示:庙中的法师也是有各种爱好的普通人,且他们对KPI没有要求,“不必强求,一切随缘”。

与此同时,一些方外高僧们也开始了自己的自媒体生涯。

早年间有峨眉山上的延参法师,智斗妖猴的同时还不忘赞美“绳命”,一夕爆红;今年,一位喜爱摄影的普照禅寺住持@释慧海 ,在疫情期间初次接触短视频平台,凭借发布佛法和国学相关内容,同样一炮而红,在一天内涨粉55万,瞬间成为头部KOL。

无数粉丝争相在大师账号下云烧香、云信佛,并留言诉说尘世苦闷,乞求一丝开解。大师也时常出现,用只言片语解答善男信女们的困惑。

一起活跃在互联网上的佛道中人还有少林寺的一众师父们。作为我国最知名的佛教禅宗祖庭和功夫的发源地之一,少林寺众僧的内容更倾向于展示中国功夫,以及一些温馨的师徒日常。

网络

@少林寺释延淀和他的徒弟,年仅4岁的萌僧@少林三宝,在短视频平台上收到了无数喜爱,释延淀师父表示,拍视频、开直播除了记录师徒的日常生活,他还希望传播少林功夫的意义和真谛,让更多的人了解少林寺,了解少林功夫。

如果你对男和尚审美疲劳,还可以去关注女师傅。

一位女师傅叫做释觉空,以她为代表的尼姑团体一样在快手上做的有模有样,不仅粉丝粘性高,还能带货。

网络

但要论整活,论放飞自我,内地的法师们还是太过于文静和含蓄了,我们不妨调转镜头,看看这位叫做扎巴的藏传佛教师傅。

他的账号里有着关于年轻生活的一切,他喜欢说唱、会唱英文歌,玩汽车模型和漫威手办,爱拍卡点视频和慢放,也会挑战热门。

网络

虽然身处佛门,但是他几乎没有拍过和佛家生活相关的内容,只有身上的这幅麻布僧袍时刻提醒观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年轻酷小伙。

扎巴毫不掩饰自己对年轻生活的追求,他的账号名称就叫做“酷酷的先僧”,而签名则是“我很年轻,也很喜欢玩”。

网络

从古至今,佛家弟子的最高理想都是“得道”。但扎巴的追求不止于此,作为一个拥抱互联网的新时代僧人,他还想成为一名导演。

抬起他束满佛珠的手,每个人都会被那个小猪佩奇所吸引。

“小猪佩奇身上纹,掌声送给酷先僧”
网络

广结善缘,是许多师父开启自媒体之路的理由,五台山的安觉师父觉得,在家人是出家人要渡的众生,也是出家人的一面镜子,“可以让我们看到自身修行上的不足,也看到众生的需求。”

出发点不同,佛学大师们和佛媛的待遇可谓天壤之别——带有禅意的心灵鸡汤原本就是互联网经久不衰的流量密码,得道高僧做自媒体那怎么能叫恰流量饭呢,这明明是下凡普度众生来了!

ELLEMEN

如果你觉得各大寺庙开始玩新媒体是“跟上时代节奏”,那么格局未免有些小了——在某些方面,寺庙们可比咱们这些俗人眼界高多了。

从网红孵化的角度来看,少林寺无疑是一个成功的MCN机构。

只要你在短视频平台搜索框里输入“少林”,引入眼帘的都是一排网红大V,平均粉丝百万,在流量层面全面碾压“文系僧人”。

其中,既有高大帅气、身材一流的青年武僧,也有拳脚稚嫩、奶凶奶凶的萌娃小师傅,更有不远千里,来到少林拜师学艺的非洲友人。

网络

粉丝最多的这位,叫做“少林释延高”,坐拥350w粉丝,是和尚界的顶流。

他既不是得道高僧、也不是十八铜人,而是一位身材高挑、长相帅气的“小哥哥”,

网络

释延高的视频符合了很多人对少林生活的想象,吃斋念佛、挑水劈柴,最重要的还有少林功夫。

作为屡登春晚的表演项目,少林拳脚的观赏度毫无问题。看着释延高这幅好身材在屏幕里舞刀弄枪、上下翻腾,你刷上一小时也不会腻。

而当你刷到释延高少量的日常内容时,又会发现,剥离掉所有的僧人元素之后,他的形象完全可以做一个男网红。

这时候,再仔细回想视频的剪辑和配乐,就不难理解他火的原因了。显然,少林寺里的确藏龙卧虎,不仅有来自海外的黑人弟子,连搞新媒体的高人也在。

不要低估他们的带货能力,因为,即使他们什么都不卖,依旧有人盯上他们脚上的球鞋。他们有所不知,早在短视频app诞生之前,少林寺就把飞跃指定为专用训练鞋了。

其实在最初,少林寺曾在1998年成立公司经营少林禅茶和少林素饼生意;2002年成立图书公司,出版《少林功夫》书籍;2007年开始经营体育用品、文化用品和旅游纪念品;2008年与时俱进的开了淘宝店,售卖佛教用品与武术用品。

当然,他们不可能什么都不卖,佛门虽然强调清心寡欲,但是这几十口子人还是要恰饭。不过看着惨淡的销量,他们带的这些货似乎并不能创造太多利润,这一点上我们建议少林寺效仿故宫,深耕文创,文体两开花。

不过,生意做大了,寺庙甚至还能玩转资本市场。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中,峨眉山、九华山分别于1997年、2015年上市。2018年普陀山筹备九个月准备上市,最终因佛教商业化问题无奈被叫停。

但前不久,一则“上海玉佛禅寺投资饿了么”的新闻在金融圈小幅度刷屏了。事情就是这么回事:

早年间在上海玉佛禅寺觉醒大和尚牵头下,玉佛寺出资一千万人民币,启动了“觉群大学创业基金”项目,以银行委贷形式,向审核通过的创业实体或毕业生提供贴息贷款,其中“饿了么”是该创业基金2009年的资助项目。

饿了么不是个例,据觉群大学生创业基金官方网站信息介绍,截止2020年,该基金已累计资助创业项目219个,成功率达到80%以上。

虽然玉佛寺方面回应表示基金并不是寺庙负责管理,但也可见其财力之强大;包括玉佛寺在内,许多寺庙都创建了自己的基金会,只不过大多数基金会都偏向公益性质,比如深圳弘法寺的弘法寺慈善功德基金,主要开展抗震救灾、建桥修路、扶贫济困、捐资助学、扶持养老等活动。

香客供奉、游客门票、寺庙周边、宗教产品、募捐活动……只是寺庙营收中最基础的部分,一些香火旺盛的寺庙,早已开始探索更大的商业世界。

一些公众认为应让信仰归于信仰,而香火旺盛的普陀山一旦上市成功,还会引发诸如五台山、武当山等一众佛教、道教名山跟风效仿,显然有悖于佛门净地的特质。

毕竟,因为金钱导致一地鸡毛的先例也不是没有:

西安法门寺曾被曝光将商业化外包给曲江文投公司,最后双方因经营产生矛盾,诸多僧人开始关闭山门,当众推墙,不愿被划入景区,一位僧人还在天涯论坛直播了当时的推墙事件。

只能说,寺庙在探索商业化的路程上,还是得且行且珍惜呢。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