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男顶不住健身房跑路

跑路的速度赶超温州皮革厂

ELLEMEN

如果你曾在健身房办过卡,但办卡之后再也没去过,那么很可能你需要确认一下这家健身房是否真的还在营业。

健身房爱跑路,这在健身圈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有人曾经调侃,80%的健身房最后都会跑路,但他们80%的会员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事实上,如今一家健身房的寿命,可能比你办的年卡还要短暂。我们不禁要问,健身房何以沦落至此?健身房老板们,又如何成了比温州皮革厂老板们跑路还勤的存在?

网络
ELLEMEN

年少无知时,你或许也曾在地铁口被某位大哥殷勤地拦下,“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大哥猛烈的攻势,和传单上过分瞩目的“开业特惠价”几个大字,让你慢慢卸下了心防,再看看自己被奶茶和薯片宠坏的肚腩,想说去看看也不会怎么样。但你不知道的是,当你走入健身房的那一刻,就是被套路的开始。

“年卡比月卡划算得多嘛,我们这么多健身器材摆在这里又不会跑路,你说对不对?”在老板有理有据的推销下,你投入了人生第一笔健身资金——自此之后再没去过。当你半年后想到,就算不去锻炼,每天去洗澡也算补回票价,却发现三个月前健身房就宣布关门整修,从此再也没开门过。

这只是健身房跑路故事中典型的一种。办健身卡已经成为一种当代博弈,老板赌你办了卡不会来,你赌老板在卡到期前不会跑路。

今年5月,一家人去楼空的健身房
图源:红星新闻 吕国应

如今我们常常能够在社会新闻里欣赏到跑路姿势各不相同的健身房,频率之高甚至超过了另一个“维权黑洞”理发店。

健身房老板收了近200万会员费后跑路,还在朋友圈炫富

广州一健身房老板连夜跑路,卷走数百名会员会费及员工工资

郑州一健身房跑路会员两次被弃,有市民曾花2万多元办卡

长沙奇迹健身一门店突然关门,闭店前还在不停搞优惠活动

……

光是看看这类新闻标题,有过类似经验的健身房受害者们就很容易血压升高。根据《2018—2019健身行业白皮书》统计数据,2018年中国共有3099家健身房倒闭,平均每天就有8.5家健身房正在跑路

有人可能会说,选择正规一点、规模大一点、营业时间久一点的健身房应该能避雷吧?但其实这些年,越来越多大型健身房的老板也都加入到了跑路的队伍之中。

2019年5月,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之一“浩沙健身”跑路,全国150多家门店关门、转手,公司两大主要股东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只留下几十万维权无门的会员。

网络

今年7月至今,另一大健身品牌金吉鸟健身也陷入跑路关店潮,南京、天津、长沙、马鞍山等多地的门店相继关闭,会员想要退卡却困难重重。

ELLEMEN

“进了健身房口袋里的钱,不要指望能顺利拿回。”一位曾在健身房当过两年会籍顾问的员工在财经媒体“燃财经”的采访中这样说道。

这也是大多数健身人士会面对的困境。当时办卡时老板满嘴甜言蜜语,申请退卡时只剩下对话框里一个红色惊叹号和一句“对方不是你的好友”。想要上门讨个说法,却发现健身房早已人去楼空,不少来得更早的会员正在轮番往外搬器材。

这时你才明白,健身房老板的嘴,骗人的鬼。

器材已经被会员们搬空的健身房
图源:红星新闻 吕国应

健身房维权到底有多困难?无数的消费者已经用亲身经验说明了这件事。《三联生活周刊》曾经刊登过一位健身房维权者的自述,这位受害者加入了维权群,“有人打12345举报,有人向派出所报警。流程还是登记信息,一遍又一遍。态度都很好,案情却没有进展。”

另一位知乎用户@Sakuraneko 则走了诉讼途径维权到底,“律师一听说我们一人也就几千块的损失,都直接劝我们放弃。因为律师费都可能比我们损失的钱贵。”后来他和另外一些维权者选择不请律师,直接自己去法院立案。

经过两次开庭,这位维权者同意调解,“当场收到微信转账824.5元,然后撤诉。这件事我到头来还是损失了800元,但是我打算接受这个损失了,人生毕竟无法避免要交各种智商税。”

网络

在健身房维权事件中,也有成功的案例。不过大多都要经历漫长的维权流程,少则一年多则两年,哪怕不花个大几千请律师,巨大的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也让人望而却步。

“诉讼费、调查取证费、律师费等等,最后算下来,可能在经济上是得不偿失的。”一位法律从业者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表示。

——相比之下,受害者们在健身房损失的钱似乎就显得没那么多了。

因此大多数维权者也就选择不了了之,吃个哑巴亏,顶多去健身房捡捡值钱的器材,也就当止损了。

相对好一些的情况是,健身房倒闭后由另一家健身房接手,新健身房虽然不接受退费,但是可以让老会员继续锻炼。只是老会员在锻炼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家健身房最终也逃不过跑路的命运。

ELLEMEN

动不动就跑路的健身房,已经给不少健身爱好者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甚至有一些“资深受害者”们都能总结出健身房要跑路的征兆。

成都一家跑路后的健身房
网络

如果你所在的健身房也出现了以下表现,那么就有很强的跑路嫌疑:

1.疯狂卖卡,跳楼大减价,优惠活动长达数周甚至数月

当一家健身房为了卖卡把一张年卡压到499,往往是为了跑路前再卷一波钱。换句话说,哪怕老板打折真的只是为了吸引新会员,这家健身房也开不长了,毕竟499的年卡连你去洗澡的钱都赚不回来。

另外,当健身房试图向你推销“终身卡”时,也是值得警惕的信号。

2.经常停水停电,设备损坏

这很可能是健身房没有按时缴纳水电费,以及维护设备。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最好再打听看看健身房有没有欠教练的工资。

3.宣布停业装修

接上一条,当设备坏的坏,旧的旧,这时候老板就会“顺理成章”地宣布健身房停业重整,当然,最后往往证明这种关门歇业是无限期。

4.租期短,拖欠房租

最好在开业前就打听清楚,健身房的租期有多长,其中是否包含免租期,是否付清了房租。一般来说,如果只租一年,甚至房租还拖欠着,那么大概率这位老板在开店之初就已经脚底抹好了油。

不过发现这些蛛丝马迹的前提,是你真的会去健身房,否则很可能出现的场景是,等你终于想到自己还有张健身卡,穿着运动服出现在健身房的时候,门口早已贴上了“停业通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健身房这么爱跑路?

ELLEMEN

早在2013年,在全国各地临近火车站的地摊上就有各个口音版本的促销广播循环播放:“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这些商贩拿来号称是因为要折现抵自己被拖欠的工资,所以“原价都是三五百现在统统二十块”的皮包来路无法确认,但是江南皮革厂跑路的“王八蛋老板”黄鹤确有其人。

“跑路文化”在小商贩们另辟蹊径的洗脑营销广播中诞生,被网络歌曲各种演绎,逐渐成为流行全国的初代网络 meme 之一。纵观这几年的社会新闻,爱跑路的并不只是温州老板,也不只是健身房。

美容院、理发店、培训机构、房产中介都是跑路高发区,一夜之间连人带店全都消失不见,维权退费无门的顾客有时只能搬搬店家仓皇逃跑时扔下的桌子椅子霓虹灯,假装自己挽回了一些损失。

在过去几年中,人们看到预付费的店家跑路的新闻时,反应也从“还有这样的新型骗局”变成了见怪不怪的“又一家跑了”。

但问题是,为什么健身房比以上这些跑路得更频繁,基本上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态势了呢?

最重要的,可能是这些搞美容、搞教育、搞中介的,与健身房相比起来,成本没有那么夸张。

我们来为健身房简单算笔账,要开一家健身房,首先得租面积够大的地方,购入几十件单价动辄上万的器材,这些已经是前期必须投入的硬成本。

一家即将开门的健身房一角
网络

有些健身房还配套有游泳池以及沐浴间,水电费的日常开销也是其他服务业商户无法比拟的——很多健身房在开张那一天,资金链就已经在断裂的边缘

除此之外,健身房还要负担日益上涨的人力费用、器材维护费用。曾经有健身房的会籍顾问透露,他所在的健身房每个月的运营成本就要几十万。

与此同时,健身房要实现营收却非常困难。

为了快速回本,一些健身房会在开业后就特价售卖会员卡,快速把方圆五公里内的潜在客源以赔本价榨干。但是,和洗一次头就消耗掉一次储值的理发店会员卡不同,健身房办卡并不是主要的盈利途径,只有卖出更多的私教课才是回流资金的唯一办法。

网络

但是会在健身房办卡的客户之中,有一半的人并不会真的来健身,剩下会来的那一半里,有人每次只是来洗澡,有人练得比教练还厉害,有人嫌私教课贵,总之真的会被忽悠了买私教课的人少之又少。

为了卖私教课,教练们无所不用其极。然而现在的健身人也越来越难被忽悠了,一来教练们的授课水平不高、资质存疑,二来近年来健身房频频跑路的新闻,也让人不敢在健身房里投入过多资金。

对于很多健身房来说,“如何活下去”已经成了最大的生存难题,自然没有闲心去想什么“客户服务”,反正办卡前客户是爸爸,办卡后健身房才是爸爸——死咬住年卡不退钱就好了。因此,健身房的年卡复购率极低,不到20%。

主要城市的健身俱乐部和私教工作室年卡续卡率
网络

前期成本投入巨大,后期想要盈利又很困难,这让部分健身房经营者恍然大悟:与其苦苦磨炼教练口才推销私教课程,不如先办一波会员卡后,我们带上设备连夜跑路,换个地方从头再来。

所以在跑路的健身房中,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连锁店跑路大多是由于经营不善破产,维权者在多方努力之下有时可以追回部分损失,只是时间线通常会拉得很长甚至要涉及法律诉讼,令人身心俱疲。

而一些私人店面则不同,他们的跑路就是真心实意、知法犯法、亡命天涯式的跑路,中国这么大,可能这些充了几千几万块钱的顾客这辈子都再也不会见到之前每天对自己嘘寒问暖“姐你什么时候来买个私教课”的店家。

健身设备虽贵,但好在可以重复使用,换了地盘,新开业的健身房又办起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开业大酬宾。

像欧洲传统的嘉年华游乐园一样,只付几个月的场地租金、带着损耗折旧较慢的设备在不同的城市之间辗转,跑路的健身房也算是特色的行骗嘉年华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