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酒店的门,挡不住裸男

住快捷酒店变得越来越危险了吗?

ELLEMEN

前几天,博主@fiore花花的一段自述视频在网络上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凌晨三点,当她一个人坐在酒店的房间工作时,一名半裸男子毫无预警地将房门推开进入,随后脱掉了身上唯一一条内裤……这样放在恐怖片、刑侦片里都会让人觉得荒谬的情节,却真实地发生在了上海浦东一家全季酒店里。

在她报警后警方调取的酒店监控中,可以看到这名男子从两点半开始,就以半裸的状态出现在酒店七楼,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推门并尝试闯入。在他游荡于各个楼层的五十分钟内,酒店方并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任何制止或处理。

在上海这样中国最繁华、安全性相对来讲较高的城市,又是在浦东区并不算十分偏僻的地段,一个以“醉酒”为借口的男子竟然可以这样大摇大摆地随意闯入他人的房间。@fiore花花发布视频分享了这段经历后,很多女孩都在评论、话题里分享了自己类似的经历。

当人们以为自己对于人身安全的考虑已经足够周密时,选择入住的快捷酒店却可能已经悄悄成为了行程中的安全隐患。

ELLEMEN

@fiore花花的经历让许多网友,尤其是常常独自入住快捷酒店的女性不寒而栗,然而这并非是快捷酒店的安全问题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

2016年在北京和颐酒店发生的强行劫持案件,让快捷酒店的安全问题首次触发了大规模的公众讨论。入住该家酒店的女生弯弯在走廊里被一名男子拖拽、殴打长达十分钟,期间酒店的工作人员并未进行制止,当晚的值班经理在事件发生后也没有报案。

后经警方调查,这名男子及其团伙长期在这家酒店从事介绍卖淫等非法活动,他误以为弯弯是来抢生意的“同行”,所以才会对她进行殴打。一个犯罪团伙能够“占山为王”般地驻扎在一家看似正规的酒店,并且毫无畏惧地劫持他们认为会对自己利益造成损害的路人,和颐酒店事件后,人们对于快捷酒店的信任程度一落千丈。

网络

随便翻一翻微博相关话题就会发现,原本存在的意义是为顾客提供高性价比、卫生、舒适的住宿环境的快捷酒店,在近几年迅速加盟扩张、管理却跟不上的状态下,即使是大型连锁品牌,有的时候却连最基本的安全都无法保证。在房间内锁了门换衣服时其他客人误闯进门,半夜睡觉时清洁人员推门进入,喝醉酒的保安刷卡进门殴打客人……出门住酒店变成了一场需要处处提防也防不胜防的生存演练。

快捷酒店里频频发生的安全隐患也并非是某一连锁品牌独有的现象,前段时间,视频博主@滤镜粉碎机曾对亚朵、全季、和颐、桔子四家连锁酒店进行安全测评。这四个品牌在国内的快捷酒店中已经属于中高端价位,然而测评的结果却并不如人意:前台泄露住客房间号、访客无需登记就能随意出入、走进行李寄存处无人阻拦、不征得住客同意就给陌生人房卡。

图片来源@滤镜粉碎机
ELLEMEN

种种问题的出现都已经表明,@fiore花花和弯弯的经历并非是偶然。更让人寒心的是,陌生人可以自由出入快捷酒店的类似新闻早在2015年就有所报道,但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真正的改善。

与此同时,人们的信息安全也在被连锁酒店产业威胁着。顾客因为入住体验不佳给酒店打了差评后,接到工作人员无穷无尽的要求删除评论的电话甚至恐吓与威胁的新闻屡见不鲜。

在2018年,网上更是出现了“黑客出售华住集团客户数据”的截图。在被挂上黑市明码标价出售的数据包里,共有包括用户在官网的注册信息、酒店入住时所登记的身份信息、顾客开房记录等5亿条数据。出售方还附上了其中3万条信息供有意购买者验证,经第三方安全平台及媒体记者抽查,这些数据的真实、准确比例非常高。

对酒店安全责任的规范模糊、对未达到安全标准的处罚难以落实,这让住酒店变成了一件需要大家开动脑筋“斗智斗勇”的事。这大概也是@法治日报官方微博自作聪明地分享了“在外住酒店要如何自制让门完全打不开、有消防安全隐患的安全锁”的小视频后评论“翻车”的原因——入住一家有正规资质的快捷酒店,本不该是一件需要用到“自救小妙招”的事。

ELLEMEN

如果说被陌生人闯入、信息被泄露等尚有迹可循并且可以预防和补救,在快捷酒店的众多安全问题中,被偷拍往往难以被受害者察觉,并且后续维权和责任界定十分困难。酒店、民宿背后的偷拍黑色产业链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快捷酒店则是其中的重灾区。

据《华商报》报道,早在2018年,就有人爆料西安麦子快捷酒店床尾墙壁的插座上有一个对着床的针孔摄像头,拆下来后发现里面16G的储存卡已经拍了14G,约有1200个视频,其中有大量涉及顾客隐私的不雅内容。

更知名、体量也更加庞大的七天酒店也在2018年被曝光过偷拍事件:来自重庆的许先生和女友在7天连锁酒店住宿时,发现卫生间隔板上装有偷拍的摄影头,而且是在和女友洗澡之后。事后7天连锁酒店虽然报了警,但警方并没有透露调查结果,只是回应称“情况毕竟复杂,正在做进一步调查。”

曾经如日中天的7天连锁酒店现在已经深陷关店潮
网络

酒店偷拍最让人防不胜防的是普通人很难完全找到隐藏在房间里的针孔摄像头。“如你所见,我已经是接近半专业的人士,尚且也只能找到一半的镜头。”2019年,在自媒体人@花总丢了金箍棒所拍摄的一期模拟找寻微型摄像头的视频中,他请人布置了一个藏有12个摄像头的房间。然而即使是有着丰富搜查经验、对微型摄像头十分了解的花总,也只找到了其中6个。

在酒店房间中,隐藏摄像头最常出现的地方就是插座和电源插口,这些区域的孔隙为针孔摄像头提供了完美的藏匿点,并且同时可以保证供电以让设备长时间运行。另外,电视机、路由器、空调出风口等大多在略高于床铺或可以俯览整个房间的位置,也是偷拍者安放隐藏摄像头的重灾区。这些摄像头十分隐蔽,哪怕是按照网上流传的方法检查住客往往也难以发现。并且随着科技发展,有些偷拍摄像头甚至具有PIR红外动作检测功能,只有当有人出现在镜头范围内时才会启动拍摄。最大化地利用电量与内存,极大提高了偷拍效率。

即使“幸运地”发现了偷拍摄像头,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公开判决显示,在后续维权中,酒店往往会以“摄像头并非酒店安装”、“无法证实住客的隐私画面已被传播并造成损害”等理由拒绝赔偿。在郑州发生的一则新闻中,一对情侣发现了酒店房间内的安装在插座中的摄像头后报警,警方在酒店内抽检的其他四个房间内竟都找到了摄像头。而酒店负责人对此见怪不怪,称“在郑州80%的酒店都有这种情况”。

暗藏在酒店角落的针孔摄像头
图片来源@新浪广东中山

而一个150元左右就可以在网上随意买到的摄像头,背后隐藏着一条暴利、难以根除的偷拍产业链,在这条产业链上,从摄像头出售安装、视频拍摄剪辑、到网络售卖分销等全部分工明确。除了非法色情网站等传统渠道,偷拍的视频同时在被以社交平台账号会员制、发展下层代理转卖等传播更广泛的模式进行着销售。

在山东省人民法院2019年公布的一份裁判文书中,案件主犯就以在吉林、辽宁、河北、天津、山东等多地酒店房间内安装摄像头拍摄实时画面、后在网络上出售可以获得房间观看权一个月的“邀请码”牟利。

他们通过QQ群等平台,发展了至少300名分销“邀请码”的下线,共获利十余万元。裁判文书中提到的很多“下线”共犯,在最初都是这些偷拍视频的“消费者”,在他们进群观看了一阵后发现了其中的“商机”,主动加入了分销、转卖的行列。

因为制作偷拍视频成本极低市场巨大,现有的处罚机制也不足以让以此牟利的人退缩,铤而走险后能够获得高额的非法所得,甚至有不少犯罪分子在被拘留、罚款后一次次选择重操旧业。所以就算抓住了个别偷拍者,如果酒店不规范管理、完善自己的安全检查措施,那住客们恐怕还是需要与时俱进,时不时学习一下伪装成指示灯、火警报警器、甚至螺丝钉的偷拍摄像头的寻找方法。

ELLEMEN

从2016年如家酒店集团旗下的和颐酒店劫持事件,到如今的全季酒店事件,类似的事件几乎每年都会发生,让人恐惧的同时也让我们不禁想问出一个问题:关于居住安全的议题,为什么总是发生在快捷酒店上?

毫无疑问,快捷酒店为了控制成本,在管理上常常存在着明显的缺失,但在发生诸多恶性事件后快捷酒店仍“屡教不改”的背后,其实是有历史原因的。

2000年之后,快捷酒店开始爆发式增长。凭借标准化的房间、统一的管理服务、平易近人的价格以及便捷的加盟形式,代替了街头巷尾的招待所和小旅馆。

网络

因为门槛低,所以快捷酒店只能靠扩大规模来确立竞争优势,2010年前,各大酒店品牌也借助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红利,走马圈地,迅速布局全国各地。

换句话说,连锁快捷酒店的经营模式好像麦当劳,需要依靠高入住率与加盟费来盈利。一旦住客们不再选择快捷酒店,问题就严重了。

疫情当然是影响快捷酒店入住率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早在几年前,快捷酒店的经营就已显露疲态:高入住率带来潜在的安全问题,快捷酒店的偷拍现象屡禁不止;而快捷酒店老旧的装修、卫生安全等因素也在一再劝退消费者们。

曾经的“连锁快捷酒店之王”7天连锁酒店,就是因为屡曝“卫生门”等负面新闻,才被市场淘汰,最后退市,惨淡收场。

另一方面,随着消费需求的不断升级,越来越多消费者开始追求住宿的舒适度和审美,OYO等外资酒店品牌、民宿等新的业态适时出现,成功分流了快捷酒店的消费者。

这也是为什么各大酒店品牌纷纷升级,推出中端品牌的原因——亚朵、全季等酒店,以更符合现代的审美,适当提高的价格,恰好满足了新一代的住宿需求。

但就算是迎合了消费主义的浪潮推出了中档酒店,许多酒店的管理依然还是以前的快捷酒店模式。压缩成本是最为常见的经营模式:全季酒店一间客房的成本价为11万元,相对宽敞讲究一些的亚朵酒店也不过花了11万在每间客房上。

网络

疫情更是让这些酒店的经营状况雪上加霜。

人们被限制出行是一回事,另一边,许多快捷酒店为了揽客,都选址在城市中心地段,曾经引以为豪的优势,如今也成了致命伤,高昂的租金成本让酒店难以为继。全季酒店背后的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曾在多个场合分享过自己对于开设连锁酒店的理解,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选址和产品:选址要在市中心、统一采用沉静平和的温馨风格、普通枕头换成有利于颈椎的荞麦枕头等等。如今回过头来看,最应该被放在首位的安全问题,在季琦的口中却很少被提及。

2021年第一季度,华住酒店集团净亏损2.48亿
网络

也是因为疫情,人们在选择酒店时更加重视卫生因素——在这一点上,五星级酒店都屡屡被诟病,价廉的快捷酒店更是毫无竞争力。收入锐减的背景下,快捷酒店只能严格控制成本。这其中就包括了减少在各方面的支出,卫生都得过且过,对新员工的统一培训更是想都不要想了。

疯狂扩张则是快捷酒店安全问题频现的另一重要原因,截至2021年6月,华住集团所有酒店中,加盟店占到了90%。在这样的模式之下,华住集团仅仅能帮助这些酒店管理、监督,但酒店的具体设备采买、人员投入配比等细节,还是加盟商自己决定,酒店安全和服务水平参差不齐自然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现在你大概知道为什么总是快捷酒店屡屡出事了吧。更严重的问题在于,按照现下的情形,这类情况恐怕难以改善。

因此,我们也为大家搜集了一些住快捷酒店的tips:

*预订酒店前多方比对,尽量选择评价更好的那家*带上你自己的洗漱用品*入住后确认安全出口,并确认房门反锁*记下所在地的派出所电话,一旦发生意外,冷静面对,趁机报警

当然了,我们更希望大家永远用不到这些tips。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