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之后,戒网瘾学校还有创新

死灰复燃

ELLEMEN

杨永信的戒网瘾学校留下的阴影还没有在人们的脑海中消失,在素质教育和心理治疗矫正的名义下,校外辅导机构被监管的今天,一种特别的青少年矫治机构已经卷土重来。

ELLEMEN

点开微博上的杨永信超话,除了源源不断对杨永信的诅咒,网友们还在坚持不懈地举报每一个类似的新型教育机构:

思潘翔素质教育

重庆兵仪素质教育

纽特教育

……

不难看出,这些所谓的特训机构本质与杨永信中心其实没有多少不同。但仍然有无数父母,一波接一波将孩子送进这些机构特训。那么问题来了,在杨永信之流已经人人喊打的背景下,这些机构究竟是如何持续收割家长的呢?

首先,当然是打着素质教育的幌子来进行一场“特训”。

和杨永信不同的是,这些“教育机构”不再将戒网瘾写在机构名称里,多是打着素质教育、特训的旗号,在对外介绍时,也与杨永信类的体罚机构划清界限,明确自己是“正规培训机构”。但几乎所有学校的简介里,都仍将戒网瘾当做最大卖点之一。

不仅在戒网瘾学校,全社会都在为防沉迷做各种研究
ELLEMEN

一家湖南培训学校是这么自我介绍的:

本校是针对网瘾、叛逆、厌学、早恋、奢侈消费、亲情淡漠、自卑自恋、离家出走等青少年进行心理辅导、行为矫正、素质培养、文化补习、着重亲情培养的特训学校。

机构的课程设置看上去也十分合理。比如这家号称有十五年经验的“纽特教育”,不仅专注青少年网瘾、厌学、辍学等问题,以系统方法帮助孩子成长,还设置了家长学堂,传授家长亲子教育之道,双管齐下,和以往的网瘾治疗所看起来,可谓天差地别。

网络

为了教育好叛逆期的青少年,机构的师资配置通常也文武双全。文有“具有中级及高级心理咨询证的咨询师”,武有退伍军人管理主任。文化课程也不会落下,机构里校长、老师一应俱全,且通常都拥有数十年教育经历。

一位自媒体博主「暴富研究局」以咨询家长的身份暗访了武汉纽特教育机构。对方表示他们与杨永信等机构是截然不同的,因为专注素质教育不仅有心理辅导,还有体能训练课程。但在博主看来,体能训练只是变个法子的体罚,心理辅导在入学的孩子看来,也毫无用途。

网络

据《南方人物周刊》调查报道,一位曾在英高特工作过一个月的心理老师也表示,虽然写着心理辅导,但机构从不推进任何正规的心理咨询。

但无论如何,这套说辞和套路显然说服了一些家长。乍一看,机构确实能给网瘾少年们带来脱胎换骨的改变。对他们来说,能用钱“买”回一个好孩子,两个月三万八的花费也就不算什么了。

ELLEMEN

另外,权威机构的背书,也让这些机构更加大胆。

这可谓是机构们让目标客群们“缴械投降”的必杀器。毕竟在大多数家长看来,有了政府机构的“批准”,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去——相比之下,亲子关系可是已经紧张到必须有第三方力量介入的状态了。

比如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湖南英高特励志教育学校。号称是由岳阳市政法委、岳阳教育体育局和汨罗市政法委、汨罗市教育体育局等部门批准、湖南省教育厅备案的的岳阳市唯一专门学校。“办学16年来成功教育转化来自全国各地在心理、思想、行为、道德上存在偏差的青少年近8000名。”

长沙南华教育则将各大媒体的报道放在了网站首页上,并且还展示了教育局、政府、毕业生家长多方赠送的锦旗。在新媒体时代,长沙南华教育还开通了微博,更新家长致谢的微信、改造后的孩子考入大学等喜讯。

但在孩子们的叙述中,湖南英高特励志教育学校又是另一种样子:一周吃不上一顿肉,体罚被倒着吊起来……而孩子们在拼命逃出去之后,连维权的证据都找不到,只能将苦果吞下。

网络

2019年英高特终于因发生了一起自杀事件被责令整改,但其随后改名为励铮素质教育学校,继续对外办学。去年8月励铮素质教育被当地监管部门责令整改,但学校依然在继续招生,甚至在去年12月,一位十四岁因为“网瘾”被父母送去励铮素质教育学校的男孩,2天后3处骨折。明显犯规的教育机构宛如打不死的小强,显然各地的监管手段也有待加强。

实际上,各地确实有拨款运营工读学校,接收有旷课、沉迷网络等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学生。只是在地方财政压力下,不是所有地方都有这样的办学机会,因此打着教育擦边球的机构才屡禁不止,一些幸运的家长,收获了一个“更好”的孩子;一些家长花了钱没有成效也就罢了,运气不好的甚至还会失去孩子。

据《南方周末》报道,一位17岁的女孩被父母送入河南省漯河市集结号慧仁教育基地半年后,被诊断出轻度而短暂的精神病性障碍,“已经浑身是结痂的旧伤与青紫痕迹,口鼻处还有血迹。”

这些名叫“特训学校”的矫正机构,在最近几年引起的争议,已经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定范围的讨论。在百度上,搜索“特训学校”四个字,自动给出的搜索推荐大多为负面:“特训学校天天被打,特训学校打人犯法吗,特训学校有多恐怖”等等。

网络

而因为这些特训学校鱼龙混杂,很多家长只是觉得这种学校可以让孩子得到“锻炼”,没想到却把孩子送进了陷阱。

2016年,一位来自江西的周女士,在将弟弟送往国外留学归国后,发现弟弟“有点郁郁寡欢”,家里人将他送往了湖南长沙一家特训学校“去锻炼”,没想到是,弟弟被送往学校后,被打的遍体鳞伤。

这位周女士认为,对弟弟进行体罚的是这所学校的一名王姓校长,而在知道了事态严重性后,这位王姓校长开始不断打电话,试图要和家长进行私了。而据湖南都市频道的调查发现,这所特训学校是一个基地,目前只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据当地派出所透露,南英特训频频遭遇投诉,却一直无人监管。

虽然网友们每每感慨:2021年了竟然还有这种类似戒网瘾机构的学校又一次出现。但事实上,戒网瘾机构其实不是死灰复燃,而是从来没有消失过。打到一个杨永信,千千万万个杨永信就会站起来。

值得一说的是,虽然目前国内还有千余家类似教育机构,但随着电竞成为新兴蓝海行业,家长们对孩子沉迷网络的宽容度也大了许多。

年入千万的电竞选手们正成为网瘾少年们的榜样。比如英雄联盟高人气选手PDD(刘谋)当年也因为沉迷网络游戏,而被父亲送到戒网瘾学校改造过。

倒是有不小部分的家长在权衡之后,将孩子送入了电竞培训学校。

吊诡的是,在见识了电竞职业选手的水平和高强度训练生活之后,反而劝退了一大批痴迷游戏的孩子。

由此可见,有时戒网瘾,只是需要对症下药的手段罢了。

ELLEMEN

其实,国内的这种特训学校并非中国特有,在全世界范围内,对所谓“不良青少年”的矫正机构,从很早就开始出现,“新兵训练营”“行为矫正机构”等名字已经成为青少年矫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美国,有研究认为具有治疗环节的特训学校,如“新兵训练营”(Boot Camp)对参与者有积极的影响,其中的教育、恰当的医疗干涉和咨询等都会起到一定作用。

网络

而恰恰是没有谈话咨询,只是通过体罚和体育运动的训练营,则基本上没有任何效果,反而会产生非常深刻的负面影响。

很多类似学校都会非常强调老师的权威性,而这样偏激的强调,只会导致很多人的沮丧、怨恨、愤怒、脾气暴躁、自卑,甚至是侵略型性格的出现。一些类似机构,甚至成了虐待丑闻的温床。《纽约时报》曾经报道过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09年,美国类似“新兵训练营”的机构中,已经有31名年轻人死亡,每年1人的死亡率,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了。

戒网瘾机构的出现,很多时候其实都和利益挂钩。虽然在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但这一判断依然具有争议。比如《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提到,要把网络游戏成瘾症列为一种精神疾病,仍然需要更多的相关研究支持,但这并不妨碍一些国家从业者的行动。韩国一些主营中医的医院就很早开始进入了这一领域。

一位记者曾经潜入韩国的一家医院进行咨询,在填写了表格后,这家诊所进行了中西医结合的诊疗方式:诊脉+脑电波检查。医生说通过各种数据的比对,可以知道患者是否沉迷于游戏。虽然卧底的记者并没有那么多打游戏的时间,但最后诊断的结果依然是平时注意力不集中,游戏上瘾,需要进行针灸治疗。

记者在扎针后躺在床上,和医生交谈2个小时才入睡。医生试图用针灸和谈话来减少肌肉紧张,但是对网瘾来说并没有什么效果,而且还花掉了相当于上万人民币的各种医疗花费。

在日本,关于治疗网瘾游戏瘾并没有比较出色的办法,最近几年采用的“集团治疗法”取得了一定效果,治疗者将共同患上游戏沉迷症的中学生约10人集合起来共同治疗,每天记录睡眠时间和生活步调,让学生们尝试挑战游戏以外的活动比如体操、手工、钓鱼等等活动,彼时也会让学生聚在一起谈谈自己的沉迷体验等,但送往类似特训学校的例子并不多见。

网络

其实,从网戒学校化身为特训学校、在监管灰色角落里运营的背后,也隐藏着不少家长的教育失位和不作为。

在这类新闻的评论栏里,不乏来自网友对将青少年送往这类学校的亲属的谴责。认为他们也是很多伤害和虐待事件的“共犯”。在一起18岁男孩在学校被虐待身亡的例子中,父母在签完委托协议书后,学校将男孩强制带走,面对这一场景,为人父母都会有触动和担心,明明知道自己的亲身骨肉会受到强制的措施,很多家长其实也抱着将负担抛给这类学校的“甩锅心态”。

去年,曾经惊动全国的豫章书院非法拘禁案一审宣判,其中四人被判刑,主犯吴军豹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十个月,在该案中吴军豹等人以“小黑屋”的形式,先后将240人次的学生关禁闭,曾有女学员控诉自己被4个男教官按在地上殴打。

事件发生3年后的宣判,已经是一记警钟,豫章书院的最终关闭,也让很多人付出了本不该付出的牺牲和代价。

另一则新闻则更加让人震惊。2016年黑龙江一位母亲被女儿用胶带、布条捆绑在家中椅子上死亡,事发后16岁的女儿陈欣然逃跑被抓获,根据媒体报道,女儿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举动,起因于父母将她强制送往山东某地的一个特训学校,在学校里,女儿受到的虐待让她难以承受,无理由地被殴打,被要求蹲在大便旁边吃饭等等,最终女儿从学校逃回了家中,没想到发生了弑母的悲剧。

最近,游戏被称作“精神鸦片”的新闻,更是让人再次审视青少年和游戏之间的关系。面对游戏,真的要将其当作“敌人”其实不会带来任何正面效果,还是通过其他办法对青少年进行关注和正确的引导,而不是将这些责任都抛给一些机构,推卸自己的责任。就像一位网友所说的一样:

“我们不需要知道电子游戏是什么,它会不会造成近视,它会不会上瘾,我们只需要一个背锅侠,一个可以掩盖家庭教育失败、学校教育失败、社会教育失败的东西,现在它叫游戏,十五年前它是早恋,三十年前它是偶像,三十五年前它是香港电影,四十年前它是武侠小说。”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