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原生家庭控制的明星们

ELLEMEN

最近这几年里,国内娱乐圈“塌房事件”不断。在这些事件中,家庭和父母对艺人的影响越来越成为其中重要的一环。

ELLEMEN

信用卡、护照、现金、甚至手机被收走,不间断地接受非自愿、副作用极大的精神药物治疗,被迫长时间持续高强度的工作,体内被放置了节育环导致无法怀孕生子,因为财务被控制,连简单的外出度假、见朋友、美甲、按摩等细枝末节的需求都需要经过父亲及其工作团队的批准……

这样听起来毛骨悚然的人生,却是风靡全球的格莱美大奖得主、手握数张白金唱片的美国偶像布兰妮·斯皮尔斯过去十三年里每一天都要面对的日常。

网络

信用卡、护照、现金、甚至手机被收走,不间断地接受非自愿、副作用极大的精神药物治疗,被迫长时间持续高强度的工作,体内被放置了节育环导致无法怀孕生子,因为财务被控制,连简单的外出度假、见朋友、美甲、按摩等细枝末节的需求都需要经过父亲及其工作团队的批准……

这样听起来毛骨悚然的人生,却是风靡全球的格莱美大奖得主、手握数张白金唱片的美国偶像布兰妮·斯皮尔斯过去十三年里每一天都要面对的日常。

网络

在上个月,因布兰妮要求解除父亲的监护权而举办的听证会中,她通过视频连线出席的方式,第一次向世人讲述了她所获得的“来自父亲的监护”的真相。

2008年由于与前夫陷入关于孩子监护权的纷争而将自己和孩子锁在厕所拒绝开门,布兰妮被赶到现场的警方发现有滥用精神类药物的情况。

在她被强制送往医疗中心治疗期间,她的父亲杰米·斯皮尔斯向法院申请成为了布兰妮的法定监护人。这位已与妻子离婚多年、对女儿不管不问的父亲在此之前一直都没有出现在布兰妮的生活里,而他自己本身也有酗酒等问题,并且因为多次创业失败早已申请破产。

网络

“我生怕一挂掉电话,就会立刻回到被人全盘否定的状态。”在庭审通话的最后,提到父亲的堪比“监控”与“利用”的监护,布兰妮仿佛不再是那个身上带着性感甜美、独立自信等众多标签的国民偶像,她的诉求也很简单:“我值得拥有和任何人一样的权利,我也想有孩子、有家庭、有自己的人生。”

ELLEMEN

以爱之名,行控制之实。如果说杰米在对布兰妮行使监护权的过程中似乎没有对自己把女儿当作摇钱树的初衷作出太多掩饰,那么有些偶像明星与家长的关系,恐怕就算身在其中也难以察觉到其中的不妥与可怖之处。

在国内,最近几年里明星开设明星工作室的风潮不断增多,不仅让艺人可以脱离原先经纪公司,自立门户,还能享受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给出的超低税率,同时,明星日常的费用可以走工作室流程,能够支配的收入也会比之前增多。

省钱其实是这种作坊式明星工作室出现的最重要原因,最有名的莫过于大批明星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各种公司。

而父母们在明星工作室里的影响力也日益上升。比如范丞丞工作室的名字就很有深意,从爸爸、妈妈、自己以及粉丝名中各取了一个字,叫无锡美涛丞星影视文化工作室,听起来也非常浪漫。

不仅是名字,成了自己命运和生意主宰人的明星,也不用被经纪公司所限制,拥有市场议价权的同时,他们的父母和亲属也可以在幕后拥有一定的掌控能力。

正如一句老话:“肥水不流外人田”。明星选择那些帮自己理财、处理私人事务的人时,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自己的家人和亲友,比如李亚鹏的哥哥李亚伟、章子怡的哥哥章子男、范冰冰的父亲范涛、李小璐的父亲李丹宁、那英的姐姐那辛、孙悦的哥哥孙洪波、李冰冰的妹妹李雪……都因此而成为了经纪人,而且其中不少人做的还挺不错。

不过在内地娱乐圈里,亲属+经纪人的组合通常缺乏专业水平和经验,有网友就说“(父母)虽然可以做到比其他经纪人更爱自己的艺人,却做不到其他经纪人的专业。”亲友型的经纪人虽然跟明星比较贴心,但是在处理事情上,容易考虑问题不客观、理智和长远,并不见得利于艺人的发展。

随着社交网络的出现,流量的重要性被越来越多人看重。在娱乐圈中,名气和作品在之前占据主要地位,而如今因为社交网络,娱乐产业的权力中心开始分散。

在各种选秀节目和网剧综艺的影响下,观众和粉丝的自主权开始越来越高,娱乐业的消费习惯也从原先电视台和媒体单向输出,到现在可以自主选择,以至于谁红谁不红,资本的力量确实存在,但人们自主制造偶像和明星的趋势也是越来越明显。不同圈层和平台的出现,也进一步增加了娱乐产业的复杂性。每个平台、每个圈层,每个艺人几乎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而家庭作坊式的工作室,显然已经无法满足这样的需求。

ELLEMEN

和布兰妮的经历类似,在作坊式艺人工作室的另一头还存在着家庭对艺人的负面影响。面对无尽索要钱财甚至不惜造谣毁掉女儿事业的家人,艺人张韶涵曾在媒体前自证清白时的声音振聋发聩: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不爱孩子的父母。”

成为父母不需要资格考试,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带着爱意在迎接自己的孩子。孩子在他们眼中,可能只是家务的帮手、课余打工交上来的微薄收入、和出名后可以不断索取压榨的摇钱树。

就算是母亲索要钱财未果后向媒体造谣自己吸毒,张韶涵仍然试图和解。尽管听起来无法理解,但利欲熏心、不顾亲情的父母在面对巨大的物质诱惑时,对自己的孩子甚至可能还会更加残忍。

不过比起把孩子当作赚钱工具的父母来讲,那些真心爱着自己的孩子、想要把一切都无条件牺牲奉献给孩子的父母却可能“危害更大”。没有亲情的亲子关系,狠狠心利用法律划分好财产,此后便可与父母毫无瓜葛;但是面对以错误的方式爱着自己的父母,孩子却一边苦恼于无法摆脱他们的掌控,一边又在这样漫长的无处可逃之中逐渐扭曲,因为打压、束缚而变得极度自卑与自负。

家长将自己在社会中的失败经验奉为圭臬,将自己未能完成的梦想包装成孩子的梦想,要求孩子永远不要在自己规划的轨道之外尝试和冒险。“我是为了你好”,这句魔咒环绕在这样的亲子关系中。无论是升学择业,还是选择婚姻和家庭,父母在每一个人生决策中都坚持要作为审批程序里的最后一个甚至唯一一个公章。

其实都是第一次当父母不可能做到事事完美,孩子成长的路上,父母难免会有在教育中处理不妥之处。

明星们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极端成功”,背后也许就有父母集所有错误管教方式之大成的“极端控制”。公众人物的身份又让他们的心态一天天失衡,眼前的生活与儿时的记忆撕裂,可是强势、时刻想要参与自己所有人生决策的父母却依旧在眼前。

所有错误教育的后果无限放大、互相反应,父母牺牲自我、全情投入所付出的自以为的“爱”,对于这样从小被无死角地保护、心智甚至较普通人更不成熟的孩子们来讲,可能就是在他们走上名利巅峰后某一天,造成在他们事业、名誉、心理雪崩时倾泻而下的第一片雪花。

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之下,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这样不健康的亲子关系往往会变成一场缠斗:父母在一天天丧失的控制权面前觉得心寒而变本加厉地试图约束孩子,孩子在无法忍受的高压环境下无处可逃、一次次以父母看来是“叛逆”的行为进行无效的反抗。

其实在国外的娱乐圈,父母做子女经纪人的情况也不鲜见。碧昂斯的父亲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一直为女儿打理事业。放弃之前做医疗器械销售的工作,直接参与到了碧昂斯当时所在的真命天女组合的发展过程中。不过,对碧昂斯来说,这种家庭作坊式的运作,注定不是长久之计。最后,碧昂斯也跟着两位真命天女队友的步伐,在2011年,结束了自己与父亲商业上的关系。

碧昂斯没有透露为什么十多年之后她会做出炒掉父亲的决定,只是称自己很爱父亲,明眼人也知道,在父母监控下的明星们,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