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茜:不断“归零”的人生

看起来,宋茜是那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艺人。

ELLEMEN

看起来,宋茜是那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艺人,她涉猎了太多领域并成绩不俗,发展均衡。民族舞、街舞、综艺、影视和唱片,都有她的份。但回过头来看,她把每一次蜕变都称作“归零”,从民族舞专业演员到赴韩练习生,她经历了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归零”,并练就无比淡定的心态。

粉色西装外套、粉色西装长裤和粉色解构长袖T恤 均为MM6 Maison Margiela
ELLEMEN

从练习生到演员

上海入梅的第一天,巨鹿路上一栋英式旧洋房民宅散发着更沉郁的被雨水浸泡的气味。主人枕着半导体收音机住进了亭子间,整座斜坡假三层楼被搬空做了摄影棚,带老虎窗阁楼、红瓦、山墙、木构等等,都仍在旧时光里沉睡。

民居不经修缮,过于市井味,想来衬托它的女主至少穿着粗布麻衣出现,或大概率是棉麻旗袍上场,但宋茜的出现让一切不那么阴柔。她穿得宽大、中性而帅气,从镜头里看,是很自然地流露出冷峻而怠惰的表情。

这种气质无法矫饰,从言辞到表情,我们注意到她彻头彻尾是放松和随意的。就像上海这座城市街边骑行的酷酷的女孩,倒与华服加身、浓妆艳抹相去甚远,但浑身洋溢着城市的烟火气,换句话说,这就是地道的现代女性。

“其实不是因为工作的话,我都希望自己在人堆里是透明的。”说到尽兴处,她坦言。

她比荧幕上更瘦,及肩的头发是熟悉的样式,妆前不及舞台上的妩媚,但长得姣好明澈,有板有眼,眉间还是有一股英气,说话很飒,是传统的青岛人的性格。这才让人想起她的舞台路线,妩媚是壳,独立是核。最近她刚刚结束了在横店取景的《风起洛阳》,她演的武思月是出身世家的内卫,胡服骑射的造型,背负使命,拥有奉献型的人格。

黑色毛边西装外套、蓝灰色皮质长裤和黄色GT Lock Bag 均为Dunhill
ELLEMEN

“这是一个内敛的角色,内心戏很多,跟我之前的戏路的确不一样。”演了近十年戏,她终于有机会尝试突破性的戏路。吊威亚若不用替身,受伤的概率很高,她尽量不用替身,是认为替身虽然可以帮她完成动作,却无法传递她所理解的感情。

果不其然,宋茜受了腰伤,神经压迫一直延伸到腿侧,尝试了很多方子,中药、理疗、甚至吃止痛片才能安睡。在横店单调、暗沉的大酒店房间里,她的夜晚是以忍痛背台词的方式结束,稍好了立即再上阵。

“她应该是很难熬,第一次来横店,和想象中有很多落差,但她没表现出多苦。”工作人员说。腰伤让她想起二十多年的舞蹈生涯,深深浅浅的伤痕,这只是其中司空见惯的一种。“拉伤有各种各样,我没觉得有多特别。”如今痊愈,她轻描淡写地说。

谁都难以忘记宋茜在去年《创造营》里的舞姿,网上的评论有的是诘问,比如34岁的她如何还有这种韧性?凭什么是唯一一位女导师?从女团团长到行走的种草机,宋茜经历了什么?……“舞而优则演”、“演而优则唱”这样的刻板句式似乎并不适用于她这样一个女艺人,她不是常规路线上的宠儿,但命运的眷顾曾经降临于她,使她走上过一条对于绝大多数创造营的练习生来说无法想象的路。

黑白格纹羊毛大衣外套 Dunhill
ELLEMEN

天赐的柔软

舞蹈是她的原点,如果不是舞蹈,她后来的多栖演艺之路无从谈起。就像她北京舞蹈学院的班主任说,“如果宋茜没有去当艺人,将来的成就至少是国家一级舞蹈演员”。

2007年,如果她没有被韩国SM公司的星探发现,她可能在另一个舞台上燃烧生命,那是综艺、娱乐圈之外的平行世界。

“我一定会争取进入国家一流的舞蹈团。”她说。这是她作为舞蹈学院科班生向往的终点,跟成为艺人不是一回事。

黑色毛边西装外套、蓝灰色皮质长裤和黄色GT Lock Bag 均为Dunhill
ELLEMEN

“我也从来没有刻意要以舞蹈为生,我的确五六岁就在少年宫学舞,但我爷爷一看我劈叉就心疼地不让我学了,等我上了小学后老师挑苗子又看中我,就是觉得我身体柔韧性很强,但这是生来就是这样的。”

“这不是我凡尔赛,我只是天生比较软。”她说。别的孩子疼得哇哇直哭,但她开筋的时候并不会哭,爷爷只是觉得她是在忍,把她接回家不练了,谁知五年级的时候,还是老师在背后推了一把,建议她考专业院校试试,报考舞蹈学院附中的时候,她穿一身宽松的衣服衣,练功服都没有。

10来岁的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老天赏赐的身体条件冥冥中成为一生的资本。顺其自然的,她考上北京舞蹈学院附中,读了六年后考入学院民族民间舞系。对于习惯了优秀的人来说,这一切都波澜不惊,她做过班长、寝室长,直至后来在韩国F(x)担任史无前例的外籍女队长,在外人看来新奇,但发生在有的人身上总是天注定。

蓝色大廓形毛衣裙 Loewe带钻吊坠耳夹 Marni水钻装饰麂皮高跟鞋 Jimmy Choo
ELLEMEN

“在那个时候,不是你抱着热爱就能去的,喜欢是基础,更严格的是综合条件,跟你的先天条件、舞感和身材比例有很大的关系。”提起进入科班,她认为兴趣固然重要,但每年几万人考附中,考中的百里挑一,大把大把的人还是留在了地方歌舞院校。一旦你上了这根独木桥,削尖脑袋往顶峰上去就是环境所逼。

“即使有团要我,我也要考上我们学校的大学。”在没有太多选择的学院派高墙里,她的目标只是成为一个专业舞蹈演员。

附中班主任曾经在一个视频里回忆起,这个11岁就进入寄宿制的姑娘,适应期比一般孩子要短,“脸圆圆的,可机灵了,但是很刻苦,属于父母不怎么要求,自己很要的人。比如说专业课她就一定要站在中间‘把杆’,别人练10遍,她就要练20遍。”

黑色大廓形大衣外套和花卉提花高领上衣均为Dunhill
Esquire

在中国古典舞基训中,站在头排正中是出类拔萃者才能得的。“如果能站在头排正中心,那当然是最好的。”她说。为此,只要站在正中心之外就会让她感觉不踏实,心里总有落差,“责备自己是不是偷懒了。”

宋茜童年时的梦想曾是当警察,那是纯粹以一个小孩的善恶观出发,觉得警察很威风。如果不是舞蹈,她会在一个极其宽松的成长环境里长大,前途就像是一滴水掉在手背上一样,什么流向都不确定。

父母从没表现过望女成凤的渴望,也对她没有明确的规划,这在艺术生家长里是很超脱的。宋茜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她记得父母从不在成绩上要求她,更多的是在生活习惯上对她有严格的要求。

暗红色皮质连帽上衣和浅绿色皮质长裤 均为Dunhill水钻装饰黑色高跟鞋 Jimmy Choo
ELLEMEN

不断归零

再看如今她的舞台,很难想象十几年前她跳的完全是另一种舞系。2006年8月,在第八届桃李杯舞蹈比赛中,宋茜以作品《红珊瑚(山东秧歌)》获得群舞组一等奖。翌年9月,在北京市舞蹈大赛上,她以现代舞《画聆》获得一等奖,彝族群舞《花腰新娘》获得二等奖。在幕间休息时,宋茜在走廊上被韩国来的星探叫住。

她不追星,没有偶像,对舞蹈学院所在的中关村外面的世界没有强烈的渴望。但那名星探“非常真诚”,竭力表达对她舞技的信心,让她有点动心。她父母来了趟北京,四个人坐下来聊了半个小时,大大咧咧的母亲当场说:“你如果想去就去吧。”

没有想过要去大干一场,也不知道自己去韩国会学到什么,当时最纠结的仅是要不要休学两年。“既然父母没有阻止,那我就去试试呗。”这一去,让人生由此转轨,但一个20岁的女孩在当时是懵懂的,甚至没有脑力去展望。

她一落地就面临一句韩语都不通,学员里所有同伴都比她小的困境。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十几岁的中学生来当练习生。

而最伤筋动骨的还是舞蹈,街舞的入门方式完全不同于民族舞,这把她搞懵了。“这是完全把自己归零。”她说。

黑色无袖运动上衣和红色短裙均为Honma
ELLEMEN

“整个舞感不一样,民族舞是先从手位开始,再脚、体态、角度,很规范的训练体系,再怎样1位就是1位。但街舞是越松越好,一个动作对每个人来说味道是不同的,我从小就是习惯立在那里,叫我松下来我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再也没有“柔到指尖”、“神经末梢要出去”这样的口令在耳,每天都在追求怎样的舞姿更自由和奔放。两年后,F(x)成立,宋茜正式出道,那就意味着人生第一次“归零”开始。

那时开始接综艺,大叔级主持人让五个女生一一介绍自己,当团长Victoria用流利的韩语介绍自己来自中国青岛时,主持人都惊得一愣一愣的,做出夸张的表情。还有节目专门点评外籍练习生的韩语水平,说Victoria的口语水准已经跟韩国人无异了,也就是“口音还是听得出不是韩国人”。

早年的视频里,她的头发染成金黄,典型的韩式妆容,很多国内的帖子都在说,“你不知道宋茜在韩国有多红”。在韩国,没有综艺感、没绝活、没话题的“爱豆”,很快就会被替换,她劈叉、一字马、软骨功,可以把腿翻过头顶的那种,一时间成为不少综艺的“顶梁柱”。

只有那么一次,是想要放弃的,当F(x)第一次开演唱会,要在一周内记忆三十多支舞蹈,训练量到了极限,她整个人都累垮了,一个人躲在厕所里边哭边想要不要放弃。

回过头来,她觉得自己从小不是智商最高的,却是“脑子比较灵”的一个,会察言观色,会融会贯通,在五光十色的娱乐圈里边看边学。从专业舞蹈到街舞,街舞到综艺,综艺到演戏,演戏到出唱片……她已经转型过无数次,每次都水到渠成。

演戏也是这样的,毕竟她不是从小就立志要当一个演员,只是时间到了,那么就去尝试。“你不知道第二天的调度,也不知道对方会怎么演,就现场学。”

黑色大廓形大衣外套和花卉提花高领上衣均为Dunhill
ELLEMEN

在创造营里,会遇到各色各样的翩翩少年人,导师宋茜观察着每一个孩子,每个孩子的经历都是值得借鉴的,他们中有的懵懵懂懂被经纪公司叫来,没想一战成名,有的目标明确却天资不够,漫无目的的偏偏就成了,一切都无法强求,职途有的时候是冥冥中被安排的。

如今要她总结自己的人生,“今年是我出道的第12年,迄今为止出演过18部作品,创作过19个角色”。人生就是这样,很难说在成为专业女舞者和娱乐圈多栖艺人这两条路上,哪条更顺遂,但不耽于想象,无论哪条都走下去就对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