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鼓掌,那些奥运村的隐秘往事

鼓掌

ELLEMEN

作为在疫情紧急事态宣言期间举行的奥运会,今年的东京奥运会真是创下多个先例:禁止握手,保持社交距离,奖牌自己戴,没有观众......向来是全世界运动员沟通交流的奥运盛会,今年却格外冷清。

然而,东京奥组委却高调向运动员发放15万个安全套,一届奥运会运动员估计有1.1万名,平均算下来,每个运动员能领到14个,官方还暗示大家带回家享用,恐怕这对精力旺盛的运动员来说是一件难事,因为在镜头难以抵达的奥运村里,发生着许多充满激情和生命力的事......

ELLEMEN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洛杉矶奥运会后,奥运会一跃成为被商业推广瞄准的舞台,电视直播让奥运会进入千家万户,但人们不知道的是,比赛背后的奥运村里实际发生的事情,要比你在电视上看到的要多得多。

早在慕尼黑奥运会时,就有运动员将自己的男女友带进奥运村过夜的情况。直到慕尼黑事件后,奥运村的保安才加强,内部与外部的联系完全中断,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封闭村落。

温哥华冬奥会奥运村
网络

但这种封闭,更是将奥运村打造成了一个小型“联合国”。1988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始免费在奥运会上发放避孕套(也有一种说法是从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开始的)。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运动员防范艾滋病的意识,因为当时艾滋病在美国出现,并呈蔓延趋势,奥运村中的避孕套起到了防范疾病的作用。从那时起,安全套品牌一直以非官方的身份驻扎到了奥运村里。

在之前的几届奥运会上,安全套的存在感越来越强。安全套品牌也在非常积极的蹭热点,吹嘘他们为奥运会定制了多少避孕套避孕药,约会APP则会发布消息称奥运会周边及奥运村里的用户数量和活跃度出现了历史性激增,而运动员则在比赛或训练结束后,在推特的小号上发布自己的裸照等等。

很明显,奥运会是全世界运动员荷尔蒙集中爆发的地点。目前还没有数据精确记录奥运会中运动员为爱鼓掌的具体次数,但凭借着近几十年来奥运会举办方免费发放的安全套数量来看,奥运村应该是举办时全世界“鼓掌声”最为强烈的地方了。

根据不完全统计,在悉尼奥运会的一周时间里,组委会大约向选手们提供了大约8万个避孕套,如果整个奥运村是15000名选手的话,差不多平均每天要11000个避孕套,平均每天每人要用1个还多的避孕套。

网络

悉尼奥运会上,最初主办方只发了5万个安全套,结果不够用,只好又补发了两万只;雅典奥运会发放了大约13万只安全套,北京奥运会发放了10万只,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冬季的寒冷天气也没有阻挡住运动员的啪啪热情,7000名运动员拿走了主办方发放的10万只安全套,尽管有些安全套被拿走是用来做纪念的。

当然,并不是很多人都赞成给运动员发避孕套。因为宗教团体的抗议,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上,当地居民强烈反对向运动员发放避孕套,原定惊人的25万发放量,减少到了10万个。

里约奥组委工作人员发放的安全套
网络

而运动员的教练们也对安全套的发放持复杂心态,他们担心比赛前的过度纵欲会影响运动员的表现,可能会使运动员分心。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安全套改在奥运村的医疗中心发放,由人们自取,但安全套的提供数量有增无减

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主办方发放了45万个安全套给奥运村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据媒体报道,这其中还有10万个“女用避孕套”、17.5万袋润滑剂。

而到了今年,由于日本还处于较为严重的疫情期间,全国民众疫苗人数不足。为了确保每个人的安全,官方敦促奥运村的运动员、教练员、记者和其他人在奥运会期间保持自己的安全,并指出今年的免费避孕套将一次性发放,希望运动员可以带回自己国家享用。

不过中国运动员基本上遵从了赛前禁欲的原则。羽毛球运动员林丹曾在采访中说:“运动员的性是国家的,往往都受到管制,我们男女分居,特别是在大赛期间,不能互相接触,多数时候是禁欲的状态,没有平常人那么多的自主权。”甚至有些项目的运动员规定不能恋爱,一旦违反很可能要离开国家队。

ELLEMEN

各国代表团通常在奥运开幕式前的一周或者更早进驻奥运村,不过寻找“村内”的潜在对象就从这时开始了。如同上大学第一天,很多人会紧张,但同时也很兴奋,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认识新朋友,并试图勾引其中的一些人。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滚床单才是奥运会上的第一运动。在社交网络诞生之前,奥运村中就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奥运村里发生的事情,就留在村里”,据说这是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获得的两枚金牌的运动员桑德斯说的一句名言,到今天,它成了奥运村的“非官方座右铭”。

网络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金牌的运动员霍普·索罗曾向媒体透露,很多运动员在得到奖牌或者比赛结束后,会在奥运村中和他人啪啪。她的队友,著名游泳运动员罗切特还做了如下估算:“我认为有70-75%的奥运选手会这样做”。

罗切特的估算可能过于夸张,但不能否认的是,奥运会上的运动员都是一些准备了4年时间,拥有极度健康身体,经过刻苦训练的年轻人,而来到奥运村,这个汇集了全世界最健硕男女的地方,内心的兴奋可以说是可想而知的。

网络

在这里不允许媒体进入,也鲜有家属一起入住。很多运动员在赛前体内保持着很高的荷尔蒙水平,充满了多余的能量。据一些机构推算,一位运动员在奥运村中每天要摄入的饮食热量达到了9000大卡,实际上的训练强度会在奥运会期间降低,那么这些多余的能量去哪里消耗,就成了问题。

对此,2012年伦敦奥运会举办前夕,美国著名体育媒体ESPN曾经做过一篇报道,揭露了奥运村内部的“肮脏小秘密”。

据该报道称,美国射击队队员拉卡托斯和队友在悉尼奥运会进行到一半时,完成了自己的比赛。当时美国奥委会官员要求其交出奥运村的房间钥匙,但拉卡托斯犹豫了,他所在这间有三层隔间的居住空间在他眼里潜力无限。奥运村的很多运动员都是和室友住,约会非常不方便,于是在管理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他没有交出钥匙,而是占据了楼下的一个私密空间,楼上的空间则让给了其他队友。

这一举动立即在美国队中传开,当晚第一个占据地盘的是美国田径队。拉卡托斯说他第二天早晨亲眼看到美国男子田径队队员带着几个北欧国家的女田径运动员从房间里出来,拉卡托斯说自己昨晚刚从电视转播中看到过这几个金发碧眼的女生在赛道上奔跑的样子。

在接下来的将近一周多的时间里,拉卡托斯所在的这个小公寓里,一共涌进了几十位男女运动员。甚至在这期间,这个房间还在奥运村里有了别称,叫“射击手之家”,屋里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满了从奥运村诊所免费领取的避孕套。拉卡托斯在几天后才明白,自己无意中在奥运村中开了一家“为爱鼓掌的炮房”。

墨西哥选手进行东京奥运会纸板床“压力测试”
网络

对很多顶级运动员来说,注意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做任何事都会百分百的集中注意力,训练会认真投入训练,喝酒也会尽情喝酒,性也不例外。对运动员来说,一生只有一两次机会的奥运会,只要能参与,任何人都想留下美好的回忆。一些运动员回忆说自己在奥运会上曾经看到过有运动员在露天草坪上啪啪的场景。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男女混合公寓”里,很多事情都成为“潜规则”,不影响成绩的情况下,奥运会运动员的“性福”很有保证,那些夺得奖牌的运动员更是得到了某种“通行证”,这是他们身体“最强”的实力证明,一名参加过温哥华冬奥会的运动员曾透露得了奖牌的运动员还在奥运村外租了民宿,搞了一场非常花哨的派对,而派对上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应该能想象得到。

ELLEMEN

为运动员们助“性”的,还有酒精。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期间,奥运村的管理房曾向运动员免费酒精饮料。这就导致了一个后果:“酒后乱性”。在这个微缩的“世界”中,各国运动员在看到身材健硕颜值过人的对方后,都会情不自禁的上去搭讪,而交友APP里的“附近”功能更是让这一行为更加便利。

然而,喝酒这件事如果光是严令禁止可能会导致更加严重的问题,于是组织方一般会睁只眼闭只眼。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一位女选手说自己比赛结束后,整晚都会开派对,一直到凌晨4点半,然后去奥运村里的麦当劳吃早餐,吃完早餐回房间睡到早上10点,然后继续开派对。

获得金牌的选手们更是放飞自我,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美国运动员索罗在获得金牌后,当晚派对喝太多,第二天宿醉神志不清的样子在上电视节目时被拍到(下图)。据传当晚,她还将一位“名人”拉进房间内,事后她拒绝透露对方身份。

网络

而发生在这些派对上的事情,有时候可能早已经超越了世界上大城市里的夜店。

一位运动员说,在奥运村中的派对上搭讪,对任何人都不是难事。“因为大家都拥有不少共同点。” 上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哪个项目的,说话间你就能和对方热络起来,一位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自行车竞速赛铜牌的选手说,意大利运动员特别开放,他们的房间一般都敞着门,你往里面看,就能看到一大堆人穿着丁字裤在热舞。

网络

法国运动员也很开放,在餐厅里,他们可以只穿袜子、鞋子和紧身裤,隔着一张餐桌互相喂东西吃调情。有运动员坦诚自己来到奥运村就跟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们形容为“爱丽丝梦游仙境”,“大家在吃饭时,都会吃好几个小时,不看食物,只看周围路过的各国运动员的身材和颜值,然后思考自己为什么那么早结婚。”

运动员也是普通人,在运动场上,他们也会盯着异性使劲看。一位美国男运动员说:“女孩穿紧身内裤和胸罩,男生穿内衣,大家整天都蹦来蹦去,你也很容易看到每个人最美的地方”,在他看来,即使长得不好看,也可以“掐头取食”:“即便他们的脸不及格,但他们的身材是满分”。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汤加旗手,已成为奥运会开幕式多年来的话题人物
网络

女运动员当然也会时刻审查身边男运动员颜值和身材。在北京奥运会上,和男体操运动员共用训练空间的女运动员们会大方地讨论男运动员的身材,屁股翘不翘,胸大不大,给颜值打分等等,在奥运会上,男性也难以逃脱成为性别凝视的对象。而且在奥运村中,游泳运动员和水球运动员,可能是不少运动员羡慕嫉妒恨的对象,被誉为最佳身材的他们,在一些派对上也是最常被搭讪的对象。

而认识他们也只需要一步,打开手机上的Tinder。

也有人这样调侃Tinder等交友软件给奥运会带来的变化:间接导致了奥运村内的数万只避孕套消耗殆尽。

一些运动员在进村前的日子里,就会在当地寻找“爱情”,不知疲倦的训练周期即将过去,是时候放松自己的想法,可能会在自己的比赛项目结束后立马成真。

网络

而且很多选手喜欢在自己的账号上上传自己的运动服照片,以证明自己的运动员身份,在平昌冬奥会期间,有一个专门的Instagram账号介绍当地运动员的Tinder账号,其中就不缺乏顶级的冬奥运动员。

而Tinder的发言人称,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期间,该程序在奥运村内的使用率大增129%,有参赛运动员亦曾坦言很多选手均有使用Tinder。

而同性社交软件Grindr也在伦敦奥运会上出尽了风头。据媒体报道,Grindr在运动员抵达奥运村的几分钟内就因为登陆人数过多而导致宕机,时间长达24小时。Grindr运营方也不失时机的发表声明表示道歉。

不过,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因为严格的防疫政策,还不知道上面这些花里胡哨的奥运村内活动还能不能出现。社交媒体上吐槽东京奥运村内环保纸床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面对运动员身体里涌动的激情和欲望,估计什么都难不倒他们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