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姬让Cos圈变味了

这是我不掏钱就能看的?

网络

当代社会的一大特征,就是人们都深深陷入自己的世界观无法自拔。特别是在“需要混圈”的今天,入圈、破圈已经是年轻人的生存之道。

然而,随着“三坑文化”(汉服、JK制服、Lolita服饰)越来越流行,比他们更早出现的cosplay圈,却在这几年发生了一些变化。从小孩的玩意儿到不正经的玩意儿,他们怎么了?

ELLEMEN

Cosplay,其实是英文“服饰扮演”(costume play)的简称,通常指借助服化道等手段来扮演ACG作品中的角色的行为,而扮演这些角色的人,自然就被称之为coser(cosplayer)。

ELLEMEN

和混圈的人一样,有人痴迷音乐,有人热爱运动,而coser们追求将自己扮成虚拟角色——当二次元人物打破次元壁,出现在现实世界,这其中的成就感无与伦比。

曾几何时,cos圈还是一个圈地自萌的小众圈子。coser们简单又纯粹,为了还原形象彻底诠释人物,他们不仅会去专门学习人物的背景资料、性格特点,早年间还需要自己动手制作衣服道具,从画结构图到买布料、从找裁缝到制衣,做不出合适的假发干脆自己染,费时费力还烧钱,没有巨大的热爱是坚持不下来的。

一位50多岁阿姨的自制cosplay服装
网络

细细想来,cos圈其实是所有年轻人亚文化圈子的“老祖宗”。cosplay行为本身,其实就在鼓励人们将二次元的行为转化在现实中,后来的JK、汉服、lolita服饰等等,大多都从此延伸而来。

但随着二次元成为大众追猎的热土,coser的门槛也随之变低:三四百块就能在网上买一整套装备,穿上漂亮的衣服,对着摄影师摆几个动作就能成为coser,种种乱象中,cosplay在许多大众眼里逐渐“变了味”。

作为coser们曝光最多的机会,漫展是二次元们的盛会。而相比传统的正经coser,在漫展上打擦边球反而能更快出圈,获取名气和利益。因此,几乎每年都会传出漫展的负面新闻,这些负面毫无例外都与擦边球、软色情有关:

网络

在本世纪10年代中后期,漫展就经常出现摄影偷拍、场外捆绑等不雅事件;去年广州的“初物语”漫展上,一位女生主动撩衣吸引摄影师拍照的新闻,把JK圈拉上了风口浪尖,也引起人们对coser们的注意;无独有偶,上海CP26展上,同样有一名身着JK的女生当众跪爬撅臀,露出制服下的安全裤。因为姿势过于露骨,这位女生当场就被另一位路过的女观众呵斥。这件事也因此出圈,引发了大众关于二次元尺度的讨论。

上海CP26的JK事件后,许多漫展主办方也加大了监管力度,比如禁止coser穿着尺度过大的衣服、禁止摆出不雅动作、禁止摄影师拍摄coser身体隐私部位等。

但这些条款依然制止不了想要获得关注的coser们,甚至安排安保人员也没用——就在今年的上海CP27上,一位违反漫展穿着规定的胶衣coser,被现场保安追了六个会场。

Coser们的行为更难监管:今年哈尔滨某个漫展上,一对年轻异性coser肆无忌惮地摆出各种暧昧动作,从互相亲吻到女coser骑坐到男coser身上,直叫人惊呼:这是我不付钱能看的吗?

劣币驱逐良币,博眼球的人越来越多,正经的coser自然越来越少。

ELLEMEN

Coser们出图的需求,可以说是cosplay的一大要素。

为了拍出更好的图,抑或是为了节省成本,一些囊中羞涩的女孩会选择“肉偿”摄影师,而因为这类事件在网络上的传播,个别事件被放大,人们对这个圈子的认识也越来越趋于负面。

摄影师和coser们一夜情其实并不是个例,事实上在cos圈这样的关系实属家常便饭。

早在2013年,就有一位cos圈的摄影师十三在网上大肆吹嘘自己的“战绩”,表示从14岁未成年少女到28岁少妇,他都约的不费吹灰之力,当下就在圈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另一方面,二次元圈整体年龄偏低:据数据平台mobtech于2019年12月发布的统计显示,中国的二次元用户绝大多数年龄为24岁以下,其中18-24岁用户占比43.8%,18岁以下用户占比19.3%。这也导致了摄影师和被拍对象之间关系的不平等。

一些别有用心的摄影师,还会以自由行(漫展多次通行证),年鉴(拍摄年度照片),嘉宾(成为漫展嘉宾)等好处来欺骗年龄小的coser,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

而随着社交网络深入人们的生活,也因此诞生了另一个现象“福利姬”。

福利姬是如何诞生的,恐怕二次元们也说不清楚。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群穿着cos服的少女们开始在网络上兜售自己的大尺度照片和视频,美其名曰“发福利”。

她们被称为福利姬。

只要客户愿意,福利姬们可以在各种场合为客户拍出各种姿势的照片(这也是许多福利姬都拥有亲密摄影师的原因)。B站曾出现过一位lo娘Up主在公开场合跳裸舞的视频,这种行为就被网友指出“可能是按金主的要求定制”。

除了卖视频和图报,一些福利姬们还会对外售卖自己的原味物品。

尽管这样的交易处于法律灰色边缘,但因为福利姬只需要展示身材,不需要露脸,理论上女孩们的三次元生活与之毫不相干,于是一波接一波女孩前仆后继。

更何况做福利姬十分有利可图。

据《新京报》的报道《揭开Cos圈的隐秘角落:福利姬的假福利与真色情》,福利姬每组50张的照片能卖到两三百元,且几乎随时能接到订单。和996的社畜相比,福利姬想要轻松破万十分容易。

福利姬们卖艺,宅男们买单,表面上是两厢情愿,但一旦牵扯到三次元,就会造成不同程度的伤害。

比如著名的小鸟酱事件,就是一位老实人摄影师发现自己的女友原来一直在暗中做福利姬,甚至还在一些照片中与男模特有尺度过分的互动,曝光后最终导致女友公司被公检法取缔。

讽刺的是,这位老实人也是因为买福利姬的套图,才发现了自己被绿的事实。

直到今天,b站、知乎、微博等社交网站上仍有许多靠照片引流的up主,而在2017年国家对福利姬的一波集中打击后,如今大部分福利姬市场已经发展成了会员制。不同的福利姬有不同的会员收费标准,比如89元享受一个月入会尝鲜,520元半年会员,2000元晋级永久会员,还能打包带走所有无水印视频等。

值得一说的是,许多福利姬本身年纪都很小。在一篇采访福利姬的文章中,大部分福利姬都表示现实生活中缺少关爱,而贩卖照片是“自己唯一能控制的事”。

如果说福利姬还是游走在灰色边缘的产业链,那么cos圈援交就十分赤裸裸了。

但据多位圈内人士介绍,虽然没有明确的界定,但在二次元圈子里,福利姬们更多是仅在线上交易,发展到线下的则是外围。

网络

顾名思义,这群人可以为了钱做援助交际。

Cosplay本身就是非常烧钱的爱好,而日本文化中,援助交际是一种普遍现象,受到为了赚取更多“零花钱”,一些coser就会直接出卖自己的身体。

一位曾经潜入cos圈援交群的网友表示,购买援助服务的人被称为“金主”或“爸爸”,金主们可以要求福利姬cos成各种形象,援交的外围们则提供陪吃陪喝陪睡各种服务。

值得一说的是,许多外围本身并不热衷ACG文化,与其说是cos圈里出现的乱象,其实更多是原本从事不正当职业的人,打着Cosplay的幌子为自己抬高身价,这甚至还形成了完整的发展链:入圈——出cos图——拍福利照——援交。

一些外围在穿过cos图后,身价能翻一倍,只能说宅男的钱确实挺好赚的。

有趣的是,据说在cos圈福利姬的江湖里,也存在鄙视链:卖不露点图包的看不起卖露点图包的,卖露点图包的看不起援交的。

最后还是要提醒各位,福利姬、援交等行为,终归还是犯法的,即使传播也有可能喜提牢狱之灾呢。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更何况是主流之外的小众圈子。对这些“桀骜不驯”的coser而言,问就是小众文化,说就是穿衣自由。但确实是一小部分人的行为,显然损害了整个cos圈的名声,虽然他们不在乎,但真正热爱二次元、热爱cosplay的人又何辜?

ELLEMEN

其实,cosplay并非最近几十年的产物,也绝对不是日本文化或腐败文化的象征。

20世纪初,漫画家A.D.康多在自己的作品《来自火星的斯盖凯克》(Mr. Skygack, from Mars)中塑造了一个外星访客“斯盖凯克”的形象,并生动展现了它在地球上定居的种种轶事。这部作品被后人成为世界上第一部科幻漫画,由此也唤醒了第一代Cosplay玩家威廉先生。1908年,他在美国辛辛那提假面滑冰嘉年华中,穿着了一整套斯盖凯克服装,赢得了众人的掌声。而一直等到1930年,科幻先驱者默特尔·R·道格拉斯在作品中发明了“Cosplay”一词,这种角色扮演形式才开始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直到日漫将其推至台前。

早期cosplay文化传入中国时,还是一片和谐景象。

因为条件有限,加上整个产业处于空白时期,当时的cosplay爱好者大多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们会自己制作服装和道具,拼命折腾十几天,才能将全套装备穿在身上。

虽然自制服装非常简陋,还原度也差很大一截,但是每位coser的内心,都有着满满的成就感。

网络

在尺度方面,由于顾及他人的目光,更担心被家长发现,早期的coser一般在服装设计上都显得非常保守,也很少有人想过利用这样的方式去博人眼球。

由于服装是cosplay的核心之一,在该文化发展的过程中,还带火了一些偶然间接触这个圈子的裁缝,其中《凤凰周刊》曾在报道中采访到一位叫“北叔”的人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北叔初中肄业跟父亲学做裁缝,1994年自己就开了店。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批量制作的成衣越来越常见,人们也逐渐不再寻找裁缝制作衣服,北叔也慢慢只能接一些演出服装的活来养家糊口。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位喜欢cosplay的女孩子找到北叔,让他试着做一身海盗装。北叔为此琢磨了一晚上,成衣效果令女孩子非常满意,故而之后就介绍了很多coser去做衣服,慢慢地,北叔的名声越来越响。

在采访中,北叔表示,他已经在cos服装圈摸爬滚打了十余年的时间,经他手的cos服也做了上千件。看到台上coser穿着自己制作的衣服,北叔内心的喜悦就油然而生,而那些拥有服装的coser,也非常珍惜自己的衣服,还有爱好。

对于很多坚持制作服装的coser来说,现在cosplay圈子里的“崩坏”,也让他们颇为无奈。

有些资深人士认为,cos圈最根本的矛盾在于,这是一个高消费的娱乐活动,但却拥有一批无收入的玩家。

虽然圈子里很多人声称,cosplay并非是“高消费”,因为95后00后们手中的钱是有限的,到了消费领域中,可能会更少。一娱乐媒体采访过十几位二次元爱好者,只有一位为cosplay花过钱。“我们自己做衣服做道具,自己化妆,摄影是互免的,后期是自理的,旅拍是众筹的”,但在现实中,淘宝昂贵的cos服销量居高不下,甚至还有人为此分期付款,更不用说所谓的“摄影”和“旅拍”,更是丑闻的重灾区。


而在这些背后,最可怕的还并非是行径本身,而是一些人想要将这些行为合理化的风气。比如“摄影互免”就曾被批评所谓互免实则是肉偿,但现在一些coser依旧会选择这样的交易方式,只不过对外坚称自己是在“谈恋爱”。

上文中那位北叔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顾客表示,虽然自己热爱这个圈子,但对于其前景还是比较悲观,“这种负面新闻其实对整个圈子影响很大,即使是不做什么,都有人会觉得你是在穿奇装异服,更别提还有人借着cos搞事情了”,问到未来圈子发展建议,她表示,“还是大家都洁身自好一点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