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一软饭男出狱:从亿万风水大师到诈骗犯

命运太无常

ELLEMEN

前几天,陈振聪提前刑满释放,正式出狱,结束了为期8年的牢狱之灾。提到“陈振聪”这个名字,大家或许有些陌生;但如果讲起他的女友,前亚洲女首富龚如心,那大部分人应该对她的故事略知一二。

陈振聪依靠自己会看风水的本领成功获得了龚如心的信任与爱慕,十几年间从她身上骗取了32亿。被贪欲驱使的他在龚如心去世后企图篡改遗嘱,倾吞掉她的所有家产,最终因事情败露而锒铛入狱。

陈振聪出狱
图源明报

陈振聪与龚如心的故事看似只是一个狗血的富豪遗产争夺战,但在这背后,其实暗藏着香港富豪与风水大师数十年来的“爱恨纠葛”。

ELLEMEN

时间倒回到1977年,当时只有18岁的陈振聪还不知风水为何物。和很多广东年轻人一样,中学毕业的陈振聪前往香港“淘金”,没有太多文化的他只能在这里打打零工:洗碗工、服务员、小摊贩,在香港混得并不顺利的陈振聪很快回到了广东。一天,他偶然在父亲的房间里发现了一本风水书。这本书让陈振聪想到去香港给有钱人看风水或许是门好生意,这个想法也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半路出家的陈振聪对于风水根本算不上精通,为了包装自己,他在香港尖沙咀弄了一个风水教学班。他对外号称自己风水学造诣颇高,曾经有高水平的风水大师给自己教授过本领,还有祖上传下来的风水宝书。

凭借着半吊子风水学和一张能言善道的嘴,陈振聪很快在香港富豪圈混出了一点名声,也因此结识了女富豪龚如心。龚如心一开始找到陈振聪纯属无奈,和她一起创办华懋集团的丈夫王德辉被绑匪绑架,她按照要求将3000万美元的赎金存入指定银行账户后,王德辉从此再无音讯。

龚如心
ELLEMEN

尽管被捕的劫匪供述王德辉已经被抛进了公海,龚如心却不愿意相信丈夫已经去世,一直在发布寻人启事。笃信风水的她想通过风水大师来寻找丈夫的踪迹,正好在此时,陈振聪出现了。一番装神弄鬼之后,陈振聪告诉龚如心:王德辉没死,他流落在香港东部一个荒岛上。正是这句话,让龚如心从此对他深信不疑。

二十年后陈振聪在狱中写的名为《聪心说》的自传揭露了两人第一次相见时的场景。没有罗盘,没有故弄玄虚,第一次见面,32岁的陈振聪在55岁的龚如心面前秀出的是自己的按摩绝技,他用独特手法的穴位按摩缓解了小甜甜长久以来的头痛。离开龚如心浅水湾的豪宅时,陈振聪的口袋里多了一张5.3万港币的支票——那是他在这里赚的第一笔风水咨询费。

相见恨晚的二人一天要通二十多次电话,很快便越过了“道德的边界”,从暧昧发展到了情人。时差半夜“出诊”,让陈振聪的新婚太太起了疑心,在龚如心给了陈振聪一亿多港币“改善生活”后,“善解人意”的妻子开始全力支持丈夫对于孤寡老人的关心。

从此陈振聪为了龚如心的事业殚精竭虑保驾护航,晚上用一双巧手拂去小甜甜的疲惫,白天满香港打洞——据说陈振聪的绝招便是打风水洞(陈振聪前前后后在龚如心名下的三十多个物业里,挖了上百个风水洞)。不知是因为小甜甜出众的商业才能,还是陈振聪真的有神来之笔,到了2007年,华懋的市值已经由王德辉失踪时约100亿港元扩大到约400亿港元,龚如心也如愿地坐上了香港女首富的位置。

从1993年第一笔按摩费,到2007年龚如心去世,十五年的时间里陈振聪在龚如心身上赚了32亿。据说龚如心临终前几天,还将4.7亿的巨款汇入了陈振聪旗下的一家公司。最高峰时,陈振聪手里持有19个物业、8辆豪车、两艘私人豪华游艇以及两架私人飞机。

网络

2007年4月,龚如心在打赢和公公的争产官司不到一年后便去世,留下了400亿港元财产。同年10月陈振聪出现在媒体前,称持有龚如心2006年签署的一份遗嘱,是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陈振聪因此与华懋基金会对簿公堂,为了证明自己拿出来的那份遗嘱的真实性,他在法庭上详尽地描述了两人的认识过程,公开了私密情事的细节,从几段视频到两人的私物,连八卦周刊都骂陈振聪没有下限。港媒更是给他取了一个“陈皮鸭”的外号,可见陈振聪当时的风评有多差。

为了支付天价律师费,陈振聪咬牙卖掉了私人飞机、豪车和四栋豪宅。官司期间,龚家曾提出给他三分之一遗产的和解方式;但做着千亿遗产美梦的陈振聪不愿接受。这场争产案在香港司法史上首次引入风水专家作证,与医学、笔迹鉴定一起作为辅助证据。最终香港高等法院陪审团裁定,陈振聪伪造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遗嘱和使用虚假文书两项罪名成立,入狱十二年。

不过,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陈振聪显然对于法院的判决并不服气。入狱期间,他不断钻研法律文件,一直坚称手上遗嘱真实。2018年时,陈振聪曾向厦门市思明人民法院正式提出民事诉讼,控告华懋慈善基金及华懋集团等八家公司,对他的名誉、人格、尊严等严重侵权。

出狱后的陈振聪去墓园祭拜母亲
图源香港01

华懋集团同时指责陈振聪拖欠2800万元诉讼费,向法庭申请陈振聪破产。曾经狂捞32亿却仍不满足的陈振聪,现在却面临着连高额诉讼费都支付不起的窘境,不知道出狱以后的他回想起曾经的日子,是否会觉得有几分讽刺。

ELLEMEN

虽然小甜甜龚如心被风水大师坑骗的故事有些夸张,但在香港,有钱人栽在风水大师手上的例子却不少。2015年,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一位在广州经营水产的香港女富商因误信风水师,指其刚出狱外甥会带来好运,便雇佣外甥工作。岂知烂赌成性的外甥吃里扒外,涉以投资等名义,先后诈骗女事主1.9亿元,致使她破产且负债累累。

2013年陈振聪入狱前后,香港更是爆发出了一系列风水大师骗财骗色的案例。不仅骗香港富豪,也有人打着“香港风水大师”的名号来坑骗内地富豪。2010年,一名自称来自香港、长期担任李兆基风水顾问的“徐大师”来到浙江诸暨市,专为城中的富有女性“算命测字看风水”。

香港风水大师麦玲玲也在节目中因为不够专业而翻车
网络

2012年时,诸暨一家大企业的老板娘陈女士被朋友推荐去徐大师处看风水。徐大师告诉陈女士她儿子27岁以后会有一个大劫数,一趟10分钟不到的见面,陈女士就在这里花去了25万元。回家后,她将此事告诉丈夫,两人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才选择报警。诸暨警方立案调查后,一个以风水算命为幌子的诈骗团伙浮出了水面: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徐大师”,真名叫徐泓昊,今年34岁,原籍安徽人,在被包装成“大师”之前,是一个推销化妆品的培训讲师。2009年下半年,他和其他4位同事经过商量后,想出一条生财之道,冒充“风水大师”靠算命看风水诈骗钱财,两年多来一共骗取了769万元。

不过,有时熟知他人命运的风水大师们也无法预测自己的旦夕祸福。2014年,在香港有“明星风水师”之称的郑国强冒雨到广东肇庆一墓园替客人看风水,岂料遇上泥石流,两人与同行5名当地人同遭山泥活埋。而当救援人员将7人救出时,郑国强已经不幸罹难。

ELLEMEN

最明显的原因当然是,香港富豪实在太愿意为“风水”一事花钱了。当年李嘉诚发妻庄明月去世以后,他痛心不已。找到风水大师蔡伯励之后,只因为一句“你亡妻死得惨”,李嘉诚就心甘情愿地豪掷200万风水费。

2019年赌王何鸿燊病危之时,香港风水大师俞志麟在公开场合透露,赌王的亲人私下里已经找过他,希望花费500万请他出马为赌王点“七星灯”续命,但被自己拒绝,原因是自己10年前已经为赌王“种生基”续过一次命了。

赌王一家
网络

无论是婚丧嫁娶的人生大事,还是住宅格局、物件摆放的生活细节,当然也少不了对生意决策上的指点与纠正,香港富豪们的一举一动都与风水大师紧紧绑定。

李嘉诚在投资上百亿开建长实中心时,就听从蔡伯励的建议,将其设计成了四四方方的“盾牌”形状以挡住旁边宝剑形中银大厦的锋芒。能修坟,也会建楼,顶级富豪们大多都有长期合作的固定风水师。去哪买房置地,何时开业开工,高度现代化的香港企业背后,是富豪老板们被风水师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一生。

风水学说自古有之,现今不止东亚文化圈,欧美的商人老板们也纷纷开始研究起风水来,不过像香港有钱人这样迷恋风水的确实少见。中国南方区域本就留存了较多的传统文化,建国后又有大量风水师迁往香港,让风水玄学作为一门生意在港岛日益兴盛。外加生活在岛屿的地理环境中,与大陆隔绝被海洋环绕,自然资源紧张人口密度大,在高度竞争的环境下随机性加大、对环境的控制力减弱,也会促使更多的人迷信风水和运势。

港岛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除了受到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外,自身也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经历了从殖民地到特区的巨大转变,这让香港的GDP一直大幅波动着。难以预测的经济环境下,无论是富豪还是普通民众,想要赚钱谋生都要比从前多考虑一番。已沉浮半生的富豪们更是将风水作为这风浪之中的救命稻草,有用没用都先抓在手里再说。

因为对风水大师的说法坚信不疑,自我产生积极的心理暗示有了信念,一来二去,谁的人生中都难免有几次会被大师说中。香港商人杨受成在其自传《争气》中就讲述了在他投资失败负债累累时求助于号称香港第一风水师陈朗的神奇经历。当时陈朗掐指一算,嘱咐他向西发展,于是杨受成前往科威特炒外汇,仅仅三年就将数亿债务还清,从此将风水师的话奉为圭臬。

陈朗
网络

富豪们能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到底是因为大师们真的技高一筹,还是因为富豪们经商多年经验丰富判断得当,其实很难说得清。身陷危机时,哪怕再唯物的人也会对风水玄学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富豪们看多了商场势态的变幻莫测,一旦有那么一两次被言中就会让他们屈服于迷信的力量。

并且在香港特殊的历史背景下,无论是来自经商世家还是在上世纪末白手发迹,曾经都难免要与非法的社会团体与地下钱庄打交道——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哪个富豪能保证自己的每一笔钱都来得清白,随着富豪们的年纪渐长,生意脉络遍布各个产业,家庭成员开枝散叶,社会关系也更加错综复杂。

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已不是当年为了拼一把赌一次就可以铤而走险的年轻人,因此愈发担心财富的流失影响到家业的根基,在心底最深处大概也都有一丝无法视而不见的对因果报应的恐惧,此时请来大师计算风水,再去山上修几间庙供几尊佛,无疑是富豪们人过中年后最好的安慰剂和赎罪券。

在客厅向门摆放一只乌龟可纳气吸财,在有煞气的地方挂一只葫芦能祛病消灾。大概也是这些比普通人经历了更多地狱天堂的富豪们在试图说服自己:好在无常的命运中,尚有风水这个规律可循。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