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集体撤离北京城

中国网红们的下一个耶路撒冷,在哪里

ELLEMEN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列表里的博主的街拍背景渐渐从三里屯变成了武康路,曾经热衷于在北京老胡同的探店的他们将阵地转移到了上海巨富长或是杭州西湖畔。

当逃离北上广的话题渐渐退去热度,年轻人依旧更愿将一线城市作为生活居住的首选。然而在今天,普通年轻人中最有活力、也是收入最为可观的网红、博主、视频UP主却纷纷开始选择逃离北京。疫情后的近两年里,身居北京的博主们可能是突然想开了,不约而同地告别庞大的北京城,开始自己的南下之旅。

ELLEMEN

时尚博主@陈苍苍后来这样回忆自己离开北京的那一天:

几十箱行李是搬家公司先搬走的,我只有一个随身登机箱和一个电脑,做一些扫尾的工作。因为赶早班机走得很早,天色刚刚亮起来。走到小区楼下,想到就这么离开了有些难过吧,瘪了瘪嘴流下一点鳄鱼的眼泪。我对北京没什么特殊的喜爱,但对自己生活的地方还比较不舍,而且毕竟人生中最重要的大学和工作阶段,这样的十年都在北京度过了,也在这里交到了一些很好的朋友。

这大概可以勾起许多人离开北京的回忆,但并非所有的离去都带着浪漫主义色彩。很多时候,网红们离开北京被大众解读成一种无奈之举。今年三月,在微博上拥有六百万粉丝的考研教师、知名教育博主张雪峰宣布自己即将离开生活了十四年的北京,举家迁往苏州。

作为一个以指导学生考研、实现以考试这种途径进入名校并且有机会在大城市生活而走红的博主,张雪峰宣布结束北漂难免带有一丝讽刺意味。这也让网友产生了众多猜测,张雪峰是因为户口和学区房的问题才离开,甚至有人将这次搬迁看作是他的“落荒而逃”。虽然张雪峰在随后的采访中也回应了网上的说法,表示户口和学区房问题的确存在,但他其实努努力也有能力解决,选择离开的最根本原因还是觉得,“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要在子女教育、生活幸福指数、和事业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人这一辈子,也不能这一根弦一直紧绷着。”

网红教师张雪峰
网络

话虽如此,但却从一个侧面证实了一件事:即使是做到了行业内相对顶尖的水平,并且有作为网红博主、综艺节目嘉宾的额外收入,奋斗十四年后,外地人还是大概率拿不到北京户口、买不起最好的学区房。

据《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排名报告2021》显示,北京作为超一线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居于全国首位,但上海已经连续四年实现人才净流入,其中向上海输入人才最多的城市正是北京。除了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户口问题,高房价、高物价的生活压力让整座城市笼罩在浓厚的奋斗内卷气息里。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同样选择了从北京离开的视频博主@曹导抵达上海所拍的第一个视频里,她随机采访了上海武康路上的路人提问“你觉得有压力吗”,这些年纪各异的上海或沪漂朋友,竟纷纷回答“没有压力”,“前段时间压力比较大,现在好了”,“压力不大”,唯一一位回答有压力的路人原因竟是“接收来自这个时代的信息太多了”。不知北漂的朋友们看了这个视频是否可以苟同。

无法享受生活也是网红、博主们逃离北京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作为网络自媒体人,博主们的工作大多可以在线上完成,地域对于他们的事业并无太大影响。离开北京搬到城市规划更好、文艺和生活气息更重的上海或是杭州,对于有拍照和录视频需求的博主来讲甚至是对事业的加成。毕竟,游客占领798、街拍占领三里屯之后,生活在北京的网红们,已经快要无处可去了。

曾经艺术气息浓厚的798,现在已经被游客占领
网络

即使有了户口、买了房子、平时的营业内容不需要依赖城市设施为自己提供灵感,博主们仍可能被北京劳人心智的生活质量劝退。虽然同为超一线,即使是与上海相比北京还是太大了。人在北三环打上了车,很可能立刻进入两步一个红灯三步一个急停的大堵车,昏沉睡去两个小时后醒来发现,车连朝阳区都还没出。

视频博主洪千辰搬离北京就是厌倦了被疲乏的北京生活带“丧”了的自己。作为视频UP主,她经常要出外景、参加品牌活动,有时品牌方会要求特定的妆发和服饰,这就需要她在开车一个小时完成购物后,再在全北京开车找路,抵达活动地点。

网络

花费太长时间在路上为工作奔波的结果就是她在周末都懒得打扮自己出门,一有空就想躺着。并且由于各自分散在各个区域,朋友们相聚也是难上加难。直到有一天醒来,洪千辰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想干,生活和工作都没了盼头。“好好工作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在被北京常年飘着一片“严重拥堵”的红色地图折磨四年后,不缺户口不缺房的洪千辰也同样选择了逃离北京。

ELLEMEN

北京已经不再是网红们钟爱的常住地,那么中国这么多城市,到底哪一座才是博主们心中的理想居住地呢?

首先被他们青睐的自然是自带网红气质的上海:从最开始的巨富长(巨鹿路、富民路、长乐路)到这两年突然在社交媒体上蹿红的武康路,上海从来都不缺既出片又自带烟火气的网红街。绿树成荫的街道,保存完好的历史建筑,中西交融的文化气质,再遇上晴朗一些的天气,博主们就算随便拿着相机在上海街头拍一拍,也能生产出不少优质的照片。

网络

接受“燃财经”采访时曹导提到,自己在上海进行第一次街拍时就发现,上海有很多比较窄,但是环境优美、适合步行的街道,“感觉上海整个环境非常适合做自媒体,马路上随便拍拍,都有蛮好看的、很有活力的、敢想敢做的年轻人。”

曹导发现,搬来上海的博主大多数会为了生活和工作方便而选择住在巨鹿路附近,可以很好地兼顾生活和拍摄需求,“在上海,生活需求3公里以内就能满足,出门要么步行,要么骑个自行车,很方便。”在巨鹿路每月花2.4万元租下了一套洋房的洪千辰对自己现在的居住环境十分满意,家附近随处可见的便利店、设计师小店满足了大部分日常生活需求,走出门就能遇见卖煎饼、包子的小摊,又让她对上海这座城市多了几分亲近。

有了网红街,网红店铺当然也不能少。据统计,上海的咖啡厅和酒吧数量都排名全国第一,开新餐厅的速度在国内也名列前茅。数量众多又不断更新换代的咖啡厅、酒吧、餐厅自然也为搬来上海的网红博主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法式优雅、北欧极简、日式淡雅,甚至是叙利亚战损风,只要你想要的,上海的网红店都能给你。再加上各类展览、livehouse,住在上海的博主们,确实不必担心生产不出内容。

网络

从陈苍苍在北京和上海两地期间发送的内容也不难看出这一点。在计划要离开生活十年的北京之时,她万分用心地写了一篇关于文艺女青年要怎样在北京度过一周的文章推送。在这篇推送里她选择的北京场景有:书店、电影院、面包店、以及面包店所在的商场门口。但只要翻翻她近期在上海的照片与视频,就会发现路边的法式咖啡馆、满是热带植物布置的西餐厅、江边美术馆、时尚快闪店等不同场景。

这些极适合拍照的小店和展览遍布上海的大街小巷,在一些网红街道上甚至可以做到步步都是取景地,博主们立地便可开展工作——而在北京有些区域,要是能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大概在发出的内容标题里要按捺着自己狂喜的心情写下“隐秘小众”四个字。

网络

身为B站和小红书大本营是上海吸引大量视频博主的另一原因,每年多次的商务活动也让很多博主意识到,与其每个月打飞的北京上海两头跑,不如干脆搬来上海方便。

位于长三角的另一座城市,杭州,这几年也成为了网红们纷纷落户安家的地方。不过和上海吸引了大量来自北京的网红博主不同,充分利用电商大本营优势的杭州,更像是一个网红制造机。互联网上曾经流传过一个段子:杭州湖滨银泰一块板砖拍下去,都能砸到一群网红。

此话虽然有一定夸张成分,但毫无疑问,在杭州,网红,特别是主播,并不是一个多么稀奇少见的职业。不少颇有名气的网红、博主也纷纷离开自己的原居住地,来到杭州定居,连杨天真告别艺人经纪生涯、成立个人品牌后,也正式加入了杭州网红电商圈。不断增长的MCN机构数量更是证明了这一点:2020年中国MCN机构突破20000家,而其中60%都聚集在杭州。微念科技(李子柒、林小宅等)、如涵(张大奕)、谦寻文化(薇娅)等头部MCN机构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杭州作为自己的大本营。

这一切当然和阿里巴巴与淘宝的发展脱不开关系,电商平台的发展在杭州催生出了第一批淘女郎。以张大奕、雪梨为代表的淘宝模特在2016年左右渐渐出圈,成为了第一批淘宝网红。依托于电商平台,杭州的物流和配货相比其他城市也颇有优势。为了更好地直播带货,网红主播们纷纷搬来距离货源更近的地方,也并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张大奕
网络

除了已经成为网红聚集地的上海与杭州,自媒体的发展也让越来越多的城市有了吸引网红前去定居的潜质。据“娱乐硬糖”报道,在海南从事豪车、游艇租赁的庆峰感觉到,这几年岛内的网红经济越来越火了。春节期间,租车租船的除了东北老铁和杭州达人,还有来自天南地北的网红。湖南、上海、北京的好几家MCN机构也奔赴海南办年会,顺道考察当地市场。

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是海南吸引网红的重要原因
网络

疫情期间,大部分网红无法出国拍摄新品,海南便成为了他们的“常驻拍摄地”。再加上这两年在社交媒体上走红的冲浪、潜水等户外运动,海南距离成为网红届的下一个当红炸子鸡大概也已经不远了。

ELLEMEN

离开是做出改变的第一步,但对于这些选择抛弃北京、来到其他城市的博主们来说,如何在一个新的城市进行内容创作、吸引更多粉丝,并不像订一张逃离北京的机票那么简单。

上海、杭州这样的南方城市带给网红博主们更多的素材和创作灵感,但同样也让“脱颖而出”这件事变得难上加难。以杭州为例,由于当地网红模特数量众多,女孩们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流量,不得不在镜头前更加卖力地表演:劈叉、翻跟头、喷矿泉水、用头磕破生鸡蛋。网红们的身高体重也开始内卷,瘦成为了淘宝网红届的最高标准,体重如果超过100斤,几乎就已经在这个行业被判下了死罪。

网络

一位base上海的时尚公关公司创始人在接受“燃财经”采访时也感叹:“更好的创作环境,还有更多的商业化机会,这是很多UP主搬来上海的原因。但上海的竞争激烈程度一点都不比北京弱,想要‘名利双收’,除了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外,还需要提升创作能力、营销能力等。”

有人离开,就有人选择留下。美食博主@韦嗯某天打开一个久未有人说话的微信群,发现里面和自己差不多时间来北京的人都已经搬去了上海、成都、杭州、深圳等城市。身为美食博主,他也常常被问,为什么选择继续留在北京。他解释说,社交密度很低的北京让他有一种舒适感,大家不需要用饭局酒局来维系人际关系。

“我知道,北京有一种让人松快的‘土’感,但也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土。”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