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ita女孩正在中国消失

lo裙被中国女孩抛弃了吗?

ELLEMEN

华丽的花纹、层层叠叠的裙摆、复杂的头饰、全套的项链首饰,再配上或暗黑或清纯的妆容。这些身穿洛丽塔服饰的女孩被称为“lo娘”,她们组成的圈子即是“lo圈”。

由于洛丽塔服饰风格极具个性,在走红之初受到了媒体的诸多关注。然而与热度持续的JK制服和汉服相比,越来越多的lo娘选择退坑,闲鱼上不难看到她们选择离开后转卖的裙子。不少售卖洛丽塔服饰的商家也在采访中向我们抱怨,今年的生意并不好做。

从日本到中国,洛丽塔正在被女孩们抛弃。

ELLEMEN

Yuki看着店铺现在的销售量,尽管在同类店铺中不算差,但是和2019年的巅峰时期相比,销量仍然下滑了快一半。

不过经营这家洛丽塔店铺Precious Clove九年,积蓄和多年积累下来的客户群让她还能继续坚持下去。许多这两年才入行的店铺,最近已经因为销量下滑准备关掉。

网络

从2009年经营洛丽塔店铺Krad Lanrete以来,这是月香第一次产生这样的疑惑:曾经狂热的lo娘们是不是正在渐渐抛弃这个圈子?

在开始自己原创lo裙之前,月香自己是一名忠实lo娘。她将细节繁复、穿戴起来极为耗时麻烦的lo裙当作自己的日常服饰,常常一天花在搭配上的时间就要一小时。

然而,经营店铺忙碌起来以后,曾经觉得自己可以一辈子热爱lo裙的月香也不得不承认,工作强度不再允许自己将lo裙当作是日常服饰来穿戴。从事这一行的人尚且做不到每天穿lo裙,月香觉得现实生活中这样做的人只会更少,“大部分人买来肯定穿的时间很少,收藏是大于穿着的。”

Krad Lanrete模特
网络

洛丽塔真的过气了吗?

仅凭一点数据和采访在这里妄下断论可能有些武断,但它们至少在向我们证明:和前两年相比,洛丽塔在中国真的没那么火了

2020年腾讯发布的《00后兴趣报告》里,Lolita的热度远远低于JK制服和汉服,排名第三。

Yuki告诉我们,和2019年的巅峰时期相比,今年同期的销量下滑了三分之一到一半。疫情是造成销量下滑的直接原因,“很多大型的展会、茶会都办不了,这样Lolita的销量肯定多多少少会受影响。”

疫情同样给实体洛丽塔店铺带来了巨大的打击,月香从2016年开始将网店扩展为线下店铺,在上海淮海中路租下了一栋小洋房。每到周末,月香便会邀请一些艺术家来办和洛丽塔文化相关的跨界展,有时也会挑选一些别家店铺的lo裙,让洛丽塔爱好者们有更多的选择。在疫情发生之后,迫于经营压力,月香选择了暂时关闭这家实体店铺。

网络

这样的困境开始倒逼店主们对自己原创设计的lo裙进行改良,希望可以推出一些相对日常的款式。南鹿鸣SIKA的店主美木子今年开始做一些款式调整,因为“现在圈子里更多喜欢能够方便日常出行的甜款”。月香则直接把很多裙子的裙衬去掉了,让款式变得更加简洁;如果是lo娘们有参加茶会的需求,则可以在原本的裙子上加上复杂的内搭与裙撑,重新还原洛丽塔的优雅与华丽。

前两年疯狂扩张的洛丽塔市场造就了一条严格的lo圈鄙视链:穿日牌的看不起穿国牌的,穿全套的看不起混搭的,当然最不入流的还是山寨版lo裙。

这种原本存在于圈子内部的鄙视链也延伸到了现实生活中。2019年7月,一名四川女孩因为穿了一件山寨lo裙,走在路上时被两个陌生女孩拦下来当街辱骂:“山寨还好意思穿出来。”

鄙视链的产生使得lo圈“炒裙”风气越来越严重,最夸张的案例是2015年日牌Baby发行的一条名为“中村十字”的lo裙,一经发售就成为爆款。由于出货量少,这条裙子曾在二手平台被卖出11万人民币的天价。

“中村十字”或许是一个有些夸张的极端例子,但是随便在闲鱼上搜一搜,不难看到一条原价2000元左右的日牌lo裙被炒到5000元左右的价格。穿国牌被嘲笑,日牌的价格又过于高不可攀,很多刚入坑的lo娘们正是被圈内这种风气“吓跑”的。

网络

洛丽塔在中国逐渐过气有诸多现实原因可以盘点,但故事的结局总是可以在开头找到部分答案。其实早在洛丽塔走红、出圈的时候,衰落的隐患就已经被埋下了。

ELLEMEN

与汉服不同的是,洛丽塔在中国一开始便是舶来品。月香与洛丽塔结缘颇有些浪漫色彩,那是在2000年,她因为喜欢哥特文化而迷上日本乐队malice mizer的吉他手mana。后来,mana创建了一个名为Moi-même-Moitié的Lolita品牌,月香对这种服饰风格一见钟情。

那时候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拥有一件这个品牌的裙子,一直到2008年她上大学以后,才知道如何从日本网站海淘,但昂贵的价格仍然让月香望而却步。

为了自己赚钱买到一条心爱的裙子,月香决定利用自己学服装设计的专业优势来“赚点零花钱”。2009年,她开始在淘宝上售卖一些洛丽塔配饰,不过就算是在洛丽塔爱好者聚集最多的城市上海,也很难看见穿着全套lo裙和配饰的女孩。那时候国内制作原创lo裙的店家不超过20家,月香的客户群非常小而稳定,因为总是亲自发货,她甚至还能记得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名字。

网络

据三位店主回忆,洛丽塔文化和服饰的走红时间在2018-2019年之间。一方面,当时日本洛丽塔市场日渐式微,很多日牌看重了当时正如火如荼的中国市场,希望能够进来分一杯羹,这使得lo娘们购买日牌的难度变小了很多,市场上能够选择风格、品牌也丰富起来。

另一方面,社会拥有了更多穿衣自由,不必再过多在意别人的目光,“在我眼中洛丽塔就是很叛逆的服装,在追求效率的现代社会穿着繁复的古典蕾丝蓬蓬裙,这种行为本来就是一种逆时代而行的朋克精神,一种堂吉柯德式的浪漫。喜欢这种服饰的人变多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因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权利。”

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一大批网红、up主的助推。2018年前后,很多博主穿着精致的lo裙拍摄视频,收获了一大批流量,让这个相对小众的圈子有了走进了大众视野的机会,其中最著名的便是lo圈模特谢安然和B站网红@机智的党妹。

2017年时,谢安然就因为常常在校园里穿lo裙而引起媒体的注意。党妹则抓住了高端lo裙价格昂贵这一特点,在视频中进行一些贵价lo裙的开箱,成功圈了一大波粉丝,也让Lolita文化被更多人熟知。2019年年末,谢安然决定穿着lo裙去参加选秀节目《创造营2020》,更是让Lolita迎来了一次大范围破圈。

谢安然
网络

网红的助推加速了洛丽塔的出圈,也让lo圈因此被打上了“哗众取宠”的标签。抖音土味lo娘的存在让这一偏见越来越深,她们在视频中穿着洛丽塔服饰转圈、摔倒、劈叉、翻墙,甚至会对着路人说“我是你女友,我怀孕了”。这一系列行为虽然引来了不少流量,但也让很多真正热爱洛丽塔的lo娘难以忍受。

更让很多lo娘无法忍受的是,在国内,仍然有不少人将lo裙看作是指向色情擦边球的“情趣服饰”。“抖音第一萝莉”蔡萝莉因为频频在直播中穿lo裙而获得大量关注,走红之后,不少网友扒出她曾在镜头前穿着lo裙做出一些色情暗示。

这种个例的出现让很多圈外人对lo娘产生了很深的刻板印象,这些女孩在他们心中则和“萝莉”、“福利姬”没有差别。这几年,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lo娘们又被打上了“媚男”的标签。不管她们怎么在社交平台上强调自己是因为热爱才选择穿lo裙,总有人一棒子将她们打入“媚男”的深渊。

网络

种种怪象出现的同时,很多lo圈人士将圈内鱼龙混杂的现状归结于有太多人只是跟风进入这个圈子,而不是真正热爱这个文化。

在月香看来,一个圈子里有深层爱好者和浅层爱好者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是因为跟风进入这个圈子的人,也有一定概率会变成真正的洛丽塔爱好者。前两年疯狂膨胀的洛丽塔市场在她看来并非是好事,“小圈子文化热度一过还是应该恢复到它原本该有的样子,前几年飞速膨胀、过度消耗未必是一件好事,可能会不仅浅层爱好者走了,之前的深层爱好者也因为失去了兴趣而大量流失。”

ELLEMEN

lo裙在国内逐渐退潮,那么在原产国日本,洛丽塔文化还是不是卡哇伊萌妹们的爱呢?就如前文中提到的那样,日本品牌前几年大批入驻中国市场,正是因为在日本本国,洛丽塔作为一种时尚风格,已经不再这么流行。

2017年,创刊19年、以介绍洛丽塔文化为主的原宿时尚杂志《KERA!》及其副刊《Gothic & Lolita Bible》宣布停掉纸质刊物,只保留电子版。2018年4月,知名日牌Victorian Maiden在官网上宣布关闭自己在东京的实体店;主打可爱风、也会售卖lo裙的Swimmer也在2017年底宣布,因为原料涨价、通货膨胀、山寨横行等原因,品牌会在2018年初全线停业。很多日本人甚至吐槽,现在在原宿地区遇到的lo娘,很多都是中国女孩。

日本Lolita店铺
网络

种种迹象都表明,曾经风靡日本,尤其是原宿一带的洛丽塔文化几乎已经要在日本绝迹了。究其原因,日本有研究表明,洛丽塔文化的衰落和原宿时尚的退潮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专注于原宿街头时尚的杂志《FRUiTS》在17年停刊以后,创始人青木正一说:“值得被拍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以前我们一天往往能拍到好几张不错的照片,现在经常一天连一张也拍不到。年轻人似乎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爱打扮了。”当初lo娘聚集的原宿竹下通现在已经变成了游客聚集地,无处可去的lo娘离开原宿地区以后,也常常被日本普通人苛责,觉得她们穿着夸张、行为怪异。

另一方面,日本第一代lo娘如今已经毕业进入职场,甚至是结婚生子,很多人已经不能再继续将lo裙当作日常穿搭。而新一代日本年轻女孩里,就算有人想要购买昂贵的lo裙,很多也因为经济原因无法负担,毕竟很多日牌lo裙现在一件单价就在2000元以上,再加上各种配饰,杂七杂八买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在日本,洛丽塔是一种街头时尚风格;在中国,洛丽塔则更多被视作是二次元文化的一部分。不过,不管发展轨迹如何不同,两国的洛丽塔都面临着衰落的现状。如何拯救lo圈,或许是lo娘们需要思考的下一个问题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