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上流贵妇圈:空有五官,毫无三观?

全世界人民都爱看

ELLEMEN

这几年,关注贵妇、富二代炫富、撕逼的综艺成为了欧美影视圈的一种流行趋势:《公主我最大》、《璀璨帝国》、《与卡戴珊一家同行》等等。不过要说起这类综艺的鼻祖,那就不能不提到2010年开播,延续至今已经播出11季的《比弗利娇妻》(The Real Housewives of Beverly Hills)。

综艺里的贵妇似乎永远在炫富和扯头花,然而现实中的她们,却有着许多镜头没有捕捉到的辛酸。

ELLEMEN

不知不觉《比弗利娇妻》已经进入第十一季了,贵妇们在这部真人秀的戏里戏外都为看客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应接不暇的跌宕八卦。这部久盛不衰的“真实有钱版小时代”不仅让作为普通人的观众得以有机会窥得比弗利山庄生活的一角,更是在小姐妹扯头花打架中顺便产出了“女人怒斥猫猫头”这样打通所有文化差异、风靡全球的表情包。

奢华的场景服饰外加上海老娘舅一样的狗血剧情,配合着媒体十年来不间断地对贵妇们在镜头外生活的追踪报道,《比弗利娇妻》这部细想之下并无什么情节与内涵的剧集胜在真实,让人欲罢不能。

“女人怒斥猫猫头”表情包
网络

作为被西好莱坞和洛杉矶包围的城市,比弗利山庄中被称为“白金三角”的高级住宅区聚集了贝克汉姆、布兰妮、Lady Gaga 等众多世界名人。除了明星外,很多富豪家庭也选择比弗利山庄作为自己的长居地之一。

因为面积太大、所以即使在家中想要叫自己老公吃饭也需要打电话的顶级豪宅,堆满房间穿过一次就不会再穿的奢侈品衣帽和配饰,随手花掉几十万几百万的日常购物,出门哪怕只是去街道对面也必搭乘加长豪华轿车,这些都是比弗利娇妻们在真人秀中展现出的生活。

网络

从常驻《比弗利娇妻》的主角们身上,比弗利的壕气一览无遗。“女人怒骂猫猫头”表情包中在一旁安抚女人的 Kyle Richards 就是一个代表,她作为希尔顿家族的一员从小就在比弗利山庄出生、长大。据估算,出身优渥、一路从童星成长为连锁精品店主理人的 Kyle 当今净资产约1亿美元,此外每季大概还有27万美元的收入。Old Money 比弗利本地人Kyle 在其参加的十季节目中全方位展示了典型的比弗利生活该是什么样的,作为山庄的时尚专家和风潮引领者,除了爱马仕铂金包这样的“比弗利基础款”,Kyle 还收藏了市面上能见到的百分之八十的香奈儿包袋。

“500平方米的衣帽间在比弗利来说不算什么”,在节目后面几季中,因为地产商老公赚到的钱足以支付二人开销所以并不需要工作的Kyle 因为想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充实生活,干脆把这个热爱花钱买衣服的爱好变成了事业,开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品牌服装店。

另一位常驻嘉宾、英国人 Lisa Vanderpump 则在在节目中展示了传统欧洲富豪的生活风范。与老公自1982年闪婚后婚姻关系愉快维系至今、共同在伦敦和洛杉矶经营着数家高级餐厅、酒吧和俱乐部的 Lisa 作为唯一一位没有签署婚前协议的娇妻,也是这部真人秀中罕见的常驻数年却依旧让观众觉得教养良好、与丈夫的感情状态也十分顺滑舒适的主角之一。在前几季中,因为一儿一女都已成年搬了出去,Lisa 和丈夫选择将庄园卖掉,置换了一座因为“面积较小”而更适合二人居住的房子。

这座818平米的“小房子”包括五间卧室、八间浴室、一个套房客厅、一个多功能厨房、一间藏书馆、以及一个室外泳池。打理、维护院子中植物的专业园丁花费每个月就要3000美元,此外因为 Lisa 喜欢有花摆放在家中各处,每月还要额外支出4000美元购买室内装饰的鲜花。作为贵妇标配,Lisa 收集全了所有颜色的铂金包,10克拉的钻戒、钻石、珍珠项链、高级腕表从不离手,价值人民币百万的首饰出门随便买买。

Lisa Vanderpump
网络

看过《比弗利娇妻》的人都一定不会忘记那只因为得了脱毛症长得很丑但很受宠、时时刻刻被 Lisa 抱在怀里的小狗,还有 Lisa 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老公的两匹迷你马,以及庄园庭院里悠闲生活着的一对天鹅。夫妻俩每个月花在宠物饮食、保健、美容以及训练上的费用,也高达10000至15000美元。

虽然《比弗利娇妻》中都是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的“人生赢家”,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世界顶级社交圈,小姐妹之间上演的情节也并没有比《小时代》高级到哪里去。如果一位贵妇没有参加某个聚会,那她一定会成为聚会上众人吐槽和嘲笑的中心——这样拉帮结派搞小团体、当面笑嘻嘻背后翻白眼的小学鸡行为竟然也是贵妇们友谊的日常。

在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贵妇们甚至不惜自损形象,在人人衣着光鲜、表明气氛平和愉悦的聚会上毫无体面地在镜头前大吵。不留情面地直接说出对方行为、性格上的缺陷都算是客气,骂出脏话、互扔东西、大打出手这样“顾里生日宴”一样的戏剧化情节也不时上演。

能够在顶级物质条件带来的视觉和认知冲击下,观看娇妻们与隔壁邻居、楼上夫妻、自家远房亲戚并无二致的狗血生活,让《比弗利娇妻》历经十年依旧收视长虹。

ELLEMEN

经过对《比弗利娇妻》的十年研习,观众们惊喜地发现,除了钱和物质带来的问题之外,原来世界顶尖富豪们的日常生活烦恼也和我们差不太多——和家人因琐事爱恨纠缠,和小姐妹闹别扭互相对骂后再抱头痛哭和好,时不时聚在一起骂骂老公开心一刻。然而剧集没有向我们展现的,是在财富和表面光鲜的生活背后,真实的比弗利娇妻们为了能够维系眼前的生活可能正在遭遇和忍受的不堪经历。

网络

曾参加另一部真人秀 《璀璨帝国》(Bling Empire)的华裔娇妻 Christine Chiu 让观众看到,即使是十万美金的裙子都可以随便买的家庭条件,生不出儿子来的媳妇依旧要被全家指责。

Christine在与知名整形外科医生 Gabriel Chiu 结婚十年后依旧没有孩子,在她口中作为“宋朝皇室的第24代直系子孙”的她老公想要一个男性继承人的想法十分正常,尽管这意味着生不出孩子的她在家里受到公婆的冷遇甚至不能上桌吃饭、吃完饭还要负责洗碗。

夫妻二人生不出小孩的身体原因其实在于丈夫,但是 Christine 为了丈夫的面子,“识大体”地将一切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在经过百般努力终于生下一个儿子后,应丈夫要求 Christine 想要再多生几个孩子,却因为身体原因无法继续生育,因此夫妻二人选择了代孕。与恶龙缠斗自身终成恶龙,在她的口中,代孕妈妈仿佛只是一件工具,她只关心代孕者身体里的孩子,想要时刻监控着对方。在这种扭曲的生活中,她将自己的一切行为都美化成对丈夫、孩子、和家庭的爱与责任。

很多比弗利娇妻都不出门工作,将生活重心放在家庭上,然而这却成为富豪们“与妻子无法交流”所以只能出轨的借口。美国律师 Laura Wasser 依靠协助比弗利山庄的太太们与丈夫离婚,在收取16万定金后每小时的咨询费用高达5500美元,成为了身价4.3亿的全美国最贵的离婚律师,足以见得“富豪出轨”这块蛋糕之大,足以让帮衬解决出轨的律师都自己变身为富豪。但丈夫出轨这件事,本就不该从妻子身上找原因。

作为小说家、亚马逊联合创始人的麦肯齐·贝索斯也难逃丈夫出轨女主播并且发送肉麻色情短信的命运。在屡次发现丈夫行踪的蹊跷之处而被丈夫用“工作需要”搪塞过去后,八卦媒体跨越4个州、40000英里,花费数个月记录下贝索斯与情人搭乘飞机、豪车、登山、住酒店、吃饭等细节让贝索斯的婚内出轨曝光,也让这段婚姻最终以离婚收场。娇妻们就算自身十分优秀,在婚姻关系中还是要时刻担心富豪丈夫移情别恋。

网络

比起生孩子和丈夫出轨更可怕的是,有些看似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的娇妻其实始终被家暴的阴影笼罩。在《比弗利娇妻》第二季开播前不到一个月,前三季主要人物 Taylor Armstrong 的丈夫创业投资家 Russell Armstrong 在 Taylor 向他提起离婚诉讼后,因遭受破产打击,被发现上吊自杀于他租住在穆赫兰大道的住处。

这场意外让《比弗利娇妻》剧组不得不紧急重新剪辑已经制作完成的第二季,更是让 Taylor 终于有勇气向公众说出二人离婚的真相——在婚姻持续的数年间,Taylor 饱受丈夫的言语与肢体暴力虐待。丈夫曾对自己身体造成的伤害多达20余次,对方不仅在她怀孕期间依旧进行家暴,Taylor 还因为丈夫的殴打曾去接受过面部重建手术。

她在采访中表示因为不想让丈夫进监狱,所以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经历,她甚至觉得《比弗利娇妻》剧组的入驻一定程度上让丈夫的家暴行为有所收敛,参加这个节目甚至算得上“挽救了她的生命”。

网络

可惜,悲惨的遭遇并没能赢得同情,另一位贵妇Camille在节目中嘲笑她的婚姻,Taylor激动反击,由此还贡献出了节目最出圈的表情包之一。但Camille的婚姻也没好到哪去。她也因为前夫偷情而离婚,并在之后状告男友家暴——尽管男友声称没这回事。

《蛇蝎女佣》的剧情也真实存在。知名歌手Gwen Stefani就在《美国周刊》里,控诉前夫“灌木”乐队主唱Gavin Rossdale和豪宅里三个儿子的保姆保持了三年的婚外情关系,Gwen本人将揭露前夫偷腥的过程称为“六七个月地狱般的折磨”。

ELLEMEN

就算没有出轨、家暴这样的婚内糟心事,很多比弗利贵妇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一些人最后发现自己“嫁了个寂寞”,比如这位Kelly Mi Li,在20岁时嫁的富翁,在之后被起诉涉嫌电信诈骗,锒铛入狱,Kelly家1.6亿美元的资产也被冻结。当然啦,离婚后Kelly同样跟好莱坞明星打得火热。

在比弗利山庄,“担心丈夫破产”可不是Kelly一家的烦恼。参加过《比弗利娇妻》的Erika Jayne的丈夫Tom Girardi同样在去年被媒体曝出“因挪用飞机失事受害者的赔款”,而面临破产风险。得知这一消息的Erika也向丈夫提起了离婚诉讼,在法庭上,她的律师还表示,Erika对Tom有完全的信任,对他挪用数百万赔款的事情一无所知。不过,提起离婚诉讼后,Erika的日子显然也没有那么好过:她被吃瓜群众发现在Vestiaire Collective平台上变卖自己的奢侈品衣物。

网络

一些娇妻在凭借节目走红后,仍然要面临来自大众的严苛审视。比如参演过的嘉宾Yolanda Foster,如今她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超模Gigi hadid的母亲。如复刻卡戴珊一家的成名轨迹一般,两个女儿纷纷登上时装舞台,但逊色的T台实力让她们一直被诟病是靠关系上位的时尚关系户。

因为诸如此类源自多方的巨大压力,贵妇们的生理和精神状态也不容忽视——大多数时候,这些压力也源自于她们的丈夫。

在2019年接受播客采访时,Lisa Vanderpump提到因为兄弟和母亲的去世而精神状态不佳;作为常驻嘉宾的她在《比弗利娇妻》混乱的人际关系中无法独善其身,卷入了一些戏剧化的剧情。多种因素作用下,原本拥有完美生活的 Lisa 陷入了抑郁症的泥潭,开始寻求专业帮助并服用抗抑郁药物,也就此退出了后续的《比弗利娇妻》的录制。出演第四季节目的娇妻Carlton Gebbia,因在夜店过度酗酒失去意识,被当场抬上救护车。

从第一季就客串的人物金·理查兹(她还是好莱坞女星Paris Hilton的姨母)被曝出有滥用药物的问题,第五季结尾退出节目时她仍然在戒毒中,但效果显然不是很好,据悉在离开节目后,她的毒瘾问题愈发严重,不仅多次出入戒毒所,还因为醉酒、和人挑衅、偷盗等问题被判刑,最后险些身陷囹圄,至今也没能恢复常人生活。然而吃瓜群众们看起来并不是很关心她的精神状态,而更热衷于在Reddit上讨论她到底吸食了什么毒品。

网络

对于比弗利贵妇们而言,和财富、权力相比,拥有一个上流阶级的另一半才是一切的前提。这省去了白手起家、努力创业的艰辛,但也意味着,大多数时候,她们人生的幸福并不掌握在自己手里。

当然对我等吃瓜群众而言,津津有味看完贵妇们的生活,除了感慨贵圈真乱,也只剩下思考一个问题:到底怎么才能这么有钱?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