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上的奢华成人礼,堪比《小时代》

今天我们欢聚在这里,是为

封面
ELLEMEN

你记忆中的18岁是什么样的?

高三、高考、大学,18岁似乎总是带着对未来的期待,又背负着沉重的压力。但现在也有一群年轻人,将自己的18岁成人礼玩出了新花样:华丽的礼服、洒满阳光的草坪、举着香槟红酒的少年少女。你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搜一搜“成人礼”,看到的精美画面可能真的会让你以为自己在看的是《小时代》剧照。

副标题
ELLEMEN

奢华的场地布置,专业的流程设计,精心搭配的礼服与妆发,以及亲朋好友们价值不菲的生日礼物……在小红书上搜索“成人礼”,你能看到超过2万篇笔记,我们研究了其中较为热门的帖子,在其中发现了不少共性。

与儿时“哪个小朋友过生日能包场请全班同学吃肯德基就是最富裕的小朋友”的简单理念不同的是,现在流行的成人礼仪式中,高档西餐厅的包间似乎已经是相对朴素低调的选择。毕竟这样的场地只要提前预定、简单装饰后花费餐饮费用即可。大多数成人礼的地点都选择在当地星级酒店、花园别墅的宴会厅举办:柏悦、希尔顿、澳门伦敦人酒店等等都是现在热门的成人礼举办地。

成人礼
网络

小红书上一篇记录自己在网红西餐厅总花费20万元举办成人礼的笔记中,东方明珠在照片背景里静静地变换着灯光颜色。看来顶级的成人礼场地选择,就是能让当地的标志性建筑也来参加助兴。

在这些地方举办一场成人礼,单单场地及布置费用就需要上万元,宴请宾客也是按照每桌两千元以上的标准来计算。为了举办成人礼,大多数家庭都会聘请专业的庆典机构来进行现场的设计和装饰,这笔费用也在几千到几万不等。此外和婚礼仪式类似的是,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倾向于选择户外草坪、豪华游艇等更为特别的成年礼场地和个性更鲜明的布置,因此很多婚庆公司也开展了专门承接成人礼仪式的业务,并且有报价高达十几万、极为精美的哈利波特电影主题、迪士尼公主主题等各种类型以供选择。

成人礼
小红书上花费20万的成人礼就选在上海宝丽嘉酒店进行
网络

继承了国外名媛舞会中告别未成年、正式社交亮相的意义,成人礼上的服装选择也大有讲究,买一套“宴会上能穿平时也有实用价值”的小裙子的朴素想法此刻并不可取。多数成人礼的服装选择是花费千余元租用一套婚纱店的礼服裙;稍奢华一些的会选择花费一万元左右租用一套奢侈品牌裙子当做仪式服装;当然也有人在笔记中记录,在自己成人礼的前期准备中,因为看中了一套好多明星穿过的高定品牌的礼服,发现“租一天要一万多元,租一次这么多钱太不划算”,于是花了四万买下了这套大概此生只会穿这一次的裙子。

成人礼仪式上的重头戏之一就是吃了,餐饮加甜品的消费在按人数计算的西餐厅中,每人平均下来可能只有几百至千余元,如果请的人不算多,总共花费也不会过万——这也是西餐厅包场成人礼的另一个“艰苦朴素”之处。如果是在酒店宴会厅等场地举办成人礼,酒店餐饮的品质和餐位费用单价其实也不会和西餐厅相差太多,然而因为宴请人数多达几十,总价也会立刻上涨至数万元。

此外,成人礼上必不可少的甜品台也要单独定做购买。一个品类丰富、颜色搭配协调的甜品台报价大多在2000至5000元不等。虽说如果细细计算包含了多层蛋糕、甜甜圈、酸奶杯、切片蛋糕等多种甜品的甜品台价格就会发现几千元的花费并不算离谱,但其实如果看过小红书上热门的成人礼仪式笔记,就会发现甜品台的作用只是装饰和拍照而已,很少有人会真的把甜品都吃掉。

成人礼上大家收到的礼物也大多是各类奢侈品,带着熟悉的品牌 logo 的袋子要层层叠叠摆在一起,才能说明自己的人缘足够好、交友圈足够高端。虽然收礼并不能算在举办成人礼的花费中,可是“每一份来宾馈赠的礼物早就写好了它的价格”。有来必有往,这份礼物的价值与人情,总该在以后的日子里找机会还回去,满满一屏幕的奢侈品纸袋其实也是隐藏着的未来的回礼费用。

成人礼
ELLEMEN

尽管正式的成人礼仪式在中国仍然是中产阶级的小众专属,但在欧美,这一仪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00年。到今天,几场大型元媛舞会仍然是媒体每年关注、报道的重点,其中尤其以巴黎慈善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和纽约国际元媛舞会(New York International Debutante Ball)最为知名。

从2003年开始,巴黎慈善舞会开始出现中国少女的身影,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的孙女万宝宝成为了第一位参加Le Bal的中国女孩。后来几届受邀参加的中国女孩名头也一个比一个大:香港大亨周锡年的孙女Chelsea、贝聿铭的孙女Olivia Pei、霍英东的孙女lara lau和赌王何鸿燊的孙女Ariel Ho-Kjaer等等。

当然,这一风潮也从国外吹到了国内。2012年,京剧麒派艺术创始人周信芳的女儿周采茨首次将元媛舞会引进中国。周采茨的丈夫曾在采访中介绍受邀参加的名媛需要满足怎样的标准:“要是世家,家里比较有文化底蕴,就像我太太那样,我的岳母是上海人,我们会去找一些老上海的后代,另外是一些外国的女孩。有高贵的感觉的,有教养的,从好的学校出来的那些女孩。”

成人礼
网络

当然除了选拔条件的严苛,各大元媛舞会的花销同样十分惊人。巴黎慈善舞会虽然正式晚宴只有四五个小时,但名媛们必须提前36小时进入备战状态,她们需要提前两天来到酒店,花两天时间练习跳华尔兹、试礼服,每人配备3个化妆师以及两个发型师来打理造型。她们的服装以及饰品都是由Dior、Lanvin这样的顶级品牌独家定制,一瓶香槟酒的价格是309美元,一双舞鞋价值42000美元。

余晚晚参加纽约国际元媛舞会时穿的是自己的好友、意大利设计师Giambattisata Valli为她设计的礼服,全世界仅此一件,佩戴的珠宝则来自于著名珠宝设计师胡茵菲。上海元媛舞会的服装则是由一位独立设计师Tina特地为每位来宾定制的白色礼服,发型是由香港著名发型设计师George Shum带领的团队完成。

媒体报道里的各大成人礼舞会看起来像是一场又一场属于上流阶级盛大而精美的宴会,年轻貌美的女孩似乎只需要打扮精致地来到现场,再跳上几支舞就足够了。然而,对于很多名媛千金来说,参加这样成人礼却并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在19世纪,成人礼舞会刚刚传入欧美时,社会对于未成年女性的管束极为严苛,连和异性单独见面约会也被视作是可耻的。因此,成人礼在当时是一个家庭向社会宣布,自己的女儿已经到达适婚年龄、可以开始与陌生异性接触的方式。

成人礼
图源:纽约时报

很多名媛显然并不享受这一过程,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的侄女Eleanor Roosevelt用“极度痛苦”来形容自己参加成人礼舞会的体验,当然这很可能是因为她当时和看起来更有魅力的表妹Alice一起亮相。著名作家Edith Wharton则觉得参加成人礼舞会对自己来说是在忍受“无言的痛苦”。在上世纪60、70年代,美国社会对于类似的慈善舞会普遍持有抵触态度,很多举办者都觉得成人礼舞会终将走向消亡。有意思的是,到了80年代,随着里根的上台和炫富风潮的再次流行,慈善舞会又迎来了自己新的春天。

一位参加过纽约国际名媛舞会的女孩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很多人觉得舞会是一种进入社会寻找男人结婚的方式,但这是一种非常陈旧的解释,“在这个时代,这几乎是年轻女性展示自我的一个平台。”

成人礼
图源:纽约时报

Kristen Richardson在“The Season: A Social History of the Debutante”一书中中更犀利地指出,随着Facebook和Instagram的兴起,成人礼舞变成了大家展示漂亮照片的一种方式。害,这么一看,不管是美国年轻人还是中国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晒(xuan)照(fu)都是他们大费周章举办成人礼的重要目的。

和小红书网红们在举办成人礼上一掷千金类似,很多美国年轻人同样会因为参加成人礼舞会而“负债累累”。特别是在美国南方,由于血统原因,很多刚上大学的年轻人需要奔赴三四个不同的城市参加成人礼舞会,而这对于他们来说显然是一笔不小的花销。

不过富豪们显然并不在乎花销,菲律宾一个富二代女孩Christine Lim就曾经因为自己的奢华成人礼出圈:六位一流设计师定制礼服,国际著名化妆师,350位宾客,八层奢华大蛋糕,甚至还在万豪酒店模仿了《摘金奇缘》婚礼的豪华布景...更为夸张的是,她的家人还为Christine请到了她最喜欢的男明星为她献唱,还和她在全场的注视下相拥舞蹈。

副标题
ELLEMEN

小红书笔记中成人礼的奢华可能超出许多人的想象,但其实每年变着花样给孩子办生日宴会已经变成中产阶级家庭的标配,成人礼不过是其中最为夸张的部分。满月酒、百天纪念、南方的十岁大生日和北方十二岁的仪式、以及近几年开始流行的成人礼,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地域的不同,生日宴的形式在不断演化中略有差别,但为孩子的重要生日举办仪式的习俗其实自古有之。

但近几年来,原本主要目的应当是记录成长、让孩子有机会和亲戚、朋友们一同交流玩耍的生日宴,也逐渐成为了中产家庭暗中较量、互相攀比的“战场”之一。生日宴不仅要在高档酒店请客吃饭,请专业的庆典公司进行场地布置和跟拍摄像,还要在仪式结束后组织来参加宴会的同学们去游乐场、看电影、短途旅行等。

成人礼
网络

一场二十桌左右的生日宴,每桌餐费在三千元左右,场地装饰、宴会仪式、摄影摄像、主持人和现场表演聘请等费用则从一万到十几万不等,有些策划公司和酒店的报价更是高达二十万元。因为孩子的同学都办了生日宴,为了不让自家小孩不开心和自己好面子,有些家庭即使面对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预算费用,也会抱着“一生就这一次”的心态硬着头皮掏钱。而孩子们也在此刻第一次看到了人情社会中的阴暗一面,在不同的宴会之中辗转对比哪一场更为豪华,原本只是互相表达情谊的礼物也按照贵重的程度分出高下。

除了有纪念意义的年纪才要举办的生日宴,平时一年一度的生日,也被部分家长过得越来越复杂和高端。每年花费一万元左右在餐厅包场、邀请20个左右的小朋友参加、并聘请乐队及魔术师进行现场表演,在一些一线城市,这样的生日派对从孩子幼儿园起每年都要举办一次。

在上海,还有读小学二年级的小朋友收到了同班同学发出的请大家去迪士尼参加自己生日派对的邀请。去迪士尼办生日派对的费用大概在12人14888元、自助餐厅包场30人16888元这个档次,派对持续两天小朋友们可以选择合适的一天参加——收到请柬的孩子们都很开心,大人们却发愁到底要在派对上送出什么样的生日礼物才配得上这样价格档次的聚会。

和在孩子的重要生日宴请宾客不同的是,这样一年一度的生日聚会并不带有人情往来的性质,因此也并没有收礼金的习俗,这笔每年万余元的花费,只是中产家庭在培养孩子的路上并不算多的一笔固定支出罢了。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