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轻人的醒悟:躺平后对生活更满意了

躺平不等于消沉。

封面
ELLEMEN

“躺平”,恐怕是近来最常出现在大家日常谈话中的一个词。很多人在职场生活上深感躺平或退一步可以减弱高强度工作带来的无意义感和无价值感,可谓“一时躺平一时爽,一直躺平一直爽”。

但这个词也引起了很多非议。前有清华大学副教授“躺平极不负责任”的言论,后有白岩松的“不是吧”成为热门梗……在极易标签化的当代社会,邻国日本又一次成为我们观察的样本,其实早在10年前,日本的不少年轻人就已经躺平,他们还蛮开心的。

副标题
ELLEMEN

众所周知,日本人最爱将年轻人分门别类。日本社会也有一个对标“躺平族”的人群,他们叫做“醒悟的世代”。

不过日本年轻人躺平的时间点远比我们要早了将近十多年,早在2013年,“醒悟的世代”就成了当年流行语的热门候选。2013年,日本广告商博报堂下属一家专门研究年轻人文化的研究者原田曜平出版了一本名叫《醒悟的世代:偷来的自行车都骑不走的年轻人》的著作,书中认为,在“宽松世代”之后,一批新青年正在冉冉上升中,他们叫做“醒悟的世代”。

“醒悟的一代”其实就是日本的佛系青年,他们基本上无欲无求,对恋爱没有兴趣,不喝酒、不运动、不旅行、休假时也不出门,平时只和与自己聊得来的人交流,还极力避免白努力白付出,非常重视合理化的消费,具体表现在生活节俭,不用奢侈品,更注重精神满足,但对喜欢的东西舍得花钱。

躺平
网络

就在前几天,就有这样一位“醒悟一代”的中青年,登上了国内的热搜。

这位名叫dobyu的男性目前没有工作,早前就因为在推特上晒自己的0元躺平生活,受到了日本媒体极大的关注。

在日媒的采访中,作为一名纯粹的薅羊毛网民,手中的七台手机就是自己维生的工具,而且他觉得自己活得还挺轻松的。

dobyu桑平时选择去连锁餐厅,去一次店里就可以积1分,5分就可以换一份饺子,10分就可以换一份咖喱饭,或者一份优惠券。而他的手段是,用腰包里塞满的7个手机,每次去一次店里,就用这7台手机获得7个积分。

手机
网络

他每天都去店里“收分”,而这个方法已经持续了两年之久,每次他只吃他觉得管饱的5个积分的食品,比如一份饺子,在集够7个积分后就回家。如果心情好的话,可以花7个积分点一份菜单上的主餐。

除了这种单调的储存积分的方式,dobyu桑说自己已经处于“天下无双状态”,各种折扣规则已经被他利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就这样店铺新品活动、有奖问答获得的各种额外积分还没有包括在内。

特别是麦当劳的各种小份饮料和薯条,大多都是他参与有奖问答得来,手中的手机也是通信公司0元合同赠机得来的,他说用一段时间,就可以直接转卖掉,又能获得一笔钱。

手机
网络

对dobyu桑来说,满足生活的各种需要也并非难事。睡觉的地方可以借住在自己的朋友和女朋友家中的地板上,各种用度都可以解决,他也从来不担心一处羊毛薅完,下一处去哪里,因为餐厅太多,朋友也可以再交,这些都不是问题。

除了收集积分解决餐饮问题外,dobyu桑赚钱的路子还有很多。下面是他的原话:
“去理发店给学徒做理发模特,或者去电影的试映会,免费的东西真的很多很多。确实要花费一些精力,但对我来说,正经工作反而压力山大。为了收集一点积分,有时候可能骑个自行车走一天,但我并不觉得这很痛苦。”

没有工作,收积分就是唯一“工作”,其他时间不是躺平,就在晃悠的dobyu桑,其实也是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社畜生活的。

之前,他在一家大型汽车制造公司做过两年职员,公司提供宿舍水电暖气费,这两年时间里他存了不少钱,还因为是大公司办了很多信用卡,日子过得非常舒服,出差在机场都是头等舱,也经常入住五星级奢华酒店。即便是现在他也会利用手中的这些优惠来享受相关的服务。

但工作压力太大,他就辞职了。辞职后,他做过成人影片的配角,在他的推特介绍里,他说自己平时会做一些“个人摄影”,还是“素人男优”,平时维生的手段里还特意标榜自己偷偷潜入机场头等舱候机室吃食物的经历。

不过dobyu桑最近也成了网红,因为亮相ABEMA TV网络节目,分享了自己三年来0元躺平生活,一下成了名人。他还在推特中特地介绍了自己最近的媒体采访经历,下一步可能要做一名真正的网络名人。

副标题
ELLEMEN

对“醒悟世代”来说,恋爱似乎也是一件不那么必要的事了,而这件事和日本已经非常严重的少子化和低生育率现象强烈呼应。

在上文中学者原田的一次采访中,一位大学男生坦诚自己对恋爱没有那么大的兴趣。“虽然恋爱不是什么坏事,但在生活里没有那么优先”。

“但性欲怎么办?”对于这个问题,大学生的回答是“看影片自己解决就已经很满足了。”
而这样的大学生在毕业后,因为过度劳累和职场倦怠,离职后选择另一种生活的人在日本也比比皆是。

一位32岁男性在去年将自己的车改造后,模仿欧美电影里的路上生活,成为了一名“车上生活者”。

车
男子生活的“五菱宏光”式家用车
网络

他在大学毕业后工作了4年,就辞了工作,一边打工一边住在老家。去年开始在车上生活,每周他只用去当地的澡堂打扫卫生4次,赚一点生活费就可以了,另外,他在YouTube上开了路上生活的直播,不过现在粉丝还未到1000人,尚未有收益。

每个月他的收入在7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4000元),每个月花掉5万日元(约合2918元),然后剩用下的1.5万日元来还自己的大学助学贷款。因为生活在车里,需要用电时,打开自己从亚马逊上买的太阳能电池板充电,洗澡和洗衣完全可以在打工的澡堂处解决。

车
网络

他说生活里最让他开心的一点就是“完全没有压力”。每天9点半-下午3点去澡堂打工,之后散步,在YouTube上直播,基本没有在办公室的任何压力。虽然睡在车里冬天夏天冷热两极,但能够采取很多方法弥补不足。夏天太热,他就开车去山里海拔比较高的地方。1989年出生的他,未来的梦想就是去日本人口减少的村庄,买一块地,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

而另一位37岁男性的YouTube网红生活更是将“醒悟世代”的躺平哲学做到了极致,意识到那种记录日常的视频播放量远超自己裸个上身,搞怪,他把自己每天吃饭、洗澡、打扫卫生等生活细节彻底变成“公共产品”,还把发型理成大叔模样,营造出怪大叔分享日常的人设。

每天在家躺平,只需要拍摄日常,粉丝数就达到了1万人,虽然得到的收益比想象的要少,但在最近,他透露自己的平均月收入已经超过了日本工薪族上班工资的平均水平,意味着他每个月多少都能赚26万日元以上(约合1.5万元人民币),在“醒悟世代”人群月收入最低标准是3万日元的情况下,这个远远超越平均标准的收入,已经让很多人羡慕不已。

副标题
ELLEMEN

根据日本内阁府公布的《儿童·年轻人白皮书》调查报告,2017年日本年轻一代(15~39岁)的居住在家人士(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家里蹲)总数约有71万(其中不包括自由职业者、家庭主妇/主夫以及因健康状况在家休养的人)。

但实际情况是,这些人的实际状况很少被人了解到。2016年,日本媒体东洋经济的一篇报道这样写道:“对‘年轻人的贫困’,大多数日本人显得过于无知。”

最大的原因还是在日本社会,“只要工作,就能自立,只要工作,就能过上好生活”的想法根深蒂固,和国内一样,在日本,毕业生考公上岸和去大型企业的趋势非常明显,但名额有限,并非所有的工作能保证能拥有稳定的工资和职业生涯。特别是不正规的雇佣关系、黑公司等现象在日本层出不穷,“越工作越穷”现象非常明显。

一些人这样分析道:年轻一代的消沉,在某种意义上,是以自身为代价对抗资本主义巨型机器,社会经济低迷,企业提供的机会单一,努力升学、拼命工作带来的羞辱和痛苦逐渐超过成就感……为什么不躺平呢?只以最低限度活下去。

“在日本,要求人们按照工作、结婚、买房的顺序一步步往上走逐渐独立。只是,一旦就职受挫就很难再度站立起来重新挑战。因此,那些受挫的人就只能在父母身边永远作为‘孩子’生活下去。而父母则在“自家的孩子自家管”的社会压力之下接受这种现状。”

“血亲关联的乏力”、“雇佣状况的恶化”、“地域关联的丧失”,都使得日本社会中的最小单位”家庭“日趋孤立,在社会中受到拥有血缘、业缘、地缘羁绊的人,稍有不慎也会跌入”无缘社会“孤独死的处境,更别提 “家里蹲”了。

不过,和以往动不动“尼特族”“家里蹲”“啃老族”悲惨的生活相比,“醒悟的一代”似乎活的挺正向。出生于1987年之后,这一代人被认为教育中就受到了“宽松教育”的影响。2002年,日本政府推行新的教育大纲,将中学生要掌握的学习内容减少了三成,周休两日学生负担大大减少,但有不少人认为这一代学生的学习能力普遍下降,毕业后职场上突显出与同事之间的相处问题。“宽松世代”长大后,就成了“醒悟的一代”,和同事不用和和气气,他们把一切都看透了。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日本的青年们早已经酝酿出一种“佛系倾向”。不久前,在国内短视频平台上,有人让小学生从上亿奖金和清北录取书中作选择,不少学生选择录取书,认为钱可以以后再挣,但在日本学生那里,不少年轻人似乎就对当下的状况非常满意,他们大多数可能会选择钱,因为“活在当下,享受现在”是他们的座右铭。

就此,日本政府还特地在2000年和2013年进行了两次青少年的大规模调查,前一次发现日本青少年对生活“非常满意”高达78.4%,九成中学生对生活感到满意,13年后的调查结果不但没有变化,高中生、大学生和研究生的满意度还始终维持在85%的满意度高位。

在上文中那位说看成人影片就能抵抗性欲的男大学生看来,已经足够满意的生活里,最优先的不是恋爱,而是“交朋友”,因为恋爱对他来说不是什么目的性很强的事情,与其出于目的性去恋爱结婚生子,不如交新朋友闲聊小聚,借宿在朋友家。

《纽约时报》今年的一篇报道就这样形容日本的年轻人:“面对统治日本的‘老年人俱乐部’,年轻人要向他们发出警告,因为改变正在到来”。这种改变,其实也是静悄悄的,就像日本杏林大学教授刘迪所说:因为他们“不想重复父辈们大学毕业即进入企业刻苦工作直到退休的生活模式,抛弃了公司这个‘世间’,进入到密友的世界里”,如此一来,彻底在躺平中,看清生活的实质,成为真正的“醒悟世代”。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