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过劳死的中国CEO们

有人正在吃长生不老药

封面
ELLEMEN

小品《不差钱》中,小沈阳有一句台词是这么说的:“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呢。”原本只是十多年前一句喜剧式的调侃,如今却在越来越多创业者的人生里应验。

5月20日,贝壳集团灵魂人物、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不幸逝世,年仅50岁。在媒体第一时间联系的采访中,贝壳内部的不少员工都是震惊与痛惜并存,“还以为是假新闻,确认了好几遍。”

许多人所不知的是,左晖在2013年时就被查出肺癌,虽然之后的手术恢复效果不错,但来自创业的压力从未让使他真正放松。

据左晖好友回忆,生病以前,他的工作强度大到经常住在公司旁边的酒店,每天一点多才睡觉。令人难过的是,许许多多的创业公司CEO,工作强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副标题
ELLEMEN

查阅近五年来的新闻,CEO的“过劳死”已经不是孤例。2018年,年仅45岁的大特保创始人周磊,被发现倒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抢救了两天,还是匆匆离开了人世。

2016年,移动医疗企业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因为突发心肌梗塞,44岁就告别了人世。这样一家关注大众生命健康的企业,还没等到上市,CEO就先与世长辞了。

同年,深圳朗科智能的创始人刘显武,在公司好不容易登陆创业板之际,却因突发疾病医治无效离世。在此前的一次连线视频采访中,他还微笑着告诉大家,上市成功后给自己的奖励,就是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有“淘宝大将军”、“网络第一承包商”之称的淘宝网湖南商盟创始人之一吴立君,事业上一直风生水起,曾经连续六年获得百强网商的称号。令人惋惜的是,这些头衔,却在2017年7月划上了句号。吴立君因为长期过度劳累而突发脑部静脉窦血栓,36岁就告别了人世。

时间再往前推,还有小马奔腾的董事长李明、网易曾经的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途牛网预定中心的副总经理李波……这份名单背后的故事,不禁让人想起创业圈内流传的箴言:对创业跃跃欲试但尚未上船的人,过来人会说:“年轻人,没事儿别去创业。”对于已经上了“贼船”下不去的人,大家会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死在财务自由前。”

从0到1的创业到底有多焦虑?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曾经向外界透露过一二,他说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是常态,晚上睡觉前会例行担心资金链断裂了怎么办,早晨起来又会强行给自己打鸡血说“自己的产品解决了多少人的痛点”,一定能融到钱的。

张锐2015年时的照片,一年后去世
张锐2015年时的照片,一年后去世
网络

久而久之,这种精神上的压力会传导给身体,张锐曾说自己创业后一个最明显的变化是,两边的鬓角全白了。2012年B轮融资前的两个月,他常常失眠到凌晨两三点还在给投资人发邮件,阐述公司的商业模式。眯上几个钟头,再马不停蹄地赶往各种线下的投资现场,阐述春雨医生的商业价值。同样的的内容,因为讲了太多次,早已倒背如流。

他曾将创业的过程比喻为抽烟和打麻将:“很累,但你很爽,你说抽烟有什么好,这么难闻,对身体不好还花钱,但是我高兴。”原以为凭着一腔热情咬牙坚持,就能攻克难关,等到公司上市的那一天,不曾想,先等来的,却是身体的罢工。

跟资金链断裂、人才匮乏、管理不当这些公司经营上的问题比起来,CEO们的身体健康才是创业过程中经常被忽视的一环,职场猝死很多时候都是过劳造成的直接结果。

前谷歌、腾讯副总裁,现在的硅谷投资人吴军就说:“我们从事的大部分事情,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幸福美好,工作赚钱是手段之一,但很多人却不知不觉间把目的和手段混淆了。”

经济学家凯恩斯曾在上世纪30年代发表过一个100年后的预言,他说,那时的人们每周只需工作10-15个小时,最大的烦恼是闲得发慌。

离凯恩斯预言的期限还有十几年,在内卷的潮流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越有钱,越过劳,收入越多,工作时间越长,底层的打工人们本以为只要爬上去,就能享有短暂的闲暇,现实却是在过劳的漩涡中被捆得更紧了。

有人在试着解决这个问题了,不过讽刺的是,当“过劳死”成为一种研究对象,研究它的人也没有逃离被“过劳死”控制的命运。

2018年,日本研究过劳死的74岁学者森冈孝二因为慢性心力衰竭急性恶化倒在家中,最终去世。此时,他已经将几十年的心血放在了对“过劳”问题的研究上。

森冈孝二研究生涯的这几十年,正是日本经济泡沫生成和破灭的时代。房价高涨的同时,工薪阶层一生都难以购买房子,同时无论是上班族还是企业精英都在讨论是否能够“二十四小时战斗”,这些在他的眼里,都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就在泡沫经济破灭前夜的1989年,森冈孝二研究推算出日本每年因过劳而死亡的人数是1.7万人,比当时一年的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还多。另外,在日本的企业中,管理层发生的过劳死和自杀现象居然占整个过劳死数据的一半。

他曾经为支援日本上班族工伤申请和诉讼付出了很多精力,但自己却并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退休之后,拖着70岁的病体工作到深夜不说,最终自己也死在了工作岗位上:“我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倒下,所以不能留下遗憾。”

在中国,有不少公司的CEO和管理层完全处于两种极端的生活状态上。一种是整天埋头苦干,精神压力极大,根本没有办法享乐,另一类则是整天玩的不亦乐乎,对具体的工作很少参与,但如果你问他们活得开心吗,估计这两类人都不会有正面的回答。

有文章曾经这样分析CEO和管理层们对“幸福”和“开心”理解上的差异:普通上班族可能只需要日常小确幸,但CEO们心中的幸福则复杂得多,当巨额财富带来的生存不安全感消除后,他们开始追逐虚名浮利,人性的贪欲又导致了无节制的挥霍,此时快乐基本上就不存在了。

副标题
ELLEMEN

其实在10年前,根据胡润百富榜的统计,中国内地的亿万富豪就有5.5万人,之后这个数字以每年9.1%的速度增长,据一些媒体的不完全统计,2003-2011年的8年中,有72名富豪和企业家因为各种原因死亡,亿万富豪的死亡率已经超过万分之一点五,很可能在“最危险职业排行榜”上取得了一席之地。

根据离我们最近的2018年的一份统计,在一年的时间中曾有1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死于疾病,而因为去年疫情和整体经济增长的放缓,这个数字很可能有增无减。

2018年1月14日,朗科智能董事长刘显武因过度劳累,突发心梗抢救无效死亡,年仅49岁;2018年5月25日,聚飞光电董事长刑其彬因病医治无效逝世,终年53岁;2018年8月5日,老百姓执行总裁冯砚祖因病逝世,终年57岁;2018年12月3日,裕隆集团董事长严凯泰因食道癌去世,终年54岁。这些企业的总裁们,死亡时的年龄远远都没有超过中国人的平均寿命。

和普通员工的“过劳死”相比,企业家和高层管理人员的非正常死亡,可能会产生不同以往的影响力,股票下跌、企业增长势头放缓,一些大型企业的董事会会在特定的时间段,考虑更换CEO等管理高层人士,以免影响到企业发展的大局。

就在今年的5月17日,一份来自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工作论文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这份论文对美国大型上市公司中的CEO们的健康状况进行了一番研究。研究发现,这些高层管理人员因为频繁做出高风险决策,由此带来的心理压力可能会导致他们衰老的速度要比普通工薪阶层要快,甚至缩短他们的平均寿命。

论文中,星巴克总裁唐纳德在5年中的外观老化程度成了一个例子
论文中,星巴克总裁唐纳德在5年中的外观老化程度成了一个例子
网络

在论文中,作者对1605位CEO的出生和死亡日期进行了比对,并用人工智能分析了《财富周刊》评选出的世界500强的CEO在任期内的3000多张照片,发现不少照片样本中可以看出明显的老化。

特别是在他们承受巨大压力,如经济衰退、公司股票下跌时,他们的寿命会缩短18个月,而讽刺的是,当CEO们从来自市场的压力解脱一段时间时(大致上为半年),这些人的平均寿命就增加了两年。

论文的结论是:“对一位企业高管来讲,宽松的市场环境能让他们年轻2岁,两年内股票如果下跌30%,CEO反而会老1.5岁。”

有趣的是,研究还基于目前收集的数据推测,认为在接下来的10年里,如果再发生一次疫情或者一次经济大衰退,可能这些大公司CEO的面部衰老程度可能会增加一年。

副标题
ELLEMEN

拥有大量财富的CEO和亿万富豪们,在普通人眼中,财富早已自由的他们,在生活质量上再差也比普通人好。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为了追求健康和延长寿命,富豪们正在用手中的财富,采取最为极端的手段。

最著名的例子就要数4年前去世的美国“石油大王”大卫洛克菲勒,在101岁时去世的他,垄断了美国90%的石油产业,控制了各类银行,权势的触角也延伸到美国的各个经济部门,家族身价达到了2000亿美元,是著名富豪比尔·盖茨的4倍。

这位被称为洛克菲勒家族最后一位孙子的家族掌门人,并不比其他国内富豪们轻松,在90多岁时,他也保持着年轻人难以招架的工作节奏,常年奔波于海外不说,每天的日程也被安排的满满当当。

但这位洛克菲勒在工作中有一个重点关注的领域——投资医疗教育。有新闻谣传说“他一生更换过6颗心脏,最后一颗在99岁,在美国,器官移植程序十分严格,其器官移植的条件也十分的苛刻,但对他来说,活的更长更有乐趣,他花了将近20亿美元在心脏移植上,在术后7年生存率只有66.8%的情况下,他能做6次移植手术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最后他活到101岁,因为儿子飞机失事,伤心过度才放弃更换第七次心脏。”

虽然是谣言但除了更换身体器官外,追求健康和长寿这种本来存在于童话里的故事情节,早已经在国外富豪那里付诸实施。

硅谷亿万富翁彼得·蒂尔从2006年开始,就向20多家创业公司注入了70亿美元的风投,大部分集中于抗衰老和延寿技术领域。尤其让人惊叹的是在硅谷富人群体中的换血服务。

ceo
网络

早在19世纪就在西方社会进行过实验的换血,曾经被人们认为充满神秘感,几乎是不可能实施的技术,但在现在,由于硅谷富豪们资金的注入,对换血的研究已经成为少数经过严谨科学验证可逆转衰老、重返青春的科技“还童术”之一。据说上文中的彼得·蒂尔每年花巨资换血,还在新西兰买下一个193公顷的庄园,一边换血一边坐等自己投资的硅谷抗衰公司研究出长生不老药。

但硅谷老板们的日常保养,从来不会等待或者下注到一种技术上。一些人每天吃50多种抗老补剂,或者是摄入一种叫烟酰胺核糖(NR)的物质对抗老化。

相较于国外富豪砸重金积极研究抗老技术,国内富豪似乎没有那么高调,一些人愿意选择被科研机构证实,登上权威期刊的抗老技术。其中以香港首富李嘉诚为代表,他曾经花了2亿元投资一种抗老物质的研发,并积极试用,感叹自己“年轻了20岁”。

药
网络

不过,富人中的信息差也是非常显著的,对抗老产品的趋之若鹜,很多人也像无头苍蝇一般,不免掉进营销产品的坑里。潘石屹在2019年曾在微博上宣称自己“挖到了宝”,被一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安利了一款名叫“Basis”的“长生仙丹”,这款还未上市的健康补剂,潘石屹吃了一个月,说发现自己“指甲长得很快”。

但根据媒体的曝光,这款健康补剂其实早在2017年就被医学界专业人士在媒体上批评过,这家保健品公司曾借用七位诺贝尔奖得主和十四位知名教授的光环,宣传营销一个还没有被科学研究证实对人有效,叫Basis的“延年益寿丹”,而其中的疗效,依然没有被证实有效。作为膳食补充剂可能有用,但想减缓衰老势头,潘石屹等富商们,很有可能“吃了个寂寞”。

最近,就有一个略微扫兴的消息出现,一家新加坡生物科技公司的研究发现,人类最多能活到150岁。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自我修复能力开始下降,当修复能力低到极限,人就会死亡,在死亡面前,其实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