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研究:韩国男人为何冲在壮阳第一线

严肃研究第五回

封面
ELLEMEN

日本还没倾倒核废水,汉江已经被壮阳药污染了。

前几天,汉江江南区一带被发现有大量“伟哥残留物”的消息,在互联网引起一阵唏嘘。

尽管没人承认自己是始作俑者,但在被壮阳药污染了的母亲河面前,没有一位韩国男性是无辜的。

凭借此事,在壮阳这一领域,韩国队一跃冲上了亚洲第一线。

副标题
ELLEMEN

韩国文化承袭我国,也自古就有着食补的说法。这是一个很妙的法子,毕竟个人隐疾难言启齿,比起承认自己“不行”寻求医学治疗,能在饭桌上解决问题当然更好。

为了壮阳,韩国男性真的什么都敢吃。我们简单搜集了比较受韩国男性欢迎的壮阳食物,并大致将它们分为以下几类:

*以形补形型

俗话说吃啥补啥、以形补形,韩国男性认为长条形生物能壮阳,于是酷爱泥鳅汤、海肠、蛇肉汤等饮食。据传泥鳅里有养身生精的功效,吃泥鳅不仅能促进精子形成,还有助于提高精子的质量。

但要论条状壮阳生物的顶流,那还属鳗鱼莫属。

韩国坊间相传:吃了鳗鱼有“力气”。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烤鳗鱼等小吃。鳗鱼不仅一年四季畅销,更是成为最受韩国男性喜爱的下酒菜。

鳗鱼的壮阳功效举国皆知。在韩剧《请回答1988》里,善宇妈妈就曾贼兮兮地问正焕妈妈家里吃了鳗鱼后有没有“去香港”(韩国俚语,变嗨的意思)。

首尔鳗鱼促销活动
首尔鳗鱼促销活动
网络

对于鳗鱼能壮阳一事,韩国举国上下男男女女毫不忌讳,不仅会有女性主动给丈夫买鳗鱼,甚至许多韩国妇女会抢着把尾巴给自己的老公吃——据说尾巴才是鳗鱼的精华所在。

日啖鳗鱼三百斤,不辞长作韩国人。不少韩国男性每天还会在吃鳗鱼时喝一些“强精酒”,如枸杞酒、蛇酒和淫羊藿酒,以期得到强强联合的效果。

这股“以食补身”的风潮还传到了美国。据美联社报道,从2003年起,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陆续从韩国进口了6.8万千克八目鳗鱼,有经营者表示:当他们用鳗鱼壮阳的特点来宣传时,竟然非常大受在美韩裔,甚至是欧美消费者欢迎。

*强身健体型

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更是韩国男人的好朋友,他们喜爱喝狗肉汤来强身健体。

狗肉汤有“以热治热”的说法,通常在夏天食用。“三伏天喝狗肉汤”,韩国人认为,夏季天气炎热,大量流汗会导致能量和元气流失,理应进补。而狗肉汤可以滋补五脏,增强活力,恢复元气。而且,公狗最壮阳,吃的时候如能辅以大量韭菜,对男性大有裨益。

2015年,韩国狗肉市场幸存的小狗来到美国开始新生活
2015年,韩国狗肉市场幸存的小狗来到美国开始新生活
网络

不过受到动保人士指责,首尔的狗肉店从1500家大幅锐减,失去狗肉的男性们不得已改吃河豚——据说其同样有阳刚效用。

能让男人们身体发热的食物还有蚕蛹汤。韩国人通常会买一杯,先用牙签插着吃,最后连汤一起喝下,据说口感像泡过的虾米。

*素食也行型

值得一说的是,韩国可是将食物壮阳当做了严肃课题在研究,几十年来,不时就会有韩国专家研究出有壮阳效果的食物:

比如烤栗子、烤白果、树莓都有补肾功效;

2013年,韩国一项研究显示,红参是一种“天然的壮阳药”,其提高性能力的效果不亚于PDE5抑制剂(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

韩国红参
韩国红参
网络

只要能壮阳,韩国男性什么都能吃什么都敢吃,堪称壮阳界的贝尔。

副标题
ELLEMEN

尽管引领了西方的食补风潮,但是有时食补的效果有限,据丁香医生科普表示,大多数所谓的壮阳食物,都没有壮阳的效用,强健体魄才是男性威武雄壮的基础,想靠吃来壮阳,只怕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许是韩国男人发现了这点,也许是因为辉瑞制造出了“伟哥”,越来越多的韩国男人放下自己的男性尊严,开始寻求壮阳药的帮助。

他们对壮阳药的需求从市场销量可见一斑:从2012年至2015年期间,韩国的“伟哥(西地那非)”市场从3300万美元,增长到4500万美元。除了制造“伟哥”的辉瑞制药,韩国国内制药公司还生产出了超过50种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药物。

药
网络

据一家数据统计网站Market Research Future发布的报告显示,北美是近年来主流壮阳药(以辉瑞制造的西地那非为主)的最大市场。但是考虑到人口因素,4500万美元对于韩国来说已经是个十分可观的数字。更重要的是,自2012年美国辉瑞制药对西地那非的专利在韩国到期以后,大量韩国国产壮阳药品牌涌现出来,以更低的价格占领了市场。在2017年,国产的Hanmi壮阳药就已经取代了辉瑞,成为了韩国占市场份额最大的壮阳药品牌。

这一次,在汉江江水里发现了“伟哥”等治疗勃起障碍治疗药物的成分的,是来自首尔市立大学环境工学系教授金铉旭,他在著名的学术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还披露: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污水处理厂并不能过滤掉这种特殊药物,韩国男人服用过的“伟哥”被排泄后流入汉江。

因此,性行为发生场所较多的地区,当地汉江水里的“伟哥”成分浓度也会更高一些。比如江南区的夜总会、酒吧和性用品商店密集,都是使用伟哥的人比较集中的场所,于是,江南地区的“伟哥”成分平均浓度为88ng/ℓ,江北地区则稍微低一点,为62ng/ℓ。

图源:business insider
图源:Business Insider

销售量之庞大,覆盖面之广,以至于在许多政界丑闻、娱乐花边中都能看到“伟哥”的身影:

朴槿惠事件爆发后,有记者揭露2015年青瓦台先后购入价值约83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000元)的“伟哥”。当然青瓦台发言人表示这是为了帮助治疗总统的高山病而购买的;

韩国男爱豆朴灿烈,也在绯闻中被曝光本人常年购买壮阳药(粉丝根据海关清关码扒出相关信息),两百片药片150天吃完,基本达到了一天一片半的程度。先不论朴灿烈到底行不行以及他购买壮阳药的具体用途,这个新闻对于他来说应该都是大型社死现场了。

但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如爱豆一样有财力支撑自己服用正品“伟哥”,在韩国,仿冒药的市场可比真药大多了。

仿制伟哥基本上价格在真药的六分之一,对于需要常年服用的韩国男性而言,在价格上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在“伟哥”原料药西地那非在韩国的专利过期两周后,正品制造商辉瑞制药就在韩国发现了大量仿制药竞争对手——烦不胜烦,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在专利过期以后,这些仿制药的生产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合法的。

走私壮阳药也是一门好生意。

自2006年起,就有韩国人倒卖仿制伟哥,上演性生活版的《我不是药神》;直到近几年,依然有便宜购买中国的仿制壮阳药,再以3-15倍价格投放韩国市场的药贩。

2016年,韩国警方就抓获一批在中韩倒卖仿制“伟哥”的小贩,他们以一份300韩元(约合人民币1.71元)的价格购入,然后通过进口商店、成人用品店、电话营销等方式以每1-5千韩元的价格卖出,共非法获利十亿韩元左右。

韩国仿制伟哥的市场之巨大,甚至还造就了个梦幻联动:锤子教父罗永浩当年在应聘新东方的求职信中自曝“曾以短期旅游身份去韩国销售过中国壮阳药及其他补品。”

当全世界都知道韩国人需要依赖药物。韩国男性的解释是“性是两个人的体验,吃药是为了体贴对象”;韩国官方对此解释是因为社会老龄化严重,需要壮阳药辅助性行为,“廉颇老矣,尚能爱否”。

但还是得说一句:仿制有风险,吃药需谨慎。有些仿制伟哥药效奇强,甚至能让你持续一夜金枪不倒,但其实本体是强力的种猪催情剂,真·给猪用的,人类服用后恐有严重副作用。

一位韩国男性就因服用药物,在机场当众脱至全裸,并对着一位路过的无辜女性做不雅动作,最终喜提警方逮捕;社死还只是小事,一些假药甚至会带来生命危险。比如一位英国的男士,就在服用仿制伟哥后约会时心跳爆表,浑身发冷汗,最终约会泡汤,人也住进了ICU。

副标题
ELLEMEN

不管韩国男性在壮阳领域做出了多少让其他人叹为观止的努力,归根到底,他们如此痴迷壮阳还是因为自己确实“不太行”。一个热知识的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韩国男性的平均长度是最短的之一(来源为西班牙医疗用品公司 Andromedical 公布的一组由权威机构研究统计的数据)。但,我可以不行,但你不可以说我不行。尽管路人皆知,但一旦有任何人在韩国男人面前表露出一点相关的意思,他们就会展现强烈的雄性魅力,奋起反击。

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手势事件即是如此。韩国激进女权组织“Megalia的女儿们”的Logo是以手势表示韩国男性生殖器的长度,不仅戳中了韩国男性敏感的心,也让所有韩国人的食指和拇指再也无法捏在一起。

logo
网络

韩国女团Brave Girls在面包店广告中以这样的姿势捏起法棍展示,惨遭韩国男性强烈抵制,反响之强烈以至于广告商都不得不下架制作好的海报,赶紧更换;

放送艺人jaejae在出席活动时,以同样的姿势展示了如何用手抓巧克力吃,因为有公开自称是女权主义者的前提,jaejae的行为被韩国男性认为是一种明目张胆的阴阳怪气,“明知道这个手势的含义还这么做”。他们甚至去青瓦台提交了情愿,希望政府对此作出正式答复。

korea star daily
图源:Korea Star Daily

事实是,越是心虚的人叫的声音越大。

早在2005年,辉瑞就调查出:韩国人每月平均只有4.65次性生活,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6.48次;而据近年的研究表示,目前,约有23%的30至39岁的韩国男性患有勃起功能障碍。

值得一说的是,除了吃药,在医美盛行的韩国,医院甚至可以为有性功能障碍的男性手术,2019年韩国就已研究出通过注射干细胞的方式,助力男性重振雄风。

与世界人均长度倒数第一相反的,是韩国蓬勃的色情业,这也是韩国壮阳产业如此发达的另一大原因。

作为二战后的特色产业,韩国政府对色情产业一直秉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更别提韩国色情业创造了相当国家GDP的4%的经济,规模与农业对GDP的贡献相同——据2014年的调查显示,20%的20代韩国男性,每个月至少会有4次花钱嫖娼。

2002年推出的《性买卖特别法》后,政府一度以雷霆手段取缔了许多色情场所,但无法斩草除根,法律没有带来很大的改变,到了如今,这波卖淫风潮甚至发展到了韩国中学生里。“休闲屋”等新的色情场所卷土重来。带了2016年,调查中就有56.7%的男性买过春。

一方面“不行”,一方面又“很行”,害,真是复杂的韩国男性呢。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