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研究:当一个男人决定结扎,他在想什么?

严肃研究第四回

封面
ELLEMEN

随着两性和生育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多男性选择去做结扎手术。

在社交平台上搜索“结扎”相关信息,我们既可以发现小红书上女性炫耀为自己结扎的老公,也可以看到除了已婚男士,不少未婚男士也迈入了结扎这个新世界。

不过男人们对于结扎的真实态度如何?

最近我们潜伏进一个男性结扎交流群观察了几天,发现男人们对于这种手术颇有争议,态度颇为暧昧。

他们最担心的,莫过于结扎的安全性:有没有手术并发症?并发症严不严重?绝育对正常的性生活到底有没有影响?

为此他们可以在群里吵上许久,A指责B没有学术理论依据,B指责A没有亲历过结扎手术。

结扎是否彻底安全?这一问题如今在医学界也没有确切答案。

不过我们找到4位经历过结扎手术的男士聊了聊他们的故事,或许可以窥见这个群体的一个侧面。

副标题
ELLEMEN

我是做完手术才和女朋友坦白的。

其实从刚在一起开始,我就一直告诉她,我将来不会要小孩,但是她觉得随着感情升温,或是真的到了要下决定的那一步时,我总会改变我的想法。

所以在我瞒着她去结扎后,我们直接分手了。我很难过,但又有一些释然,毕竟这种原则问题是人生大事,如果我们俩难以达成一致,那么对她对我都是一种耽误。

我如此决绝地主动在婚前结扎,理由很简单,就是不想要小孩。

我是一个丁克,去做结扎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但周围人都觉得没有必要。

父母的观念比较传统,毕竟在中国,我又是独子,传宗接代几乎可以说是一种责任。而朋友们觉得结扎太极端了,生不生小孩这件事完全可以自己做主,自由选择。

我自己也纠结了差不多两年,一方面在了解多方信息,另一方面也想弄清楚,我到底对丁克的态度是不是坚定,这种坚定又是不是持久。

最终我下定决心,是因为我的两个丁克朋友,他们某天突然通知我说,自己决定要小孩了。

我认识他们很多年了,在此之前,他们的感情和婚姻一度是我所向往的,没有孩子作为“负担”,感情稳定,享受两个人的生活。其实他们也开过玩笑说要不生一个算了,但我们都没有当真。

大概三个月之后,他们告诉我已经怀上了,让我周末去家里一起庆祝。我还是去了,当时其他在场的人都不是丁克,大家都心怀祝福,只有我一个人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对于这种底层观念和决定上翻天覆地的变化感觉到吃惊。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意识到“不要小孩”本身是一个很难贯彻下去的决定,它会随着两个人的相处状态,家庭和感情的情况,而发生改变。

我和其他丁克朋友讲了这件事,他们说,“可能那对夫妻不是真的丁克,只是某一个阶段不想要孩子”。我很害怕这种变化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很怕理性的自己某一天也会被感情左右。

所以我就去做了结扎手术,术前医生问我,你还年轻,思想这么前卫吗?

我没有告诉父母,考虑到他们可能需要时间去接受。就算有一天他们知道了,我也打算和他们说,结扎手术是可以恢复的(确实有几率恢复,虽然成功率不是百分之百)。

对我来说,做结扎手术还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如今我以这样的身份去恋爱,找结婚对象,反而坦诚了不少,因为我知道只有和我一样观念坚定的人才能走到一起,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虽然如今在找对象的过程中屡屡碰壁,我也不后悔。

我算是极端个例了,也不想有人参考我的行为,但我想说,你的人生要由什么组成,拥有什么,缺少什么,你自己都可以决定。如果对某事的执着能给你带来安心和快乐,那去做就好了。

副标题
ELLEMEN

我是被动结扎的,在岳父母的强烈要求之下。

我太太之前有过一段婚姻,前夫出轨,离婚后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她是个非常好的人,独立,坚强,对事有自己的判断,在我们相识,我对她表白后,这些情况她都第一时间坦诚地告诉了我,我也明确表示了自己不介意。

相处一年多之后,我们见了双方家长。我爸妈都觉得她的过去不是什么问题,她爸妈对我也很满意,只是他们担心,我是否能够和她前夫的孩子好好相处。我太太平时工作很忙,孩子基本是岳父岳母带大的,他们感情非常深厚,这个孩子就是他们的心头宝,所以他们怕我们结婚后,会不会没人管这个孩子了。我能理解这种心情,毕竟在中国,“血缘关系”是大家心中维系家庭的关键。

尽管我和我太太无数次保证,我一定会像疼爱亲生儿子一样爱这个孩子,但是我岳父岳母一直放心不下,大概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们产生了不让我和我太太要孩子的想法。

我和我太太当然都是反对的,她觉得我们都不会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就怠慢她和前夫的孩子,另外,她觉得我们结婚是建立一个新的完整家庭,想要自己的孩子也是天经地义。

本来我们都已经打算结婚了,但她和她父母之间因为这件事又整整拉锯了大半年。最后动摇的反而是我,我很清楚,自己爱的是眼前这个人,如果真的只有不要小孩才能和她在一起,我咬咬牙也能接受。

所以当再一次为这个问题吵起来,岳父岳母提出想让我去结扎的时候,我妥协了。

内心不是不纠结,因为我当时对结扎还不是特别了解,以为结扎意味着一辈子不能生育——没有哪个男人面对这种事还能强撑着说没关系吧?但我想要的是爱情,而不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为了爱的人,我可以接受牺牲一部分的自己。

后来我详细地了解了一下结扎手术的原理,才知道并非百分之百不可逆,后期还可以修补,也就是说,如果我和我的太太之后想生,也能说服岳父母的话,我们还是有机会可以有自己的小孩。

所以我当时一咬牙一冲动就去做了手术,我知道自己不能迟疑,一迟疑就不可能去做了。我太太知道后一直哭,觉得对不起我,我反而没什么,但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这些问题都是两个人在面对了。我还要求岳父岳母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害怕对他们造成伤害。

后来我们顺利地结婚了,打算今年下半年把太太和她前夫的孩子接过来一起住,好好相处,等岳父岳母放心了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周围一些朋友知道后,都觉得我怂,问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值吗?”

但在整个过程中,我太太一直在为我争取,为我和她父母吵架,她甚至不知道我自己把手术做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可能在我的观念里,孩子没有那么重要,至少在这个阶段,我需要守住的,是我爱的人。

副标题
ELLEMEN

大家应该都知道,男性结扎手术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以修复的,我把这个过程称为“复通”,很多人觉得复通手术就是把切断的地方重新连起来,但其实没那么简单。

不过,我还是决定去复通了。

当初去结扎是我和我太太共同的选择。婚后我们一直要不上孩子,整整三年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们和我们双方的家庭。也去做过比较细致的身体检查,两个人的身体都没太大的问题,不同的医生给出了不同的说法,最多的是说因为压力,也有说就是体质,只有调整心态,其他的顺其自然。

但在要小孩这件事上,顺其自然真的非常难熬。医生说我们两个压力很大,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压力大怀不上,又会导致压力倍增,这些压力来源于父母,也来源于自己内心。

渐渐地我们也不再期待了,想去结扎其实算是我们无数次期待落空的“应激反应”。

做决定那天晚上,我们两个躺在床上,她突然就哭了,说能试的办法都试了怎么就不行呢,我完全理解她的崩溃,因为我也特别崩溃,只是在那个场景下我不能表现出来。

那晚她睡着后,我想了很多:我们是因为准备好有一个小孩,才迫切地希望她/他到来,还是只是循规蹈矩,根据社会的标准,认为一段感情到了某个阶段就该做某件事?我很清楚,我们的状态正在逐渐向后者靠近。

在那一个瞬间,我觉得为什么还要为此困扰我们自己呢?即便没有小孩,我们的生活依旧过得很精彩,钱够花,感情恩爱。

如果要小孩这件事让我们特别有压力,压力大到会影响原本美好生活的话,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干脆就像丁克一样不要孩子?

和太太说了这个想法后,她说她要考虑一下,但是我明显地感觉到,在那个瞬间,有什么东西从我们俩身上卸下来了。

我当时为此特别兴奋,结扎手术也是由此延伸的一个决定——因为我完全不想再因为这件事有压力了。

手术之前一定是忐忑的,我甚至打起了退堂鼓:这是不是对爸妈不负责?是不是对太太不负责?但我后来想,这是我们的生活啊,并没有伤害到其他人,所以我一咬牙一闭眼就做了。

结扎对我的生活没有什么影响,想去复通也纯粹是个意外。

某一天我和太太一起逛街,看到了卖婴儿床的店铺,我们看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调整心态后,我们觉得现在想要一个孩子,是因为我们真的想要,我们准备好了,而非被”应该做“的道德标准绑架。

你看,想要小孩或者决定不要小孩,就是一个水到渠成的决定,在某一个瞬间你能想明白很多事。

在去结扎过程中,我观察了很多想去结扎的”病友“,发现其中有不少都是出于婚姻,父母,孩子等家庭问题。

我想对他们说的也是这件事,就是”想清楚“。我最近咨询复通也是想清楚了,所以哪怕过程繁琐,成功率并非不能百分之百,我也没有觉得麻烦。

因为这些都是我曾经做下的决定,既然它们让我在某个时刻卸下了负担,并为此感到开心,那就没什么好后悔的。

副标题
ELLEMEN

对于我这样的“铁丁”来说,结扎只是必然会经历的事件。

之所以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决定要当丁克,主要是和我的家庭有关。我从小家境不好,父母在我十岁的时候离婚了,之后分别再婚,又生了三个女孩。

在我看来,父母对我们兄妹四人是很不负责任的:家庭条件都那么差了,为什么还要生呢?而他们的回答,大概都是些“养儿防老”之类的话。

对此我难以认同,我的想法是,身体还好的时候不需要别人照顾,身体不好的时候别人照顾着也不幸福,如果真的时日无多了,自行了断最好。

之后我上了大学,成为了一名医学生。抱着“没有用的东西就直接解决掉”的信念,我一直惦记着去做结扎,把对自己现在和未来都毫无用处的东西彻底解决掉。

虽然很坚定,但真正付诸行动前我还是很紧张的,最终医学生的身份帮助了我。

在花两三个月查阅相关文献后,我对手术的原理,解剖结构及其后遗症都有了全面的了解。在我看来,男性结扎手术部位浅,创口小,当天手术完就可以回家,比女性结扎容易安全得多。那些传统上对男性结扎的偏见和忌讳,要么是缺少医学常识,要么就是纯粹的自私。

现在想来,当时仍然未婚未育的我,能下这样的决心真的很勇敢。

本地公立医院几乎都不帮未婚未育的人做结扎手术,于是我只好找了一家不那么在意个人情况的外省私立医院。那时候是学生,没有固定收入,最后手术费还是用花呗付的。

手术全程都是我独自面对的,之前我也曾和一些男性朋友聊起过结扎手术,他们都认为我疯了,想来要获得他们的协助支持也很难。

还好整个过程很顺利,正如我事先研究过的那样,手术时间并不长,归根结底还是个小手术,术后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情况。

完成手术后,我才例行公事般通知了父母,感到莫名的畅快,毕竟之前跟他们讨论的时候,他们都完全不当一回事。不过说实话,我也不在乎他们的反应,我一直觉得如何处置自己的身体是不需要他们同意的。

至今距离手术完成已经快两年了,并没有传说中的后遗症出现。在术后一年的时候,手术部位曾有过轻微胀痛,大约是附睾淤积,这在我的预料之中,一周后症状就很快消失了。我仍然会定期检查精子活力,还好至今它们仍然乖乖地显示为零。

在这段时间里,我毕了业,成为了一名法医,准备挣很多的钱,直到够我丁克一辈子,老了也不需要子女养活。

我没变,我的观念也没有改变,也从未为结扎而后悔过。直到无限久远的未来,“为自己而活”仍然都将是我的座右铭。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