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研究:情趣内衣设计对我们有多重要?

严肃研究第三弹

封面
ELLEMEN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人物角色在情趣内衣延伸设计中的情感表达研究》因为研究情趣内衣而备受争议,很多网友听到这个论文题目的第一反应便是觉得作者“不务正业”。

实际上,很多网友在阅读这篇论文之后发现,作者不仅对情趣内衣本身进行了研究,还对其产生背景等文化意义进行了梳理与分析,学术价值并不低。那么,情趣内衣在发展的过程中对我们到底有多重要?研究情趣内衣又是不是不务正业呢?

副标题
ELLEMEN

关键词:视觉刺激,成人用品。

在百度百科的官方释义中,情趣内衣是一种在视觉上产生刺激的效果,促进荷尔蒙分泌的精神文明产物。属于成人用品。

尽管现代文胸的历史仅有不到一百五十年,但要按这两个关键词来说,从宋代的“抹肚”到元代的“合欢襟”,情趣内衣可谓渊远流长。

第一件具有情趣功能的束身内衣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古希腊时期。

与楚王好细腰如出一辙,古希腊推崇女性的身体曲线,于是紧身胸衣在上流阶层大为流行。不过这种带有硬型骨架的胸衣更像是一种刑具,在极端审美风潮下,无数妇女因为穿着这种胸衣导致器官、内脏被内衣挤压到变形,给身体带来不可逆的伤害。

这种上宽下窄的束腰胸衣一直延续到了18世纪。女性会穿着这种凸出纤细腰部和丰满胸围的“鲸鱼紧身胸衣”在厕所徘徊,创造更多性亲密和偷窥行为的机会。

束腰
网络

1914年,纽约社交名媛玛丽·菲尔普斯·雅各布发明现代文胸之后,女性不再追求极端,在情趣内衣带来的视觉功能之外,穿着舒适性也成了必要考虑因素之一。于是,凸出曲线的紧身胸衣被凸出下身的连衣裙代替;舒适的高开衩睡裙也越来越流行——隐约乍露的春光,是当下最流行表达性欲的方式。

因为战争造成的金属短缺,一战之后,女性们脱下金属束身衣,彻底拥抱文胸。1940年代,蕾丝吊带袜横空出世,立刻受到了广大女性的热烈欢迎。随着性感内衣越来越寻常,情趣内衣也不再遮遮掩掩:

穿着尖头胸罩演出震撼全世界的麦当娜;将性感内衣做成了全世界男性的狂欢秀的维多利亚的秘密;还有时不时流行的内衣外穿风潮,都在让情趣内衣的界限变得更模糊。

超模
网络

地球另一边,在谈“性”色变的东亚,情趣内衣的发展显得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

第一件国产情趣内衣,坊间传言是源自杨玉环的一桩风流韵事:

《事物纪源》中提到,杨贵妃私安禄山,指爪伤胸乳之间,遂作河子饰之——河子即是后来的肚兜。一方细窄丝巾,束成胸间小衣,酥胸半露美人玉肌,唐明皇当场龙颜大悦。

宋朝的抹肚、元朝的合欢襟、清朝的肚兜,都是以唐朝的诃子为基础发展而来。直到明末清初,受西方文化影响,“修身塑形”才开始走进中国妇女的贴身世界。

2006年,杭州曾举办“中国古代内衣文化秀”
2006年,杭州曾举办“中国古代内衣文化秀”
网络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妇女都无可避免走向追求美观和舒适两者兼得,可见情趣内衣其实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只是和将情趣内衣当做日用品的欧美相比,二十一世纪的东亚对情趣内衣仍有些保守,碍于传统观念,情趣内衣还只是限于闺房的秘密。

当然,一些东亚女性也在奋力争取。不久前日本女星北川景子就在综艺节目中被发现衣帽间里有价值2亿日元的情趣内衣,景子本人毫不避讳地表示,自己很喜欢情趣内衣,她不认为这有什么可耻的。

副标题
ELLEMEN

说回这篇被大家广泛关注的论文:《人物角色在情趣内衣延伸设计中的情感表达研究》。引起热议的原因是在一篇本该工整严肃的硕士论文里,作者却用很大篇幅讨论了艺妓、兔女郎、护士、女佣等形象,并使用了大量挑逗刺激性语句。

不过抛开这些争议,让我们从这篇论文出发,先来严肃探讨一下情趣内衣对成年男女的重要性。尽管情趣内衣最初是源自于男性的欲望,这让其发展的篇章都充满了男性凝视的背景,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情趣内衣不再只是女性向伴侣献媚的工具了。于是,情趣内衣到底在满足谁的需求,成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男性的观点如下:

作为闺房性事的一种情趣用品,女性穿着情趣内衣理所当然是为了能挑动男性情绪,从而让双方都能得到更好的体验。如果没有男性,情趣内衣要穿给谁看?

有趣的是,在情趣内衣方面男性大多有特定的偏好,大多数都折射了他们内心的真实喜好与欲望:

比如论文中作者详述的女警察、女教师、护士等角色,都和他们青少年时期的性启蒙有关;而兔女郎、洛丽塔、猫女郎等角色,则是他们成年后欲望的具体寄托。

一种情趣内衣并不一定能激起另一群男性的欲望,都切实寄托了受众的情感表达。

而在女性看来,比起满足伴侣需求,情趣内衣更多是为了自我满足:

穿上更突显女性特征的情趣内衣,或是各种角色主题的Cosplay内衣,不仅能欣赏自己的女人味,也能挖掘自我更多面貌。这种隐秘的快乐其实和化妆有些相似,重点都在于自我欣赏,而非取悦异性。

维秘
网络

“Cosmopolitan”杂志曾邀请过一位女性做过实验,一周内每天穿上不同的情趣内衣,一周以后她发现穿着不同内衣的自己也变得:时而更活泼,时而更冷静,但总体来说,穿着性感内衣的自己,比平常要更自信。

脱衣舞娘Dita Von Teese曾说过:“内衣不是女人穿来引诱男人的,而是让自己更拥有女人味的。”

另一方面,正视情趣内衣也代表了现代女性性观念的逐步解放——性不是羞耻的东西,而是人生来的本能。和传统社会对女性的规训相悖,情趣内衣突出了女性从前被教导需要掩藏的部分,在这一点上,情趣内衣也是女性主义发展的见证。

有一说一,在两性关系的博弈中,通过一些手段在性方面去“征服”对方本没有错,更何况情趣内衣热销还能拉动内需,倒也找不出任何错处。

微胖界情趣内衣秀
微胖界情趣内衣秀
网络

除了戳中大众性方面的G点,这篇论文引起巨大争议的原因还有是否 “浪费社会资源”。和清华毕业养猪一样,在大众看来,苦读十数年的学生们理应成为社会未来的栋梁,而不是研究“人物角色在情趣内衣设计中的虐恋情感”;

但这其实大可不必,作为服装学院艺术设计专业的学生,论文作者研究情趣内衣无可厚非,更何况文章还以情趣内衣为切入点,贡献了时代背景及文化的转变。

吊诡的是,这篇论文其实是发表于2016年的。五年后突然成为风口浪尖,是由于情趣内衣产业扩大,还是社会舆论的再次收缩,我们不得而知。

况且“不务正业”的论文也不是没有前例。古往今来,做“无用研究”的学者们可谓层出不穷。去年,浙江工商大学的硕士学位论文《董明珠自恋及其经济后果研究》、中科大博士的20万字论文《情侣关系中礼物形象一致性的前因及其对礼物收送体验的影响研究》都曾引起热议。在美国,也有学者研究“普及避孕措施可提高科罗拉多州的女性高中毕业率”这样的主题,还成功发表在了专业学术期刊上。

再早一些,《男生追女生的数学模型》看似玩世不恭,但却以数据模型实在地为一些男性成功脱单。

术业有专攻,你也不知道现在看起来“不务正业”的论文,究竟能在未来对社会有怎样的影响。

就像作者最后说的那样:

“通过长期的研究,在这个领域我产生了深深的感悟。情趣内衣不是一种恶俗的产品,它有着它独特的文化和魅力,它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耀眼的光芒。但由于本国对于情趣内衣领域研究甚少,还需要更多的人为此努力。我的研究也会存在着局限,但我依然会带着热忱继续深入研究。我相信随着时代变迁,情趣内衣终会赢得人们的新目光。”

副标题
ELLEMEN

研究情趣内衣的论文在互联网世界里引起大家的热烈讨论的同时,情趣内衣在网购时代渐渐成为大家购物车里隐秘的秘密。如果你在淘宝搜索“情趣内衣”,那么除了能看到琳琅满目的热辣图片,还一定能看到一个地名: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

时间回到2008年,雷从瑞还是一个高二的学生,无意之中在淘宝上卖掉一件情趣内衣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这背后隐秘而广阔的市场。有了这个想法就需要赶紧操作,从找零售商赚中间差价,到找批发商,再到自己办厂,雷从瑞一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些变化。2009年7月,他开了自己第一个工厂,尽管只有七个工人。

雷从瑞的成功也让生产情趣内衣在灌云县风靡起来,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来请教他开网店卖情趣内衣的经验。在当年那个谈性色变的年代,很多人尽管有购买情趣用品的需求,却不好意思在实体店进行消费。网购成为这种别扭心态的遮羞布,灌云县也因此飞速发展成为了情趣小镇。接受“电商在线”采访时,雷从瑞回忆,他们店铺2011年在网上达到月销100万,5年后,当地每个月会新开100多家新工厂,当年双11,整个灌云的情趣内衣销售额达到1.5亿。

在情趣内衣产业渐渐做大之后,为了进一步拓宽市场,雷从瑞试图研究出新的款式、出口国外,甚至还尝试过在日本AV摄影棚免费赠送情趣内衣。多年的出口外贸经验也让他发现了各国对于情趣内衣的不同偏好:“在非洲,黑色不是很受欢迎,他们喜欢卖大红色、很重的蓝色;南美会喜欢更紧身一点的,角色扮演系列。亚洲的情趣内衣消费量是第一,喜欢可爱型的。”

不过疯狂扩张的情趣产业的背后,却仍然是大部分灌云县的居民都对情趣内衣讳莫如深,哪怕他们自己就是这些产品背后的生产者。一位女工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直言,她们只负责制造,自己很少会穿,“对你们来说,这是性感什么的。但我们只看包几个边,匝几道工序,然后算工钱,没人喜欢新款。”就算是在小镇上闲逛,你也很难在工厂以外的地方看到大量情趣内衣存在的迹象。

工厂
网络

在情趣内衣生产和销售的背后,其实还隐藏着更多有关两性问题的秘密。从事情趣内衣制造这个行业多年后,雷从瑞感受到了大家对于情趣内衣需求和偏好的变化。他在采访中提到,2017年以前,欧美的情趣内衣还是以色情为主要需求,绑带、透视是主要元素,面料越少越好;#Metoo运动之后,女性自我意识开始觉醒,追求舒适、保护身体成为了新的诉求。

“以前是男的买得多,后来是女性自己买得多,我们发现女性买的时候它价格都比较高。”京东研究院去年发布的《2020成人用品消费报告》也印证了雷从瑞这一结论,女性对于情趣内衣这样的产品需求大幅提升。报告中也提到,趋向于更加多元化的选择不仅体现了女性对于“生活品质”的明确追求,也体现出了互联网零售平台对于个性化需求的充分满足。

另一方面,雷从瑞发现情趣文化在中国有普及、下沉的趋势:消费群体从28岁左右下降到22-25岁之间,学校越来越多地成为了收货地点;三线以下城市成为情趣内衣的消费主体,一线城市的消费人群只有不到20%。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愿意购买情趣内衣作为情人节礼物送给自己的伴侣,其中以35岁以下的消费者为主。

工厂
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情趣内衣产业,灌云县政府也开始扶持相关产业,打造“衣趣小镇”,“不限于情趣服装,还有家居服,这也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吧。”

《新京报》的采访中也提到,一些大城市情趣内衣店的导购早已不羞于谈论,除了卖,她们自己也会买、也会穿。

从闭口不提到可以在学术、商业领域谈论,情趣内衣受到的关注也是在侧面证明大家对于性爱的态度正在逐渐变得宽容与大胆。赞同也好,反对也罢,只有当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到这一场讨论之中时,性与爱才不再是国人隐秘的欲望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