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造假、黑幕、丑闻摧毁的韩国偶像选秀

这个模式还能持续多久?

封面
ELLEMEN

从2016年开播的《PRODUCE 101》到现在,101系选秀已经走到了第六个年头。当年的鼻祖韩版“PRODUCE”系列因为做票造假停播,而国内今年开播的两档选秀节目也疲态尽显,出现了各种问题。这不得不让人问一句,到底是什么正在摧毁曾经席卷东亚的101系选秀?

副标题
ELLEMEN

如果你关注选秀与饭圈,那么就一定不会对101系选秀模式感到陌生。从2016年韩国的《PRODUCE 101》横空出世开始,这个全新的偶像选拔模式就以不可阻挡之势撼动着整个东亚娱乐圈。

从2016年出道的I.O.I,2017年出道的Wanna One,2018年出道的IZ*ONE,2019年出道的X1,再到在中国出道的Nine Percent、火箭少女等等,就算你并非是天天关注娱乐新闻的吃瓜群众,或许也会对这些曾经红极一时的偶像组合有些许印象。在韩国,由于练习生训练体系的发达,每年有大量训练有素的练习生无法被市场消化。《PRODUCE 101》的制作人安俊英正是看中了这一市场空缺,受到日本AKB48模式的启发,开发出了101系选秀模式,让101名练习生通过几个月的生存战争夺11个出道名额。

101选秀
网络

101系选秀模式从一开始受到大家的关注正是因为提出了“全民制作人”的概念,节目中虽然也有PD与导师,但是都只是针对表演提出一些专业意见,最终手握投票权、决定偶像是否能出道的仍然是观众与粉丝。

与其同时,站在台上参加比赛的偶像们也很明白粉丝的力量,因此在101系选秀模式中,大部分偶像都会在镜头前感谢粉丝。诸如“谢谢你们的投票,才让我来到这个位置”这样的话语,能让屏幕前的粉丝感到被需要、被感谢的那个人是自己。

101系选秀在赋予观众权力的同时,也让粉丝们背负上了为偶像打投的义务。韩国《PRODUCE 101》系列选秀采取的是短信投票和普通网络投票模式,但由于节目投票需要韩国账户,海外粉丝们也会使尽全身解数来投票。一名全程观看、参与《PRODUCE 101》第二季的网友就在豆瓣表示,自己pick的选手的中国粉丝后援会就曾在比赛期间组织过集资活动,尽管后来她并不知道这些钱流向何方。

选秀
网络

尽管101系选秀起源于韩国,但来到中国后,粉丝们打投、集资的力度则只增不减。除了普通的网络投票之外,《青春有你》、《创造营》系列的选秀节目还可以通过购买指定奶饮品获得额外投票机会。

简单来说,你买的奶饮品越多,获得的投票机会也越多。近日在网络上引起极大争议的倒奶视频正是因为粉丝需要的并不是牛奶本身,而是瓶盖中的投票二维码,因此黄牛会作为中间商将投票二维码收集打包销售给粉丝。在这样的情况下,粉丝既可以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买到奶卡,也可以减少浪费、提高投票效率,而大多数粉丝也并不知道这背后存在的倒奶行为。

尽管现在还无法确认倒奶视频的拍摄时间到底是去年还是今年,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条奶盖、奶卡产业链在选秀中存在已久。而为了更好地粉丝进行打投,后援会也会通过集资的方式来统一购买奶卡。因此,疯狂的集资也成为饭圈饱受诟病的原因之一。后援会组织的插旗、拔旗活动(集资总额达到某一目标金额后,后援会或大粉会打入相应金额),大粉煽动、虐粉的话术都会让处于饭圈底层的散粉们忍不住在集资活动里不断加码。未成年人一掷千金的现象在饭圈早已屡见不鲜,今年就曾经爆出过有粉丝挪用给妈妈治病的钱来为偶像打投的新闻。

打投、集资、线上线下应援,粉丝们在一场又一场选秀中追逐不同的偶像,也投入了越来越多的时间与金钱。从2016年的《PRODUCE 101》到现在《青春有你3》、《创造营2021》,粉丝们在享受投票权力带来的快乐的同时,似乎也逐渐被101系选秀的残酷规则压得喘不过气来。

副标题
ELLEMEN

“粉丝决定偶像是否能成团”这一逻辑让101系选秀横扫亚洲,但与此同时,质疑也从来不绝于耳,其中最有争议的便是成团排名到底是不是完全由粉丝决定,其中又是否有资本操控之下的黑幕。虽然争议一直存在,但一直也来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PRODUCE 101》系列的排名有猫腻,直到2019年7月,韩国网友发现《PRODUCE X 101》进入决赛的前20名选手得票呈现出诡异的等差数列。据《世界日报》报道,C位出道的冠军金曜汉与第二名的金宇硕之间相差29978票;第三名韩胜宇和第四名宋亨俊之间相差29978票;第六名孙东杓与第七名李翰洁相差29978票;第八名的南道贤又比李翰洁少29978票;第十名的姜敏熙与第十一名李镇赫之间同样相差29978票。

101选秀
网络

这一消息一经曝光立刻一石激起千层浪,“苦黑幕久矣”的粉丝立刻成立了“真相查明委员会”,聘请律师起诉节目组;警方于8月20日向CJ E&M公司发出搜查令,于10月初确认《PRODUCE X 101》投票造假,并将调查范围扩大到前几季节目中。

同时,韩国MBC电视台的新闻调查节目《PD手册》也推出了一集名为《CJ与选秀造假》的节目,披露偶像产业中肆无忌惮的造假行为。在这期节目中,一位匿名工作人员爆料,《PRODUCE X 101》负责统计票数的并不是一组员工,而是一个人。这位职员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统计票数,再将结果以图片形式发到节目组手中。造假风波发生之后,这名职员便没有再去电视台上班,处于失联状态。

被检方带走的制作人安俊英
被检方带走的制作人安俊英
网络

除了造假做票,选秀中镜头量多的皇族选手也同样饱受诟病。《PD手册》也在节目中爆料了选秀中的镜头分配,据同一位匿名工作人员的说法,节目导演会向摄影师、剪辑师提出“重点拍某一个人”的指令。他还举出了一个节目中真实发生过的例子:节目组工作人员常常很粗暴地叫选手起床,一名选手某次忍不住对此提出质疑,从此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在节目正片中。

2019年11月6日,制作人安俊英承认《PRODUCE X 101》和《PRODUCE 48》投票造假。据他透露,从2018年尾开始,他曾接受了各个演艺企划社所提供超过40次的接待,估计每次的接待金额超过数百万韩元,总金额超过一亿韩元。11月8日,制作组承认在决赛投票开始之前已经定好了前20名的排名顺序。也就是说,101系选秀中所谓的“粉丝投票决定偶像成团”,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荒诞的笑话。

2020年1月,在《PRODUCE X 101》中出道的组合X1在成团五个月后就草草宣布解散。2020年5月12日,投票造假案进行了最终裁判,检方对安俊英和金英范各求刑有期徒刑3年,对辅助PD李某求刑2年,对5名经纪公司职员各求刑1年,韩国的101系选秀节目也在这里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操纵黑幕的制作人会入狱,真情实感喜欢过某一个偶像的秀芬会爱上别的明星,但那些因为造假而被改变命运的练习生们可能再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去年11月,韩国法院公布了在PRODUCE系列中因造假而受害的12名练习生名单,其中最让网友错愕的便是《PRODUCE 48》和《PRODUCE X 101》中原本位于出道位的几位选手:第三季的李佳恩和韩初媛(原本最终排名为第五、第六)、第四季的具廷谟、李镇赫、琴东贤(原本最终排名为第五、第六与第七)。

12名造假受害者
12名造假受害者
网络

本该高位出道的李佳恩因为做票掉出出道位,尽管很快被新经济公司签约,但节目结束没多久之后,热度和人气都遭遇了断崖式下跌。在选秀结束的第二年,李佳恩选择了去油管上做博主,还因出演19禁电影遭到很多粉丝的非议。

据韩国《法律新闻谈话》(Lawtalk News)节目估算,因为做票未能出道的练习生遭到的经济损失约为每人3.5亿韩元,就算不考虑出道以后的运营情况,这些受害们也应该收到至少5000万韩元的精神损失补偿。一名娱乐律师提到,因为法院已经判定了PRODUCE系列存在做票造假行为,所以这些受害人如果上诉的话,胜诉可能性很高。

可惜的是,很多韩娱粉丝也意识到,由于Mnet电视台(PRODUCE系列节目的制作、播出平台)在韩国仍属主流,如果这些练习生想要继续从事娱乐圈内的工作,就很难真的起诉他们。

“这些受害者们可能仍然想作为偶像出道并追求K-Pop事业,考虑到未来成功出道后和Mnet电视台的合作,他们不太可能对频道提起诉讼,但我希望那些失去梦想的练习生可以去争取补偿并获得自己赢得的东西。”一位韩娱粉丝在接受“Lawtalk News”采访时提到。

副标题
ELLEMEN

在韩国,票数造假彻底打破了101系选秀在粉丝和饭圈中的神话。在中国,101系选秀似乎也在经历着一场“四年之痒”:资本操纵、皇族做票、饭圈内卷、审美疲劳……一系列的因素似乎让曾经席卷东亚的101系选秀呈现出颓势,早在今年两档选秀播出之前,就有很多娱乐博主截出一些参赛选手的照片,并感叹“我们内娱选秀好像真的要完蛋了”。

101系选秀模式生于韩国,相继被日本、中国引进后虽然也做出了一些本土化调整,但基本套路还是延续了韩国的选秀模式。然而2019年的《PRODUCE X 101》之后,韩国101系选秀终止,中日的101系选秀也失去了参考对象。

其实早在《PRODUCE 48》开播之前,为了不让观众审美疲劳,安俊英就借鉴了日本AKB48模式,并引进了不少日本48系选手参赛。到了第四季《PRODUCE X 101》,安俊英也在赛制上做出了调整,取消F班设定,增加X班,希望能够刺激到更多观众的神经。

中日101选秀则都采取了引入非典型偶像作为吸引观众的办法,日版《PRODUCE 101》直接交给了有“搞笑综合商社”之称的吉本兴业公司制作。不仅选择了搞笑组合99的成员冈村隆史&矢部浩之担当制作人,参赛的选手里也有很多非典型偶像。在比赛初期公布的选手才艺展示里,就有不少人并不表演唱歌或是舞蹈,而是把吃炸鸡、喝可乐、倒立、魔方鸽子、现场做俯卧撑等等当作自己的才艺。

101海报
网络

国内的101系选秀则面临更严峻的情况,连续三年接近10档选秀节目早已将大部分练习生好苗子掏空,作为PD参与过多档选秀节目的张艺兴就曾经数度表达自己的担忧,甚至在去年的一档节目中直言:“前面淘完那么多波了,哪能出好苗子。”

疲态尽显的中国101系选秀也在今年拓宽了自己的选择范围,很多在秀粉看来并非典型偶像的选手都被选拔进入了比赛:网红艾克里里、韩佩泉,rapper王浩轩、AK刘彰,还有被很多观众称为“普男”的熊猫堂。《创造营2021》则直接首次引入了大量外国选手,打出了要做“国际男团”的旗号。

101系的兴起原本是因为赋予了粉丝决定偶像命运的权力,但资本的逐步介入让很多粉丝将现在的节目调侃为“全自动化选秀”。选手剧本故事线的丰满程度、镜头量分配,甚至是领口带麦的个数都成为了粉丝判断偶像能否成团的依据。更让粉丝沮丧的是,就算是拼尽全力将自己的偶像送出道,他们也很难在现在的娱乐圈生态中拥有足够的唱跳舞台。

从选拔练习生到比赛过程再到成团售后,曾经席卷东亚的101系选秀,真的已经走到了一个需要思考未来的分岔路口。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