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研究:性感荷官真的存在吗?

: )

封面
ELLEMEN

“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相信只要是在互联网上冲浪的年轻人,没有人不熟悉这句广告语。然而很多人在真正去到澳门赌场之后才猛然发现,原来大部分赌场里的荷官和“性感美女”毫无关系。

这些小广告里的性感荷官真的只是虚假营销而已吗?

副标题
ELLEMEN

提起赌场,很多人脑子里想起的第一印象大概还是港片黄金时代里那些叱咤风云的大佬,而其中性感撩人的美女虽然是配角,但恐怕仍然给不少观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赌神2》中出入赌场的人们都西装革履,用钱点烟,运筹帷幄之间一步天堂一步地狱,每一局都是几个亿的大起大落。这样传奇的故事若是没有绝色美女加入,总是会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邱淑贞一袭红衣、轻咬扑克牌一角、神情冷峻地发牌的样子就此住进了千千万万少年的心中,伴着80、90后们长大,成为两代人关于赌场的最初记忆。

邱淑贞
网络

赌场也因为这些影视作品成为了神秘的、让人心生向往的禁区。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在网络时代第一次看到儿时记忆中的神秘花园竟然和自己只隔着一个点击注册的距离,以为点开网页就会看到梦中女神盈盈微笑,往往很难抗拒心中的好奇。因此,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网络赌场无孔不入的小广告可能才是“性感荷官”这一形象深入人心的重要原因。

“澳门首家线上赌场开业啦!性感荷官,在线发牌,充66送66,单日可提现5000万人民币。”如今只要你还和这个世界保持着一丝网络通讯的联系,那就一定以各种方式接收到过这样的小广告。

就像P站总是冲在视频制作、数据传输技术研发的第一线一样,人类最基本的欲望总是能产生巨大的驱动力,也创造了最多的利益。拒绝黄赌毒的歌声尚未在各大娱乐场所强制响起的年代,人们刚刚能够插上电话线实现拨号上网,在平均56K每秒的网速下网络赌场就已经悄然兴起,“性感荷官”们也悄悄潜入了大家的生活。当时的推广方式还颇为朴素,按键手机上收到的垃圾短信、私家车门上塞着的小卡片、甚至最原始的街坊邻居间口口相传。如果说赌博的诱惑尚不够大,或是以单纯文字形式展现的卡片广告不足以吸引眼球提升传播效率,那么那些印制着性感美女半身像的网络赌场小广告,即使是被人随意地扔在路口也会让来往的行人多看两眼——将性与贪婪这两种欲望结合在一起,再破绽百出的赌局也能吸引到愿意上钩的鱼。

性感荷官的形象其实并不是网络赌场的原创,在博彩业合法的美国、英国、还有家门口的澳门,性感荷官们曾经真实地站在赌场里发过牌。博彩业作为人类文明史中历史悠久的产业之一,在这些地区早已形成了成熟的经营体系。赌场中日夜灯火通明,很少会设置有窗子;音乐声、发牌机洗牌声、此起彼伏的筹码碰撞声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大规模的赌场会提供免费接驳与住宿,就算规模再小的街边赌场也会吃喝俱全;漂亮却面目模糊的服务生们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带着甜甜的笑容将客人需要的食物与饮料送到他们不舍得离开的赌桌旁。

赌桌
网络

在这样的环境中赌客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会一局又一局没有尽头地赌下去,但也会因为一成不变的环境和有时略为沉闷的赌局而感到疲惫,因此赌场中常常会在固定时间设置精美的歌舞表演为大家提神。

但是在没有音响效果和助兴演出的线上赌场,为赌客提神的任务就落在了性感荷官们的身上。比如在英国,博彩公司通常会雇佣年轻漂亮的女孩作为线上荷官,她们一袭紧身黑裙站在牌桌前,会诚恳大方地念出每一个上线加入的ID问好,也会在一轮牌局结束后语调兴奋地恭喜赢家——哪怕玩家其实只下注了最低限度的50便士。

其实就算在博彩业合法的国家和地区,也都对博彩经营作出了详尽的规定。根据法律,澳门的赌场只能在地经营,不能提供网络赌博服务。这些所谓“新葡京赌场”的服务器和工作人员大多在东南亚地区,因为非法甚至带有诈骗的性质,不可能通过正规渠道推广宣传。这也让他们想出了一个新的宣传办法——与盗版影视资源的种子制作者联系,让他们在所下载的资源中加上线上赌场的广告。

此外,各种小网站和盗版视频网站上的在线视频资源中也常常会内嵌赌场广告。作为盗版影视播放和下载网站,同样是干着违法的勾当,自然没有正规的广告收入。用非法宣传非法,为线上赌场投放广告的广告费是盗版视频网站们重要的资金来源。在“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跑马灯字幕从电影的上方五颜六色活泼喜庆地滚动出来时,网站方在电影下方突然滚出一排字体更大的“请观众谨慎辨别视频内广告内容,勿轻信上当”,大概是他们最后的道德底线。

副标题
ELLEMEN

网络赌场广告里的荷官总是以性感美艳的面目示人,这也给了很多人错觉:现实中的赌场里也全是美女荷官吗?怀着这样想象进入赌场的人很可能要经历一次大型失望了,因为在澳门的赌场,大部分荷官都由相貌平平的中年男女担任。

所谓荷官,指的是在赌场里负责介绍游戏规则、发牌和处理筹码的人。因为要把客人荷包里的钱收入自己囊中,所以被称为荷官。由于博彩产业发达,荷官是澳门当地一个普及度极高的职业,每10个人里就有一个人做荷官。这个职业吸引人的地方也很好理解:门槛低,收入高。在澳门,要想成为荷官只需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拥有澳门身份证、没有犯罪前科;对于学历也没有硬性要求,基本高中毕业就可以胜任。荷官的收入虽然不像电影里一样丰厚,但对于学历一般的澳门人来说,每月上万的收入已经足够有吸引力,更何况如果遇上一掷千金的客人,月入三五万也是有可能的。

娱乐场
网络

既然低门槛高收入,那为什么很少有年轻又高颜值的人愿意来做这一行呢?据“显微故事”报道,一位澳门荷官透露,前些年,荷官在当地还是一个受欢迎的职业,在赌场上也能见到不少美女荷官,但随着博彩业的发展,很多年轻好看的姑娘小伙都转行去做赌场的市场公关了,只剩下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还留在荷官这个行业里。

“原因在于,荷官做久了,就会感觉自己像流水线上的人偶,24小时三班倒,每天在赌台后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做市场公关相对来说要舒服一些,自由一些,而且挣得更多。”

另一方面,荷官的工作虽然看似简单,却也是最容易受到客人打骂的。很多客人在赌输之后都会将气撒在荷官身上,骂人是家常便饭,用牌飞、用烟灰缸砸人、用荷官的手背来灭烟头也时常发生。但对于工作在赌场前线的荷官来说,忍受可能是面对这一切的唯一办法,因为大多数公司为了不得罪大客户都会选择牺牲员工利益,“被客人打骂,公司都会禁止你报警的,公司不想得罪这些大客,得罪了他们就会去别的赌场赌。”

在接受“故事FM”的采访时,一位澳门女荷官孟乐儿也提到,为了避免冲突,赌场的前辈经常嘱咐新入行的荷官:“不要随便跟客人说话,最好连表情都不要有。”

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荷官这个行业似乎永远和财富的大起大落分不开关系。但在现实生活中,比起见证一夜暴富的神话,更多的荷官看到的是在赌场里一次又一次消耗自己的赌徒。孟乐儿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时,想起的更多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其中有的一不小心把卡里的钱全部输光了,最后落入被高利贷控制的结局。

赌场
网络

赌王何鸿燊曾说过:“不赌就是赢。”或许每天身在赌场,看遍财富起落的荷官,就是最能理解这句话的人吧。

有数据显示,2019年有56634位澳门居民在博彩企业工作,澳门人中的含荷官率更是高达10%,但实际上,荷官在澳门已经是一个逐渐衰落的行业。据《南都周刊》报道,在澳门,最受年轻人欢迎的职业第一名是公务员,第二名是教师,第三名才轮到博彩行业。而就算是在博彩行业中,荷官也并非是受人青睐的职业,管理层才是年轻人想要去到的地方,荷官更像是委曲求全之后的无奈之选。就像一位在澳门做老师的人在接受采访时所说,“赌场可以是(澳门人)最后的退路。”

副标题
ELLEMEN

既然在真实的澳门赌场里遇见性感荷官的概率低到几乎为零,那么这些美丽撩人的女孩是不是真的存在于博彩行业呢?

答案是肯定的,只是她们并非存在于现实中的澳门赌场里,而是出现在线上赌场。

如前文所言,澳门虽然是名扬四海的赌城,但根据当地法律规律,澳门博彩业仅允许实体现场投注的娱乐方式,不允许有任何衍生形式比如电话投注、网络投注、外围投注等。因此我们平时看到的线上赌场、网络赌场其实大多来自菲律宾。

菲律宾是众多博彩合法化国家或地区中少有的不仅支持线下赌场,同样支持线上网络博彩的国家。由于监管混乱,很多违法经营网络博彩的公司都选择菲律宾作为避风港。也就是说,一面是玩家们收到澳门网络赌场的广告短信,点开后一边盯着屏幕中年轻漂亮的荷官,一边操作着虚拟的扑克盘、俄罗斯转盘等游戏;另一面则是位于菲律宾的办公室里,摆放着几十台电脑,说着中文的客服正在拨打电话、线上聊天或者回复电子邮件。

马尼拉当地知名赌场city of dreams
马尼拉当地知名赌场City of Dreams
网络

马尼拉当地知名赌场City of Dreams

离岸博彩是菲律宾的支柱产业之一,马尼拉的solaire大楼、珍珠大厦以及makati区的RCBC大楼都是比较集中的网络博彩公司办公地点。根据菲律宾政府下属机构菲律宾娱乐和博彩公司(PAGCOR)的统计,在开始监管离岸博彩行业后的第三年(2018年),他们从这一行业获得了73.65亿比索,较2016年上涨了1021%。

菲律宾离岸博彩蓬勃发展的另一面,则是性感荷官们并不怎么光鲜亮丽的生活。2014年,马尼拉曾举办过一场“AV女优荷官周”,波多野结衣、北条麻妃等八位日本知名AV女优组团来到AG(Asia Gaming)亚游游戏大厅,扮演性感荷官和玩家亲密互动。

女优组合
网络

这场面听起来十分诱人,但实际上,很多线上博彩平台会有男性假扮成性感火辣的女性,还有一些平台干脆制作出动画来以假乱真。而那些真正在线上发牌的性感荷官们,很多都是被一些虚假招聘信息哄骗到菲律宾,最后失去人身自由,被迫在镜头前工作。

很多位于菲律宾的线上博彩公司都会通过中介将招聘信息发布到国内,具体的职位则会用“游戏推广专员”、“网络工程师”这样看似正经的工作来掩盖。很多不明真相的年轻男女直到来到马尼拉当地、签下合同,才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场巨大的骗局。刚进公司,他们就会被搜身,没收手机和护照,既没办法偷偷逃走,也没办法联系大使馆求助。如果想要解约回国,则需要支付一笔巨额离职费。大多数博彩公司的底层员工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2小时,每月的假期只有一两天,而很多在视频中打软色情擦边球的行为也是公司逼迫之下的无奈之举。

由此可见,小广告里在线发牌的性感荷官,很大程度上和澳门并没有关系,而“性感”的背后实则藏着太多的心酸与危险。至于在外旁观的看客,除了偶尔玩梗笑一笑之外,最应该做的大概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投机之心,离赌博的深渊远一些。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