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主婚后惨事:无子、出轨、孤老一生

不是因为人长得不美

日本公主婚后惨事:无子、出轨、孤老一生
网络

最近,日本核废水排放问题引起了轩然大波,另一件新闻同样有了新的后续,延迟了三年之久的日本皇室真子公主和大学同学小室圭的婚约,又爆出新闻,据媒体推测,这段因为金钱丑闻而差点被拆散的恋情,可能会在今年年底以低调完婚的方式画上句号。

在日本这个老龄化和不婚化齐头并进的国家,这位30岁公主的婚姻受到了日本举国上下的关注。但对于这些生活在宫闱高墙内的公主们来说,能找到人生伴侣,成为平民,是她们前半生的一项非常艰辛而又复杂的过程,充满了外人难以知晓的难堪和苦涩。

标题
ELLEMEN

最近的例子就是真子公主。坚持血统纯净,“万世一系”的日本皇室,一直都没有引入“入赘”这种制度,皇室成员中的女性如果要离开,唯一可能的机会,就是出嫁,于是,近现代日本皇室中的公主们,自打一生下来,人生就是为结婚和离开皇室做准备。

真子是现任天皇德仁的弟弟秋篠宮的大女儿,也是未来日本天皇的亲姐姐。她和小室圭的第一次抛头露面,就得到了日本民众很高的评价。两人是大学同学,小室圭从小到大读国际学校、上私立大学,家庭背景不错,颜值也不低。他在大学期间一直热衷于参加各种校园活动,包括选美,还曾经夺下过日本湘南地区“海王子”的桂冠。

日本公主
网络

2012年,一直积极social的小室总算等到了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活动,在一次留学交流会上,他与真子公主相遇,两个月后,真子就带小室见了父母。小室圭这种积极social拓展社交圈的劲头,让平民阶层的小室,有了认识皇室女性的机会。

要知道两人在订婚前,小室圭只是东京一家法律事务所的助理律师,基本就是个临时工,一年的收入不到3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7.8万,日本年轻人人均年收入大约350万日元),并且他表示结了婚也不会换工作。据称,即便是他的这份工作,还是真子公主的亲王父亲给介绍的。

日本公主
网络

但在2017年9月两人幸福地宣布婚约后,小室圭的家庭被善于挖出猛料的日本媒体盯上了。这个当时的“最强赘婿”被曝出是一位“真·海王”,大学期间的照片上,他和女生左拥右抱,更致命的是一些媒体挖出真子公主未来的婆婆,小室圭的母亲佳代曾从自己的男友那里获得大笔资金。2010年时,婆婆曾向他借了409万日元(约人民币26.5万元),2012年两人分手后,这笔钱也没有还清。

小室圭的母亲后来称这笔钱不是她借的,而是这位几乎要和她结婚的男子送给她的钱,他曾经约定要在婚后资助她和小室圭娘俩,所以不需要还钱。但在媒体那里,这位公主未来的婆婆在人们的心中几乎是个负面形象:劈腿女、骗婚、心机婊……

让普通日本民众愤怒的点是,在事情曝出后,有周刊媒体爆出小室圭的母亲可能想通过和皇室结亲,再利用嫁进来的真子公主手上的嫁妆钱来解决这桩私人纠纷。要知道真子公主的嫁妆钱就是日本纳税人的血汗钱,民愤可想而知。

到现在,日本民众对真子公主和小室圭的婚姻持否定态度的人占多数,约六成多的民众认为,两人应当解除婚约。不能将纳税人的钱,都交给这“不负责任的一家人”。

日本公主
网络

最近,小室圭通过律师发表了一份24页长的声明文,说自己“并没有改变和真子公主结婚的心意”,试图将此前的争议全部澄清后为今年两人的婚姻铺平道路,但日本民众认为这份长篇累牍的声明,只是他用来推卸责任的借口。

据媒体分析,这件撼动日本皇室根基的丑闻如果一直拖下去,不仅会威胁到真子公主的弟弟悠仁亲王未来继承皇位的可能性,还会让小室圭成为“男版梅根”,重创日本皇室在民众心中的威望。有人推测,如果民众反对的声浪太高,真子公主可能会“净身出户”,离开皇室后,前往美国,和小室圭在美国生活,对她来说,机会只有一次了。

标题
ELLEMEN

如果是普通人,在遇到小室圭这样的人,谁都会再三考虑,但对于像真子一样的日本皇室公主来说,在而立之年,离开陈规守旧的皇室成为平民,是她们最为期待的事情,而这个机会窗口,可能一辈子只打开一次。

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近现代的日本皇室中,女性的地位其实不高。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日本皇室废除了侧室制度,于是繁衍后代,生男孩延续皇统的任务就压在了天皇和皇后两人身上。看看过去的裕仁天皇和皇后良子是怎么努力生男孩的过程就大致能够了解。

在1933年裕仁的男性继承人明仁出生之前,当时裕仁和妻子曾一连生下4个女儿,其中一胎还不幸夭折。坊间传说如果再生女儿,可能会危及他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另外他的弟弟雍仁更是放风说,如果哥哥生不下儿子,他就要继承哥哥的皇位。

而裕仁天皇生下的公主们,大多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归宿。

二女儿和子从高中毕业后,皇室直接给她安排了一系列的相亲和为期一年的“花嫁修行”,学习各种家务事做法,打扫卫生、烹饪技巧等等为出嫁做准备。相亲对象不是过去贵族公爵家的公子,就是有近亲血缘关系的表兄弟,在一连串的拒绝后,和子最终嫁给了当时的一位工薪阶层的职员鹰司平通。丈夫虽然也是公爵后人,但婚后二人过的并不幸福,丈夫平通是铁路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平日里是一名妥妥的铁道宅男,两人没有孩子,生活非常简朴,据说当时两人结婚后家中只有两套餐具,老公每个月只有20美元的工资,还经历了一次流产,两人婚姻关系似乎走上了下坡路。

日本公主
网络

而她并没有将自己在婚姻中遭遇到的不幸告诉娘家,在寄给娘家的信中,她只说自己想出家做尼姑,其实最大的原因是丈夫经常流连于东京的花街柳巷,1966年,丈夫彻夜不归,最后被发现和一酒吧女老板在其住宅内裸体殉情开煤气自杀。

受到巨大心理创伤的和子公主的厄运并没有结束,之后,一名持刀歹徒又侵入和子的家中,和子在逃脱过程中被打伤。最终和子在父亲裕仁天皇的安排下,住进了赤坂皇宫。

而她的妹妹们的婚后生活虽然要好一些,但成为平民后的公主们,因为要协助夫家的生意,屡屡陷入困境。和子的妹妹厚子好不容易过上了晚年生活,结果和丈夫辛苦了一辈子经营的动物园却面临经营困境,一把年纪还要再次出山四处借钱,维持动物园的生计,成了老公去世后惨败生意的接盘侠。

再到明仁天皇的独生女清子,她在成年后没有谈过恋爱,平时喜欢观鸟,这在植被丰富的皇宫是个绝佳的爱好,但看鸟看到最后,结婚就已经到了36岁,在亲戚和宫内厅的帮助下,清子最终和小时候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公务员黑田庆树结婚。

清子公主(右一)出嫁时的仪式
清子公主(右一)出嫁时的仪式
网络

但两人婚后生活极为低调,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机会也非常少,两人也没有生孩子。有日本媒体推测,因为清子公主出嫁后未怀孕,与婆婆陷入了冷战,夫妻二人关系也非常冷淡,长时间处于分居状态。

直到现在,日本皇室中,还有两位女性尚未成婚。承子公主和喜欢的男性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在父母的干预下分分合合,始终没有订婚,而另外一位公主则更是没有任何恋爱的消息,经常出入皇宫只是因为身体经常抱恙,需要前往医院。

标题
ELLEMEN

如果时间能倒回50年,在很多人眼里和公主王子结婚,成为皇室成员是一件荣耀和富贵融为一体好事的话,那么在很多当代人眼中,和皇室成员结婚反而是一件负面的事情。

好处当然很多,日本皇室公主们的嫁妆钱也是水涨船高。从原先的7000万日元,到现在的1.5亿日元,再到结婚后可以获得的各种人脉和机会,和皇室联姻似乎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上世纪日本皇室女性成员出嫁时的嫁妆:家用电器和家具
图源:朝日新闻
上世纪日本皇室女性成员出嫁时的嫁妆:家用电器和家具
朝日新闻

但现在没有人愿意和皇室扯上关系,这个判断来自皇室成员自己。裕仁天皇的弟弟崇仁就曾经在采访中说道:日本皇室成员基本上就等于没有人权的“当代奴”。

他们没有选择的自由,无法自由离开皇室,日常生活是由侍从安排好,没有私人空间,他们也没有“户口”,这也意味着他们几乎没有被当成是“公民”,因此就造成了这样的矛盾:天皇一边是日本国民的象征,另一边却是“没有户籍的非公民”

曾经的平民正田美智子和小和田雅子在嫁入皇室后,曾是很多女性羡慕的对象。但嫁入皇室后的她们才发现,生活并非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幸福,美智子婚后一段时间曾被媒体攻击生活方式过于西方化过于奢靡而患上“失语症”,而雅子更是因为没有产下男孩,而受到宫内厅官员们的强大压力和“否定人性的精神虐待”,最终患上“适应障碍症”,迄今都未痊愈。

上世纪日本皇室女性成员出嫁时的嫁妆:家用电器和家具
图源:朝日新闻
网络

不光没有私生活,在这里隐私也有随时都会被媒体曝光的危险,即便是娶了一位公主回家,也难以逃脱狗仔队和媒体的穷追猛打。而年轻一代的皇室成员更是没有逃脱社交媒体和情绪多变的键盘侠们的口诛笔伐。

现任天皇的独生女爱子公主,在成长过程中因为长相,成了日本键盘侠们长期调侃的对象。不仅在小学时遭遇校园霸凌,造成心理阴影,不愿上学,青春期时,因为体型多次反复,经常被拿来和佳子公主作对比,18岁成人时的照片,更没有被键盘侠放过。被揶揄和某位喜剧明星过于相像,一度成为日本推特上段子手的黑材料。因此,爱子公主曾患上过厌食症,不过好在她都挺了过来。

爱子公主和她的宠物犬由莉
爱子公主和她的宠物犬由莉
网络

在皇室中长得美也会被讲。真子公主的妹妹佳子公主一度被媒体和民众奉为“皇室中少有的美女”,大量粉丝在网络上成立后援会,但也因为在一次公众场合中穿了一件貌似为香奈儿套装的衣服,被抨击20多岁凭什么可以穿奢侈品。而在姐姐真子公主的婚约搁浅后,佳子也一并成为攻击对象,私人生活被曝光之外,因为替姐姐说了句“姐姐嫁给什么人,都看她自己的决定”,而被批“不懂事”“自私”。

另外,皇室中的女性还要面临先天的不足,她们在出嫁前都没有在真正的社会中经受过磨练,哪怕是上学,她们大多都在皇室成员专用的学习院接受教育。

拿上面的清子公主来讲,婚前还是公主的时候,她就被爆出没有经历过普通人的生活教育,不知道如何坐地铁,不知道如何把物品打包,不知道如何适应在比自己的皇宫卧室小好几倍的狭小公寓中生活,宫内厅还特地派女官专门教她如何进行垃圾分类。

而现任天皇德仁为了防止独生女爱子存在类似问题,在爱子还是小学生时,就特地安排其母亲雅子带她坐地铁,坐新干线,熟悉普通人的生活。

雅子皇后带爱子坐地铁体验生活
雅子皇后带爱子坐地铁体验生活
网络

在过去的30年间,只有一位皇室公主婚后生了孩子,舆论调查也由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还是皇太子的日本天皇德仁和雅子结婚时,年轻女性对嫁入皇室还抱有一定憧憬,但如今,几乎没有人感兴趣,日本社会的富二代和富人们,在选择妻子时,更是将目光投向了女艺人和电视播音员。

让这一趋势雪上加霜的,是日本皇室中缺少男丁的现状。目前,日本政府正在考虑如何解决未来的皇位继承问题,考虑建立“女性宫家”“皇女”等制度,让女性在结婚的同时,能够以合适的身份参与各种公务,分担繁重的皇室职责,还有人提出直接修改法律让女性可以继承皇位,但这些措施已经受到了日本保守派的强烈反对。保守人士认为如果出现女性天皇,或者是今后由女性天皇的子嗣来继承皇位,可能会使得日本改朝换代,传统文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早在2006年,日本国会的保守议员就组成了“守护皇室传统一万人大会”,强烈反对女性继承皇位。

即便是程度更轻一些的“女性宫家”,这可以让女性婚后可以留在皇室内,也有保守势力坚决反对,其原因之一就是害怕像小室圭这样的外人进入皇室,可能会一步登天,成为“公主的男人”,从原本靠打工过日子的“游民”成为年入百万的有钱人,真正成为“最强赘婿”,带来的可能就是皇室声誉在日本人心中的彻底瓦解。

而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让再过几年就成年的皇室唯一男嗣悠仁多生孩子。今年刚满14岁的悠仁,已经承担着来自日本全国的催婚压力,保守派人士建议18岁后悠仁就可以立即开始相亲,并尽早结婚,“期待亲王殿下能够尽可能的多生孩子”,尚在青春期的悠仁被当成了生娃的“工具人”。

但鉴于现在的日本女性早已对皇室生活失去兴趣,加上美智子、雅子两位皇后的前车之鉴,估计再难有女性会接近这位皇家的独苗。媒体推测,在未来,日本皇室女多男少的局面很难改观,作为男性的悠仁亲王和其他皇室女性一样,可能会落入无人青睐,孤老终生的境地。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