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豪出狱再就业指南

事业的第二春?

富豪
网络

2月16日,港股国美零售开盘就一路飙升,一条大阳线收于2.25港元,全天涨幅达33.93%。

这一天是牛年的大年初五,中国人迎来了财神,而国美则真正迎回了创始人黄光裕。

富豪
网络

在经历了十二年监狱生活和八个月假释观察期之后,这位前中国首富获得了完全的自由。在黄光裕入狱十二年的后半段,六年“被出狱”了五次,每次有消息传出,国美的股价都会发生震荡,业界甚至炮制出了“黄光裕出狱”概念股。

在正式获释两天后,国美集团官微发布了黄光裕在高管会上的讲话,这位来自汕头的初中辍学生承诺力争用未来18个月的时间让国美恢复昔日的辉煌。

18个月,比黄光裕服刑期间获得的21个月减刑还短。等待着黄光裕和国美的,有这半年日子比“坐牢”好不到哪里的马云和张近东,还有在明尼苏达州贺尼平县警察局住过一夜的刘强东。

黄光裕能否重塑辉煌犹未可知,不过那些已经出狱的大佬们早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标题
ELLEMEN

2018年2月7日, 这一天,马斯克的SpaceX将一辆特斯拉跑车送入太空、易到在北京投放了广告:Byebye,J先生、曾经让J先生登上富豪榜的乐视网在这一天迎来了连续第十一个跌停板。

也是在这一天,与乐视颇有渊源的快播创始人王欣走出了监狱,“洗完澡,理完发”,当晚就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欢聚时代董事长李学凌一起吃饭。

带着点微醺,何小鹏在微博上发布了四个人的合影照片——王欣是里面最消瘦的,很快这条微博便被删除,但是照片还是传遍了网络。

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李学凌
姚劲波、王欣、何小鹏、李学凌
网络

饭桌上王欣和其他三位好友畅谈着AI、视频和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何小鹏说“王欣的思维完全和大家在一起”。有传言说王欣入狱后不久就让妻子购入了5万枚比特币,如果传言是真的,那如今这些价值上百亿人民币的比特币足以让王欣东山再起。

如果说传言是虚无缥缈的,那创业便是实实在在的。出狱后的第19天王欣完成了新公司云歌智能的注册,新公司涉足“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两大热门领域。资本的嗅觉最灵敏,9月5日,云歌智能获得来自IDG资本、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3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

王欣
王欣
网络

很快,王欣推出了自己出狱后的第一款产品,社交类app——马桶MT,主打匿名聊天,短短两小时社群就涌进了500多人,但是寿命没有超过一个月,上线不久即被多渠道下线。

2019年8月,王欣又推出了一款叫灵鸽的app,这个被称为服务行业里的淘宝的产品希望建立一个零工经济时代的市场网络,用户既可以充当服务提供者,也可以发布需求享受个性化服务。在上线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灵鸽曾经占据苹果生活类应用排行榜第一的位置,不过不久王欣就主动下架了这款app,再次上线后变得不温不火。

尽管思维还和大家在一起,王欣却发现外面的世界显得如此熟悉又陌生。

2020年11月,王欣来到北京组建了团队,办公室设在东五环边上的一个文化产业园。办公室的楼顶正好有一半是休闲的天台,上面种满了辣椒、西红柿和黄瓜,甚至还搭了简易的塑膜大棚,似乎这有在这里,王欣的生活才会按下慢放。

在大棚之外,出狱已经两年半的王欣距离他的下一个“快播”,只能播放不能快进。

标题
ELLEMEN

坐过牢的富豪不少,但是像孙宏斌这样,出狱之后更上一层楼到达人生巅峰的却是凤毛麟角。

1990年5月28日的清晨,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向公安局和检察院打报案电话的,正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

孙宏斌
孙宏斌
网络

10天后孙宏斌被正式批捕——警方发现孙宏斌曾将公司的资金转移到另外一家公司,而且数额不小。孙宏斌辩解说只是因为联想公司财务制度僵化,手续复杂,为了便于开展业务,才要留下一笔流动资金。尽管没有贪污迹象,但擅自挪用公款的事实也足以让他接到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孙宏斌因挪用公款13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在孙宏斌走出监狱大门前的第18天,他与柳传志见了4年来的第一面,宁肯的《中关村笔记》中记录了那一幕。

那一天,一位监狱教官派孙宏斌出去买个软件,他就找了个人与柳传志联系,说是想见一面。就这样,孙宏斌与柳传志在新世纪饭店楼顶上的那家川菜馆里坐到了一起。

他们谈到了未来,孙宏斌告诉柳传志自己准备做房地产代理;他们谈到了过去,孙宏斌说:“我反思这段经历,更多地找自己的问题。我当时比较年轻,比较气盛,或者说比较急躁,其实还是太嫩,很多事情想得太简单,出了这些事还是在自己,但是这种经历,我不希望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面对孙宏斌的道歉,柳传志说:“我从来没有说过谁是我朋友。现在,你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

孙宏斌出狱后,联想无偿给了他20万"安家费",还借款500万元帮助他创立了顺驰,开展房地产中介业务。1995年初,在柳传志和中科集团董事长周小宁的支持下,顺驰和联想集团、中科集团成立天津中科联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一次联想和中科都拿出了500万。

出狱后孙宏斌能克服内心仇恨去敲开柳传志这扇门,之后再敲任何门都不再是问题。在柳传志的帮助下,孙宏斌的顺驰搭上了中国房地产第一个黄金十年的快车。

到2002年,顺驰已经成为天津最大的房地产商,尽管两年后它就因快速扩张而遭遇资金链危机,不得不被孙宏斌以12.8亿元“贱”卖给了香港路基基建公司,不过曾经身陷囹圄的孙宏斌懂得给自己留条后路,2003年成立的融创最终让孙宏斌在房地产界和富豪榜上迎来了真正的人生巅峰。

同样在融创成立的这一年,孙宏斌收到了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撤消1992年8月22日判决,改判无罪。在改判的过程中,孙宏斌得到了柳传志和联想控股公司的全力支持。某种程度上来说,孙宏斌用自己的道歉换来了自己的清白。

2010年,融创在港交所上市,从此孙宏斌成为了中国房地产界的白衣骑士。2017年,融创以436亿的价格收购万达旗下76家酒店和13个文旅项目,仅仅三年,收购项目的销售额就超过了1600亿。

在此之前,孙宏斌还耗资13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旗下41个公司相关股权与债权,为他与联想的恩仇划上了一个休止符。

融创的收购并非都是一帆风顺,2017年1月,孙宏斌携170亿元火速入股乐视网,以解老乡贾跃亭的燃眉之急。仅仅是一年后,孙宏斌就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全部投资都计提坏账。

曾经天天与流体力学、数据建模打交道的清华硕士孙宏斌,几十年来在算账方面没输过任何人,除了贾会计。在监狱里都没有流泪的他,这一次在新闻发布会上流下了自己的眼泪。

标题
ELLEMEN

2021年1月18日,科龙电器原董事长、格林柯尔公司创始人顾雏军收到了一封编号为(2021)粤法赔1号的广东高院通知书,上面写着“你以再审改判部分无罪为由,向本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经审查,你的申请符合立案条件。”

顾雏军的“国家赔偿申请书”中一共提及了16项赔偿事项,主要涉及三个方面:一是返还被非法转让的4家上市公司股权;二是返还申请人及格林柯尔系公司在各地的土地厂房共计8000亩;三是赔偿顾雏军人身自由损害和精神损害,申请赔偿金额共计1.2亿元。

这一天距离顾雏军2005年7月被警方拘捕,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六年。在被捕前一年,他刚以以14亿的身价位列胡润百富榜的第83名,登上了人生巅峰;一年后,他就在顺德看守所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将旗下企业分别转让给海信集团、长虹集团和亚星集团。

2012年9月6日,顾雏军走出了监狱,刚出狱的那几天他顿顿都吃肯德基,他用着吃鸡的油手注册了实名认证的微博,在上面公布了新闻发布会议程。

几天后已是满头白发的顾雏军现身有200多名记者的发布会,头戴草民完全无罪的高帽,最为重磅的是顾雏军在发布会现场点名四位时任高官,其中包括前证监会副主席,发布会后顾雏军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人物
网络

没有比特币,没有安家费,顾雏军为了自己的生计和两个儿子的学费,来到一家天才纵横国际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咨询机构做起了顾问,据说这个平台是顾雏军从前的下属专门为他搭建的。公司核心团队主要由原格林柯尔集团和科龙集团的核心团队组成,专门从事针对移民民营企业家手中的企业的并购和托管业务。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顾雏军案启动再审程序。2019年,顾雏军等来了再审宣判,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和挪用资金罪的量刑部分被撤销,仅保留了挪用资金罪一个罪名。

此时距离顾雏军出狱已经过去了七年,在这和狱中岁月等长的七年里,顾雏军生活的关键词似乎只有申诉与访谈。

标题
ELLEMEN

王欣、孙宏斌、顾雏军可以算是出狱富豪中的典型代表,但有过“牢狱之灾”的中国顶级富豪却远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多。
根据统计,1999到2015年的17年间,共有3087位富豪登上过胡润中国百富榜,其中有35位富豪有过入狱经历或者仍在狱中。

如果算上没有上过榜的商界大佬,那曾经坐过牢的人数就更多了,据不完全统计,近20年有超过50位商界大佬曾经或者正在坐牢,甚至被处以死刑,他们的名字大多耳熟能详:褚时健、牟其中、兰世立、周正毅、管金生、阚治东、胡志标、赵新先、袁宝璟、吴英……

胡润研究院《中国富豪特别报告》显示,47岁是入狱富豪被判刑时的平均年龄,10年是平均被判期限。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减刑的话,出狱富豪们的平均再就业年龄是57岁左右。

换做普通人,这个岁数已经开始早早规划退休后的安逸晚年,但富豪们却往往以出狱的时间点作为再次出发的起点,企图再造辉煌神话。

2016年,以75岁高龄出狱的牟其中就是其中一位代表。他后来在接受许知远访谈时说,自己每天都要跑步、锻炼身体,“保证十年、争取二十年的工作时间,那个时候100岁,我天天算,就像康熙想再活500年,我经常有那种感觉。”

牟其中
牟其中
网络

这位曾于1994年登上《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第4位的顶级富豪,在90年代的地位可与今日的马云比肩,但他更为知名的事迹恐怕是“罐头换飞机”的经典案例和“要把喜马拉雅山炸个口子”的狂想计划。

坊间传说牟其中出狱时,在北京还有264套房子价值10亿的资产,后被南德集团辟谣,足见人们对于这位昔日顶尖富豪的想象。

出狱之后,牟其中开始计划起以1000亿至2000亿人民币为资本金的第三次创业,而他的大计划之一,就是“开发满洲里”,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就曾打算把满洲里开发成“北方香港”;至于创业计划的具体其他部分,牟其中三缄其口,只表示是“很大的计划”,“今年的诺贝尔奖应该给我,”他说。

上世纪的富豪们似乎骨子里都有一股韧劲,同样老年创业的,还有“中国烟王”褚时健和千万女富豪吴胜明,他们出狱时的年龄分别为76岁和71岁。

褚时健和“褚橙”的故事很多人并不陌生,以一个农业外行人的身份创业,褚时健只用几年就把自己种的橙子打造成具有辨识度的品牌,他的“褚橙”每公斤要比普通橙子贵上3块钱,却依然被哄抢一空。

橙子
网络

2011年,也就是获得假释7年后,褚时健的果园利润超过了3000万元,固定资产超过8000万元。2012年,公司的固定资产突破亿元。

巧合的是,吴胜明出狱后的创业项目也聚焦于农业和开发果园,并在几年间重回千万富豪之列,被称为“女版褚时健”。

吴胜明
吴胜明
网络

但和褚时健不同的是,吴胜明算得上真正的“从头开始”,她出狱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厕所清洁工。即便是扫厕所,这位昔日富豪依然凭借努力得到了“优秀清洁员”的称号。

对于出狱富豪来说,重操旧业是最为主流的选择。

赵新先曾经掌舵三九集团近20年,研制了“三九胃泰”,被称为“中药现代化之父”,出狱后回归医药产业,但他这一次没有再开发感冒药,而是捣鼓灵芝去了。

“钢铁大王”戴国芳,结束四年多牢狱生活后,重回钢铁业东山再起,投资100亿元建设江苏德龙镍业有限公司,主营不锈钢生产。十年间,这家公司就发展成拥有近2万名员工的盐城市龙头企业,2019年开票收入750亿,实现利税16亿。

曾叫板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中国民营石油第一人”龚家龙,2008年出狱后将阵地转向了海外。为了去加拿大买矿,他先后卖了房子,并向朋友筹措巨款,通过斥资1.68亿加元收购一家钾肥公司而获得了加拿大7000平方公里的矿区。

根据媒体报道,为了再度打造自己的能源王国,二次创业的龚家龙每天凌晨2点才入睡,7点就起床继续工作。

但也有大胆的富豪选择跳出舒适圈,譬如创维集团创始人、“彩电大王”黄宏生。一些报道称,黄宏生在狱中就以书信的形式远程指挥公司。和孙宏斌一样,黄宏生出狱后也得到了老东家的“安家费”,不过是以重新聘用的形式。

2004年,创维集团与日本精工爱普生结成战略联盟,合力拓展3lcd光显电视市场,图右为黄宏生
2004年,创维集团与日本精工爱普生结成战略联盟,合力拓展3LCD光显电视市场,图右为黄宏生
网络

2012年,黄宏生出狱三年后,黄宏生与弟弟黄培升共同回归创维,黄宏生担任集团顾问,创维每年付给他96万元顾问费;他的妻子林卫平也于两年后受聘担任创维董事会执行主席。

不知是否预见到了互联网时代电视产业不可避免的没落,黄宏生并不安于在创维养老,54岁时他再度冒险,把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向陌生的领域,新能源汽车行业。

2011年,他重组收购了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开始将这座公司的布局重心转移至新能源电动汽车,几年时间他将这座公司扭亏为盈,2019年跃升至全国纯电动客车领域的行业老二。

创维时代,他的对标品牌是三星;二十年后在全新的领域“白手起家”,这位老牌富豪将自己的目标,设定在了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特斯拉。

创新
网络

害,

出狱富豪们就是一部部励志教科书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