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富豪相亲局,到底有多乱?

顶级富豪相亲局,到底有多乱?

ellemen
ELLEMEN

每年的春节期间都是相亲高峰期。在中国传统语境中,相亲是成家这一事件得以实现的起点;然而现代社会中,相亲并不是那么受欢迎的事:奇怪的对象、别扭的饭局、受挫的自尊心,这些都是当代年轻人排斥相亲的原因。

但在拿着爱的号码牌的男男女女中,有这么一群特别的群体,他们和普通人不一样,一方松弛一方迫切,双方却同样地对相亲十分期待。

他们是去相亲的富豪,和希望被富豪相中的女生们。

顶级富豪的相亲局,到底什么样?

霸道总裁爱上我,是很多女孩年少时都有过的梦;但回到现实中,大部分普通女孩几乎连见富豪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另一边,对于富豪们而言,伴侣也并非那么容易找到,圈子小、工作忙、眼光高,都是富豪们无法脱单的理由。

一边是苦寻真爱不得的富豪们,一边是想嫁入豪门的灰姑娘们,有人看到了里面的“商机”,为双方搭起了爱的鹊桥。

2008年起,市面上就出现了一系列“顶级私人派对”。尽管名为“私人派对”,其实就是一群身价千万以上的富豪和在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的女孩们的相亲局。

顾名思义,参与顶级私人派对的男士们必须通过主办方的验资,以保证自己不是“假富豪”。2010年,婚恋交友网站世纪佳缘为网站上的高净值男士组织了一场名为“名仕之约”的集体相亲活动,身价千万只是入选的基本门槛,除此之外还需要缴纳五十万人民币的门票钱。

女士们的入场资格和资产无关,还可以免费参加,但是却需要通过主办方的层层选拔。尽管鲜有公开报道,但是据参加过这次“名仕之约”的人透露,参加相亲派对的女孩是从6000多名报名者中选出的优胜者。她们不仅外貌出众,在仪态上也需要符合上流社会的标准,主办方还会在相亲局开始之前给入选的女孩上一堂形象课,教他们如何与富豪们握手、交谈、跳舞。

这样的私人派对究竟实现多少位灰姑娘的梦想,我们并未得知,但随着“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这样的价值观的盛行,富豪们在择偶这块也变得高调起来——富豪相亲会开始在全国各地大规模流行起来。

从武汉的游艇上、上海的别墅里,到印尼、马尔代夫的私人小岛上,处处有人在缔造当代童话故事。然而当富豪相亲逐渐成了买方市场,富豪们对参赛女孩的要求也愈发严苛起来。

就拿2011年武汉举办的“财富英雄相亲会”来说吧。

这场门票99999元的相亲会有3500名富豪报名,收到了超过5万名女孩的网上报名。举办相亲会的初审人员们,会根据富豪的要求对这些女孩的资料一一审查:超过30岁的不行,有婚史的也不要,长得不好看的不要;淘汰完不符合条件的女士后,工作人员会和女孩们电话视频交流,再淘汰一半人;第三轮面试由爱情顾问、心理咨询师等组成的团队,和女孩直接面谈。

武汉的“财富英雄相亲会”
武汉的“财富英雄相亲会”

层层筛选之后,最后仅有140名女士有机会与富豪见面。兴师动众的规格,堪称一场大型选秀。只不过和选秀不同的是,这是富豪们给自己举办的“女朋友101”,且只有最后过五关斩六将的小姐姐,才有资格尝试一亲富豪芳泽。

你品品。

随着富豪相亲会的普及,如果一位富豪足够有钱,婚恋网站们还可以专门为他一个人开一场相亲会,严格按他的要求筛选出十几位女孩子,最后供他挑选。从是不是处子之身,到能不能做惠灵顿牛排,甚至是脸上有没有痣,只要富豪有需要,爱情顾问们都能为其找到合适的女孩。考察事项之细,让男人看了都沉默,女人看了都流泪。

富豪求爱这一巨大的市场,还直接创造了一些新的就业机会——除了婚恋机构里常见的爱情咨询顾问,一种爱情猎头也悄然诞生。在已有的“资源”不能满足富豪的情况下,猎头们会去有针对性的寻找优质的适婚女孩儿,再寻找机会为两人牵线搭桥。

这种高端猎婚中介,颇受一些低调富豪们的喜爱;并且按这种方式找到的女孩儿,通常功利心也不会那么强,真爱产生的几率更大。2012年,一家名为“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的高端猎婚中介在全国各地举办了多场高端相亲局,CEO程勇生曾是世纪佳缘的前员工,一度专门负责网站的“高端猎婚”项目。据程勇生介绍,他们公司专注于为亿万富豪提供婚介服务,因为 “他们身边不乏美女,但是真正的结婚对象并不好找,找个差劲的女人有可能毁掉事业,而且影响的不是一个人,所以他们需要求助专业的红娘”。

网络
网络

给富豪当红娘也确实是一门好生意,程勇生的这家俱乐部会员年费就高达20万元,还仅仅是最低标准,如果对于甄选的女性有自己的要求则需要另外加价,“最多的一位交了500万元。”

到了互联网时代,高调的富豪相亲会逐渐减少,但为富豪们猎艳的手段却有增无减。除了婚恋机构、交友APP,中介们通过各种手段寻找一切可以找到的女孩。

他们甚至找到了Boss直聘上,打着“董事长助理”、“生活助理”、“短期商务助理”等幌子,虽然工作内容语焉不详,工作经验也不限,但都要求求职者年轻、形象姣好。

和经过美化的自我介绍相比,Boss直聘上的简历不会骗人,也更直观:学历、年龄、籍贯,甚至是家庭关系都一目了然。毕竟在现在这个时代,美貌固然重要,却早已不是富豪找女友、妻子的唯一标准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了几十万的门票钱,Boss直聘上的“老板”们普遍还是更接地气一点哈。

即使是今天,依然有无数想要嫁入豪门的女生。表面上来看,只要被富豪挑中,年轻美丽的女生就能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一脚踏入名利场,一夜踏上人生巅峰;但来到选美现场的富豪们,是认真在挑选未来携手共度一生的伴侣吗?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假富豪VS拜金女 谁才是富豪相亲局的赢家?

为单身寂寞的钻石王老五,和身世清白才貌俱全的女孩架起鹊桥,表面上看是美事一桩,但实操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并非每一位来相亲会的富豪/女孩都是抱着同样的求爱之心,在有心人的操纵下,这桩本来就有些暧昧的生意,一不小心就变成了一桩钱色交易。

富豪相亲会的基础当然是富豪,但随着女孩们对“和富豪相亲”一事的热衷,富豪们也不够用了。2013年,央视《焦点访谈》就起底了前文提到的“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

主办方打出100位身价过亿单身富豪参加的噱头,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佳丽前来海选,经过面相师、算命师的多重考察,最后才发现幻想中的富豪根本不存在。这场相亲会和主办方签订合同的,只有6位中小民营企业的老板,主办方宣称的“身家过亿”只是噱头罢了。“中国企业家单身俱乐部”也只是程勇生杜撰出来的非法组织,20万年费更是一个谎言。

即使真的有一位单纯的富豪,真诚地希望通过相亲局去寻找真爱,结局也不一定是好的。被佳丽们骗的富豪们也不在少数,比如众所周知的翟欣欣事件。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作为天才程序员开发出一款颇有前途的软件,在事业有成之余想要解决终身大事,于是通过世纪佳缘VIP服务,认识了年轻貌美的女生翟欣欣,两人在交往中感情火速升温。

网络
网络

原本才子佳人的佳话却在婚后一夕破灭。结婚不到一个月,翟欣欣就一改温柔面貌,抓住苏享茂事业上的把柄火速要求离婚,并向其勒索千万及房产,最后导致苏享茂不堪其扰,跳楼自杀身亡。

这桩实锤骗婚事件引发了社会巨大争论的原因,是让不少单纯善良的男孩幡然醒悟:原来事业有成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在社会上,还有如翟欣欣这样的掘金女郎在对他们虎视眈眈。

一些男孩的担心不是白来的。

实际上社会上确实存在着一些目的性强、针对高端男士的掘金女郎群体。翟欣欣事件被曝光之后,立刻就有人挖出翟本人参加过一个名为“撩凯子”的公众号举办的培训课程。

撩凯子是什么意思就不用多说了吧。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除了“撩凯子培训班”,还有富豪太太培训班。

表面上看,这群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每天的主要日程,就是打扮的漂漂亮亮和小姐妹去喝咖啡。工作之余私生活也非常丰富,滑雪插花样样手到擒来,可以说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最佳老婆人选。

但实际上,她们展露的一切,都是为了“钓”到上流阶级的人士而精心策划的。一模一样的滑雪照,一模一样的插花,一模一样的厨艺,甚至是一模一样的高级酒店——你眼中的白富美,也许只是个拼单钓鱼选手。

这样的女郎不在少数,而且让人难以分辨。明星潘玮柏在官宣结婚后,妻子就被挖出出身于“太太培训营”。

只能说,在风云诡谲的富豪情感市场上,拜金心机女和心怀鬼胎的假富豪,都会无可奈何的泛滥。

富豪相亲局为何不再流行?

值得一提的是,“太太培训班”不是国内特色项目,在海外,同样有人抓住了女孩想通过婚姻飞跃阶层的心理开班。比如这位瑞典富婆Anna Bey,就依靠自己从15岁开始和富豪约会的经验,开设了“school of affluence”(富裕学堂),教学生们如何跟富人约会结婚,再顺利进入名流圈子。

图片来源:英国报姐
图片来源:英国报姐

同样的,富豪相亲也不是国内独有的项目,毕竟无论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富豪都是香饽饽,钻石王老五这种稀缺资源,永远都站在相亲鄙视链的顶端。

不过各地的富豪在相亲时的姿势,可能有所不同。

前年日本有一档节目《亿婚》大热,讲的就是为富豪相亲的故事。只不过,在节目中,参赛的5名女嘉宾需要在5个男生中寻找到真正的富豪。

最后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位没有买车也不会开红酒,只会穿zara的“邋遢男士”竟然真的年收6亿日元(约3600万人民币)。

网络
网络

相较之下,俄罗斯的相亲富豪选手康斯坦丁就高调得多。虽然同样不修边幅,但她在全国各地的豪宅和豪车都是真真切切的。

在参加真人秀《富翁要结婚》时,康斯坦丁甚至还邀请了自己的4位儿女组成评审团,帮自己挑选第6任妻子。

最后,15个姑娘在2000多报名选手中闯进决赛,在豪宅里上演了最终的富豪争夺战之后,一位29岁的姑娘获得了冠军,成为这位54岁石油大亨的新娘。

在种姓制度严格的印度,包办婚姻似乎更行得通。纪录片《印度媒婆》中,就展示了不同阶层的印度人民是如何相亲的,只是他们的例子,更深刻的反映了社会对女性的男性凝视。

说到底,虽然有拜金女才有富豪相亲会,但无论在哪里,富豪相亲的本质还是对女性的物化:女孩们通过各种手段包装自己,待价而沽,让富豪们精挑细选。

话又说回来,即使拼命“钓”到了富豪,因为两人地位的不对等,嫁入豪门的女孩们,还要为了满足丈夫的标准,去学习入高端社交场所的必要礼仪和谈吐内容,甚至是学习心理学、聊天技巧,只为能给劳累了一天的男人来场精神马杀鸡。

“太太培训营”里说过一句话:做富太太的核心标准,是“不要把未来老公当爱人,而是要当成老板。”

但婚姻又何曾是一份工作呢?

好在随着时代的进步,如今的富豪相亲会除了用来博眼球,已经越来越少了。一方面是富豪们学会低调——在社交平台私信成本也更低(当然也有风险哈)。

另一方面,女权主义思想的发展,让越来越多的女孩开始追求独立,不再梦想成为菟丝花。更重要的是,在社交媒体兴起的今天,PLMM们有了更多的出路:有的成为短视频网红年入百万,有的勇闯娱乐圈浮浮沉沉,嫁给富豪早已不是她们寻找幸福生活的唯一路径。

可以预见,仍然有女孩会为了成为豪门太太而费尽心思,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甘比,成年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只能祝大家都求仁得仁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