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台湾新闻女主播热衷嫁入豪门?

为什么台湾新闻女主播热衷嫁入豪门?

ellemen
ELLEMEN

2020年,央视美女记者王冰冰的出现,让很多观众爱上了看新闻。其实,早在十几年前的台湾,一批电视台就已经掌握了这项收视密码,一批美女主播曾经是台湾电视台的一道亮眼的“风景线”。

从火遍两岸的侯佩岑到大陆网友没有那么熟悉的吴依洁、王怡仁,电视台为了收视率拼尽浑身解数,也让这些主播们成为了观众心中的“白月光”。在传统电视媒体日渐衰落的今天,这些曾经当红的美女主播们都去哪里了呢?

谁才是台湾第一美女主播

虽然打着同样名头的女主播不少,但一提到“美女主播”,台湾观众和许多大陆网友想到的还是侯主播本人——从2004年出道一炮而红至今已有17年,台湾再没有出现一位能比肩侯佩岑的后浪。

无论从颜值实力、为人处世,还是知名度来说,侯佩岑都是实打实的“台湾第一美女主播”。转型艺人成功、天王前女友的身份,也让她在十几年里始终保持着高曝光度。即使侯本人已经不做主播许多年,但江湖依然有她的传说。无论是台湾网友在2020年评选心目中最美女主播的时候,还是大陆网友拿王冰冰和她比较的时候,凡是提及美女主播的地方,总有她的一席之地——只能说“甜心主播”的魅力实在太大啦。

网络
网络

侯主播的故乡台湾省,是一个“盛产”美女主播的地方。

美女主播们的成名路几无二致:都是凭借可亲的外表和主播实力在获得观众的喜爱。她们的外形也大多相似:大大圆圆的眼睛、鹅蛋脸、黑长直,挺直的脊背,端庄的八颗牙齿“程式化”的微笑。但以侯佩岑为代表,几十年来受到台湾观众喜爱的美女主播,几乎毫无例外,全都是甜美又端庄的类型。

因为小岛上有许多电视新闻台,为了收视率,各大电视台也会使出浑身解数。就像王冰冰能让你乖乖守着新闻联播一样,在台湾,美女主播也是吸引观众看新闻的一大“收视率密码”。

除了主持台视《年代新闻》出名的侯佩岑,同期美女主播还有主持TVBS-NEWS《整点新闻》的王怡仁、三立老牌主播邹倩琳,以及之后的中天“女神主播”吴依洁、台视2009年选出的“百万主播”林家琪等等。可以说在台湾,提到不同的电视台,除了各不相同的王牌节目和政治立场,每个电视台的当家美女主播也是大家会第一时间想起的话题。

网络
网络

漂亮女人是非多,再加上全民娱乐化,主播们本身成了观众茶余饭后的话题之外,因为台湾整体圈子小,播新闻的美女主播们也难免会沾染各种娱乐圈的桃色新闻。

比如中视主播周亭羽,唯一较为出圈的新闻就是插足台湾导演九把刀与前任的感情,但不管世界各地,大家对第三者的愤恨都是一致的,以至于三年后周亭羽嫁给九把刀,依然被台湾网友亏是“小三上位”。

在电视台+主播本人+观众的三方助推下,台湾民众对美女主播们的热情经久不消。就像虎扑的女神大赛一样,台湾网友也热爱民间选美,每天都出现在电视上的美女主播们自然不能错过,台湾知名论坛PTT上就常常有“谁才是最正的女主播”一类的帖子。

在2020年台湾网友的最新评选中,除了“年轻时候的侯佩岑”是永远滴神,房业涵这位跳槽到东森电视台的前台湾华视的当家花旦,和壹电视“最正甜心主播”虞承璇,都是新生代美女主播中的佼佼者。

时代在变化,当下的女主播们也学会在社交网络经营自己,以获得更高的人气和更大的知名度。

新生代美女主播房业涵就是其中之一。在大多主播还只会在社交网络上发露事业线美照博眼球时,她借着自己新闻主播的身份,在脸书上慷慨发言,可以说她的高人气背后,也不乏自己用心经营社交网络的原因。

网络
网络

当然一昧在网上曝光自己也不一定是好事,尤其还是受人欢迎的美女们。虞承旋就在去年坦言长期被骚扰,精神一度崩溃。只能说美貌是把双刃剑,受其利也要受其力。

嫁豪门、当艺人 什么才是她们的最佳归宿

长江后浪推前浪,年年都有内外兼修的新主播横空出世。主播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所以就算是最当红的美女主播们也不得不为自己考虑退路。

我们考察了许多台湾女主播,发现她们在卸去女主播身份之后,去向大概有三种:

· 当艺人:转战娱乐圈是许多女主播们的选择。

原本台湾圈子就小,借助主播的知名度去闯荡娱乐圈,非常顺理成章。侯佩岑本岑就是在《年代新闻》之后,成为东风卫视娱乐节目《娱乐亚洲》的主持人,再演戏、唱歌,成为多栖艺人。

有的主播是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去逐梦演艺圈,但一些女主播也只是因为艺人薪资更高而主动转型。在台湾,美女主播虽然表面光鲜亮丽,但也只是一份金领工作罢了。据传台湾身价最高的主播沈春华,年薪也只有5百万新台币(约1百万人民币)。

前《年代新闻》女主播郭惠妮在2010年转型艺人后,自曝当主播薪水只有做艺人时的三分之一,但她做艺人时最高薪酬纪录也只有月薪30万新台币(约10万人民币)罢了。

主播转型艺人的郭惠妮(右一)
主播转型艺人的郭惠妮(右一)

·结婚:嫁人生子当然也是不错的归宿。

不同于综艺主持和通告艺人,想要成为新闻女主播,除了要颜值过关,本身也要有过硬的自身修养和能力。在台湾,女主播本身就与名媛圈交往甚密,凭借端庄的形象,成为高门豪宅里的“太太”,一度成了台湾女主播的代代相传的“传统”。

嫁入豪门的最多:

“中天”吴依洁嫁给了200亿元资产的“富二代”蔡绍仁,婚后淡出新闻圈;

和侯佩岑同期(2004年)左右走红的主播王怡仁,嫁给了鞋业小开张育汉;

“主播界林志玲”台湾知名财经女主播蒋雅淇嫁给了元大马家二公子马维辰;

前文提到的郭惠妮在娱乐圈、新闻圈几番来回之后,最后嫁了达欣工程身价27亿的小开;

曾得过金钟奖的前台视主播陈蔼玲,嫁给了富邦金控大董蔡明忠;

还有嫁给华新焦家老三焦佑衡的台视主播陈昭如、嫁给台中富商周子玉的中视主播童中白,等等等等。鉴于人数众多,我们就不在这里一一列举啦。

吴依洁和自己的丈夫
吴依洁和自己的丈夫

除了嫁入豪门,结缘政界人士也是很多女主播的婚姻归宿。TVBS主播林秉仪嫁给了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幕僚黄重谚;中视主播彭爱佳嫁给了中国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林益世,马英九还特意为他们南下证婚。

但和嫁入豪门不同,嫁给政界人士的女主播们,不仅是结了婚,更是和丈夫结成了一体的宣传形象。而和做豪门太太相比,做政客的另一半,显然是一条更加“危机重重”的道路。

2012年,丈夫林益世因为受贿案轰动全台时,作为前主播的妻子彭爱佳受到了巨大的舆论压力,不仅节目被封锁,也屡次被调查组约谈。在采访时,同行们也毫不留情,逼得彭爱佳央求媒体“可以留一条路给我走吗?”

所以呀,相比之下,还是嫁给了爱情的女主播们过得自在,东森女主播吴宇舒、三立女主播高毓璘,都选择了和自己适合的男士携手共度余生。

·创业:因为自身能力过硬,不少新闻女主播也会选择“下岗”再就业。

TVBS的李艳秋,就在退出电视台后,选择新媒体继续时事评论,并且还在技术上一直紧跟时代,甚至开直播,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女主播”;

写出心灵鸡汤《遇见未知的自己》的作者张德芬,之前也是台视当红一时的知名美女主播。在嫁人生子隐退江湖多年之后,她重回职场,从总经理助理做起,一步一步走到了IBM亚太地区营销高管的位置。

为了博眼球,美女主播们有多拼?

乍一看,对于新晋主播或者当下依旧坚守传统岗位的主播们来说,昔日的出路或许看起来仍可复制,甚至多了社交媒体曝光的渠道。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层出不穷的新媒体平台兴起,让越来越多的观众通过手机浏览新闻和咨询,短平快的内容更受欢迎,相应的,传统媒体的生存也必然越来越艰难。

在台湾,传统电视媒体的这一困境尤为明显。上世纪6、70年代,台视、中视、华视相继成立、开播,台湾电视业迎来了三足鼎立的辉煌期。当年的三个电视台都人才济济,创造了很多经典电视节目,甚至为后来的很多节目提供了优秀的模版。

然而,辉煌之下,隐患也早已被埋下。1993年,台湾通过了《有限广播及卫星广播电视法》,结束了三台垄断市场的时代。市场竞争固然有好处,但台湾本身市场规模狭小,过多节目的开播很容易就造成了过度竞争。在这种情况下,追求收视率超越一切,成为了电视台制作节目的最高标准,连新闻节目也无法逃开这一枷锁。

为了增加中天新闻的收视率和中天电视油管频道的订阅人数,主播刘盈秀就曾在直播节目中一改端庄的形象,跳起螃蟹舞、献唱《感恩的心》,呼吁大家积极订阅、按赞、分享,希望中天电视的油管频道可以在2020年底之前达到250万订阅数。

网络
网络

其实不光是台湾如此,许多国外的主播也迫于传统媒体的式微和收视压力的增加而想方设法吸引关注。韩国MBC电视台的天气主播金可英就曾在节目中即兴加入一段《Any Song》的舞蹈表演,后引起了一股模仿的热潮。在文化氛围更为奔放的国家,女主播们则可以通过展示自己的好身材,堂堂正正吸引观众眼球。1994年出生的阿根廷新闻女主播罗米娜就曾多次在节目中穿着性感甚至是“真空”的服装进行播报。泰国体育节目里,更有女主播富有挑逗意味地展示身材。加拿大甚至开播了一档《裸体新闻》(Naked News)的节目,每周一至周六都会在网络上播出25分钟,所有女主播和女记者都必须全裸上阵,不得不说大家为了收视是真的蛮拼的。

在收视率的重压下,电视台在寻求转型,一些女主播也由于压力过大,陷入了迷茫期。有20年新闻播报经验的东森当家主播陈海茵就在去年公开表示,自己因为长期处于高压状态而患上了自律神经失调,需要休假三个月。在脸书动态中,她更是直言,现在台湾电视台已经被收视率绑架,但是很多年轻人根本不看电视,这让她开始质疑收视率的参考价值和电视台的未来走向。

和陈海茵尚且对传统电视新闻有一些留恋不同,更多的台湾女主播已经纷纷开始为自己寻找另外的出路。开通社交媒体账号,公开展示自己演播室外的日常形象,有时并非出于电视台的考量和要求,而更多是时势下个人的偏好和选择。

前三立财经台主播刘涵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去年2月与电视台的合约期满后,刘涵竹褪去了做主播时的包袱,成功接到了房地产和手游品牌的代言,还跨界到时尚领域,做起了《YES!潮有型》的主持人,更在台湾服饰品牌Who Cares的年度大秀上贡献了自己的T台首秀。

在接受采访时刘涵竹就曾坦言,自己辞职和现在大家看新闻的渠道已经从电视转成网络,电视新闻收视率压力越来越大有脱不开的关系。“自己播了15年的新闻之后已经遇到瓶颈,况且我自己都不看电视,其他人更是一样,我想做主播以外的尝试。”

社交媒体上的(前)女主播们往往放下了节目中的架子,或甜美、或亲民、或性感。有“最美女主播”之称的陈嘉倩前两年在TVB辞职后,转战经营社交网络,时常发布自己的生活照。与新闻播报时端庄的外形和略带严肃的状态不同,甜美的笑容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使她在ins上收获了近20万关注者。

网络
网络

从陈嘉倩手中接过香港“最美女主播”称号的财经主播丘静雯也乐于分享自己的动态。她在私下里擅长瑜伽,身材匀称性感,还因其面容可爱乖巧而被网友指出神似韩国女团APink队长初珑。

这种并不耗费太多时间和心力的分享与经营,使得女主播们成功将多年来在节目中的曝光量转化为个人的关注度,并通过社交媒体上轻松愉快的氛围,拉近了自身与观众的距离,从而进一步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

当然,社交媒体的出现也让许多在新闻这个行业里并不如意的女主播找到了自己新的职业赛道。因外形酷似张钧甯而在台湾也小有名气的日本TBS前主播主播田中美奈实,在2019年年末就曾以写真集「Sincerely Yours…」大火了一把,这本写真集还一举成为日本史上畅销第二的女性个人写真集。

有意思的是,在TBS做主播期间,她没有受到观众青睐,反倒被评价为经常装可爱,在「最讨厌的女性主播排行榜」中榜上有名。转型艺人后,她慢慢才以性感有魅力的形象被更多人熟知,收入也远超主播时期。

如今经常在时尚杂志出现,也代言内衣品牌的田中美奈实,坦言自己曾经很没有自信,甚至在加入电视台时想过如何让自己的身材在镜头前显得不那么“傲人”。

网络
网络

社交媒体时代给电视台增加了收视率的压力,但另一方面,更多的主播也有了另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不必一定拘泥于一个小小的演播室。只希望在时代的潮流之下,这些曾经为大家熟知的女主播们,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职业道路,而不要成为时代的眼泪吧。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