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炫富的亚裔土豪有多疯?

热爱炫富的亚裔土豪有多疯?

ellemen
ELLEMEN

前几天,Netflix推出了一档真人秀《璀璨帝国》(Bling Empire),来展现生活在洛杉矶的有钱亚裔的奢华生活。

其实这并非是亚裔富豪们第一次以主角形象出现在北美影视剧中,从几年前的《公主我最大》到爆红的《摘金奇缘》再到《璀璨帝国》,这些亚裔有钱人们似乎正在成为好莱坞的新宠。

真人秀里的亚裔富豪圈,到底有多乱?

超级富豪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在社交媒体逐渐发达的今天,大家早已可以从各大社交平台上窥探到有钱人的生活,但《璀璨帝国》里展现出的亚裔富豪圈,还是让人想高呼一句: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以圈子里最有钱的富豪Anna Shay为例,这位60岁的日俄混血女士凭借着父亲留下的6亿美元遗产一直是洛杉矶富豪圈里的女王。

女王的日常社交活动包括但不限于:为了给朋友庆生,直接带他们从洛杉矶坐私人飞机去巴黎吃自己最爱的餐厅;日常逛奢侈品珠宝店,每个店都要专门关店为她服务;送朋友的礼物是镶满钻石的手链;在法航上假装空姐为大家服务,因为自己一生都没有正经工作过;疯狂办party,在8集的真人秀节目里,安娜就办了4次party,堪称派对圈的劳模……

网络
网络

疯狂买买买是每个人的标配,购物王者Jaime Xie是节目里最小的卡司,但论起买买买,她可是完全不输任何一位前辈,请欣赏一段她在节目中的精彩发言:“我可以连续购物五天,完全不会觉得累也不会觉得腻味。看到什么都买,不停地买买买。我知道我可以,不是我相信,而是因为我真的这么干过。”

害,普通人还在为连着五天加班头疼,有钱人已经开始担心连着五天买买买会不会累到自己了。

钱是《璀璨帝国》的核心,但却不是全部,毕竟富豪们的欲望显然不止于花钱——如何获得大家的关注才是他们最关心的事。

这不,一位叫Christine Alexandra Chiu的女士就兵行险着,不炫自己看秀时买下的10万美金一条的裙子,而炫耀起自己老公的“皇室血脉”。在克里斯汀的口中,她老公,一位比弗利山庄的明星整容医生,其实是宋朝皇室的第24代直系子孙,“如果中国还是封建王朝,那我丈夫就是皇帝,我儿子就是太子。”

好家伙,除了瞠目结舌,确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表面的极尽奢华让外人羡慕,但是这些亚裔富豪们,同样有不为人知的烦恼与痛苦。作为“皇家后裔”的克里斯汀一家就对生育一事有着执念。在克里斯汀没有生出儿子之前,她在家的地位可不像现在这么高:回家吃饭不能上桌、吃完要负责洗碗、公公婆婆的态度也是极其冷淡。

生一个还不够,在克里斯汀终于产下自己口中的“太子”后,她老公又要求她再给儿子添几个弟弟妹妹。然而克里斯汀的身体并不允许她再次怀孕,她和老公立刻选择了代孕。在她的口中,代孕妈妈仿佛只是一件工具:“我可能是代孕者最可怕的噩梦,我可能会把她关起来,我会在她肚子里装摄像头,到处安排警卫来监控孩子的情况。”

最为讽刺的是,克里斯汀在后来的节目中提到,她之前之所以一直怀不上孩子,问题并不在自己身上,而是老公的原因……

其实,这并非是疯狂炫富的亚洲富豪、富二代们第一次出现在北美的真人秀节目里。早在2014年,加拿大就推出了一档以四个华裔富二代女孩为主角的真人秀节目《公主我最大》(Ultra Rich Asian Girls)。因为收视不错,又在2015年推出了第二季。在这档节目里,四位华裔女孩常常开着豪车进出赌场(北美赌场的工作人员甚至会用普通话向她们问好)、飞到全世界各地疯狂购物,还发出过“牛肉非神户不吃,红酒非拉图不喝”的宣言。

宣传海报也是蛮土味的
宣传海报也是蛮土味的

其中一名女孩卓薇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还提到,自己曾经一晚上狂欢就花掉半个铂金包的钱;如果是过生日的话,只会更贵,不到一小时就能喝酒喝掉2个Fendi包包。

不过在节目结束之后,也有网友扒出其中的主角戴的手镯只值300加元;而在节目中被几位女主角崇拜的“知名”商业顾问黄世惠则是一个诈骗犯,涉案金额高达2500万人民币。

HBO去年出品的《何家大院》(House of Ho)则聚焦于一个白手起家、最终成为新一代富豪的越南家庭。虽然被媒体戏称为亚裔版的《与卡戴珊一家同行》,但《何家大院》除了单纯展现这一家人的奢华生活,还将更多的镜头聚焦在了越南家庭的传统文化和东西方价值观差异上。

网络
网络

不得不承认,近年来,好莱坞关于亚裔,尤其是亚裔富豪的作品越来越多。戏剧来源于生活,那么现实中亚裔富豪们的抓马生活正是这些影视剧、真人秀的灵感来源,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刘特佐(Jho Low)。

《璀璨帝国》里的各个富豪已经深谙炫富之道,但和刘特佐的出手阔绰相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如果说真人秀里的炫富基本还停留在买买买阶段,那刘特佐就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真正的“会花钱”。让我们先来欣赏一下他当年的花钱战绩:邀请《花花公子》兔女郎20强作陪、和社交名媛希尔顿开party、给卡戴珊送白色法拉利、2012年送小李子一座小金人做生日礼物(这是他花了60万美元从一名收藏家手里买到的)、赞助电影《华尔街之狼》一辆兰博基尼、花110万美元送米兰达·可儿透明钢琴、买下报纸头条向萧亚轩求婚……

2014年,刘特佐受邀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
2014年,刘特佐受邀参加格莱美颁奖典礼


和《璀璨帝国》里的女王安娜一样,刘特佐也很爱办party,只不过这位多金男孩在派对上邀请的可不是自己的有钱邻居,而是一众美国社交名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他的30岁生日派对。

在拉斯维加斯的这场生日派对,刘特佐租下每晚2万5000美元的套房,并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以难以拒绝的出场费用请来了大半个好莱坞为他助兴,出席的明星包括帕里斯·希尔顿,坎耶·维斯特、金卡戴珊和小李子,来自Fugees乐队的歌手PrasMichél,嘻哈歌手SwizzBeatz等等,而小甜甜布兰妮拿到六位数的费用,唱了一首生日歌,当年因《江南style》大火的鸟叔也在现场表演了这首歌。除了大型颁奖典礼,很少有人能同时请到这么多演员和歌手,仅仅为了一个人的生日,但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生日:客人名单里,其最核心的,其实是他生意上的伙伴,高盛集团的银行家和来自中东的权贵。

传奇多金的背面,刘特佐也用行动证明了,富豪的圈子到底有多乱。2015年,一位知情人士揭露一马发展基金会(1MDB)中有非法操作,这个主权基金由马来西亚政府全资拥有,主席是总理纳吉布,而刘特佐一直被认为是基金会中的核心角色。2016年,美国司法部经过调查后指控刘特佐和他的同伙窃取了1MDB中的45亿美元,并且把近一半的钱花在买房、买艺术品、买游艇飞机、买珠宝和开派对上。

一夜之间,曾经风光无限的“亚洲盖茨比”变成了“马拉西亚和珅”,属于他的邮轮、私人飞机都被公开拍卖,而他本人,至今还在潜逃之中。

刘特佐价值25亿美元的邮轮“平静号”
刘特佐价值2.5亿美元的邮轮“平静号”

亚裔富豪的圈子从来不只是炫富那么简单,刘特佐的故事并非孤例,前文提到的真人秀《公主我最大》背后,同样有一桩惊掉观众下巴的狗血故事。

故事的女主角赵一铭是第一季节目的四名女孩之一,自称自己会三种语言、学过服装设计,还带其他三名女生去了自己的私人小岛,并且告诉她们岛上的东西都是古董。

就在节目结束的第二年,赵一铭却突然被卷入了一起杀人案,她的父亲赵利被指控杀害了她的表舅苑刚。吃瓜群众们深入了解才发现,苑刚被杀的地方正好是赵一铭在节目中炫出的豪宅。这栋占地2500平方米的宅子是苑刚在2009年7月花580万加元买下的,而赵一铭在节目中晒出的豪车、豪宅、私人小岛,其实都是苑刚的财产。

2016年5月对赵利的庭审,再次让人们大跌眼镜。赵利声称,这是一起乱伦引发的案件,苑刚看上了他的外甥女,自己的女儿赵一铭(两人没有血缘关系),要求与她结婚。赵利忍受不了,才动了杀机。

影视剧和真人秀里专注炫富和撕逼的亚裔富豪已经常常做出惊掉观众下巴的事了,但和现实生活中的狗血比起来,真的是不算什么啊……

美国人为什么痴迷看亚洲有钱人炫富

全世界的观众都热衷于看有钱人炫富和撕逼,但为什么独独亚裔富豪的生活成为了这几年好莱坞和北美观众的心头好呢?

大家的好奇心最开始是源于一大批亚洲富豪的出现。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詹姆斯·克莱伯垂(James Crabtree)在《金融时报》撰文分析指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数量已经从十年前的1000人左右上升到2018年的2208人。然而,对超级富豪的聚焦影响了人们对其构成变化的关注——尤其是这一群体正在向崛起的亚洲强国转移的过程。

在2016年时,就有美国媒体提出,亚裔是美国财富增长速度最快的群体,而这源于他们普遍受教育水平较高。到2017年,更多的数据开始支撑这一结论,瑞银集团联合普华永道发布的最新全球亿万富豪调研报告显示,亚洲身价十亿美元以上的富豪人数达到637名,首次超过了美国。从增速来看,亚洲几乎每两天就诞生一位亿万富翁。

与亚洲经济的飞速成长不成比例的是北美电影圈少得可怜的亚裔出镜率,南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中提到,2014 年美国全部影视剧中,只有大约 5% 有台词的戏份是属于亚裔演员的,正是这样强烈的对比让大家对亚裔富豪们的真实生活状态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再加之在美国,亚裔富豪和富二代们一直有着“爱挥霍”的标签,大家对于他们如何使用自己的财富有好奇心也就不难理解了。

另一方面,尽管炫富和撕逼仍然是亚裔富豪故事的主要元素,但这些电影和真人秀中展现的东方文化传统同样是吸引观众的重要原因。不管是对家庭责任和子女教育的重视还是具有绝对权威地位的父权,在西方观众看来,它们都是和传统西方富豪家庭完全不同的价值观。

《摘金奇缘》的制片人布拉德·辛普森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分析这部电影在北美大获成功的原因:“这再次凸显了真正的多样性至关重要,观众厌倦了看到相同角色的相同故事。我们必须给人们一个下沙发的理由,必须给他们一些不同的东西。”

网络
网络

《摘金奇缘》的成功对于同类型的影视剧、真人秀而言,有着里程碑式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亚裔演员、导演和制片人希望能改变影视剧中的亚裔刻板形象,富豪生活成为了他们的一个突破口。《璀璨帝国》的执行制片人Brandon Panaligan就是其中之一,他的父亲是一名菲律宾移民。在他小时候,美国影视剧里很少有丰满的亚裔角色形象——不是书呆子就是李小龙。在他决定成为一名电影工作者以后,每个人都告诉他,他应该像李小龙一样去拍中国功夫电影,“但我完全不了解功夫,当然无法成为下一个李小龙。”

《摘金奇缘》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Brandon发现就连约会时其他人都会和自己说:“我爱《摘金奇缘》这部电影。”如果在以前,他听到的只会是:“天呐,我爱李小龙的电影。”这样的改变坚定了Brandon要拍一部类似的电影的决心。

随着类似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更多的人开始担心,好莱坞对亚裔富豪的过度关注会让大量普通观众对亚洲人产生新的刻板印象——一群疯狂的超级富豪。另一方面,尽管亚洲富豪们已经成为了美国收入最高的群体,但在纽约,亚洲人仍然是最贫穷的移民群体。皮尤研究中心2018年的分析显示,亚裔是美国在收入上差异最大的群体:从1970年到2016年,亚裔美国人的收入不平等指数几乎翻了一番。

但Brandon并不觉得这会是一个问题,在他看来,富豪们的生活只是一个导火索,可以引出更多关于亚裔有趣的故事。

“我期待大家可以讲述更多不同的故事,因为很显然,‘超级富豪’的故事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切角,但亚裔美国人还有更深、更广阔的故事,也有更多的侧面和切角可供选择。我认为一旦我们证明了亚裔的故事在美国是有市场的,就有很开放的空间值得挖掘。”

怀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摘金奇缘》原著小说的作者关凯文,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提到,自己想写的不仅是疯狂的亚洲富豪的故事,还有疯狂的亚洲穷人的故事和疯狂的亚洲普通人的故事,“我已经写了三本关于1%人群的书,如今,我想写的是关于这个宽泛范围的探索,展现世界各地的亚洲人的其他方面,至少我想展示出他们和疯狂的亚洲富人一样酷。”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