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开80万年薪,我拒绝了”

“拼多多开80万年薪,我拒绝了”

ellemen
ELLEMEN

新一年开始,有很多事发生了变化,也有一件事没有任何改变,就是打工人的996加班时刻。

即便是发生了拼多多员工因加班去世的事件后,打工人的加班状况依然没有改善。不过在习惯于内卷的职场上,有不少人已经开始拒绝加班,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ellemen
ELLEMEN


我是本科的时候就去欧洲留学了,可能因为在那边呆太久了吧,觉得跟国内的大家有点脱节,所以一毕业我就决定回国了,想结束那种“好山好水好无聊”的生活。

刚回国工作的那段时间,我有过一阵挺严重的cultural shock,不仅心理上无法接受国内的加班文化,我的生理上也出现了应激反应:无缘无故胃疼,生理期也变得特别不规律。


我在国内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老板是一对在事业上非常ambitious的夫妻。创业公司嘛,你懂的,狼性文化是不可避免的,为了最大化发挥(压榨)每个员工的价值。

我去公司的第二个星期,就被女老板当着n多同事的面当场“问话”,原因是我前一天做完自己的工作就走了,没有留下来陪着大家一起加班。她当时的原话我都还记得,说:“你组长都没走,你凭什么先走?你不知道主动帮她分担一点吗?”

我当时可能年轻气盛吧,还跟她辩解了几句,我说她作为leader负责的事情比我多很正常吧,我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量,加上下班后有自己的安排,也告知了她,为什么不能提前走?

现在想来,我都有点不敢相信那段话出自我口,但这种有理有据的反驳并没有让她让步,反而因为我当众“怼”了她,后面的几个月里我都活在强烈的心理压力之下。

在欧洲的时候,我也实习过,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只在工作时间交流业务,下了班谁也找不到谁,更不要说“强制加班”了。但这套本应大家都来遵守的规则到了国内就完全失去效力。你如果提出质疑,就会被视作“不上进”、“不愿意吃苦”,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在没有相应报酬的情况下吃莫名其妙的苦啊?


我那段时间也有过自我怀疑,可能因为周围人都接受了这套话语系统,所以显得我特别格格不入。我也问过自己:为什么别人能忍,就你忍不了?人家前一天走得晚,第二天也能按时来,你为什么做不到?

那种焦虑和怀疑让我三个月都没来过月经,当然也是紊乱的作息和饮食不规律造成的。因为身体都发出了抗议信号,我才决定“放自己一马”。

辞职之后,我在家调理了两个月,才把自己精神上受到的“荼毒”给清理干净。如果要在身心健康和一份需要通过加班而换取职业发展的工作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我会坚定地选择前者。

所谓“内卷”,只有参与其中的人都纷纷退出,才能停止这个恶性循环。

ellemen
ELLEMEN

这件事给我的影响还挺大的,我漂在北京差不多3年多了,时间长了大概对自己的了解也开始慢慢加深,平时不太喜欢拒绝别人,只要别人有求与我,我能做的都会做到。害怕得罪人,不敢拒绝人,是我性格里的弱点。这种事情就像长在自己身上一样,无论你怎么克服都没有办法。

前年的时候,我有幸去了一家影视传播公司。在面试的时候,上司就跟我讲加班比较多,我当时也跟很多人一样,觉得加班就加班了,只要是工作需要就可以。

我觉得职场新人最容易有一个错觉,就是你干的越努力,就会上升更快,但殊不知,你干的越努力,就会被更努力的操弄。我刚入职的那一年,真的特别殷勤,不光自己的活,同事需要帮忙的,别人的锅什么的,都接过来,大清早第一个到公司,晚上也最迟一个下班,恨不得住到公司。

因为学历上只是个大专,没法拼学历,只能拼努力,再加一点前几年混圈子剪片子有的那些小技巧和小天分来支撑我内心的自信。

就这么拼了将近一年,领导给我涨了一倍工资,不过在那年最后一个“月度谈话”的时候,大老板跟我谈话,他说的一句话让我有点小疑惑:“小月啊,工资涨了,也要承担相应的能力,以后你的担子也会越来越重的。” 我本来以为,涨工资是对我能力的认可,可能今后也会因此而升职,没想到更狠的还在后面。

就在加薪后不久,我就接了两个重活,一个是连续五天去国外出差,两个老板,再加上我,工作都是我做,然后他们指挥。后来我从同事的口中得知,出国出差是他们的“保留动作”,是给你的一种“奖赏”,记得那五天我就睡了加起来不到两晚上,其他几个晚上不是在路上打盹,就是在迷迷糊糊中弄素材。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在回来时的机场,因为行李超重,领导告诉我,让我先把托运的费用垫上,我答应了,虽然没有多少钱,当时心里觉得特别不是滋味,在机场我挺不开心的。

这两个重活结束后,领导一晚上又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鼓励谈话,说前段时间辛苦了。那时,我就觉得特别难受,晚上回到出租屋,没有男友可以拥抱,没有朋友可以吐槽,特别绝望,觉得内心有一块东西被挖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可以填补这块空白。

没有加班费,似乎长时间工作成了一种常态,我有向上司暗示过要不要再找个人帮忙来做,这样也能保证工作质量,上司说要跟领导反馈,但最终都杳无音讯。

在几十次改稿之后,临交最后一稿的那晚,大老板突然找到我,对我发了一通脾气,说为什么很多改动的地方没有知会他,后来我才知道,我上司告诉我要改动的地方,都是他自己做主,没有跟老板沟通。这些锅很显然都甩到我身上了,要我当晚就要按照他说的改过来。我当时特别崩溃,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听老板在那里絮絮叨叨讲一些有的没的时候,我默默地说了一声:“我不想加班”,他不说话了,“你要是今天出了这个门,明天你就别来了。”我二话不说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狠狠地拍上了办公室的门。

那晚我直接回家了,直接跟领导在微信上提出了辞职。当周我直接办了辞职手续回家休息了。在跟HR办手续的时候,我还全程录了音,以防这家烂公司后面再来找我的事。回家后,我就生了一场大病,整整发烧了两天。我记得当时因为作息不规律,有好几个月大姨妈都没来,辞职之后,我休息了整整两个月,思考了很多,也发现自己成长了很多。

我觉得加班除了公司根本就是拿你当廉价劳动力的原因外,还因为我自己根本没有学会说拒绝。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和权利,对那些试图剥削你,从你身上榨取利润的人来说,拒绝是最好的办法。在辞职之后,我开始摸索自由职业,刚开始挺不容易的,有那么半年银行卡里剩下的钱不超过500,不过后来我挺过来了,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都没有打倒我。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才跟父母讲了这件事,我妈听了之后流泪了,记得当时我们母女俩抱头痛哭,就真的跟电视剧里一样,因为他们以为自己的女儿在大城市过的不错。不过我还是会继续留在北京的,因为梦想还在这里,我要继续寻找下去。

ellemen
ELLEMEN


25岁硕士毕业工作到现在,7年时间,我差不多已经混成了一个“职场老油条”。

我是上海土著,从小到大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都没离开过这座城市。一直以来都顺风顺水,没什么太大压力。不知道是不是没经历过什么挫折的原因,我觉得自己性格里好像不具备那种冲劲,一直都挺佛的。

研究生毕业那年,我先是按部就班进了一家专业对口的国企,过了3年“朝九晚五”的日子,按理说刚工作的年轻人应该是最能吃苦的吧,但我打那会儿起就看得挺开的。我没有那种特别想出人头地的想法,事情做到80分就差不多了,下班以后绝对不会回任何工作消息(当然那份工本来也没什么事要占用私人时间)。

后来因为生活太过“一眼望得到头”,我被一个老同学叫去一家金融公司上班。本来还担心从国企跳去私企,会不会一下子工作强度暴增,让自己吃不消,结果完全相反。那边的老板找了外包团队负责公司的部分业务,我们正式员工的工作量被分担了不少。
虽说要晚上7点才能下班打卡,但实际情况是,6点不到的时候同事们就结伴去吃饭了,吃完在外面晃悠一圈回公司滴个卡,就能回家了,实际工作时长跟我以前在国企差不多。甚至,上班时间我偶尔还能以“谈业务”为由下楼找老同学喝个咖啡,总之就是过得特别悠闲自在。

前两年互联网企业被炒得很热嘛,我也去面试过几家,也拿到过包括最近处于风口浪尖的那家公司的offer,当时给我开的最后价格是80,但是摊开来说要加班,晚上得10点以后才能离开公司的那种。


我有同学在里面工作过,我就去打听了一下这种加班是含水份的还是实打实的,因为我知道有些互联网公司的加班其实是上班时间摸鱼,快到下班了才开始做事……结果对方告诉我,晚10都是乐观估计了,晚11才是常态,第二天还不能迟到,每周都是单休,国庆这种法定节假日也是要克扣的……


我听完就被“实力劝退”了,这不是拿命换钱嘛?虽然package开得着实吸引人,但稍微会算点账的人都知道这就是“纸面富贵”而已。有人说,年轻时候可以进去卖几年命,赚到钱了再走,问题是,我为什么要浪费自己几年的大好光阴投入进去啊?有这个时间带薪摸鱼不香吗?


但我也理解,很多从外地来上海打拼的年轻人其实都是迫于房贷压力,不得已做出的选择。没人喜欢加班,但如果特别缺钱的话,似乎也只能进入这套“内卷”的体系,放手一搏。

所谓选择,一定是你有了退路之后才能做的,在拒绝加班这件事上,很多人其实没有选择。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