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一只的赛鸽,让国内土豪纷纷玩上瘾

千万一只的赛鸽,让国内土豪纷纷玩上瘾

ellemen
ELLEMEN

前不久,一只欧洲鸽子被中国买家以160万欧元价格买下的新闻上了热搜,这只折合人民币1247万元的两岁鸽子,起拍价只有200欧元,之所以被推上高价,是因为两名中国竞拍者相互加价的结果。

在微博这条新闻的评论中,网友们惊叹于千万元买鸽子的惊人举动,其实,鸽子很早就开始与资本逐利深深关联,在一掷千金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中国男人用金钱来投资兴趣放飞自我的奇特现象。

ellemen
ELLEMEN

和我们熟悉的猫狗等家庭宠物相比,鸽子似乎是古早时代的宠物,更不用说信鸽,在通讯发达的今天,飞鸽传书似乎是武侠小说里的桥段,跟现代人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人人眼中的古老现象,也是给一些人带来巨大利润的“钻石”级投资机会。当你在城市中抬头看到一群鸽子划过天空时,别以为他们是哪个胡同大爷圈养的普通鸽子,很有可能是某位富豪们从欧洲进口,身价上万美金的信鸽及其后代。

看鸽子的男人眼神
看鸽子的男人眼神

看鸽子的男人眼神

人类利用动物来为自己服务有很长的历史,鸽子就是其中的一种,“飞鸽传书”其实是利用了野生鸽能返回自己的鸟巢和配偶会合的习性。于是,人类开始驯化野鸽,用于传递信息。

在通讯不发达的古代,除了骑马驿站传递信息之外,用“飞鸽传书”可以说是一种速度极快的联络方式。

有人用科学方法测定过信鸽在中等距离下的飞行速度,大概为每小时48千米,最快的飞行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95公里,已经很接近高速公路上行驶的小汽车了。而信鸽在适当的条件下,可以达到惊人的速度。美国赛鸽联盟的记录显示,一只信鸽可以以162千米每小时的速度从约164公里外返回。

信鸽还能长距离飞行。一位国内爱好者的鸽子曾经创下飞3500千米后归巢的纪录,而这些纪录曾一次次被其他的信鸽们打破。2006年,一位浙江人士还申报了自家信鸽飞行距离最长的吉尼斯世界记录。他从新疆喀什放飞后,信鸽用了83天,穿越沙漠和高原从新疆回到浙江苍南,直线距离达到了惊人的4308.3公里。

据鸽子主人讲,鸽子从新疆飞回浙江后,体重瘦了200克,是原先体重的一半。之后,主人试着抛起鸽子,在飞行了10多米后,这只创下纪录的信鸽累的跌落到了地上。

网络
网络

有了信鸽比赛和国内各地的信鸽协会,也就有了资本的介入。在全世界,赛鸽都是一项略带有博彩性质的体育项目,有人将它和赛马相提并论。虽不能和赛马的规模相比,但赛鸽的背后,也有着上千亿的经济规模。

在国内赛鸽活动最为发达的上海,有不少信鸽协会会员养鸽数十年,除了出于兴趣爱好的养鸽人外,还有不少以养鸽盈利的职业赛鸽者,不少信鸽品种优良、身价不菲。

在上海信鸽协会的官网上,可以实时观看各类信鸽比赛的直播,还有各种养鸽知识的交流区,满足各类养鸽人士以鸽交友的需求。

网络
网络

还有各种在赛鸽中获得优异成绩的“冠军鸽”展示,每个页面上都有养鸽人的信息,当然每个信鸽都有一个霸气的名字和它们的实力搭配:“沙尘暴”“天德女王”“闪电号”“金团皇后”……

网络
网络

偶尔,养鸽人还可以在这里书写自己的养鸽小心得和情怀,以博得圈内同好们的共鸣。特别是比赛过后,更是这些中年男人们难得的表现机会,毕竟看到鸽子在天空飞翔,心里感觉放飞的不是鸽子,而是自己。

网络
网络

网络
网络

这些浑身寄托着养鸽人希望的信鸽,参与的则是国内最为竞争激烈的公棚比赛。顾名思义,所谓的“公棚”就是信鸽和爱好者们的集中地,他们将自家的幼鸽交到公棚,统一饲养和训放,并进行比赛,因有公证机构介入,可以有一个相对公平平台进行赛事,公棚赛就成了很多赛鸽人首选的赛鸽形式。

在全国据统计有超过500多个公棚,有将近40万正式注册的赛鸽会员,他们都属于官方背景的中国信鸽协会和各地的分会,各种比赛设有奖金,赛鸽的衡量标准是飞行距离,比赛多分为200公里、320公里、430公里、530公里等资格赛,总奖金据说超过1亿元。

如此奖金丰厚的比赛,吸引了不少中老年人加入养鸽的行列,毕竟暴富机会比买彩票中奖几率要高。一羽信鸽拍卖的最高价格,也从几万涨到了上千万:2018年11月20日,北京开创者信鸽俱乐部将一只鸽王拍出了2200万元;一年后,比利时的雄性信鸽被一名中国商人以近1000万元的价格买下。这些高价购买的信鸽,只要夺一次冠就可以买下一套房子,一夜暴富的消息,如同买彩票暴富一样,刺激着人们的神经。

养鸽人的炫富时刻
养鸽人的炫富时刻

养鸽人的炫富时刻

为了在比赛中获得高昂的奖金,信鸽比赛成了一些人看重的下一个捞金机会。2018年,在国内赛鸽活动最为频繁的上海,就发生了这样一件让人惊讶的作弊事件。

当年春天,作为比赛的既定路线,上海信鸽协会将所有参加当年比赛的鸽子在上海一公棚内饲养,养到一岁时,就让这些鸽子从745公里外的河南商丘放飞,回到上海的棚内。

比赛开始后,鸽子飞回上海的鸽棚,但其中四只却飞回商丘,两名男子抓住鸽子后,将它们藏在包装盒子里,用高铁运回了上海,到上海后,各自被放飞,可以预想的是,这些鸽子到终点时,都打破了比赛的纪录。

因为正常的赛鸽飞完整个路线需要8个小时,而高铁只需要3小时18分钟,不用飞,乘坐现代交通工具就可以赢得比赛,估计信鸽自己都不会相信这种奇迹。

涉嫌作弊的两人在比赛结果被质疑之前,就跟警察自首,因为认罪态度良好,被从轻处罚,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但最惨的不是养鸽人,而是鸽子。在作假行为被发现后,无辜的信鸽被做贼心虚的养鸽人弄死,作为证据被消灭,成为人类逐利的牺牲品。

ellemen
ELLEMEN

从养鸽到赛鸽,背后不仅仅是男人们“丰富业余生活,陶冶情操”的需求,潜意识里的金钱利益更是推动着赛鸽的价格水涨船高,为此,赛鸽也成了中国的一些富人们争相争夺的资产增值新领域,正式成为赚钱的“工具鸽”。

先来康康来自赛鸽爱好圈子里的富豪养鸽数据。

被称为“北京新一代赛鸽名家”的高先生是一位房地产公司董事长。2002年开始养鸽,因为非常痴迷,专门在北京密云云佛山下买下四十亩地,盖起豪华鸽舍。

网络
网络

据说各种“世界名鸽”他看中都会花大价钱买下,曾从欧洲的拍卖会上买下一只名叫“博尔特”的鸽子,在2012年和2013年两次获得“全国鸽王”的前三。职业生涯赢得数千万奖金,通过赛鸽比赛入手奖金和劳斯莱斯等豪车不在话下。

“博尔特“的名片
“博尔特“的名片

“博尔特“的名片

除了地产大亨,还有身兼六家矿业集团老总的广西柳州某矿业公司周姓董事长。在国外买下的种鸽,产下的后代在各种国外赛鸽比赛中获得冠亚军,并在各种拍卖会上屡屡创下高价。

还有北京一家印刷公司荆姓董事长,从国外引种高级鸽子,其介绍文案中曾这样写道:“秉着‘要么不买,要买就买最顶级的’的引种理念,不断斥巨资引进世界顶级铭鸽”,在十几年前就数次以几十万元的价格从欧洲引进鸽子。

上面这些鸽子都因为血统纯正,身体素质高,在各种赛鸽比赛中多次获奖,为主人赢得了巨额奖金,对这些国内土豪们来讲,鸽子是大概率不会让他们失望的宠物和赌注,一位鸽主曾这样讲:“好鸽子就像那女人衣橱里的衣服,总是缺少那么一件”。

男人买衣服要去海澜之家,养鸽富豪们买鸽要去欧洲。比利时是赛鸽运动的“麦加”,这里是信鸽交易的世界中心,拥有世上最密集的赛鸽爱好者,有2万名鸽友在线上以高价互相竞逐。雄性赛鸽比雌性价格更高,买家可以借此繁育更多的后代,也引起了中国买家趋之若鹜前去购买,毕竟一只雄性鸽子就能繁衍出很多高价信鸽,非常划算。

网络
网络

原本,在赛鸽的发源地欧洲,赛鸽本来是一件兴趣赛事而已,并非有钱人的游戏和投资方式。最著名的赛事冠军的奖金是一个奖杯和250欧元(约合人民币不到2000元)、 第二名是125欧元(约995元)、第三名是100欧元(折合人民币约795元)、第四、第五名奖励75、50、35欧元,以此类推,靠着赛鸽来发家致富几乎不可能。

而在一部关于赛鸽的纪录片中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说两位退休的矿工,为兴趣爱好,参与各种赛鸽比赛,奖金非常少,奖品就是象征性的各种盘子和勺子而已,赛鸽似乎是那里老年人人生暮年的游戏,寄托着他们的梦想,为退休生活增加一点乐趣。

不过,亚洲富豪们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更多的商业气息。中国富商胡振宇曾以25.4万欧元的价格,购得了荷兰人拍卖的一羽名为”特殊灰”的赛鸽。此交易额也创下了当时赛鸽拍卖史上的新纪录。据统计,一些拍卖行拍卖的几百只鸽子里,有50%的买家是中国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逐渐增加。

外媒《金融时报》报道的中国养鸽富豪们
外媒《金融时报》报道的中国养鸽富豪们

外媒《金融时报》报道的中国养鸽富豪们

而鸽子的价格也逐年被推高:2013年,一名中国商人以31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45万元)在比利时的一个赛鸽拍卖会上,购得一只赛鸽。2014年,一位国内医药大亨用200万拍得一只赛鸽......

中国富豪们对鸽子的爱已让欧洲人惊叹不已,在一些国家,养鸽业已经朝着非常专业化的方向发展。比利时的一些高级信鸽饲养场为鸽子搭建了高科技的鸽棚,其中安装了摄像头,有专门为鸽子准备的淋浴和桑拿,以及各种“大保健”设施。鸽场主人们毫不讳言自己这么做是为了瞄准中国客人:

”中国人很看重价值的增长。就算他们不育种,不参加比赛,他们还是会买只奢侈品一样的鸽子,就像对待鲁本斯或伦勃朗的艺术作品一样”。

ellemen
ELLEMEN

其实,赛鸽并非是唯一吸引中国富豪的动物。除了天上飞的鸽子外,水里游的锦鲤价格也被推高,可以说是下一个值得中国富豪们投资的“潜力股”。

和欧洲信鸽们的命运一样,日本最近几年成了中国锦鲤爱好者们的重点关注的国家。日本最大的锦鲤养鱼场社长说目前一条锦鲤的价格已经高达38万美元,而中国买家对于日本的锦鲤市场最为重要:“他们是最大买家,重要的是愿意出高价。”

网络
网络

作为2018年国内的“十大流行语”,锦鲤在当年就获得了极大的曝光量。这个势头给日本养鱼户带来了“福利”,一名中国台湾的女性在日本以两亿日元的价格拍下一条锦鲤。日本人还举办各种锦鲤“选美”比赛,吸引海外买家前来观赏购买,一条卖出几十万美元的高价都是非常稀松平常的事情。

当欧洲信鸽拍卖还在坚持兴趣为主的原则时,日本的养殖户和拍卖行显然更懂国人的心理。选美比赛上,评委们正装出席,手拿笔记本,仔细评鉴每一条锦鲤的大小、体型、花色、品种等等,就连它游动的曲线也被当做评分的标准,因为这和它能买多高的价钱息息相关,代表着它的魅力和身价。

而在拍卖会的现场,中文、日文、英文三种语言交错,更能看出锦鲤人气的火爆,而在这样的选美比赛上,中国人从日本购得的锦鲤在这几年经常获得冠军。

锦鲤选美现场
锦鲤选美现场

锦鲤选美现场

据统计,日本目前90%的锦鲤都被拿来出口,一条两岁的锦鲤可以卖到30万美元,但在十年前,价格还不到三分之一。

而随着国内富豪们的增加,信鸽和锦鲤也加入了富豪奢侈品消费的名单中。在养鸽人锦鲤人面前,说自己有钱很有可能成为班门弄斧的笑话,因为他们也许是家缠万贯的隐形富豪,每年各种咨询机构调查的奢侈品消费增长数据中,可能就有他们贡献的一份子。

有人说,赛鸽比毒品还毒,玩上了瘾,甩都甩不开,但随着更多的富人出现,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还会抱着保值暴富的梦想为这些动物而赴汤蹈火呢。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