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遇害后,一个母亲痛苦的三年

魔幻2020每天都在上演新鲜的突破底线的新闻,热点如潮水一样永不停歇,很多人沉溺在各种吃瓜的兴奋里,也许没有注意到,全国关注的江歌案如今又有了新进展。

江歌
ELLEMEN

2017年12月20日,轰动中日两国的江歌被杀案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当庭宣判,被告人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被判有期徒刑20年。

尽管不是一直争取的死刑,凶手也得到了法律限度内最大的惩罚,但这对于江歌的母亲江秋莲来说,并不意味着结束。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江妈妈屡次发声,她和江歌、刘鑫的名字也几度登上热搜,双方在关于对错的问题上互不相让,却始终没有得到法律明确的判定。

2019年10月28日,江秋莲以生命权纠纷为由对刘鑫提起民事诉讼获法院受理立案;今天,2020年6月5日,此案召开了庭前会议。

“我不了解对方现在的情况,但是我特别希望她能出席,我想现在可能只有在法院才能见到她或者她的家人。”江秋莲说,自女儿江歌在东京遇害至今的三年多来,她只有在2017年的夏天与刘鑫,也就是现在的刘某曦见过一面,自此对方及家人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更没有来当面找过她。

江秋莲告诉媒体记者,她无时无刻不想当面问问刘鑫,作为女儿遇害案的最关键当事人之一,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人说中年失独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对于江歌的母亲来说,从2016年11月3日女儿于日本被害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掉进了无尽深渊中;但她可能没有想到,在失去女儿的锥心痛苦中,她还要面临着无休止的中伤、怀疑和掰扯。

江歌
网络

跨国诉讼的困难不必说,在确凿的证据下,凶手被判20年,但事件中的另一个人刘鑫到底有没有锁门却成了罗生门,不过一些事实显然是清晰的:江歌收留了刘鑫,陈世峰是因刘鑫而来,而当江歌在门外被陈世峰杀死时,屋内的刘鑫并没有出来。

这样看来,似乎刘鑫是整个悲剧的源头,但却是好心的女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对于母亲而言,显然是难以接受的。

曾经引起过广泛关注的《局面》安排了双方会面,时间是在江歌被害后300多天,这也是江妈妈事后第一次见到刘鑫。面对刘鑫的百般推脱,江妈妈直接指出刘鑫“是因为你们家现在的生活受到了影响,并不是江歌为你付出了一条命。你并没有认识到错误。”

事件后,几个人的命运都有了巨大的改变。

江秋莲原本是个坚强的女人。她离婚后靠着摆地摊、做裁缝、卖布料,一个人将孩子带大;在朋友眼里开朗又热情,负责又仗义,但出事后在家里再也不主动说话,只是一天到晚不出声的流眼泪。

她迅速瘦了20斤,脸颊凹陷下去,眼、鼻、齿的骨骼凸显出来,这让她不敢去见自己的母亲。但性格里刚强的一面还是显现出来,“一定要为江歌的死讨还公道”。

江歌
网络

当年拆迁分到的两套楼房,一套为了给江歌出国读书卖了,另一套,如今为了诉讼也卖了。

她咨询了日本判处死刑的先例当事人,然后在全国高校开展请求判处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活动夭折后她在网上征集签名),还放下自尊心发起了众筹,这让她有些羞愧,“感觉自己成了在乞讨的乞丐”,但“只要为了江歌讨回公道,真的去乞求也可以承受”。

江歌
网络

陈世峰的审判尘埃落定后,江妈妈在日本的记者发布会上就表示自己会起诉刘鑫。 相比之下,刘鑫仿佛神隐了,室友遇害后,她一直没去面对江歌的母亲,直到自己全家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车牌等个人信息全部被公布在网上。

她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学业难以为继只是开始,在局面的采访中,她表示“全家电话24小时不停响,就连唯一感到轻松的上班的地方,都有媒体去,我都被辞退了”,“一直不敢出门,我能这样活到什么时候?能活到年底吗?”

江歌
网络

她们全家搬了家,刘鑫也改了名字。刘鑫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那次见面后,刘鑫经常出门,在哪儿他也不知道,“有时候回家,有时候不回家”。

在自己看来被逼到尽头的刘鑫也开始了对江妈妈的反击。俩人的交锋最开始在微信上,然后在微博上。 在江妈妈看来,刘鑫不信守诺言。局面的视频中,刘鑫承诺了之后会去看江妈妈,但却从未主动联系,甚至在立案后拒绝接收法院传票,刘鑫的态度,从回避,到否认,到反咬攻击,正如她表示的那样“我都知道错了,还要我怎么样呢”?

当一位母亲把惨痛的回忆在大众面前铺陈开来,任由人们讨论、中伤甚至攻击,她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江妈妈想让刘鑫受到惩罚。

江歌
网络

她在社交网络上寻求关注,也得到了她想要的流量。但巨大流量裹挟之下,对她的质疑也随之而来。有人为她加油,也有人让她“差不多得了”;有人为她募捐,就有人质疑江妈妈在借此揽财。

让大多数人惊讶的是,刘鑫似乎一度想要利用这些流量。最开始她只是在微博上驳斥江妈妈,一条一条否认自己的行为,围绕着“我没错”这一个主旨;当这些没有举证的言辞似乎不足以说服大众时,她开始些许暗示自己跟江歌可能是同性恋人关系、痛斥江妈妈在吃人血馒头。

她曾一度聚集了极大流量:吸引了30多万粉丝、一篇文章就有了五万多的打赏。不过这个账号立刻就被微博停用了。

江歌
网络

在法律领域,见死不救都算不上是犯法,江歌的案件又涉及到了两个国家,实际判决下来需要考虑的因素更多。这也是一直以来人们讨论的命题:既然道德范畴的事情刑法不宜过多的干预,大众有没有权利对刘鑫进行舆论惩罚?更何况大众的记忆是短暂的,一个无辜被害的女大学生,无法永远占据社交网络的顶层,或许五年后,十年后,刘鑫再改了几次名字,她的面目在人们记忆中也已模糊,谁还会记得为江歌讨个公道?

江妈妈能做的,只能是回归法律。她递上了一纸诉状。 2019年10月28日,城阳区法院正式立案后,通过公告形式向刘鑫送达起诉书副本和开庭传票(之前刘鑫拒不接受法律传票),公告显示该案将于6月30日正式开庭。

由于是跨国案件,从日本司法部门获得的将在中国法庭上作为证据使用的判决书和卷宗需要在两国进行翻译和公证,仅这一过程就长达九个月。

在被流量裹挟的时候,也有声音问江妈妈“你到底想要什么?”

实际上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从头到尾,她对刘鑫的诉求只有一个:只想知道江歌最后的情形到底是怎么样的。 不久前的六一儿童节,她在微博上@女儿的微博,说“虽然你28岁了,可你永远是妈妈的宝贝,节日快乐!永远爱你!”

她的微博拥有182万粉丝,无数人致信请她帮忙,但她只转发那些寻子的微博,在一条转发中她写道“你们的宝贝还有希望回家,我的宝贝再也不能回家了”。

参考来源

·半岛都市报《江歌母亲起诉刘鑫案即将召开庭前会议,期盼对方到庭当面讲清》

·局面 刘鑫专访《以女儿之名》

·人物|江秋莲:尽管如此,也要活下去

·澎湃新闻:刘鑫:每天不敢出门 真的活得很痛苦

·半岛都市报:独家丨江歌母亲起诉刘鑫案将召开庭前会议,期盼对方到庭当面讲清

·江秋莲微博









撰文:ttt

编辑:2op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