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新网红旅游地:贫民窟

说起日本,第一时间跃入各位脑海的往往是:干净整洁的街道,天马行空的二次元,发达繁华的东京大阪……但在Vlog的世界里,日本显得有些不一样。

贫民窟
网络

翻翻B站和YouTube,流量爆炸的日本主题Vlog 里,没有精致的和风食物、没有哆啦A梦马里奥,也没有你懂的花前月下,而是穷乱破旧的贫民窟。

贫民窟
网络
贫民窟
网络

随便打开一个UP主的Vlog,上一秒她还在干净明亮的街区,赞叹东京市民的美好生活,下一秒就走到了一条破落的街道,光线黯淡、人迹冷清,偶尔能见到的路人都一身酒气,甚至还有孩子骑着自行车,戾气满满地向她这个外来人说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贫民窟
@LinLin的奇妙冒险

贫民窟
@LinLin的奇妙冒险

而上述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街区,直线距离不超一公里。一个转身,你就告别了开阔晴朗的生活,来到了破败凋零的地带,仿佛走进了时空黑洞。视频平台上的Vlog在不经意间揭开了日本精致表象下不为人知的阴影和疤痕。

贫民窟
ELLEMEN

东京足立区的山谷、大阪的爱邻(当地居民多惯用旧地名釜ヶ崎,即Kamagasaki)以及横滨的寿町,是日本著名的三大贫民窟。

中文“贫民窟”这个字眼可能描述得不够准确,スラム街才是“贫民窟”的日语对应。而上面三个地方则是ドヤ街。ドヤ街,即Doya-machi,这个词中的Doya,是日语旅馆一词”Yado"的反写,指的是简易宿泊以及档次低于简易宿泊的“下宿”,ドヤ街即是Doya集中的地区。

简易宿泊能有多简易?一个4.86平方米的房间,一个大个子甚至施展不开身体,而月租却要5万日元(约3052元人民币)。

贫民窟
网络

能租到这种房间的,已经算是贫民窟里的幸运儿。在档次低于简易宿泊的“下宿”,可能连一张床板都难以拥有。有的人在街边用纸箱、被褥和其他废物堆起自己的“房子”,还有人把垃圾堆当作席梦思,睡得香甜。几张纸板,一个破口袋就是这些人的全部家当。一条路上,放眼望去都是堆砌得整整齐齐的“房子”,不免叫人心惊胆战。

贫民窟
网络

贫困是暴戾滋长的最好土壤,脏乱差总是结伴而行。日本的黑社会问题屡见不鲜,在贫民窟则更为严重,他们甚至不屑于掩饰。在大阪爱邻活动的黑帮集团数量多达60个,他们大摇大摆地从事非法活动,毒品和武器交易每天都在发生,赌场设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加遮掩。

近年来,帮派与居民以及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时有发生。1992年,爱邻爆发骚乱,共持续5天,据说与警匪勾结有关。2008年G8峰会前夕,爱邻又因警方虐待一名临时工爆发大规模骚乱,共有2000人参与,持续了整整6天。

这也“训练“出了日本最强警察署——大阪西成區警察署。他们吸取了之前与暴力团体火拼的敎训,现在连警署大楼都重建得异常牢固了,围上了一圈铁栅栏。

贫民窟
网络

尽管如此,日本人还是把这里称作“福祉之街”。的确,生活在这里,从某种程度上说,有一定的好处。

根据日本国宪法第25条——“全体国民都享有健康和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的权利”。 “生活保护”救济金每月约8万日元(约合5千人民币),还有5万日元(约合3千人民币)的房租补贴,且享受免费医疗。

在这里,没有生病还要上班的社畜生活,没有需要随时随地stand by的concall。他们是日本的“三和大神”,早上九点,就喝到酩酊大醉,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管,不用愁。他们看上去活着,又似乎早已死去。

贫民窟
网络

这里也是日本独一无二的消费洼地。一锅硬货满满的寿喜烧只要650日元,折合40多块人民币。而一份满满的生蚝火锅也只要1000日元,不到人民币 70块钱,比国内还便宜。

玉出超市在这里称王称霸,原因无它,便宜而易。这里经常会出现1日元起价的商品,限买一件,第二件原价;19日元一罐的小罐饮料,39日元一罐的咖啡;连在日本算得上是奢侈水果的西瓜,在这里也能以和中国物价换算汇率后差不多的价格买到。

这一点,也是吸引众多外国游客“冒死前来”的重要原因。最开始关于这里的Vlog,并不是出于对穷人的同情与救济,而是日本的穷游攻略。

贫民窟
网络
贫民窟
ELLEMEN

然而这样的“福祉”只能造福穷游客,并不能拯救真正生活在这里的人。能否过上平凡普通但有饭吃的生活,成为每一个贫民窟local的考验。

藤村健司看上去像是最有希望的一个。他23岁,身着正装,完全不像一个贫民。但当记者发现他的时候,他正单手拿着饭碗,跟老人们站在一起,排队打不要钱的饭。

为了救济穷人,政府每周都会在这里发放饭菜。发放有个规矩:吃完第一次打的饭,只要当天还有剩下的饭菜,就可以排队继续打。这位年轻人打到饭后,随便找了块水泥石阶坐下,就拿起筷子狼吞虎咽,想赶快吃完打下一份,因为他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贫民窟
网络

很多人也许会诧异,一个好手好脚的年轻人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人唏嘘。

父母感情不和离异后,藤村一直跟着母亲一起生活,可他的继父却有着严重的家暴行为。政府部门介入后,12岁的藤村不得已和妈妈分开,被送到了福利院。明明父母都健在的藤村就这样成为”孤儿“。福利院的日子哪是好过的,呆满5年后,长大了的藤村有能力养活自己,便主动从高中退学,出来闯荡社会。

贫民窟
网络

高中退学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藤村就当起了服务员,还在餐饮店找了两份兼职。日子虽然过得紧紧巴巴,也算独立而自由自在。这样的生活实际上经不起任何风险。一次,餐厅的客人突然在藤村面前倒下,他被怀疑成肇事者,从此再也做不了服务员。

突然失去生活来源的藤村,没有任何人可以求助。在睡了几天马路后,他来到了政府机构,工作人员把他”踢“到了贫民窟。

现在的他,每个月有14万日元的低保收入(约8千人民币),居住在房租加水电费约5万元日元(约3千人民币)、居住面积不到5平米的简易房里,每周等着政府派饭打牙祭。

贫民窟
网络

日本的流浪汉,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有一个比较显著的特征,就是不要饭不讨钱。日文里的流浪汉现在叫ホームレス(homeless),即无家可归者,更接近江户时代的表达“無宿むしゅく”。而中文中的乞丐对应的是和日语“乞食こじき”。

藤村也是这样,一直想要离开这里,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去。于是他每天洗澡,保持身体整洁,早晨起来,必须穿正装,打领带。他面试过100多家公司,可他碰到的每一个HR都精明且势利,一旦得知他住在寿町地区,就开始摇头了。年纪轻轻就陷入了贫困,是这些HR觉得无法理解的事,也成为藤村的原罪,无法摆脱。

贫民窟
网络

找工作屡屡受挫的藤村,后来在一家风俗店找了份兼职。为了省钱,下班了他就去便利店买点儿打折的食物。一杯方便面,在深夜空无一人的街道静静享用,是藤村能得到的最好慰藉。

贫民窟
网络

藤村是这里上万个可怜人的缩影,更多的人因为偏见,因为年纪,因为疾病,无法逃离这个贫困打造成的牢笼。

虽然生活窘迫,他们却依旧保持着做人的尊严。他们以自己建造的临时居所为傲,居所内非常干净整洁。他们将垫子放在纸板上,走上去之前要先脱鞋,而后摆放整齐。他们都是出色的工人,因为失业无家可归,而非懒惰。

贫民窟
网络
贫民窟
ELLEMEN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也是亚洲最发达的国家之一。这些长大健康肌体上的贫民窟,为许多人所不知,它如何形成,又如何“延续”至今?

二战后,日本迅速从废墟中爬了起来,进入经济发展的高速时期。如今的贫民窟,曾经因为基础设施较好,物价低廉,成为劳工最爱的居住地。正是这些劳工,支撑起了日本战后的经济奇迹。政府乐见其成,为这些劳工规划了完整的社区服务。

贫民窟
网络

然而,进入“失去的二十年”之后,全日本的工作机会激减,失业人口也随之暴增,劳工们从事最多的建筑业受到严重打击,这些劳工和这几个地区的命运,也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渐渐灰暗。日本经济停滞不前,劳工们年纪越来越大,收入越来越少,日子愈发艰难。一些人另谋出路,一些人继续等待,一些人走向堕落……贫民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中形成。

政府在这些地方建起了职业安定介绍所,为这些人介绍工作机会。早上五六点钟,招工的人就开着面包车来这里拉工人,谈好条件就上车,大多都是日结工人。随着雇主招收的日结工人越来越少,政府也无能为力,这是便成为流浪汉们的又一个“居所”,最起码,这里有瓦遮头。

贫民窟
网络

各种利好政策的失败,让政府有些“心灰意冷”,只能试图抹杀这片有碍政绩的贫民窟。2014年,日本导演太田信吾拍摄了一部关于贫民窟的电影,却遭遇相关压力,要求将片中的“不良因素”删去,报酬是60万日元,且之后可以让这部电影在大阪电影节首映。

贫民窟
网络

有人认为,昔日的釜崎被改名为爱邻,也是为了在地图上彻底抹除贫民窟存在的痕迹。美国摄影师安德鲁·休斯顿曾多次来到日本拍摄贫民窟,他表示:“大阪市民对该区都闭口不谈,釜崎的老人生活极为艰苦,很多人觉得自己遭遇背叛。他们为建设日本付出了辛勤汗水,却惨遭遗弃,釜崎这样的贫民窟成为谋求连任的官员的眼中钉,直接被从日本地图上抹去。”

现如今,无数的Vlogger慕名前来。日本的贫民窟摇身一变,成了网红打卡地。发展旅游业,会是贫民窟的出路吗?恐怕很难。网红的浪潮只会带来同质化,对居民的生活无甚裨益。当地的保健福祉课负责人认为,这里大多是老年劳工,网红浪潮会让他们进一步被社会孤立,倘若他们离开这里,又能去哪里呢?

在相关的Vlog中,常常能看到街上立着这样一些标牌——越冬闘争,即“越冬战争”。为了越过冬天,他们努力拼搏。这里的“冬天”,既是年末的天寒地冻,也是经济的寒冬,更是他们人生中的艰难时光。重重冰雪压在他们头上,依然不能抹杀他们身上野蛮的生命力。

贫民窟
网络

贫民经常会遭受这样的批评:“你穷是因为你懒你蠢你活该”。批评者还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自己的生活自己负责,我交的税为什么要养社会的米虫?”

可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的是,有些人,光是活着,已经竭尽全力了。

参考资料:

1.Homelessness in Japan (Wikipedia);

2.苹果日报:釜崎3万贫民争免费床位;

3.Tom Gill: 露宿者和“生活保护”——从横滨的寿町看到的日本;

4.环球网:日本最大贫民窟藏在大阪;

5.网易新闻:走进日本最大贫民窟 居民称被政府遗弃背叛;

撰文:Sue

资料整理:Kylin

编辑:Holly

封面设计:湾湾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