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的富二代们:赔光爸妈给的500万,我离家出走了

在时代的浪潮中,财富总是流动的,有人一夜暴富,就有人在不经意间跌入谷底。当富二代们身上的“光环”不再,背后支撑他们的家人破产之后,他们该如何面对生存的考验?还能重新找回此前的“辉煌”人生吗?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

ELLEMEN

富二代,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群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要不断面对来自外界“目光”的检视。

但在时代的浪潮中,财富总是流动的,有人一夜暴富,就有人在不经意间跌入谷底。当富二代们身上的“光环”不再,背后支撑他们的家人破产之后,他们该如何面对生存的考验?还能重新找回此前的“辉煌”人生吗?我们采访到了其中的三位:

——

ELLEMEN

我从小就不喜欢别人叫我“富二代”。

小学还好,大概是念中学的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我念的不是什么贵族学校,也没有出国留学,就是省内普通的学校,所以我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普通、合群一点。

和周围的同学吃一样的食堂,穿一样的校服,每天放学司机来接我,我都要让他把车停在校门口至少500米的地方。

后来有一天下雨,司机担心我淋湿,就把车开到了校门口,我们家有钱的事就这么“暴露”了,当时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富二代是个单纯的称谓,它更像是一个外号。

我记得很清楚,同学发现我被“豪车”接送的第二天,我中午端着餐盘去和他们吃饭的时候,昔日的好朋友头也不回地走了,还酸酸地说,“我们可不敢和你一起吃饭,你们家那么有钱。”

我不知道这句话有多少开玩笑的成分,只是那天之后我一有空就用自己的零花钱请他们吃零食,但换来的也是“如果我们不发现,你是不是准备一直装穷”这样皮笑肉不笑的指责。零食正常吃,但我们的关系再也没变得亲密起来。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觉得自己像个矛盾体。我明白有钱的好,但我也知道自己没钱,都是靠的家里,所以我就跟自己说,将来一定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有钱人。

我爸妈是做生意的嘛,所以我就想朝着那个方向发展,从大学开始就在学校附近开奶茶店,我爸特别支持我,当时就觉得,“我儿子挺努力的”,一次性给了我三十万,那是我爸第一次这么大手笔地给我钱。

大概过了一年吧,奶茶店因为经营不善关店了,30万赔得只剩2万,我垂头丧气地回家,我爸倒也没说什么,反倒还表扬了我,说做生意这些事都难免的,别沮丧。

从大学到现在,我爸零零总总给了我差不多300多万,让我尝试各种事情,到最后连开餐饮都失败了(我爸妈就是做餐饮起家的)。那天我爸一改之前的态度,有点无语地说了句:“你可能真的不是啥做生意的料吧。”

我当时被这句话刺激到了,觉得好像在说,我一辈子都只能靠父母靠家里,一辈子都要成为不能靠自己的“富二代”。

我问我爸最后要了一次钱,200万,开影视公司做电影,坚持了两年吧,遇到了好几个不错的项目,每当我以为要有转机的时候,现实都会给我上一课,我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独立运营一家处于上升期的公司,或者说,公司发展的速度总是远远落后于我野心膨胀的速度。

这些钱亏光了之后,我再找我爸要钱,他冷着脸对我说,“我没钱,这些年我给你的已经够多了。”

那时候我明白了两件事。第一是,我爸可能已经放弃我了,或者说我真的让他失望了,第二是我可能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或者说,像他们那样有钱的人。

想明白之后,我就“离家出走”了,我说自己想换个城市,切断了跟家里的所有联系。不是怪他们不给我钱,是怪自己不争气吧,怪自己逃不开富家子的光环。

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和家人断联的这段时间里,我爸公司的经济状况急转直下,门店接二连三地关闭,现金流也出现问题,又赶上这次疫情冲击,餐饮行业真的雪上加霜。

两个月前,我在网上看到一条深圳餐饮店老板含泪转卖店铺的视频,心里“咯噔”一下,心怀忐忑地给我妈打了电话,我妈倒是没生我气,她背着我爸偷偷跟我联系,询问我的近况,也跟我说了点家里的艰难处境。

当年离家出走,我爸至今也没原谅我,他自觉已经为我提供了足够好的条件,就算我创业失败,也不应该对家里人出气。

我明白爸妈的苦心,但我也知道自己心里的“隐疾“,过去的我太急于证明自己了,换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对我来说是必要的,赚多少钱我没有很在意,我只是不想再活在他们的光环下。

我现在做着一份行政的工作,虽然工资不多,但起码不会出错,我对现在已经很满足了。这个城市最让我开心的,就是没人会叫我“富二代”,我就是个大家眼里的普通人。

——

ELLEMEN

我出生在温州的一个小镇,从小到大都是优等生,听爸妈说,我属于早慧型的孩子,在他们眼中,我比同龄人都聪明。父母也从未操心过我的学习,上最好的中学,再顺理成章地就读英国某商学院的金融系,似乎一切都进行地很顺利。

安稳的生活在去年戛然而止,我投资失败,全部家当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欠下了十几亿的债务。

我们家是白手起家做实业的,在温州有一家小厂,收入属于当地中上水平。十年前,我们正好赶上了房地产爆发期,我的父母在上海安置了一套房产,水涨船高,房价年年翻倍地上涨,最后我们在上海买了五套房,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全家什么都不做就有巨额的房租收入。

我从高中起就在我爸的公司做销售,积累了一些市场经验。后来做过留学顾问、奶粉贸易公司等。

七年前,我从英国毕业回国,想要在上海投资一家主题公园。这是我第四次创业,也是我投入资金最多的一次。这个公园占地面积有三万多平方米,创立初期就有三百多名员工,可想而知,每年消耗的成本就不少。我在这方面有很大的野心,我希望这家公司可以成功上市,而我,担任股东。

没想到在这里栽了跟头,2018年起,我就开始亏本。拆东墙补西墙,欠了好多债。从一开始的一亿到十多亿,我们把家里的所有房产都卖了,都补不上这个大窟窿,亲戚们零星借了点钱给我们,十万块,也许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大开支,可是对于这个无底洞来说,可能连零头都算不上。

我和亲弟弟的关系也破裂了。他原本在上海开服装店,做着本分的生意。现在我把家里所有的钱都赌了进去,不留一点后路。

我们一家不得不从上海回到了温州老家,过年期间,我们连菜都买不起。现在,我每个礼拜都会去教堂,找一个信仰,因为如果不强行給自己一个寄托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撑过这段日子。

——

ELLEMEN

我爸妈一直信奉女孩子要富养,再加上我们家是真的有钱,所以我一直和朋友们开玩笑说我被养得跟咸鸭蛋一样,“富得流油”。

女孩子嘛,喜欢化妆品、口红、衣服、包包,这也是我每个月花钱最多的地方。以前有钱的时候,我特别喜欢买包,有多喜欢?一个月买包能花个几十万吧,家里的衣帽间旁边原本是个卫生间,后来东西多到放不下,就直接把中间的那堵墙打了,改成了一个巨大的衣帽间,我朋友来我家玩,经常拿我打趣,“你的包住的房间都比你住得大。“

我不是单纯为了虚荣好看而买,我是真的喜欢那些包的设计。我是那种买包会去了解市场和背后品牌故事的人,不是单单地买个包就完事了。

毕竟奢侈品,你买的其实是品牌价值,绝不仅仅是那一层皮。

那个时候经常去国外玩,就会帮朋友们带点东西,现在想想那应该是自己代购才华初现的时候吧,不过从来不多收朋友的钱,只是非常清楚在哪退税、在哪能抢到好东西等等。

开始做代购是因为我家破产了,也不是破产,就是父亲突发重病,花了不少钱,同时没办法继续工作,赶上公司效益不好,基本和破产没啥区别。

一个挺好玩的现象是,我们家之前买矿泉水都买某品牌20块一瓶的那种,有一天发现我妈叫了两大箱怡宝(这里没有说怡宝不好的意思),我们娘俩坐在沙发上一人开了一瓶,喝了两口说,“这有啥区别,这不都是水。”

坦白讲我们家人的心态都挺好的,但是确实我爸妈的状态都不适合出去工作,我也就是个普通职员,现在看来没在我爸公司上班、怕他们“每天烦我“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要不然我们一家三口直接失业。

当时想为家里做点什么,无意间瞄到了自己的衣帽间,说干就干,我整理了一下里面九成新的包包,直接连发了几条九图朋友圈卖包,被我的好朋友们“哄抢一空”。

我其实不太避讳被大家知道我们家的状况,只要家人平安,就不要在钱和面子这些事上谈自尊,我当时确实需要钱,用于日常生活,也为我爸康复之后东山再起做准备。

让我挺感动的是我那些昔日的姐妹们没有因为我家出现变故就抛弃我,当时我卖的包里有一些是限量款,买都很难买,我本来说給她们打折,她们回我,“打什么折?该多少是多少,你好好的我们就放心了。”那天晚上我卖出去37个包,都是朋友们原价买的。

做代购也是我一个姐妹的建议,她说你路子这么广,要不试试代购呗。

确实曾经买奢侈品和国外的购物经验都让我做代购变得相对容易,我想反正也没什么托底的了,不如一试。跟我朋友两个人,有次在国外买到走不动,这跟我以前悠闲地逛街完全不是一个心境。

但确实有成效,别人来我这买包什么的,不是下个单就完了,我还会给他们介绍品牌文化,某个品牌适合什么样的人,他们都说,你不是在店里做过导购吧?我说我不是,之前买多了而已。

现在我们家还没恢复,我还在做代购,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爸爸的病每天都在好转,家里的状况也是。

很多人可能觉得富二代离了钱就一无所有了,这才是这个时代人们对于钱最大的刻板印象。其实剥离了那个符号,大家都是有手有脚的人,都可以凭着自己的努力过上好的生活。

我一点都不觉得破产做代购是什么难堪的事,反而挺欣慰的,在家里经济困难的时候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今后回看也会是不一样的人生经历了。

采访、撰文:PP、马达

编辑:MK

封面设计:湾湾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