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邪教:敛财、性侵、组织严密的大公司

因为一个病人,新天地教会频频出现在新闻中,在韩国社会的海面上露出了冰山一角。那么,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神秘组织?

image
网络

因为一个病人,新天地教会频频出现在新闻中,在韩国社会的海面上露出了冰山一角。

那么,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神秘组织?

image
ELLEMEN
image
网络

与大多数“一神教”一样,新天地教会视教主李万熙为唯一的神。尽管这个教派不过是从基督教分裂出来的诸多教会之一,但是教徒们普遍将李万熙的地位置于耶稣之上。

在李万熙的自传《我所走过的路和神的恩惠》中,他自诩“天上总统”、“再临基督”,并称自己拥有“不坏肉身”——事实上,如今已近九十的李万熙,身子骨并不硬朗。几年前,他还因强奸未成年少女而被人把腿打断。

而新天地教会的骗术也并不高明。

通过神学课程等方法招揽来成员后,洗脑怂恿他们切断原有的社会关系,尽量少阅读新闻或使用网络,并向“上帝”(实际上是李万熙)奉献出自己的全部——当然包括金钱,教徒们需要将收入的十分之一上交,有些教徒甚至把全部身家和精力投入教会。

一位新天地教会成员的女儿曾评价她的母亲,“新天地教会已经成为她人生的全部。”

image
网络

传教是新天地教徒们最重要的任务,但扩张的本质并非为渡更多世人,而是为教会上层镀更多金。

隐藏真实身份、潜伏进正统基督教会是教徒们的惯用手段,他们接近可被发展的目标,并步步为营地攻略洗脑。

与此同时,新天地教会也在经营着包括志愿者组织在内的数个社会活动组织,并进行着许多掩人耳目的活动,比如奥林匹克风格的体育节——这都是为了使初次接触新天地教的人降低戒心,在不知不觉中走入教会的深渊。

不过韩国市场份额终归有限,新天地教会逐渐将眼光放到了海外,甚至是危险战乱地区。2017年被在巴基斯坦被ISIS绑架的两名中国人质,就与新天地教会有所牵连。

2018年,新天地教会还曾试图在武汉发展教会,设立100人规模的办事处,不过很快被武汉警方发现并驱逐出境。

image
ELLEMEN
image
网络

在教徒们日以继夜的努力下,新天地渐成气候。2008年时,教会规模只有6万人,如今已经扩张到24万人,在韩国拥有300多个神学中心,于日俄美等国也有分支。

新天地教会的活动现场人群密度极高。数百名教徒挤在一个大房间中进行礼拜,人与人之间的间隔不过20厘米左右,有时“连呼吸都很困难”。信徒们不时高喊“阿门”,无形的飞沫在空气中肆意地传播着。

image
网络

据一位长期帮助新天地受害者的牧师介绍,新天地教宣扬脱离肉身,将生病视为信仰不纯的罪过——为了治病,教徒们往往会隐瞒病情,坚持参加教会活动向上帝祷告。

据新天地曾经的二号人物金南熙说,“就算你彻底看清了李万熙,还是会认为一旦脱离新天地,自己就会死,这样的洗脑很可怕。”

金南熙曾是李万熙物色的接班人,同时也是他的情人。他将自己称为太阳的象征,而金南熙则成为月亮的象征。

image
网络

只不过两人最终因为钱权斗争而分道扬镳。2017年,新天地教宣布把金南熙及其追随者除名。

如金南熙所言,新天地教会的洗脑极其彻底,但是教徒者众,难免会出现一些理智尚存的人质疑漏洞百出的教义。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新天地为教徒们安排了严格的考核,不仅有笔试,还要参加为期一年的实践(也就是去发展信徒)。

image
网络

只有通过层层考核的信徒才能参加毕业式,并获取天堂的准入证——李万熙曾声称将在审判日带领14.4万人去天堂。

image
ELLEMEN
image
网络

其实类似新天地这样的邪教在韩国猖獗已久,只不过随着近年来相关新闻屡屡进入大众视线,这才引起大范围的关注。

最为出名的新闻有两件,一则是朴槿惠“闺蜜干政”,另一则是“世越号沉船疑云”。

两件事都指向同一个宗教,永世教。

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正是永世教教主崔太敏的女儿。在朴槿惠最艰难的岁月里,崔太敏带着永世教趁虚而入,他声称自己能得到朴槿惠被刺杀母亲的“降神”,因此成为了朴槿惠的精神信仰。在崔太敏口中,他和朴槿惠是精神夫妻。

image
网络

除了在基督教的根基上进行演化,永世教还颇为创新地加入了佛教和道教元素,甚至还会“跳大神”。总之,一锅乱炖大杂烩。

即便崔太敏早在二十多年前去世,这个不伦不类的教派仍然保持了众多的信徒,甚至在日后的一段时间内,于幕后操控韩国政局。

而韩国世越号沉船事件,也因种种离奇的发展,被一部分人坚信是永世教徒们对于崔太敏的一场献祭,为了他的伟大复活。

image
网络

不过这终究是未被证实的阴谋论,但是这起事件却又意外牵扯出另一个韩国的教派。

事件发生后,“世越号”船主俞炳彦被警方通缉,不久后,他被发现曝尸荒野。

回顾他的发家史,人们发现他与1987年发生的一起“32人集体自杀案”有关。

1962年,他创立了“平信徒福音传教会” ,而这个教派分离出来的32名成员在一家工厂食堂集体自杀。

虽然没有确实证据指向俞炳彦是导致他们自杀的由头,但调查结果显示,他确实与自杀者有金钱往来。最终,他因贪污信徒11亿韩元的罪名,坐了4年牢。

这位富豪曾写诗自叙,“我的欲望没尽头,如同黑洞”。他的故事,不过是韩国诸多邪教的一个缩影,类似触目惊心的事件在韩国这片土地上不断上演着。

image
ELLEMEN
image
网络

统一教信徒为教主文鲜明献花

去年7月,中国十余个省份的多名“全能神”受害者家属前往韩国寻亲,并在青瓦台举办集会。

image
网络

因山东招远麦当劳血案而被国人广为熟知的全能神邪教,大部分成员如今都逃往韩国。

image
网络

目前,全能神邪教已在韩国设立分部。

不过,韩国本土邪教也极度繁盛。除了开头提到的新天地教会,还有统一教、恩惠路教会、耶稣晨星教会、达米轩、以利亚福音宣教会等等,难以细数。

即便新天地教会早在几年前就已被韩国基督教监理会和韩国基督教联合会认定为“邪教”,但是在宗教自由的韩国,只要它没有作出违法行为,就依然可以正当存在。其它邪教团体也是借“宗教自由”作为庇荫。

一位研究韩国福音现状的专家Timothy Lee认为,区分合法教会与邪教有三个标准:

1.成员与团体有隶属关系或脱离团体的自由

2.领导的透明度组织

3.该群体对大社会的态度

而邪教往往会抱持着反社会的态度,其目的主要就是谋权、敛财和性侵。

比如在全球有超过300万信徒的统一教,早年曾经发明过一套“换血论”,即女教徒只有通过与教主文鲜明发生性行为才能为身体换得纯洁的血液,而男教徒则要通过与换过血的女教徒发生性行为来换血,因此早年间性爱派对是统一教的教会活动之一。

image
网络

文鲜明教主夫妇。这个教派还有个特点,喜爱举行规模巨大的集体婚礼——而结婚对象由教主直接在教徒中指定,新婚夫妻甚至彼此不认识

而有“韩国最荒淫邪教”之称的耶稣晨星(也就是“摄理教”),教主郑明锡专门发展年轻漂亮女性成为教徒,并在其入教后实施强奸,人数达数百人。后来他被列入国际刑警组织通缉名单,并于2007年在北京落网。

image
网络

不过在蹲了几年大牢之后,郑明锡已于两年前出狱,“摄理教”又开始频繁活动。

最近落网的一个韩国邪教教主,是恩惠路教会的申玉珠,她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

image
网络

这位教主曾号称世界将发生大饥荒,因此带领信徒前往斐济建立王国。

来到斐济的教徒们立刻被没收了护照,并被强迫进行无偿劳动。同时,他们还要进行一种互相扇耳光的“打谷场”仪式来庆祝。

一位恩惠路的前教徒曾在韩国电视节目中回忆道,“一个儿子在仪式中打了父亲100-200下。”另一位目击者称,一名被打超过600下的教徒回家后就死了。

image
网络

申玉珠在虐待信徒

“他们被当作是农场的牛而非人类来对待……那里就像地狱一样。”一名前教徒说。

不论是新天地教,还是恩惠路教,这些被曝光、被大众看见的邪教只是少数。在这个以基督教为第一大宗教的国家里,邪教人口已占基督教人口的18%,将近300万人。

而这300万人,分别拥立着50位左右的宗教领袖,他们或是自称“耶稣转世”,或是干脆标榜自己就是上帝本尊。

image
ELLEMEN
image
网络

1894年,朝鲜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东学党起义,“反洋教”是他们的主张之一。然而不到半个世纪,基督教这一外来宗教就在韩国站稳了脚跟。

要理解韩国的邪教之风,要先明白韩国是一个对基督教多么狂热的国家。

目前,韩国是亚洲最大的基督教国家,有近半数的人信仰基督(其中包括各种以基督教为根的新创教派),全国拥有6万多个教会,每年还会向海外派出3万多传教士,排世界第一。

image
网络

韩国的基督教狂热,与其动荡的历史不无关系。无论是战乱、经济崩溃,还是专制的军政府统治,都使曾经的韩国笼罩在挥之不去的末日气氛中。

在风雨飘摇中,无依无靠的大众希望寻找一些心理支撑。基督教成为了他们的选择。

一来基督教在朝鲜半岛协助抗日,二来基督教宣扬的“人人平等”教义也令苦于阶层固化的底层人士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再者,由美国扶植的第一任总统李承晚也是基督教教徒,基督教在韩国的发展得到了官方给予的绿色通道。

而一些民间人士,在发掘了宗教的生财之道后,便开始琢磨起自创教会。这些野生教会的教义,比起基督教教义相对模棱两可的解读而言,显得更加简单粗暴。

“没有灰色地带,一切都是绝对的,‘是的,这个家伙是救世主,如果你跟随他,就能上天堂。’”一位长期研究韩国邪教的学者Peter Daley分析说,“这样明确的A、B、C式选择题答案,可能会吸引到一些人。”

与此同时,韩国固化的社会结构长久以来并没有得到本质改变——从最近得到奥斯卡的电影《寄生虫》中就可见一斑。

image
网络

在现代化的面目之下,韩国本质还是等级鲜明的社会。在阶级壁垒的挤压之下,普通的韩国人抬头望到的不是一条上升通道,而是牢牢掌握上层建筑的各大财阀。

他们苦苦挣扎,努力活下去——而在失业率不断上升的今天,生存这件事也正变得越来越难。

在那样一种穷途末路的无力感和绝望感快要将一个人吞没时,他/她还能抓住些什么呢?

image
网络

宗教适时出现,它描绘了一副极其美好的图景——尽管虚无,却成了许多人最后的选择。面对这些渴望被救助的人,心怀叵测的邪教便举起了刀斧。

大多数本土邪教都会拥护一种精神民族主义,告诉普通的韩国人新的救世主就是韩国人,而他们自己才是神的选民,会额外受到上帝的青睐。

被洗脑的邪教教徒们将自己视为最纯正的基督徒,并寄希望于邪教教主在末日来临时拯救他们。

一位曾与新天地教教徒们交流的记者提到,当正统基督教将其视为异类时,新天地教徒们认为这是一种对他们的迫害——正如耶稣和他的门徒曾因他们的信仰而受到的迫害一样。

他们不能因此退缩。

参考资料:

1.王骁Albert:韩国邪教引爆新冠,为何如此猖獗?

2.SCMP:What’s behind South Korea’s attraction fringe churches

3.SCMP:South Korean Grace Road Church cult-founder Shin Ok-ju gets six years in jail for torturing followers in Fiji

4.观视频工作室:今天的韩国,其实是个简化版的印度种姓社会?

5.九边:遍地邪教的韩国是怎么炼成的

6.TODAYonline: South Korea: A cult history

7.TheDiplomat: The Cults of South Korea

8.PRI: This apocalyptic Korean Chrisitan group goes by different names. Critics say it's just a cult.



撰文:leslie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