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后《老友记》重聚,他们和我们都老了

从2004年美剧《老友记》(Friends)播出最后一季后,16年来卡司六人重聚的传闻就不绝于耳,启蒙几代人的美剧记忆,今年终于要实现了。据媒体报道,剧中的六位主演:珍妮弗·安妮斯顿、考特尼·考克斯、丽莎·库卓、马特·勒布朗、马修·佩里和大卫·史威默将回到《老友记》片场,参加一档由HBO制作的特别节目,庆祝《老友记》完结16年。

Photograph, Event, Bride, Formal wear, Ceremony, Suit, Dress, Wedding, Fun, Wedding dress,
网络
ELLEMEN

从2004年美剧《老友记》(Friends)播出最后一季后,16年来卡司六人重聚的传闻就不绝于耳,启蒙几代人的美剧记忆,今年终于要实现了。

据媒体报道,剧中的六位主演:珍妮弗·安妮斯顿、考特尼·考克斯、丽莎·库卓、马特·勒布朗、马修·佩里和大卫·史威默将回到《老友记》片场,参加一档由HBO制作的特别节目,庆祝《老友记》完结16年。

Photograph, Event, Bride, Formal wear, Ceremony, Suit, Dress, Wedding, Fun, Wedding dress,
网络

为这次活动,主办方要支付给六位明星每人250万美元的出场费。

Social group, Event, Youth, Community, Team, Performance, Fun, Leisure, Talent show, Stage,
网络

而剧中的主演们,此前早已在剧集结束后,靠着这部剧的播出分成,赚了个盆满钵满。《老友记》每年都能为版权方华纳兄弟赚10亿美元,而6位主演的合同权利为2%,相当于每人每年可以拿到2000万美元。

这16年时间里,只要卡司六人组出现,就必然出现《老友记》的各种重聚梗,六人回归继续拍第十一季、《老友记》电影版、是否会重拍等传闻在欧美娱乐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几乎没有一部美剧,可以有如此巨大的传播能量和好口碑。

即便是在《老友记》完结的16年后,它依然是各个流媒体播放平台最为抢手的IP之一。在好剧扎堆的Netflix上,《老友记》依然是播放量最高的电视节目,而华纳兄弟去年年底决定将它转移到自己即将设立的流媒体平台上,意图也是将它的忠实粉丝们,转到自己麾下。

当这一消息传开后,网民们更是对版权方发出了抗议之声,为了能够在家天天刷《老友记》,该剧的数字版本和实体版本的销售量突然增加了三倍。

People, Internet meme, Photo caption, Font, Photography, Event, Media,
网络

卡司之一的珍妮弗·安妮斯顿不久前在社交平台Instagram的首发帖就获得当天就爆粉100万粉丝,上面的照片就是《老友记》全体卡司的合照。

Face, Facial expression, Selfie, Head, Photography, Fun, Smile, Screenshot, Photo caption, Conversation,
网络

这张照片更是让卡司重聚的传闻坐实,也让老友记的粉丝们再次感叹:我们和剧里的人都老了。

Font, Text, Logo, Calligraphy, Graphics, Brand,
ELLEMEN

1994年9月22日,《老友记》开播,到今天它几乎是大多数英美剧迷们必看的电视剧,是很多人练习英语口语的“启蒙剧”,也是不少人在宿舍和单身公寓中吃外卖时的下饭剧。故事主要围绕着六位纽约年轻人的生活展开,里面的六位主角的生活就是大城市中打拼的年轻人们在电视剧中的忠实投射。

没有其他美剧像《老友记》一样影响了好几代国内年轻人。在不少人心中,你要问他们翻来覆去看过的剧是什么,大多数人说出的答案里,肯定有《老友记》的名字。因为这部剧告诉了我们很多生活中的真相。

比如,为人生续命的关键是一杯咖啡

Facial hair, Beard, Alcohol, Drink, Fictional character, Fur, Games,
网络

人生最困难的时刻,没有靠谱的父母,但有靠谱的朋友

Temple, Event, Conversation, Scene, Drama, Ceremony,
网络

喝到断片酒醒之后,有很多事情需要解释

Floristry, Flower Arranging, Flower, Plant, Floral design, Smile, Event, Pianist, Photo caption, Recital,
网络

能坚持梦想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即便它难以实现。

Music, Musician, Guitarist, Musical instrument, Guitar, String instrument, String instrument, Entertainment, Performance, Plucked string instruments,
网络

smelly cat~

情侣出门前要男生要遭遇的“时间黑洞”

Television program, Photo caption, Event, Movie, Media, Suit, Conversation, Formal wear,
网络

男生的健身卡:随缘办,随缘去

网络

当问起瑞典,你知道的唯一单词:

Photo caption, Mouth, Media, Photography, Internet meme, Fictional character,
网络

如何分辨一个男人是弯的?

Interaction, Leg, Photo caption, Fun, Mouth, Photography, Thigh, Media, Fashion accessory, Flesh,
网络

每个人都有一个难堪的过往,比如莫妮卡:

Event, Crowd, Dance, Performance,
网络

你可能会爱上你最好的朋友

Blond, Games, Fun, Photo caption, Arm, Leg, Thigh, Mouth, Photography, Finger,
网络

友情才是人生的稀有资源

Event, Interaction, Fun, Photography, Gesture, Dance,
网络

人生的关键时刻,选择冒险大多是正确的

Shoulder, Arm, Standing, Joint, Human body, Room, Leg, Muscle, Photography, T-shirt,
网络
Text, Font, Logo, Brand, Graphics, Black-and-white,
ELLEMEN

离了有结,结了又离婚,

现实中的“瑞秋”说自己很幸福

六位卡司中,瑞秋的扮演者安妮斯顿应该是最幸运的人,如果说唯一从《老友记》在娱乐圈混出一片天地的,也就只有她了。

原先她想扮演剧中的莫妮卡,但最终在剧组的劝说下演了瑞秋,从此成了美国人心中的甜心。在2017年,媒体报道她的净资产已经达到了2亿美元。可以说是最富有的卡司成员了。

Hair, Facial expression, Blond, Hairstyle, Chin, Cheek, Interaction, Event, Conversation, Smile,
网络

但现实中的“瑞秋”并没有复制剧中情路的跌宕起伏后最终获得真爱的结局。《老友记》完结后,她和布拉德·皮特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一时间成为八卦媒体挖掘的对象,后来她回忆说,她并不后悔这段7年的婚姻关系,“这是一段美丽而又复杂的关系。”

Event, Fashion, Formal wear, Flooring, Premiere, Red carpet, Carpet, Suit, Fun, Dress,
网络

今年美国演员工会奖后台的两人

之后,安妮斯顿开始了寻找自己幸福的人生。文斯·范恩、歌手约翰梅尔、2011年又和贾斯丁·塞洛克斯交往,2015年两人结婚,但在2018年又宣布分居。

不过,和剧中的瑞秋一样,在经历了情感上的创伤和职业上的起伏跌宕后,安妮斯顿也历练成了自己最向往的样子,她说幸福不应该由婚姻决定,自己目前已经很幸福了。

整形到差点认不出自己的“莫妮卡”

对扮演莫妮卡的考特尼·考克斯来说,《老友记》堪称她的职业巅峰,和钱德勒荧幕夫妻后,两人也成为好朋友。据两人的共同朋友透露,“钱德勒”在戏外也一直对她有好感,但遗憾的是两人始终没有走到一起。

Lighting, Fun, Night, Interaction, Darkness, Event, Restaurant, Conversation, Vacation, Bar,
网络

在剧集结束后,媒体将焦点放在了她的脸上。和很多好莱坞女星一样,考特尼对衰老的抗拒感与日俱增。她也算是卡司六人中,唯一一位最像美妆博主的人。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除了晒母女深情的照片外,她还是护肤专家和美妆产品代言人。但渐渐地,人们发现她的容貌和在《老友记》时期慢慢不同。在参加贝爷的野外生存节目时,她坦诚自己曾对注射肉毒杆菌上瘾,以至于自己都无法看自己的照片,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

Face, Hair, Eyebrow, Nose, Forehead, Chin, Hairstyle, Lip, Cheek, Head,
网络

不过现在她已经接受了现实,坦诚“对从事这个行业的女人来说,变老并不是一件容易接受的事情”,考特尼说自己要做的是跟上自己年龄的增长,2017年,她说自己已经去掉了面部的填充物,说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像自己,活出真我。

”菲比“: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演”菲比“

菲比可能是不少人在剧中的最爱,古灵精怪的性格让很多人以为演员就和角色一样,但她曾在采访中透露,扮演菲比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在现实中,丽莎出身名校生物专业,她说《老友记》长达三季的“臭臭猫”的梗让自己困惑不已,每次都无法进入角色。

网络

扮演乔伊的马特跟她讲:“放松,你已经很不错了,没有必要那么努力”。丽莎说自己都是靠着感觉去演,作为六人中第一个获得艾美奖的演员,她的获奖感言第一句就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演菲比的。”

Hair, Blond, Long hair, Performance, Smile, Brown hair,
网络

在《归来记》中的丽莎

丽莎是六人中第一个结婚的,《老友记》第四、五季中菲比的怀孕场景也是配合她当时孕期。剧集结束后,她尝试进行制片导演工作,拍摄了自拍自导的美剧《归来记》,扮演一位过气明星的重回职业轨道的喜剧,但在第一季播出后被砍,又在开播九年后奇迹般地开拍了第二季。

虽然经历了不少波折,丽莎也是如今六人中私人生活和职业生涯最为稳定的一个。

戏外的“钱德勒”:被毒瘾和酒瘾反复摧残

《老友记》中让人们开心和快乐的钱德勒·宾的扮演者马修·佩里,在荧幕背后,却是深受健康问题和毒品上瘾折磨的人。

很多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钱德勒在第三季到第六季之间,体型忽胖忽瘦,戏份有时多有时少。

Facial expression, Collage, Team, White-collar worker, Event, Art,
网络

据称这一切起源于他和茱莉娅·罗伯茨的分手,为解决情伤,马修通过药物和酒精消愁,造成几年里体重剧烈波动,后来又因为患上胰腺炎,2000年时,他减重将近10公斤,后来又因为美沙酮、苯丙胺和酒精上瘾,进入戒毒所治疗。过山车一般的身体状况,让他一度坦诚在《老友记》拍摄期间,“有三年不知道周围都发生了什么”,就连一起拍戏的其他人,有时都不记得了。

就在前年,他又遇到胃肠道穿孔,直接卧床三个月。后来他又被怀疑毒瘾复发。“莫妮卡”考特尼·考克斯说自己和其他剧组演员都很担心马修本人,她说《老友记》之后,其他人的事业都挺顺利,除了马修。这些年他一直在和病魔毒瘾作战,很少离开家,也很少有朋友在身边。

Neck, Jacket, White-collar worker, Fictional character,
网络

安妮斯顿曾经劝马修放弃Tinder等约会软件,想给他介绍对象,但最终都没有成功,她说如果马修如果在社交网络上逐渐敞开内心,也同样可以和自己获得100万粉丝。

“乔伊”:我说话太慢,别人以为我抑郁了。

虽然《老友记》里的乔伊·崔比昂尼一幅智商喜人天真可爱的形象,台下的他和乔伊完全不同,性格内向,平时话不多。《老友记》结束后,他有了一部衍生剧集《乔伊》,但最终仅仅两季后,就被取消,职业生涯遇到瓶颈。

之后,他选择休息了四年,2011年在一部叫《戏里戏外》的剧里,他扮演自己,虽然这部剧的主要是为了讽刺好莱坞的娱乐文化,但也意外让马特的职业生涯回到正轨。

Hair, Face, Facial expression, Eyebrow, Hairstyle, Forehead, Chin, Nose, White-collar worker, Cheek,
网络

马特说《老友记》给观众留下的印象太深了,除了那句how you doin'之外,有性感胸毛,性能力超强,总是排斥有一段正经的恋爱…….但到了戏外,马特说自己整个人都和这个角色在作斗争,因为几乎每个粉丝都觉得他就是乔伊,和他一样可爱,一样傻乎乎的,一样爱吵架。

Event, Television program, Gesture,
网络

私底下,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不少人以为他说话节奏慢吞吞,以为他得了抑郁症,或者遇到了什么沮丧的事情。但他说,这其实才是他本来的样子。

剧集完结后“罗斯”想远离《老友记》

同样遭到名气负面压力裹挟的,还有扮演莫妮卡哥哥的大卫·史威默。和“乔伊”不同,他在《老友记》之后几乎消失在人们视野中。和其他五人相比,他的形象已经凝固在了剧里的那个罗斯身上。

Photograph, Facial expression, Social group, Fun, Snapshot, Smile, Youth, Community, Shoulder, Standing,
网络

在很多人眼里,大卫·史威默就等于罗斯·盖勒。《老友记》之后,他演了一些电影,尽管演技出色,但几乎没有刷新自己之前给人们留下的印象。

另外,媒体对他私人生活的关注也让他不胜其烦,后来他所幸成为幕后工作人员,成为影视剧或者舞台剧的导演。

Hair, Facial expression, Forehead, Eyebrow, Chin, White-collar worker, Hairstyle, Nose, Cheek, Suit,
网络

事业不尽人意的同时,塑造了罗斯这个成功角色的大卫,却对自己最成功的角色恨之入骨。2004年后,有不少传闻说《老友记》六位卡司很有可能会重聚,当时“莫妮卡”考特尼·考克斯就曾告诉媒体,六人中其实有五人早已经同意重聚,但最终总有一个人不同意。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大卫。

因为总是保持低调,少不了人善被人欺。2006年时,一位慈善组织筹款人曾对外声称,他邀请大卫参加慈善活动,但对方要以两块劳力士作为酬劳。最后逼到大卫将对方告上法庭,以证清白。

对于《老友记》卡司的重聚,此前一直抱有消极态度的大卫,此次开始松口,不知道是什么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老友记》就像年轻人生活里的一片能够躲避纷扰的绿洲。

原来性可以以如此轻松幽默的口吻谈论,志趣相投的成年人可以聚在一起,隔一个走廊就可以碰面,遇到烦恼,总会有一个拥抱安慰你的人。即便是全剧结束后,唯一落单的乔伊,在莫妮卡和钱德勒的新家也有了自己的住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老友记》是一部既属于幻想又拥抱现实的剧,每个人都不完美,但是真实和可爱。

Couch, Furniture, Living room, Room, Interior design, Chair, Table, House, Games, Wood,
网络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