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灾泛滥,灾难的全球化时代来临?

在地球的另一端,又发生了一场世界性的蝗灾。前几天联合国开始呼吁东非国家埃塞尔比亚、肯尼亚、乌干达和索马里等国高度戒备目前正在肆虐的蝗灾。现在,这种浑身明黄色的沙漠蝗虫的前锋已经穿过红海,跨越中东地区,到达了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南亚地区。

网络

在地球的另一端,又发生了一场世界性的蝗灾。

前几天联合国开始呼吁东非国家埃塞尔比亚、肯尼亚、乌干达和索马里等国高度戒备目前正在肆虐的蝗灾。现在,这种浑身明黄色的沙漠蝗虫的前锋已经穿过红海,跨越中东地区,到达了巴基斯坦和印度等南亚地区。

网络

在东非,联合国官员认为这次的蝗灾规模和破坏性“前所未有”,数量目前正在以指数级的增长速度蔓延。

网络

更让人担心的事情是,因为蝗虫的主要食物基本上和人类相同,它们飞过的地方多数植被和粮食都啃食殆尽,甚至包括人工绿化植被都没有幸存。

蝗虫啃食庄家的速度已经超过了人们的想象。2005年,一名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官员前往非洲国家尼日尔的一户农家,准备考察当地粮食的收割情况,就在抵达当地几个小时后,一群蝗虫席卷当地,当年粮食颗粒无收,在短短一个月后,整个村庄的人撤离了自己的家园。

网络

因为蝗虫造成的食粮短缺,不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居民在蝗灾面前显得非常脆弱。印度拉贾斯坦邦驻扎的70万印度军队已经因为粮食被吃光,不得不撤军,而有学者也预测今年蝗灾将造成印度这个人口大国的粮食有30-50%的减产。

网络

通体金黄色的沙漠蝗虫

之前印度和巴基斯坦处于战火一触即发,几个月剑拔弩张的情况之中,但因为这场蝗灾,双方都乖乖坐到了会议桌前,只为了一起应对共同的敌人:来自非洲的蝗虫。

根据预测,从今年6月起,印度的古吉拉特邦和拉贾斯坦邦可能会有更大规模的“蝗虫入侵”,因为下一批蝗虫大军可能因为季风带来的温暖气候再次大量繁殖,抵达南亚后侵蚀面积可能达到20万平方公里。

2020年开局不顺是大家的共识,但灾难其实早就埋下了隐患。

ELLEMEN

这次蝗灾的主角是一种叫沙漠蝗虫的昆虫。它主要栖息在沙漠当中,同时也是蝗虫类中最危险的一种。只要有不间断的食物来源,它组成的蝗虫群的飞行距离可以跨越半个地球,平均每天可以飞120公里。

网络

一网友骑摩托车时遇到的蝗虫群

能支持如此长距离、高密度飞行的,还离不开蝗虫惊人的生育能力和速度。

当一只成熟的雄性蝗虫跳到一直成熟雌性蝗虫背部,并抓住它的身体时,蝗虫就可以进行交配。精子从雄性腹部到母蝗虫的腹部存储,过程只有几个小时,一次授精可以产卵60-80个受精卵。

网络

此时,只要有合适的温度和湿度,雌性蝗虫找到合适土壤后,就会将一个能容纳100多颗卵的卵荚植入土壤中。经过五次蜕变后,成虫就可以在两到四个星期内出现,然后再进行下一代蝗虫的生育繁殖。

繁育过程中起关键作用因素之一就是合适的环境。首先是湿润的气候,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登陆东非和阿拉伯半岛的两个气旋先后给当地带来了暴雨,造成长时间的异常潮湿天气。罕见地给沙漠中带去了可以给蝗虫进行繁殖需要的水分和温度,引发了第一波的蝗虫繁殖。

网络

不到5个月,也就是第一波蝗虫产卵之后,另一场热带风暴带来的雨水,给下一代蝗虫带来适宜的温润环境,新一代的蝗虫受精卵的繁殖能力也有了惊人的增加。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官员的推测,新一代的卵产生的成虫的繁殖能力是前一代的20倍,在各种异常天气的精准影响之下,在9个月内,非洲蝗虫就可以繁殖三代,数量可以增加大约8000倍。

然后蝗虫就开始顺着风开始迁移,从2018年12月开始,源自东非的蝗群飞向肯尼亚北部,2019年1月它们又向吉布提等国进发,2月初抵达乌干达和坦桑尼亚。

网络

天气和蝗虫的繁殖似乎是一对练习熟练的交谊舞者,在它们的配合下,蝗灾席卷了东非和中东地区,当到了收获季节,和人们的镰刀一起到来的,就是铺天盖地的蝗虫。

ELLEMEN

在多灾多难的人类历史中,从来不缺乏蝗虫的身影。

在古代,人们由于无法了解蝗虫大量出现的成因,通常将它们归类为上天降下的惩罚,从统治阶层到普通百姓都对这种昆虫都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圣经》和《古兰经》中都提到过蝗灾造成农作物损失的情况,认为它是上帝惩罚埃及时所用的工具,也是启示录中带来饥荒和末日元凶,被当做是热风和恶灵的象征。

网络

直到近现代,人类依然没有解决蝗灾的问题。在1915年3月开始的5个月时间里,蝗虫几乎完全吞噬了巴勒斯坦及周围所有有植被的地区,在植被覆盖率不高的中东地区,这无疑加剧了当地人的苦难。

当时有人用照片记录下了一颗无花果树在蝗灾前后的样子。

网络

当时有文件资料记载称,因为蝗虫数量太多,如果有婴儿无人看管,可能几分钟内眼睛就会被蝗虫咬伤。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蝗灾更是在突尼斯等国造成重大的粮食损失,最终引起当地饥荒。当时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名官员这样形容自己看到的场景:

“它如同一把黑伞向我们盖过来。”

当年,还是一位电视导演的马苏德正在突尼斯南部乘坐直升飞机拍摄蝗灾的情况,他们在空中拍到的景象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天突然黑下来,由于飞机进气口堵满了昆虫,引擎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螺旋桨的叶片在奋力地旋转以便让我们停留在空中。我们周围有数百万只蝗虫 – 这就是一场蝗虫风暴。”

网络

“直升机发疯似地乱飞。我们几乎看不到我们飞向何方,因为风挡玻璃上沾满了粘液。我想我们完了,但最后终于设法紧急降落在一片橄榄林中。”

根据相关研究,1988年横扫非洲大陆的蝗灾源自于当地滥施农药,最终增加了蝗虫的抗药性,最后破坏了生态平衡,导致八十年代蝗灾多次大量出现,据统计,1988年的蝗虫数量就是前一年蝗虫数量的100倍,而这些蝗虫的后代,一批从毛里塔尼亚穿越大西洋来到加勒比海地区,仅仅花了10天时间,飞行距离达到了5000-6000公里。

网络

这也让研究人员非常困惑,难道蝗虫不休不眠地直接飞到了美洲?后来才发现,蝗虫群会落在海面上,或者它们可以看到的船舶上,或是先落在海面上的蝗虫淹死后,成为后来的蝗虫歇脚的“救生筏”。

在另一批蝗虫繁殖后,第二年的1989年蝗灾在危害非洲之后又飞向欧亚大陆,扩大了蝗灾的受害范围。

在我国,古代蝗灾也被认为是天灾,最早可以追溯到甲骨文时代,与水灾和旱灾并称为三大灾害。蝗灾的发生频率也是越来越快。从秦汉期间的8.8年一次,到两宋期间的3.5年一次,元代时为1.6年一次,到明清两代时回复到2.8年的水平上,造成的灾害严重程度超过了水旱灾害,直到近几十年,都没有发生过大的蝗灾。

ELLEMEN

如何抵御肆虐的蝗灾?可能有些人想出的办法就是吃了,这种“你吃我的食粮,我就吃掉你”的思维方式,其实已经在蝗虫的重灾地有了很长的历史。

在以色列,蝗虫每天可以吃掉和自己体重相当的谷物,而一些当地的餐厅厨师则将捕来的蝗虫清洗干净后,放进自家熬制的高汤煮熟后,撒上面粉、大蒜、香菜和辣椒,然后进行油炸,甚至再裹上一层焦糖,作为一道饭后的甜点,这可以算是当地的一道野味了。

网络

从圣经时代开始,蝗虫就是当地的食物之一。当地人也特别钟情一种爱吃芝麻的蝗虫,说这种虫子通身油腻发亮,口感酥脆非常好吃,是当地人补充锌、铁和蛋白质的来源。

而在亚洲各国,蝗虫更是食客口中的美味,油炸蝗虫吃起来像炸鸡的好评不绝于耳,在北京的一些夜市上,蝗虫类炸物蛋白质含量高,富含肉质纤维,在东南亚,蝗虫一度成为一些国家解决国民营养不良的方案之一。

网络

但是,光靠人类的嘴,完全没办法解决蝗灾肆虐的问题。原因很简单,作为食物蝗虫并不能成为主食,可以一时提供人类生存需要的营养,但从长期来看,用吃来解决问题,完全是天方夜谭,另外人吃的速度,没有蝗虫移动的速度快,哪怕人们用更快速的机械来捕捉蝗虫,也赶不上它们移动的速度。

网络

埃塞俄比亚一架客机被蝗群冲撞后迫降在机场

目前最有效消灭蝗虫的方式是播撒农药,最好是在虫卵阶段就进行除杀,也有用生物农药的方法,用真菌、细菌、植物提取物制成的生物农药,对环境影响小,但同时杀虫效果会根据环境而不同。总之,蝗虫依然是人们面前的一件应对非常棘手的事情。

ELLEMEN

从去年到今年发生在东非中东,现在威胁到南亚次大陆的大规模蝗灾,已经被很多生态学家认为受到了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

2007年曾有一项研究显示,蝗灾的爆发和温度呈显著负相关,即气候变暖反而会降低蝗灾的发生频率,但到了2009年,另一份研究则得出了相反的结论。即便在科学界,气候变化对蝗虫这种“生物炸弹”的出现的影响,依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但极端天气对蝗虫的生长和栖息有着巨大影响的事实没有改变。已有研究显示,印度洋上的异常气候震荡“印度洋厄尔尼诺”现象在最近十几年内开始频繁发生。过去每三十年发生4次的这一现象,在进入21世纪后就出现了5次。

网络

印度洋厄尔尼诺现象,又称印度洋偶极,东非沿岸温暖湿润的气流上升生成气旋,而澳洲附近洋面上空气下沉,驱散云层导致干旱

其中受到最大影响的就是今年肆虐澳大利亚的洪灾和丛林大火。

2006到2008年,连续发生的印度洋厄尔尼诺现象让印度洋西侧的海面温度异常变暖,非洲东部出现降雨,而在印度洋东侧的澳大利亚海面温度下降,出现干旱,火灾风险升高。

2009年初,澳大利亚发生了维多利亚森林大火,造成173人死亡,1万多人无家可归。当时,澳洲政府进行调查发现严重的森林火灾的起因是人为造成,但没有否认炎热的天气是诱发火势上升的主要原因。

网络

2019年年底到今年年初,也就是非洲蝗灾肆虐亚非地区的时节,澳洲丛林大火又一次出现,造成34人死亡的同时,将近10亿只动物因大火而丧生,其中包括考拉、袋鼠、蝙蝠、两栖动物和各种昆虫。

在地球的两端,一场异常气候变化呈现出了两种不同的灾难,一边是大火,另一边是丰富的降水给蝗虫营造出的合适环境,据估计这种异常天气的发生频度预计还会增加。

澳大利亚的科研机构在2014年发表的一份研究认为,在全球变暖程度发展的最坏情况下,印度洋厄尔尼诺现象的发生频率可能会在本世纪末增加三倍。后来研究人员又发现,哪怕人类达成了巴黎协定制定的目标,即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前工业化时期水平之上1.5摄氏度以内,上面的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依然会翻倍。

网络

19世纪末到现在的全球平均气温升高趋势变化

所幸丛林大火发生在印度洋东侧的澳洲,蝗灾也因为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的高海拔和低温作为天然屏障,对我国影响甚微,但波及全世界的气候变化负面影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再不采取行动,事情只会进一步恶化,亡羊补牢式的事后补救,总是经不住那些无法预料的灾害随时出现在身边。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