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半年,我每天瞒着家人假装上班

随着“被动延长”的假期一再加长,很多上班族们渐渐感到一丝不安,长久地呆在家中无所事事,社会属性被剥离,真正体验过的人都知道,那是怎样的难熬。

ELLEMEN

随着“被动延长”的假期一再加长,很多上班族们渐渐感到一丝不安,长久地呆在家中无所事事,社会属性被剥离,真正体验过的人都知道,那是怎样的难熬。

并不是每个遭遇裁员潮或因辞职而尚未找好下家陷入“尴尬期”的“待业党”们都有勇气跟亲近的人“坦诚”自己的真实境况。大多数时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他们选择隐瞒事实,营造出一副自己还在工作的假象。那么,这种带有欺骗性质的行为,真的帮他们度过“危机”了吗?来看下面几位的自述:

——

ELLEMEN


去年快要结婚前,我突然收到了裁员通知。

很多人应该都对去年的“互联网寒冬”不陌生,跟大公司裁员比起来,中小型公司受到的冲击更大。前者可能还是保留基本配置,按照部门裁员,像我前公司那种的,直接是按照业务线来,一条一条地关停,我就是被关停的业务线的小领导。

前一周他们还在和你说,你做的事情很有希望,能为公司盈利,成为IP,后一周就让你拿了补助金直接走人。

说是补助金,其实也就是三个月工资而已。被“劝退”本来也不是件什么光彩的事儿,跟公司耗下去也只能耽误自己找下份工作的时间,所以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这事儿,包括快要结婚的女友。

当时距离我们的婚期只有两个月时间了,本来准备结婚的事儿就挺累人的,我不想因为我事业上的“变故”再给她平添烦恼,所以就只能“为难”自己,一边假装上班,一边找下家。
那段时间,我按照以前的作息出门,甚至有时候比平时起得还早一点,坐八站地铁,到一个地铁站附近的麦当劳歇脚,随便吃点早餐,就开始投简历,实在没法在家里呆,因为女朋友是自由职业,在家的时间非常不确定。

但工作不是那么好找的,尤其是像我这种,做得高不成低不就的,太基础的工作心理上接受不了,太高位的又担心自己经验不足难以胜任。

我大概预期会花上一段时间,但也不能太久,毕竟我是背上房贷的人,前东家赔偿的三个月工资都得留着还贷,所以不敢乱花钱。为了省钱,我比以前上班的时候节俭多了,过去刮个风下个雨什么的,我有时候不想挤地铁就直接打车了,那时候每天开销都记在手机备忘录里,生怕提前把补偿款用完了......

但女朋友后来还是察觉出了异样。她有次问我怎么下班比以前早了,晚上到家也不再一直抱着手机回工作群消息了,我当时心里发虚就只能说刚结束一个大项目,手头暂时没什么新的活就比较“清闲”,说完自己都能感觉到她难以置信的样子。

比较幸运的是,我在“假装上班”了两个月后找到了现在的工作,收到offer的当天晚上,我就带女朋友去吃了顿好的,还跟她坦白了自己之前一直隐瞒的事情。

她说她其实早有感觉,只不过没戳穿我而已,基于对我的信任她也不想做什么偷偷跟踪我的事情。我当时有一刹那的后悔吧,虽然自己初衷是好的,但还是有点低估了她的心理承受力。

“我早就觉得你应该换个工作了,你之前天天加班加得不着家。”她稍带点埋怨地推了我一把,但我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但“假装工作”的两个月,客观上来说给了我一段独立思考的时间,第一个月的时候的确特别焦虑,到了第二个月的时候,那种一定要尽快找到下家的心理被慢慢冲淡了一点,我不再那么“饥不择食”了,转而去思考即将担负起家庭重担的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虽然未来的某一天我可能会再度遭遇“劝退”,但我却不那么害怕失业了,因为背后有信任我的家人,就算再次失业,我应该也不会再“假装工作”了,因为有那个“演戏”的时间,不如多陪陪自己爱的人,比较实际。

——

ELLEMEN


我大学毕业两年了,也“假装工作”了两年。

家里人一直觉得我是企业的文员,但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真正的职业是自由插画师。

我爸妈一直不太支持我去画画,从高中艺考的时候就是,后来妥协完全是因为我文化课成绩太差了,如果不去艺考,我可能连大学都没得上。我也算是争气吧,后来文兼艺考了个还不错的艺术类院校。

结果毕业找工作的时候,他们又不同意我画画了,本来我找了份还不错的设计类的实习,还没来得及去报道呢,就被他们“召唤”回家,安排进离家不远的一间公司做文员。

我大概就做了两个月不到吧,就坚持不下去了,那是我爸朋友的公司,我就跟他说,不想以后关系弄得尴尬的话,就让我自己走吧。

我以前算是有过“北漂梦想”的一个人吧,就跟他们谈条件,放我去北京闯一闯,我爸说你去北京可以,但你得找个稳定的事业单位,找不到就回来。

刚到北京那一个月,我妈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我找工作的进度,但我就算真的去考事业单位也不可能那么快吧,后来只能骗他们说我托以前学校里的师姐帮忙,在国企找到了一份文职工作。但其实,我还在做自由插画师,假装上班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的。

国企嘛,朝九晚五,对于作息有要求,这点很重要,绝对不能露馅。所以我就算熬夜画画画到夜里两三点,也必须要定一个七点多的闹钟把自己弄起来,以防我妈不定期的“晨间问候”。

经常就是我电话里“汇报”说已经在上班路上了,转头就去补个回笼觉睡到中午。晚上同理,一般八九点的时候我都得随时on call,跟他们电话唠会儿嗑,随便扯些工作上的“烦心事”,但其实那些东西都是我从网上看来的,不过忽悠他们倒是还可以。

钱上面倒不是什么问题,我有自己固定合作的几家,所以工资倒是挺“稳定”的。但说实话,这种假装自己有另一份工作的日子还是挺累的,对我来说不仅是一种“欺骗”,还是一种委屈吧,我明明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收入也完全可以养活自己,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一点呢?


曾经也跟他们隐约透露过一点想要辞职的想法探探口风,但他们的反应太激烈了,颠过来倒过去无外乎“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不是不让你画画,但是画画不能成为你的工作。”之类的意思,我一想到要跟他们理论这些就觉得心累,还是委屈自己继续演戏吧。

不知道自己要装到什么时候,但我初步的一个想法是,有时间把自己这些年接的一些项目整理成一本画册,等时机成熟了,就拿给他们看,向他们证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可以做出成绩,还能让自己活得不错。

其实爸妈的担忧我都明白,他们那代人的观念就是稳定压倒一切,任何变动和不确定都被视为危险因子,可能我之后也会去尝试找一些全职工作吧,但不管怎么说,我不想把自己的兴趣丢掉。

——

ELLEMEN


我是去年10月18日辞职的,在那之前,我在杭州一家P2P公司做交互设计师,讲起来是设计,其实很多时候,我能做的就只有画图,在这份工作中,我的存在感很低,没什么成就感。

去年P2P爆雷,我所在的公司也开始萧条,再加上工作上被人穿了小鞋,我消极怠工了很长一段时间。大概9月左右,公司开始裁员,我们每天都处于随时可能会被裁掉、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的恐惧之中,后来我索性自己提了离职。

辞职之后,我反而觉得特别放松,但对于未来,我又是迷茫的。或许应该利用这段难得的闲暇时光,思考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吧,但在熟悉的环境里,总觉得一切都还是旧日的影子,所以我干脆买了张机票,去泰国避寒。

父母当然是不知道这一切的,我觉得很多时候年轻人的选择,是不需要跟父母报备的,说多了对双方都只能平添烦恼。所以当他们来电询问我的工作状况时,我都会很警惕地算好是否在工作时间,甚至连泰国跟国内有一小时时差我都考虑到了。

我的作息其实跟在杭州时差不多,白天找一家咖啡厅看书,每天按部就班去健身房锻炼,基本上每天如此,你也可以理解为,我就是换了个地方“家里蹲”。

那一个月的确过得很悠闲,但一直到要回国的时候我都没有想清楚,我未来能做什么,可能在深夜思考不出的事情,再换什么地方也找不到答案吧......


我大概一直是个有事习惯自己扛的人吧。去年年初,我为了买重疾险去做了甲状腺穿刺,没想到查出甲状腺癌,当时癌细胞已经扩散到淋巴了。医生告知需要马上手术,手术前一天我还比较淡定地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说我要开刀了,手术之后我以为自己就这样逃过了一劫,一个月之后复查,医生说左边的淋巴也有异样,我当场就绷不住了,在回公司的路上爆哭了一场,但最后还是照常生活。

只是那一瞬间,我忽然看淡了许多,很多以前纠结的小事,从那时起也不再纠结。就过好每一天吧,不过因为这场病,我获得了商业保险的一笔赔偿金,算是因祸得福吗?

马上又快过年了,我其实已经买好了下周出发的车票,会准时出现在爸妈的视野里。他们大概又会问起年终奖的问题,理由我都想好了,行业不景气,就先这么糊弄过去吧。

目前来看,我不工作的日子可以持续到今年9月份,等钱花完了,我就要继续打工了。失业在家的日子少了很多情绪消费,日子也变得简单,所有时间都是自己的,但我毕竟没有那个存款让自己一直过这种生活啊。

——

ELLEMEN


收到裁员通知的时候我其实不意外,早先就感到公司业务在往其他方向倾斜,我们部门越来越不受重视,被开可能是迟早的事。但我也没有很惊慌,毕竟,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这么些年经验放在这了,找找猎头推荐一下,基本用不了多久就能直接上班。

但我还是没把这件事告诉爱人和孩子,因为可能“丈夫失业”或者“爸爸失业”这种事从他们的角度看比较不一样吧,所以我每天“正常”上下班,但是白天的漫长时间,我都用来給自己放假。 一开始的几天,我是在公司楼下的网吧度过的,印象中大学毕业之后就没怎么去网吧打过游戏了,那几天就是前所未有的放松,有点找回高中叛逆期的感觉。

后来胆子更大了,“假装上班”半个月后,我直接跟妻子说要出个长差,转头就给自己订好了机票,两周四个城市,安排得明明白白。 我先回了趟老家,但没告诉父母,去了以前念书的小学,发现校舍不知道什么时候翻新了,紧接着去了我和妻子相遇的城市,在一起吃过饭的餐厅吃了顿饭,然后去了第一份工作所在的城市,约还在职的同事喝了次酒。 最后选择了青岛,因为意识到活了三十多岁,还没看过海,就定了一个海边的酒店呆了一周,溜溜弯,吹吹海风。就这么玩了小半个月,身上的小金库花得差不多了才回家。

本来假装工作应该是件挺让人心累的事,但在我这像是彻底的放松,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起来。

直到现在,我换了新的工作,但妻子和孩子还是不知道我当时给自己放的这个小假。我不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走了这一圈以后,我对生活、家庭包括自己所要承担的责任都有了新的认识。

可以说,这段经历就是一次短暂逃离,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带着家人一起逃离一次,那就没什么“假装”一说了。

采访、撰文:PP、马达、MK

编辑:MK

设计:?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