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元一套蓝忘机,汉服是2020年暴富的第一个风口?

财富不等人,当你等小韭还在跟潮流圈狠人打听接下来屯哪款鞋才能炒上高价时,真正的机会主义者,早已经将精明的眼光放在了汉服上。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机构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汉服文化社团大概是1300多家,而这个数字到了2019年,已经变成了2000多家。央视财经频道《经济信息联播》报道称,估算目前全国汉服市场的消费人群已超过200万,产业总规模约为10.9亿元。

2020,注定是汉服年。

image
ELLEMEN

只要是在中国文化下浸淫长大,没有人对汉服是一无所知的,哪个小女孩(以及部分小男孩)不曾拿着被单裹在自己身上装成白娘子呢?

image
网络

2013年前,盘子女人坊还是长沙的一个小工作间,而截止到去年,它已经成为一个全国门店已经超过200个、营业额超过10亿的古风影楼,客片年增长率超过30%。2018年9月,盘子女人坊又一次融资,融资额已达亿元级别。

尽管很多古风工作室因为审美单一,收费不透明等问题备受诟病,但古风这个在创投市场逆市而上的创业方向显然已经被证明是可行的。

数据也显示了一样的趋势。根据百度指数,2014年之后网友对汉服的搜索逐步上升;2011-2019年,百度汉服吧的吧友平均以一年10万人的规模增长;根据汉服资讯的统计,2018年淘宝店能正常打开的汉服商家已达815家,比同比增长了24.43%。

近年极其强势的古装影视文化可能是大面积助推的原因之一。2015年爆款剧《花千骨》、《芈月传》和《琅琊榜》,带动了市场对古装剧的热情。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古装剧备案数不断上涨。2016年创下了新高,全年备案250部古装剧。

虽然限古令出台后,古装剧在2016年之后备案数量逐渐下降,但业已形成的古装剧风潮连带的周边产业已经迎来了巨大发展,其中当然包括了最直接的汉服产业。

其次,短视频平台蓬勃发展也推动了汉服在大众间的认知和影响。截止目前,抖音上“汉服”话题的播放量已经达到了102亿,其中尤其以西塘汉服节的几段汉服相亲、开幕式视频的传播范围最广。

专做汉服安利展示的“佛系少女 ”,已经获赞1453万,有100多万粉丝;汉服店铺中的头部店铺汉尚华莲的账号经营七个月,视频获赞2307万,粉丝则有200多万,其中一条汉服爱好者在俄罗斯拍照被外国人称赞的视频有150万赞。

image
网络

“汉服小姐姐”是短视频网站上极其受欢迎的标签

短视频与汉服天生就有融合性,展示度高,观赏能力强,甚至穿着走上街头的话题性,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汉服行业的爆发,几乎是必然的。

image
ELLEMEN

在刚刚过去的B站跨年晚会上,汉服曾多次出现,这绝对不是偶然。在所有品牌都忙着讨好年轻人时,年轻人对汉服的狂热,是这个行业最令人心生向往的一点。

90后甚至00后就是汉服的消费主体。根据《新京报》报道,在汉服价格单价较高的商家的消费者中,90后占据约一半的人数,而在较为平价的汉服商家交流群中,00后则超过90后的数量,占据大部分席位。同时,女性也组成了汉服爱好者的大部分群体,根据2018年汉服资讯的问卷调查,在汉服同袍中,女性占总数的88.21%,男性则只占总数的11.79%。

image
网络

最近电商网站销售飙升的是蓝忘机套装

年轻的女性消费者,这几乎是人人想要抢占的市场,汉服对她们有着天然吸引力,购买需求旺盛。对于一些起步较早的商家来说,这个市场是绝对的卖方市场。淘宝一家知名汉服店铺首页显示,该店的制作工期已排到2021年3月,而目前客服还在处理2019年9月3日前的订单信息。

市场的蓬勃显然已经引起了资本的注意。去年年底,吴晓波和罗振宇就在跨年演讲上不约而同提到了汉服。作为一项曾经的小众爱好,汉服在2019年展现的流量爆发力和商业价值,以至于两位在演讲中将其又升级了一个台阶,将其定义为“年轻人对传统文化和中国符号的追捧”。

互联网大厂们也迅速跟进,2020年还没开始,阿里巴巴和虎牙直播就已经分别上线了两款汉服社区App:古桃,还有花夏。

如果说潮鞋是男生的竞技场,汉服则可能是时下最值得期待的女性向消费风向了。

image
ELLEMEN

尽管汉服市场一路向上,但如果你只是奔着赚钱一头扎了进来,最终的结果恐怕也会被伸头一刀。汉服作为小众圈子的爱好,潜规则与门槛着实很多。首先,这个市场有着一切初期市场的最大特点——混乱,比如定价。

在电商网站上搜索汉服配饰“发冠”,价格最便宜的有几十元,而最高的却能到达千元。根据汉服资讯的《2018汉服产业报告》问卷调查显示,汉服价格在100-300元之间的,其同袍的接受度最高,为50.32%;其次是只要喜欢500元以上也可以,为31.47%;第三为300-500元的汉服,接受度为16.47%,100元以下的比例最低为1.74%,其加权平均价格为326元,整体情况与2017年仍然持平,也就是对于大多数消费者来说,低价仍然是促成购买的第一理由。

但销售低价的套装汉服,走薄利多销这条路对于普通创业者来说,与一般服装行业差别其实并不大。货款积压,成本控制都是大问题。汉服交流吧就有大批量工厂主交流称:

我做了十几年汉服我也搞不懂现在怎么越来越便宜,有些价格低的吓人,进入这个圈子的越来越多,生意其实是越来越不好做,各种资本进入就会搞乱市场,大浪淘沙,同时也是劣币驱逐良币,要坚持下去不是那么简单的!

那你会想了,对于个人创业者来说,走精工细作路线或许是条道路。比如在汉服店铺中有一些数千元甚至数万元的汉服,这类汉服往往以“手工”、“限量”为卖点,结合如“妆花”“织锦”“缂丝”等制作手艺,吸引高端客户消费,这些汉服的价格显然不仅仅是成本费用,还有设计甚至品牌溢价。

但以这类型的汉服起步,对于个人创业者来说就会更加友好吗?或许也不见得,获客成本就是一个极大问题。十三余是一位B站up主小豆蔻儿的原创汉服品牌,一套价格在500、700至千元不等,是属于中高档的汉服品牌,而这个品牌背后稳定的消费者,来自于作为up主的小豆蔻儿在B站上创作的大量汉服相关视频,视频的平均播放量在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多则达到百万次,这是她能够开始经营自己店铺的原因。

同时,对中高档汉服有消费欲望的顾客,往往是真正的爱好者,而不是随便购买一套汉服尝尝鲜的,他们对于汉服的制作甚至穿戴都有很高的要求。

对于这部分消费者来说,他们会非常考究汉服在仿古上有没有参考史料,是否符合真实的古代穿着与设计,这也基本代表了早期入坑的汉服爱好者的共识。也就是说,要“讨好”这部分高端消费者其实是比较难的。

image
网络

徐娇创立的汉服品牌织羽集每年增长达到100%,
却因为卖的是“改良汉服”在汉服圈子里受到诟病

不过看完也别忙着叹气,困难当然是普遍存在的,但前景是美好的。快过年了,不如先买套汉服走个亲戚,自己先体验一下呗。

参考文献:
汉服成风:爱好者入圈7年花9万,靠卖汉服赚钱,新京报
汉服经济学:阿里、虎牙入局 能复制“毒”的成功吗?预言家游报

撰文:1ep/图片来自网络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