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人贩子:女佣和婴儿像商品一样跨国流通

人口贩卖,一个古已有之的现象,但当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它距离现代社会颇为遥远时,这一犯罪产业在最近几年却有愈演愈烈之势。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人口贩卖,一个古已有之的现象,但当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它距离现代社会颇为遥远时,这一犯罪产业在最近几年却有愈演愈烈之势。

互联网的发展催生出了“线上交易市场”,在科威特,你可以通过手机app订购一个女佣,价格不高,折合成人民币大概两万六(对比一个数据,2017年科威特人均可支配收入27277美元,排在全球第四,人均GDP接近7万美元)。背后推手还会暗示你在线购买之后注意下面几个要点和好处:

1.扣留外籍女佣的护照,这样她不敢不听话,而且跑不掉。

2.没收女佣的手机。

3.想留她干活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不给放假。

4.不想用这个女佣了,你可以回到线上,加个价把女佣转卖出去。

恭喜你,完成这一套流程,你就是标准的“现代社会奴隶主”了。

ELLEMEN

而所谓的黑市,已经出现在了现代人的手机上,变得公开、易得、肆无忌惮。相关的app就赫然出现在谷歌的Google play和苹果的app store里;一些交易在Instagram上就有,他们把买卖信息打上标签#,通过私信讨价还价、完成交易……

如联合国当代奴隶问题研究报告员Urmila Bhoola所说,“人像财产一样被买卖,这就是现代奴隶制,如果Google,Apple,Facebook或任何其他公司托管此类app,则必须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做的事情促进了线上奴隶市场。”

收到相关问题的警报后,Facebook禁止了其中一个主题标签“خادماتللتنازل#”,意思是“#换个女佣”;谷歌和苹果表示,他们正在与应用开发商合作来防止这类非法活动。

但是,BBC派出在阿拉伯地区的工作人员打破了这套说辞,在线买女佣,还是很容易。Instagram上仍有许多相关列表处于活跃状态,而其他app可通过苹果和谷歌下载并使用。

在短短十分钟的视频里,两位工作人员假扮夫妇,他们的人设是:刚到科威特定居,入乡随俗,需要像普通科威特家庭一样雇一个女佣。

打开手机,进入在科威特最受欢迎的买卖女佣app也就是4sale,绕过扑面而来的豪车栏目,进入家政服务区,开始浏览成千上万张真人照片。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这里没有什么政治正确,直接就按种族分了类,而另一个按价格范围寻找的功能,则是赤裸裸将人进行商品化,展示的还有对“商品”的评价:

“非洲工人,爱干净,爱笑。”

“尼泊尔人。一天假都不敢请的那种。”

照片的背景大多是他们的工作环境,也就是雇主家里,厨房一角或暖色的墙壁映照下,这幢生意多了一点矫饰的人情味儿。

大部分佣工,对雇主拍下照片并放到了网上买卖一事都不知情,在雇主眼里,“他们没受过多少教育。”

两位工作人员在57个不同app体验过后(其中包括Instagram),约见了十几个人。

一个男的,职业是警察,想转卖自己家女佣,带着油腻的腔调向他们推销:“相信我,这个真的很好,她开朗爱笑,就算你留她干活干到凌晨五点,也毫无怨言。记住了啊,买下了以后,把她护照藏好了。”

接下来他们又联系了4Sale上发广告的雇主,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佣在我们家做了一个半月了,很好用,平常都是微笑着的,有礼貌,她什么也不会找你要的……”

记者打断了她,“我和我丈夫想亲自看看她可以吗?”

“非常欢迎。”

他们开车去了那户人家。在屋子里,女主人被一身黑色罩袍裹住,女佣低头坐在一旁。

“她是哪个国家的女孩啊?”记者问女主人。

“几内亚,加纳……我记不清楚了,大概就是类似的非洲国家吧。”

女孩小声回答:“是几内亚……”

“我可以问问女孩有多大了吗?”

女主人犹豫起来,一句话说了两遍:“到底要不要告诉你们真相呢?”

“算了,我还是说了吧:她才16岁。”

记者吓到了,女孩还没成年,这是贩卖儿童。不知道是不是语言不通,坐在一旁的女孩子似乎很迷惑,表情也很委屈,几乎要哭出来了,记者决定用法语和她说话,发现她确实只有16岁。

雇佣未满二十一岁的女孩做家政,直接违法了科威特法律,至少要面临六个月的牢狱之灾,记者报了案。

ELLEMEN

十个科威特家庭,九个有家庭佣工,整个科威特有62万家庭佣工,大多数都是女人。一边是富得流油的海湾家庭;一边是势单力薄来自贫穷国家的劳工,只为了赚点钱寄回老家。

虐待或谋杀女佣的报道很多。

有人遭到性侵;有人被虐待,受不了就自杀了;为了逃跑,一名埃塞俄比亚女佣从七楼跳下;因为“对清洁工作不够上心”,一位埃塞俄比亚女佣被雇主虐杀;

2018年,菲佣Joanna Demafelis失踪,十二个月后在雇主家的冰箱里找到,随后她的雇主夫妇被找到并判死刑,但此事引发的国际争议很大,为此2018年初,菲律宾总统颁布了禁令,禁止菲佣前往科威特打工,没几个月,禁令就取消了;

类似的案例里,没有多少人像25岁马达加斯加的女佣Vanessa那样,成功维权。她被雇主虐待了三年,向警方求得庇护后起诉了前雇主……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更多人的伤口隐藏在窗帘背后。

自2010年到2018年,有2247名来自尼泊尔的女佣求助尼泊尔驻科威特大使馆,希望能摆脱现有雇主。

如此惨烈的雇佣情况,不得不追溯到臭名昭著的卡法拉制度上。卡法拉制度要求低技术外来劳工须有担保人,科威特女佣的担保人就是雇主,在得不到雇主许可的情况下无法出境,因此只能依附雇主,遭受剥削。

2015年,科威特出台过一些法律来保护家政工人,也尝试对卡法拉制度做小规模修改,比如给女佣每周放假一天、带薪年假30天、12小时工作制(包含休息时间)以及要有加班费等。但这些保护还是含糊不清、不够有力度。

原本,科威特庞大的外籍佣人服务主要由传统的代理机构管理,这些机构要在到底政府部门注册,受到监管,充当雇主和家政服务人员之间的中介。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线上市场完全绕开了传统代理机构,破坏了原本就脆弱的三方平衡,直接导致雇主权力上涨,压榨家政服务人员的劳动,同时也令处于弱势一方的家政人员暴露在被虐待的风险之下。

这个在线奴隶市场不仅发生在科威特。在沙特阿拉伯,有数百名女性通过一个叫Haraj的商品贸易app被出售,Facebook的子公司Instagram上同样出现了这样的交易。

联合国的统计数据显示,记录在案的全球人口贩运案件在2016年达到了约25000例;国际人口贩卖百分之八十三的受害者是女性;最普遍遭受的是性剥削和强迫劳动;成年人占67%,未成年人37%……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打开手机,不仅能买佣人,还能买到一个孩子,后者就发生在东南亚一些国家。

马来西亚非法婴儿贸易之旅通常这样开始:一对没有子女的夫妇,上网找一些关于婴儿收养、马来西亚婴儿等相关的信息时,在一个Facebook的页面上找到了似乎是支持收养的小组。有成员邀请你加入聊天组,慢慢地你意识到有点不对……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有新生儿到了,马来西亚籍贯,照片发你。”

“照片.jpg”

“感兴趣不?”

Hartini Zainudin 正是因为一起婴儿买卖而决心从事儿童权利活动,现在已经是马来西亚知名的社会活动家。回忆起改变她命运的那一天,出现的画面是:身穿白色连身裤、戴上了手套和袜子的女婴,在马来西亚的高温下安静地躺着。

“他们说,‘你可以买她……否则她会去泰国的。’”

她出去打了个电话,得知贩运团伙有时会残害幼儿,然后强迫他们在泰国乞讨。Hartini临时决定用买下这个女婴,完成了马来西亚利润丰厚的地下婴儿交易中一笔的寻常生意。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在这里,贩运者和医生组成了复杂网络,将脆弱的人类幼仔变成商品,卖给出价最高的人。婴儿的价格,换算一下大约在400美元到7500美元之间,具体价格取决于种族、肤色、性别和体重。

“男孩,皮肤白,价格就高;女孩,皮肤黑,价格就低;混血儿,要涨价。”

买者往往是无法生育的夫妇,渴望有个孩子,但是又对马来西亚繁琐的收养程序感到无奈,花点钱,就知道避免这些无奈、伪造一些虚假文件非常容易。但也有险恶的购买目的,比如相关活动人士揭露有团伙组织买婴儿是为了一些恋童癖。

如今,线上买卖让交易更容易了。详细的说明页面如同超市货架,你可以在线挑婴儿,预产期、预期医疗费用以及给分娩母亲的“抚恤费”都写得清清楚楚。

菲律宾的婴儿更便宜。由于宗教影响,避孕产品在菲律宾一直受到限制,社会文化鼓励大家庭,反对堕胎。

结果是什么呢?在公立医院外,在马尼拉贫民窟中,十分之六的妇女出售过婴儿或认识出售婴儿的人,他们大多数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婴儿买卖就通过Instagram,Facebook以及其他渠道,在匿名的环境中,冒着令人绝望的风险,婴儿出生,婴儿通过买卖而去了不知名的地方,变成另一个人的孩子。

2018年5月,Lucia卖出了她的孩子,193美元。一旦被出售,就再也无法追踪。谁是买主?婴儿去了哪里?都是谜。

纪录片截图及网络

这个孩子就八个月出生,Lucia无法承担在医院十多天的费用,也养不起了,她找到有婴儿交易经验的熟人Mercy,整个过程有五个人参与:Lucia和他的丈夫,负责婴儿这一方、安排交易的Mercy,负责寻找买家并安排运输孩子的中间商,以及购买者,需要商定好价格、交换时间和一些文书工作,比如只需7美元就能迅速伪造的出生证明。

走完流水线,便是再也不知后果的一场豪赌。

参考资料:

1.BBC, Maids forsale: How Silicon Valley enables online slave markets.

2.Owen Pinnell& Jess Kelly, BBC News Arabic, Slave markets found on Instagram and otherapps.

3.CarolineHickey, ADHRB, Death of Ethiopian Domestic Worker in Kuwait Emphasizes theDangers of Abuse for Migrant Workers.

4.LynzyBilling, Inside the Underground Baby Trade in the Philippines.

5.ChanTau Chou, BABIES FOR SALE: 101 East investigates Malaysia's underground babytrade.



撰文:Kylin

编辑:Holly

图片来自纪录片截图及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