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门赌场洗手间里,我看透了人生…...

当大多数人最大的人生起伏不过是年终考核的分数时,在澳门一众赌场的角落里,人生的无常与残忍,才真正地揭开一点面纱。

image
网络

曾经有网友写下自己的见闻:

在去赌场之前,我以为那里都是滥赌鬼,贪得无厌,咎由自取;但就在那天凌晨三点,在洗手间,我亲眼看到了一个东北大汉嚎啕大哭,才知道很多来的其实是经营失败的小老板,带着最后高利贷来的钱,放手一搏不过是堵上最后一丝惨淡的希望试图翻盘。

他所见到的,绝对不是个案。赌场所代表着的巨大的,即时的金钱回报,逼迫所有人卸下伪装,每个人的欲望都在这里彻底具象化——只是一些人的欲望升腾,一些人则彻底被击碎了。

image
ELLEMEN

深夜的赌场路边,一些人正在酣睡。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image
网络

短视频平台记录了一个又一个普通的赌徒

上前攀谈的话,你会发现这些人很可能不是粤语口音——甚至可能都不是中国口音。在仅相当于1/3个浦东机场,32.8平方公里的澳门,以星星点点密布的赌场为圆心往外辐射,覆盖着的是来自全球的赌徒。

只是不是每一个赌徒都一样:观光客很多,和你我一样,带着几百块进赌场,小心翼翼地玩玩老虎机,输光就悻悻出门看金龙表演。

image
网络

惊叹的都是老老实实观光客

而对于那些真正的赌博老饕来说,无论是铁塔还是蛋挞,他们都不会费上精神瞄上一眼。此前造访过澳门,并且真金白银证明了自己实力的,早在来之前,就会有赌场公关殷勤联系。

image
网络

赌场公关充分证明,澳门的美女,都在赌场里

在公关们的安排下,这些大鱼会从机场的贵宾休息室直接走进赌场vip室,实现点对点直接运输,确保不会被其他场子截胡。

image
网络

赌场为vip配备的黑卡套房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待遇。在这里,更多的是挣扎着的,仍然抱着最后一丝不切实际希望的老哥们。

image
网络

赌场路边永远坐满了人

他们三三俩俩地坐在路边,对着手机,屏幕里的界面可能是一个个借贷平台,也可能是一个个正在等他们回家的亲人,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就是筹款,翻盘。

image
网络

虽然可能再次冲进赌场的结局仍然是输到只剩零钱

不够钱进赌场的空隙,他们会在街上游荡,看看公关制服,眼红下赢钱大哥的待遇。只是夜深人静时候,他们偶尔也会真情流露,承认自己的确是对不起家里人。

image
网络

只是大多数时候,第二天的太阳照起来,老哥们的第一念头还是,今天感觉还行,看来要翻盘了。

image
ELLEMEN

找到小何聊一下时,才知道今天刚好是小何戒赌的第10天。

今年他不打算回家过年了,一是亏空太大,没有路费,二是今年家里没人等他回家,老婆之前已经跟他说了,带孩子回娘家过。

这不是他戒赌的第一次了——事实上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赌博的习惯,农村人,农闲时总是要玩玩牌的。小何从小数学比别人好一点,赢的时候多。2007年,他上了大专,第一个暑假,小何结余了生活费,和村子里的人玩赌三公,第一次手头有了余钱的小何胆子也大了一点,那一年,他第一次玩上千的赌注,一个夏天下来,他赢了2万多块。

image
网络

三公游戏是主要流行于香港、澳门、台湾、福建、浙江和广东等地棋牌游戏,规则简单,运气成分很大

父母没说他,小小地赌一赌本来就是本地司空见惯的事情,更何况他还赢了钱回家。2016年,已经在在深圳打工的小何又一次回家过年,又一次习惯性地压三公,这一次,他全部的本金几千块全部输掉了,小何想翻本,就问赌局上的人借——原本只想借个几千块,但是“他硬要借1.5万给我”。

“他们”就是职业赌鬼,用小何的话说就是“不做事情的那种人,都是牢里出来,天天赌的”。一万五很快就被他同伴一把吃掉了,在那一天后,他总共输了3万块左右。

“第一次输心情很难过,然后一直想着戒赌,对,不过只是想想,真正还是想继续去翻本,哪里有赌三公就去哪里赌,另外一个镇也跑过去赌,接着,共输了5万,然后还是重复难过,又翻本,最后输掉了10万。”

这次惨烈的输钱之后,小何开始想着要戒赌,老婆哭了闹了后也只能鼓励他慢慢还,一开始意志是很坚决的,在睡觉地方,常用的公交卡上面,小何都写满了戒赌,但本来就不高的工资加上了这几笔赌债,生活的压力骤然变大。

小何心思动了,他开始把希望寄托在澳门,因为他觉得澳门都是有钱人,“想赢个几万比较容易,没有人会在意这点小钱”。2017年年初,他办理了港澳通行证,带了1万多本金,很快就赢了1万多;但是钱没有留下来。回去深圳第二天,小何就又心痒痒玩了把三公,输的精光。

image
网络

小何在赌场外曾目睹直接从牌桌抬进救护车的人

小何下定决心要再去博一把,这一次运势却并不佳,带的本金一进赌场就输掉了,只是筹码结束的同时,眼见着势头已经开始要好起来了,心不甘,小何就开始借钱。

朋友知道我在澳门赌,没人借给我,后来我在某宝和某信上共借了三万块钱出来,3个小时不到就输光了。没有钱住酒店,就在赌场外面坐着过了一夜,然后去赌场拿了票去码头,坐船回了深圳”

整个2019年,小何都在戒赌和复赌中度过。前11个月,他形容自己“连麻将都很少打”,只是天天买中国体育彩票,但几个月,他发现自己连买彩票都输,加起来有5万块了,彩票是不能买了,就找了彩友一起到了麻将馆赌牌,其中一次赢了1万左右,但后来一次差点输大了,就觉得麻将馆还是有风险,怕别人合伙“搞自己”。想来想去,还是想着又去澳门。但之前的港澳通行证已经被老婆烧掉了,小何12月偷偷补办了一本,今年的亏空多达10几万,不去澳门怎么办?

到了澳门很快我就赢了1万多,但很快又流走了。最令我难过的是有一张三万额度的信用卡就是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没有带在身上,也还是被输光了,其实我一年收入也就是几万左右。”

这次小何告诉我们,是要痛下决心要戒赌了,不然老婆都要没了。这十天一直在在自责,其实去之前,心里也一直在斗争到底要不要去澳门,至少过好年再去,但显然都失败了。归根到底,小何总结,“我们这些人,就是心魔难除嘛”。



采访/编辑:1ep/部分图片来自网络/采访者为化名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