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爸妈出柜后,他们把我赶出了家门

临近年底,一轮来自长辈的催婚行动又要开始了:“过年怎么办”“每年过年回家就是修罗场。”对于同性恋群体来说,这段时期也是难上加难,因为心理压力,不少出柜事件恰好在这段时期发生,亲情在真相面前摇摇欲坠,面临巨大考验。

Text, Font,
ELLEMEN

但在最坏的事情过去后,伴随着真相的浮现,催婚消失、彻底自由的同时,同志们也面临着如何和亲人和解,和他们相处的困境,甚至会陷入更深的隔阂。下面是他们出柜后的故事:

Text, Font,
ELLEMEN

身为gay和爸妈住在一起,被催婚就是家常便饭了。尤其到了每年春节,感觉活得很小心翼翼,也很辛苦。躲避来自亲戚的关心,还有来自爸妈的数落,别人过完年可以逃回大城市,我只能待在家里。

最极端的例子是2016年底,我妈安排我当年10月相亲,计划翻过年春节就结婚,年底就生小孩,感觉一切都安排好了一样,从那时开始,我就计划要跟他们讲了。

为了让自己的出柜过程尽量减少痛苦,自己也准备了很久,天真地做了很多的“铺垫工作”:比如吃饭的时候给他们放美剧《摩登家庭》,让他们接触里面的同志家庭的剧情,后来索性放了《极品基老伴》,还带着我妈去了张惠妹的演唱会,因为她每场必唱《彩虹》这首歌,大家一起合唱,能让她感受一下这个群体的热情。

但后来我发现,这些所谓的铺垫,其实作用都不大。就算他们将我和同性恋做了一点关联,但在他们眼里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们不会去做进一步联想,也不敢去设想。家里的气氛依然紧张,这样下去,我和家里人的关系只能变得越来越糟,我也始终没有跟他们讲清楚。

到了2018年10月的时候,我换了一份在广州和同志群体有关的工作,爸妈问了我好几次在哪里工作,我都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一次实在没办法,我就选择了在微信家族群里讲了:

“我是同性恋,我现在在广州一家同志亲友会工作。”

这是我当时的原话。当天没有任何回应,过了两天,我爸说这样的选择让家里抬不起头,给家庭蒙羞,还违背了国家的传统,又过了两天,他发了个截图,这张截图是他百度来的一张科普同性恋在中国是否合法图片,上面说,在我国 同性恋已经去罪化和去病化,但同性婚姻还没有相应的法规。

过了一段时间,群里又有了一段截图,说同性恋感染艾滋的可能性高。我就回今后会保护好我自己。又过了一段时间,又来了一段5分钟的视频,说同性恋致使道德沦丧等等的。

其实面对父母发的这样的内容,我很想怼回去,但这种你来我往没什么结果。我最后回了一句:不管你们是否接受,我都是你们的孩子,我会一直爱你们。从此,群里关于同性恋的话题就绝迹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妈把我从微信上拉黑了。当时我心里挺害怕的,发短信她也不回复,打电话不接,直到今年春节,我爸跟我发信息说让我多关心一下妈妈,我就跟她发短信,她回信了,说过年要去越南旅游,要办签证:“要不是为了办签证问你,我才不会理你。”

听说那段时间,我妈晚上都在流泪,爸爸充当了中介桥梁沟通的作用,他说我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还是经常询问我的消息,还是会看微信。

被我妈拉黑这件事,给我的冲击还是挺大的。后来跟她聊的时候,她说她想不通,没办法理解同性恋这种情况的存在,10月的时候,我给她报了名来广州参加了同志亲友的活动,她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来参加了。在活动上,因为有了和其他家长的交流,她渐渐明白了同性恋确实是没办法改变的,开始慢慢的接受这个现实。

在出柜上,我觉得时间越早越好。如果早一些,二十多岁时跟朋友玩,半夜不回家被父母询问的场景,他们也许会更理解我一些,而不是警惕我是不是学坏了,我也不会去说那么多的谎言去隐瞒,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陪伴他们,更不会有那些痛苦的催婚过程。随着出柜,爸妈的人生也会发生改变,幸运的是微信拉黑我只不过是妈妈一段时间的不理解,现在,他们可以重新规划自己的老年生活了,而我也不会再经历那些痛苦和尴尬了。

Text, Font,
ELLEMEN

因为出柜被赶出家门,到今天有半年时间了。现在想起来,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

因为母亲生病,我从上海搬回在北方的老家,并在家那边找了工作。为了方便照顾爸妈,同时也为了省钱,我就和爸妈住在一起。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爸妈见缝插针的各种“叮嘱”:有女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结婚呢?有喜欢的人就带回来吧……对此,我都以各种理由应付,一直用各种工作忙来推辞。

这个问题就始终这么拖着,因为长时间没有进展,今年过年的一个晚上,我妈说要跟我好好聊一下,当时感觉非常正式,她问我为什么不愿意谈恋爱,为什么不愿意结婚。

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立即把自己是同志的事情告诉她。当下她觉得很不理解,也不能接受,“这件事如果让你爸知道了,他应该会疯掉吧”。

于是,这件事就变成了我和我妈之间的秘密。那段时间里,我能感觉出来她想跟我聊,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矛盾心情。在她看来,同性恋就跟吸毒是一回事。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一切都风平浪静。

7月,母亲去旅游了,有一晚我爸突然看起来心事重重的,他说我妈最近感觉“不太正常”,在装修房子的时候,她总是显得很消极,说什么”还装修什么,没啥意思“之类的话。

该来的总是会来,因为还去遮掩已经没有任何必要,用谎言去对付也没有任何意义。我真的累了,但真的说出口还是很难的。我记得当时在昏暗的日光灯下,两眼望着眼前的茶几,脑子里拼命寻找着合适的字眼,整整纠结了一个小时。“卧槽,我还是说了吧。”

当时说的很谨慎,我想把同性恋是天生的,根本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讲给我爸听,不让他们有一丝质疑的心态,不想让他们认为我是”学坏“才变成这样的。我也在乎爸妈的心情,也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希望获得他们的理解。

说完后,我爸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平静,他说他能理解,聊了3个小时后他也回屋睡了。我记得我还趴在门口听卧室里有没有什么动静,那晚他睡的很早,早起后也正常去上班了。

到这时,我真的感觉出奇的幸运,终于出柜了,结果还比想象的好,当时下决心今后要好好孝敬父母,因为父母能接受这一点,能理解我,我当然也要加倍地去理解他们。毕竟大人的交际圈一样要攀比,我要活出个样子,让他们引以为荣。

一天过后,我妈旅游回来了,我跟我爸开车去机场接我妈,在回来的车上,之前那些美好的设想,完全都成了泡影。

“你就对我们没有什么话说吗?你给我们放这么一个炸弹!今天你就把这个话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你们这些变态......”,在车里,我爸突然情绪失控。

他说了很多让我很难接受的话,那些话很难听,也很刺耳,那些能想象的最难听的字眼,直到现在都回响在我脑子里。他甚至威胁要查我的手机,我妈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从旁帮衬。

那天,我们本来要回家准备庆祝表妹考上大学,但这件事却让所有的好心情都化为泡影。在饭桌上一大家人表面上一片和气,但在提心吊胆中,我能感受到那种紧张和尴尬。

回家后,更是一场暴风雨:"交往过几个这样的人?你们这些变态都会干什么,不觉得恶心吗?"一天前还是彼此理解的一家人,一天后感觉和他们划清了界限:他们是“正常人”,我是“变态”。

“你不要在家住了,你出去住吧,再也不管你了。”其实我当时心存侥幸,觉得过几天父母消气了,就想开了,内心也特别委屈,也很茫然无助。

不过期待中的和解并没有发生。

那时正是北方的盛夏季节,我下意识地将自己的东西装进编织袋,匆忙从网上找到一处单间。背着行李穿梭在这个曾经长大的城市中,有一种奇特的感觉,眼前人们各自忙碌,整个城市显得那么陌生,甚至冷漠。烈日下浑身都被汗水湿透,自己都毫无察觉,把东西都搬出来之后,大脑也是一篇空白。

现在回想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家人对你恶语相向,一个人在街头也很无助,感觉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搬完家后,我在小区门口买了一瓶脉动,坐在小区路口一边喝,一边发呆。几天的时间里,事情变化的速度超出了预想,前几天还和家人其乐融融,今天就坐在街头盘算要怎么办。收拾东西的时候,哪怕是一支笔、一本书感觉都没有拿起来的力气,整个人仿佛在一口深井里,像被判了死刑,下一秒就是上刑场的感觉。

几十年内心累积的压力和疲惫,在此刻又被新的无助和绝望替代。

我也曾经接触过女生,但我对喜欢的女生总是抱着尊重的态度,没办法产生性的冲动,初中时有懵懵懂懂的感觉,但只是觉得对方很可爱而已。

那时,我就知道我喜欢男生。大多数人的青春期总是充满了冲动和盲目,我也从来不隐蔽自己的感情。那时班上有一个男生朋友,每天没有看到他,就感觉少点什么的感觉。上课时我会偷偷扭头去看他,直到后来有人告诉我你怎么经常看他,我才知道其实这种朦胧的爱慕,已经被悄悄视作异物,被很多人看在眼里。不过那时并不知道这是同性恋,只是感觉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上了高中,我就跟喜欢的男生表白了,对方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他同学,全年级都传开了。在大家眼里,我成了一个“奇怪的人”,之前很好的朋友也渐渐远离了我。人总是会被环境所规训,在集体生活里,你会下意识的觉得应该做一个沉默的人,这是一个秘密,应该将这个秘密藏在内心最深处。我的”心累“就是从此时此刻开始的,没有朋友可以倾诉,生活中感觉非常孤独。上体育课我可能得主动拉着别人去组队,参加演出都是我一个人,即便是去参加课外活动比如练武术,也有传言说我只是为了“馋人家身子”罢了。

每天在一个小社会中被霸凌,你是无法逃开的,好事坏事都会被传开,很影响自己的生活状态,要应对漫天的谣言和他人的诋毁,自己也无能为力。上了大学,因为跟同学没有说过这些,自己也比较喜欢交朋友,但又开始隐瞒自己,别人谈恋爱的时候,有女生追我的时候,我得去想办法婉拒,父母开始问我的时候,我又反过来压抑我自己......

初中懵懵懂懂、高中被环境压抑、上了大学又被自己压抑,本是最应该释放活力的青春时光,感觉耗费了我一辈子的内心能量。

到12月,我已经快出柜半年了。说真的,我对父母并没有埋怨和责备,因为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和反应,他们那一代人有过自己的青春和生活,有过自己的生活体验和人生阅历,只是每个人都习惯生活在自己熟悉的世界里,习惯按照既定的人生轨迹前行,面对未知时,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却步,甚至后退,因为我们都是平凡人而已。

我记得父亲曾经说,遇到什么困难记得跟家里说,家是你最后的避风港,家人肯定是最理解你的。但当这件事情发生后,这个家最终没有跟我站在一起。最后,是朋友收留了我,父母却将我拒之门外。我明白爸妈辛苦攒钱为我准备了房子和车,但因为这件事的发生,他们可能觉得我是一支稳赚不赔的“股票”,关键时刻却高台跳水,直线下跌。

亲情里确实是有自私的一面的。很多人可能意识不到这一点,那只是因为这个底线隐藏的很深,让人难以察觉。

离家前,我每月只有2000块工资,离家后,除了房租每个月都不剩下什么了,那两个月过的很艰难,之后通过努力躲过了公司裁员,为了弥补自己的收入,每天做兼职做到凌晨一两点,晚上回家后还得忍受那种孤独感,回到自己的住处,有一段时间我都不愿意开灯。躺在床上,看着外面街道上穿过的车灯划过天花板上的光影,还有对面楼上渐渐熄灭的灯火,想象在那里可能也有一个人隐藏着自己内心的秘密......现在想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半年,我跟我妈还是有联系的,她刚开始想给我寄点钱,主动跟我联系,但后来因为她也忙,就换成我主动和她去联系,因为我也不想让他们觉得我是个冷血动物,也想求得互相的理解,让他们真正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

对出柜这件事,我充满了感激,从来没有感觉到后悔。虽然它让我非常狼狈,有点凄惨,但也让我开始了自立的道路。对很多圈子里的人来讲,出柜依然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情,希望我的故事能鼓励那些出柜遭遇不理解和困难的人们,因为出柜,一切最终都会变好。

今年春节我不太想回老家了,或者除夕回家露个面,初一初二就赶紧出去旅游算了。和家人的僵局我觉得会慢慢变好的,希望他们能看到我出柜时内心经历的煎熬,希望我最终说出口的勇气,能鼓励他们最终接受我。

Text, Font, Design, Games, Graphic design, Brand, Illustration,
ELLEMEN

在出柜之前,我曾经“被出柜”过。2013年的时候,因为一些感情上的小纠纷,那时的男朋友将我是gay的事告诉给了我妈,“Sober是同性恋。”当时家里人询问我,我也吓坏了,从来没有预料到这件事会这么快发生在我身上,自己也慌了,当下就否认了,还跟我妈讲,我自己会改正这件事的。

所谓的“改正”,其实就是拖延时间的借口。身为gay,在那个时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一个随时可以被别人当做把柄来威胁你的武器。

我很早就和同性恋圈子有过接触,当时作为志愿者,参与过不少活动,也听到过不少出柜的故事,几乎大多数人的故事都很悲伤,但出柜后很多人感觉生活的更放松了,我也从这些身边的事情里获得了鼓励,准备向我妈出柜。

我一直跟妈妈生活在一起,跟她感情很好,讲到自己是同性恋这件事,也是自然而然的发生。3年前的1月,我跟我妈聊天,记得那晚就我们俩人,从我小时候开始聊,最后话题渐渐移到了同性恋这个话题上,我就她坦白了。

感觉说完的那一刻,整个家里都特别安静,在此时估计她心里的那些推测和想象都成了真,她也不知道如何去接受这件事,她一开始都没有讲话。

那晚,我能感受到她非常心痛,后来她跟我讲:“你是gay也不是什么坏事,没有伤害女生就好。”

此前,很多gay其实都很担心父母接受不了,觉得他们承受不住这件事带来的重击,但实际上,来自家人的不理解反而会让很多出柜后的当事人,更难承受来自家庭的不解、怀疑甚至憎恨。在中国,没有因为出柜父母气出病去世或者自杀的,相反有不少出柜后的子女自杀的例子。

在出柜后,我妈跟很多家长有了交流,也渐渐开始理解我的立场,记得那段时间,我过的很开心,也和妈妈关系非常好,而我的那些已经形婚了的朋友,他们还有三五十年的人生,几乎每天都在演戏,而且“剧本”里的剧情都难以保证,我已经很幸运了。

采访/编辑:Sebastian
部分采访对象做了化名处理
部分采访得到了同志亲友会的协助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