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私密话题,都藏在李银河们的微博问答里

想要一窥当代年轻人的情感世界?社交媒体只是小小的冰山一角,我们为你指路两性博主的微博问答。在这里,藏着年轻人最隐秘的两性故事和情感焦虑,和平时难以向人启齿的海面以下八分之七。

网络
ELLEMEN

李银河在许多人心中是“分裂”的。倒不是说人格分裂,而是大家心中普遍存在着两个李银河。

一个是王小波的遗孀李银河,是《爱你就像爱生命》一书中的女主角,是“你好哇,李银河”的问候对象,描摹着许多人对于爱情最初的美好想象。

网络

另一个则是社会学家、性学者李银河,观点前卫,挑战世俗,著有《同性恋亚文化》、《虐恋亚文化》等书,与一位跨性别者伴侣共同生活数载,在书中公开自己和王小波捆绑鞭打play的性爱体验,也会在公众号分享做超声刀的医美体验。

网络

李银河活得和大众对于名人遗孀的期待不太一样,却以另一种方式成为当代人的精神偶像。

李银河从来不避讳谈论性,她曾在《我为什么要研究性》一文中写道,“‘性’这个东西在中国是一个怪物。在所有公开的场合,它从不在场。可是在各种隐秘地方,它无所不在。”

这个隐秘地方,大概也包括李银河的微博问答。在这里,人们以“你好,李老师”作为提问开头;在这里,藏着当代人不为人知的各种两性困惑和情感故事。

网络

光是一扫标题,就令人回想起那本读者遍布大江南北、曾陪伴你我度过青葱岁月的《故事会》,又或是最早带领你我一窥成人爱情的《知音》:

伴侣性冷淡我该如何满足自己? “

“如何拯救一段心已经死了的爱情?“

“母亲发现父亲外遇,我该不该出手?“

“自己在感情里总喜欢脚踏两只船怎么办?“

“老公找站街女,求我原谅他,我该怎么办?”

……

有些问题,都不用付费看李银河的回答,就已经能脑补出一段当代都市情感大戏。

比如因不满无性婚姻出轨而怀孕的,因女友不抗拒性骚扰而吃醋的,纠结要不要找糖爹的,也有声称自己要做“女中陈冠希”的渣女to be,还有小三的自白。但无论是看起来正儿八经的,还是貌似下三路的问题,李银河都每一条认认真真回答,用数据说话。

一位网友问李银河,“女人一生睡多少男人才值?”并列举了洪晃列的数字:0=白活了;1个=亏,2-3个=传统;3-5个=正常;5-10个=够本;10-15个=有点忙;15-20个=有点乱;20-30个=有点累;30-50个=过于开放;50个以上=完全瞎掰。

李银河回复:“从统计数据看,男人一生的性伴数远远多于女人,一个较早的数据是男人是女人的六倍。这是性问题上的男女双重标准造成的,并不能证明女人比男人更不喜欢性。”并表示自己赞成洪晃的数量表,挺靠谱的。

还有网友向李银河求教“我经常有被男人强暴和想‘三人行’的性幻想,正常吗?还是我太污?”

李银河的回答帮提问者解放了对自我的负罪感:“被强奸想象可能比人们预料的要多得多。调查数据表明,有过施虐或受虐想象的人在人群中占10-49%,受虐想象中也会包括被强奸、被轮奸,当然也有一般的群交想象。”

而对于一些曾经在性的问题上被伤害过的人,李银河也试着帮助他们认识到错并不在于自己,比如另一个问题中,一位网友因青少年时期自慰而受到母亲羞耻难堪的指责,并导致自己“至今潜意识对性行为仍有羞耻感。”

李银河在回答中告诉这位网友,“你母亲对你的指责是源于她自己对性的无知和对自慰的偏见。性到底是坏事还是好事,这是一个人能否得到快乐的关键判断。”

网络

李银河与现任伴侣“大侠”以及养子壮壮

ELLEMEN

比起严谨得有些老派的李银河,另一位也曾在微博上也开设两性情感问答的知识分子蔡澜则显得“油滑”许多。

网络

前不久蔡澜又开启了一年一度的评论回复活动,并且贡献了不少神回复金句。

网络

而在两年前,蔡澜其实也曾经在微博上玩过一阵付费问答,被金庸评价为“女友不少”的蔡澜自然也收到了不少两性情感类提问。不过和李银河走知心学者路线不同,蔡澜的回答仍旧带着惜字如金的风采。

有问发现好朋友老婆出轨要不要告诉好友的:

网络

有问“西餐女孩”现象的:

网络

有问如果面对渣男的:

网络

不过蔡生自己也说了,“都以为付三十九块就可以窥探我的性生活,我才不上当。”之后就干脆关闭了问答环节。

两性是永恒的话题,两性博主也早已成为当代人疏解情感和生理困惑的窗口。貌似无码小黄文的一问一答间,科普向博主为你解答的生理难题,可能比你的生理课老师都要多。

认证为“泌尿外科执业医师”的博主“成都下水道”在这方面小有名气,被尊称为“下老师”。

网络

他曾出过一本书,书名直击当代人思想痛点——《让我们灵魂激荡身体欢愉》。而围观下老师的微博,就是一部微缩版的当代两性关系图鉴。

比如有网友描述自己不想对婚姻负责,喜欢在天亮以后说分手,大家分道扬镳,互不相欠,实在不行就找一个拉拉结婚,各玩各的,并发出了不少资深tinder玩家共同的心声:“我就是想一辈子约,不行吗?”

下老师直接从专业角度打破了网友的美梦,“一直约炮,有更多诱发性功能障碍的可能,也有更多感染性传播疾病的可能。”

也有疑似戒色吧的吧友,来向下老师忏悔自己自慰太多的苦恼与负罪感。

下老师首先区分了性欲和性瘾的区别,“性瘾病人的两个特点——1:无法控制自己的性行为。2:即使滥交受挫,也不会停止自己的性行为。“并指出当代年轻人合理掌握撸管次数应该与本能地知道自己的饭量和睡眠时间是一样的。

还有向下老师求证网络流传的性能力判别玄学的:鼻子大、无名指长、有胸肌腹肌,这些究竟是不是性能力的暗示?得到的回答是只有人种和遗传能够决定性能力,通俗易懂地来说,尺寸天注定。

围观下老师、六老师(@六层楼先生)、夹性芝士等两性博主的问答,暗流涌动着的是一种不易察觉的当代两性生活竞争,与“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的残酷规律。

有伴侣性欲旺盛自己却不行的苦恼,就会有因为自己性能力过强,女友要跟自己分手的反向案例;

有发现老公宁愿自己解决也不愿与自己性生活的空虚寂寞,也有发现老婆加入了乱伦和群交微信群的出离震惊。

有彼此都号称自己是第一次却感染了HPV的都市医学传说,也有合租时旁边两间房的情侣左右开弓自己被吵到住旅馆的心酸回忆。

而这些都是很难与旁人启齿的,无论是家人、同事、亲密的朋友,还是医生。因此能够匿名求助的两性博主,就成了李银河口中的“隐秘地方”,藏起了男男女女口不能言的性爱故事和情感困扰,也成为他们寻找共鸣的同类探测器。

ELLEMEN

两性博主也有不少分支,除了医疗科普向,还有专门研究性玩具的,输出实用向的测评报告;也有专门做情感咨询的,疏通男男女女的恋爱心结,当然这其中存在着一些被视为洪水猛兽的“邪教教主”,比如之前曾经被封禁的Ayawawa。

网络

她曾为两性关系开辟了许多新的理论,并抛出“剪刀石头布”、“mv、pu”等一系列定义男女的名词,吸引了诸多有着婚恋困扰的女性,为她们提供了一套高效的情感攻略系统。

李银河曾在自己的微博问答里批判Ayawawa为“观点十分陈腐,缺乏现代主义女性意识,基本上是反女权的”。

不过抛开Ayawawa的正确性不谈,她的出现确实填补了一部分女性解决婚恋困扰的需求。

哪怕Ayawawa被封禁了,这种刚需依然没有消失。因此后续又会涌现出类似好嫁风教主马小婷等低配版ayawawa型博主,并受到诸多粉丝拥趸。

网络

也有委托两性博主去测试自己感情的。博主Arnold大叔公开了自己扮作海归白富美去帮忙测试一位粉丝的订婚男友,结果“不出意外”地这位粉丝男友没有通过测试,而这位粉丝也选择了分手。

先不论这位男生渣男与否,但是人性是否真的能够测试这个问题本就有待商榷。换个角度,如果当时是粉丝的男友拜托博主伪装成海归高富帅去测试这位粉丝呢?

网络

两性博主测试现场

其实无论是科普向还是情感咨询向两性博主,都难免令我们好奇,为什么他们成为了当代人的性爱圣经和情感宝典?为什么在他们的微博问答里书写着一个个欲望都市的故事?

其中一种情况是,有一部分人是在利用大家对男女关系的猎奇心理在赚钱的。那些耸人听闻的三俗故事并不真实存在,他们通过向知名大V提问赚取网友围观付费的分成金额。为了满足他人付费看“小黄文”的窥探欲,提问当然是画面越香艳越好,情节越勾人越好。

曾有人向李银河提问,“去年,我通过微博问答赚了20万元,请问李老师你对我这种赚钱方式怎么看?”

除去这种牟利向的提问者,更常见的一种情况是,我们在遇到两性问题时,确实不知道应该问谁。

小时候的生理课遮遮掩掩,家庭的生理教育能省则省,搜索引擎提供的生理解答令人一惊一乍,好不容易有大学开了恋爱课,又是走理论主义画风,期末不考恋爱考默写。

即便是在相对开放的网络环境,想要随性谈论“两性”也不容易,毕竟还有同事关注了自己的微博大号呢。

在当代语境下的“谈性色变”,不再是我们被禁止谈性,而是两性话题总是被不怀好意的目光注视着。谈性欲就是猥琐,谈情感就是恋爱脑,太多条条框框了。

就像下老师的网名一样,我们把“性”丢到下水道里,羞于谈论,偷偷享受。碰到问题,真要壮胆问身边人,发现大家其实也都没接受过正规的生理和情感教育,只能从贫瘠的个人经验出发略作指点。

两性博主圈儿如今还是鱼龙混杂,好坏需要自我分辨,但有人可诉说总比独自憋出病来强。说到底,合理谈性,真不是什么不得体的事儿。

编辑:醺子/设计:?/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