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0分高考生,现在过得怎么样?

一些学生,秉持着一腔孤勇,真正地想要赌上自己的人生,在高考这个普通人最重要的节点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选择自发地在高考中获得0分。我们找到了两位当年的0分高考学生徐孟南和吉剑,想知道现在的他们生活得怎么样?当年那个决定,到底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image
网络

16年前,韩寒的《通告2003》出版,以辍学后成功走向文学道路前辈的身份,在书中“通过十多篇针对现行教育体质及其附属产物的批判,向读者深刻地揭示了中国现行应试教育的弊端”,这本书一经出版,立即引起了强烈反响,关于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的问题,几乎成为了世纪初互联网上经久不衰的讨论。

大多数学生看了书后,都仍然循规蹈矩地遵循了好好读书,考个大学,找份工作的寻常路径。而一些学生,却秉持着一腔孤勇,真正地想要赌上自己的人生,在高考这个普通人最重要的节点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选择自发地在高考中获得0分。

我们找到了两位当年的0分高考学生徐孟南和吉剑,想知道现在的他们生活得怎么样?当年那个决定,到底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image
Esquire

2008年,高三学生徐孟南偷偷做了一个决定,他将在高考,这个人生最重要一次考试中,自发地获得0分。

image
网络

徐孟南

他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事实上徐孟南有这样的想法,正是受了前一年河南考生蒋多多的影响。

2007年初,高二的徐孟南在学校的阅览室一本著名教育杂志上,看到了蒋多多通过违反考场规定来反抗高考的壮举,他瞬间,被这个女孩触动了。

image
网络

高考后的蒋多多

“多多”名字的由来是因为这个女孩曾经被认为是家里多余的那一个,但出色的学习成绩曾经改变过她在家里的处境,班主任和父母都认为她有进入重点大学的希望。只是事情的变化发生在高二,这个时候,蒋多多迷上了写作。

千禧年初的青年作家潮几乎每个人都还记忆尤新,蒋多多也被席卷其中。笔名为“碎心飞魔”的蒋多多高二下学期将一篇自己的习作寄给了杂志社,没想到却被意外刊登,这股来自外界的肯定让她坚信,自己就应该走上写作这条路,自此,她开始大量创作,《开学伊始》、《天凉好个秋!》、《魂断北京城》、《睡美人复仇记》、《网中人》等都是她一部部连接不断的作品。

她家中保存了厚厚一摞英语作业本,打开这些作业本,便出现密密麻麻的字迹,这些作品一共有40本之多,大概有一百多万字,只是这些作品再也没有当年那个短片的好运气。同学传阅,会赞一句有才华,老师却视之为“乱七八糟看不懂的东西”。不过这些她都不在乎,蒋多多已经暗中决定,将即将到来的高考变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既能表达自己对应试教育的态度,也能体现自己写作的才华。

image
网络

高考前夕,根据蒋多多当时班主任回忆,因为高三时的蒋多多成绩已经一落千丈,座位在班级最后一排,她一个人坐一张桌子,没有同桌。平时少言寡语,与同学不怎么交流。高考前,蒋多多和其他考生一样,报名、照相、体检、备考,没有发现她有任何的反常现象。但就是这个安静的女生,在整场考试中都格外坚定地违反了所有答题规范:

考试不许用双色笔答题,她就偏偏用黑色和蓝色笔答题;不许在密封线外写字,她偏偏就将笔名“碎心飞魔”写在了密封线外;试卷上不许乱画,她偏偏在空白处写上了自己的主张:

‘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两样……学校只关心学生的分数,对学生心理和思想的了解却几乎是一个空白……’。

类似这样的话,她在四张试卷上,整整写了8千字。

《高考0分声》, 蒋多多传“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

image
网络

事与愿违。蒋多多没有得到0分,事实上只有文综一张卷子被判处违规不予判分,其他试卷仍然有效,她拿到了114分。但另一方面,她的确如愿以偿得到了媒体的关注。在分数与相关事件流露出去后,有不同媒体与蒋多多面谈,访谈中,她自信地表示,做这件事情就是不再考虑上大学,当然不会复读。自己有写作天赋,未来将会从事编剧行业。

这些访谈最终被几千公里以外的徐孟南看到,和蒋多多一样,高中时期的他内向,甚至显得有些木讷,但也和蒋多多,他安静的外表下酝酿着一团火焰:这一刻,他已经下定决心。

image
ELLEMEN

徐孟南的计划,没有提前跟任何人透露。

6月6号,高考前一天,他的同学们都提前去了考场踩点,他却拐道来到网吧,破釜沉舟地写下了自己即将要做的事,并且第一次在网上留下了自己的照片。

晚上回到学校附近一堆同学为了复习租住的群租平房后,他忐忑地到凌晨三点才睡着。早上跟着人流进入考场时还显得精神不济,只是在语文试卷发下来后,徐孟南没有任何迟疑,提笔开始在试卷上写出他早已想好的内容:一种全新的教育理念,他将其命名为三人行。

从初中起,就应该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高中根据兴趣爱好选以后要修的专业,高中学校根据学生各自专业,指定学生要学的科目,比如某专业必须学习语文、历史,选此专业的学生必须主修语文历史,而还得必须上日常知识课程和体育课,这个知识课程主要学习对各科浅显地了解。就是说,每个学生必修日常知识课和体育课,然后主修自己兴趣专业的科目。

image
网络

徐孟南《我们》节目截图,腾讯

没有人想到徐孟南会这么做:徐孟南有一个姐姐,一对双胞胎弟弟,但似乎都对读书不感冒,只有他考上了市重点中学,父母对他寄予厚望。高考后他和父亲蹲在地里,有人路过问徐孟南考得怎么样,父亲抢先回答:“歪歪(随便)考一下,不得考个四五百分啊”。

徐孟南在一旁不敢回答。事实上在很久以前,他的心思就已经不在学习上了。高一下学期,他在书店看到了韩寒的《通稿2003》,那篇著名的“穿着棉袄洗澡”对于他来说几乎是颠覆性的冲击,韩寒以自己为例子,说明当下教育体制的冗杂,令他几乎“如梦初醒”

image
网络

《通稿2003》开篇截图

据徐孟南的同学回忆,正是高一下开始,徐孟南的心思似乎不再放在学习上了,那个曾经因为数学好又个子高而获得外号“华罗庚”的徐孟南几乎消失了一般,大家都认为他是沉迷游戏,有了网瘾。只有徐孟南自己知道,他有了新的追求,他开始仿效韩寒,开辟了博客,持续而系统地输出自己对于教育制度的看法。

而蒋多多的做法,更是让他看到了从网络走向现实的真正抗争方式。只是在高考完成爆发后,他却突然一下显得没有了方向,比如,要如何面对仍然在翘首期盼的父亲?晚上根本睡不好,晚上总会一夜夜地做噩梦,噩梦的内容都一样——打开电脑查分,发现自己的分数不是零分。

他躲去了租住的那个小院,也正是在这里时,他的噩梦彻底成了真:和蒋多多一样,他并没有如愿以偿地拿到0分,甚至更“差劲”的是,甚至没有媒体第一时间关注到这件事。父母已经知道了徐孟南真正做的事,他没有继续留在村里,8月,他来到合肥,自己联系了两个省城报社的记者做了采访。

image
网络

他对这两个报道满怀希望,甚至有些害怕自己一举成名,走在路上也会被人认出。然而次日,报道出街,只是“厚厚一叠报纸里的一条普通新闻”,甚至配图上自己的上衣还起了毛,徐孟南觉得这样的自己就是“一个乡巴佬”。

他留在了合肥,决定边打工边写作,并且继续在网络推进自己“三人行”的教育理念。根据正午的报道,一个夜晚,徐孟南被一对陌生夫妇叫住,说自己二人是从上海来做生意的,银行卡和手机都不能用,可否麻烦徐孟南帮忙打一个电话。

男人客客气气,甚至不想借用徐孟南的钱打公用电话,男人的客气引来了徐孟南的好感,两人攀谈起来,徐孟南甚至告诉了对方自己原本不愿透露的零分高考事件,对方安慰他,可以理解,但希望徐孟南好好工作,不要学坏。

相谈甚欢。徐孟南最后表示,可以把银行卡号给他们,让夫妇朋友转钱到卡上;除此之外,他还将自己卡上六百元与身上的两百元都借给了对方去住宾馆,对方承诺明天拿到钱即过来还给徐孟南。

image
网络

徐孟南在车间,图片来源:安徽网

徐孟南再也没有接到来自夫妇的电话。也是那年冬天,他离开合肥,开始进电子厂打工。

image
ELLEMEN

徐孟南是在2010年前后与蒋多多联系上的。

蒋多多在QQ上找的他,但此时的徐孟南对于谈论零分高考这件事,兴趣可能比以往要低得多了:他恋爱了。对方是长辈介绍的女孩,但几乎令他一见钟情,一直以来的文学才能派上了用场,他为她写了大量的情书。2011年,他们结婚了。

徐孟南回忆中,重新出现的蒋多多似乎有些“失意”。高考结束后的蒋多多,无法面对家人,带着自己积攒的两百元钱外出打工。

0分高考新闻效应的一开始,还有人寻着名头来找她:四川一个叫王翔的商人,曾特地来到河南见蒋多多一面,希望帮她出版书籍,也坦承自己“有一点要炒作的意思”,蒋多多最终仍然拒绝了,她认为首先这样出版书籍不纯粹,其次自己的手稿也还没有完全完成。

但后来的蒋多多似乎逐渐消失在了新闻中,甚至是与徐孟南的对话中。徐孟南成家之后有了一对儿女,开了一个淘宝店,生活繁忙起来,也没有与她频繁聊天。最后一次见到蒋多多的动态,是她在QQ空间发布了自己小孩的照片——她已经结婚生子了。

相较于几乎销声匿迹的蒋多多和回归家庭的徐孟南,08年0分考生,云南人吉剑显得要活跃很多。吉剑同样是偏科,只是他擅长的是数学,却选择不答题,在数学卷中质问:

1.老师你可以不用π算圆面积吗?

2.老师你认为当代数学有哪些缺陷?

3.老师你觉得用微积分解决问题精确吗?

image
网络

吉剑

高考结束后,他独自来到云南昆明打工,他回忆当时的自己“生存下来都是奇迹”;两年后,他进厂打工,开始为工厂做展位,“其实就是一些初级营销工作”。

网络是他的福地,也是他的工具,从为工厂做关键词优化在厂里脱颖而出,他从月薪5000一步步走到过万。2014年,吉剑结婚,太太是福建人,一开始感觉对面这个人“没念过大学却有点夸夸其谈”,但后来发现,这个男人好像是有点真本事的。

婚后第二年,吉剑开始做电商。一开始一个月的收入只有四五千,他至今记得第一次一天挣上一千的感受—实在太爽了。2015年,他挣到了人生第一个一百万。

image
网络

2019年的吉剑告诉我们,他现在几乎没有社交,全心投入在自己的电商+投资事业上,已经在浙江购置几套房产的他,现在的被动收入还加入了房租。当年没有参加高考的他,现在对未来的理想是“某一天能全心投入做学者”。

“我这十年没有从停止过学习,没有一天不听音频节目的;我到现在也没有回学校的打算,在家听在线课程不好吗?我可以选课程,选老师,甚至还可以快进,为什么一定要回学校呢?我也从没有停止过写书,已经修改了两版了,我还要继续把中间套话删掉,只保留最真实的真情实感”。

32岁的吉剑,相较于那个在数学卷上发问的愤世嫉俗的男孩来说,似乎显得平和得多了,他奉行财富独立,人格才能独立,也认为“我这样的草根都能实现财富独立,所以社会上流传的什么阶层固化人云亦云的观点就是扯”。他心中有个明确的数字,要赚到5000万,实现真正的财富自由。

30岁的徐孟南则回到了学校。2014年,他离婚了,和平分手;2018年,他正式入读一所大专的新闻系,“不是后悔,算弥补遗憾吧”,他跟我们描述。现在的他是班上的班长,刚刚入党,入学以来班里考了两次试,他一次第三,一次第一,最近正在自学剪辑,毕竟归根到底,“人还是要学一门技能的”,徐孟南说。

参考文献:

蒋多多现在干什么,高三网

《高考0分声》, 蒋多多传“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

正午:《徐孟南的高考零分计划》

吉剑:【2019总结】人生登顶的两种模式!,心海时空

撰文/编辑:she1p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