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洲第一女团毕业后:混得好的拍电影,混得差的当女优

同样是从亚洲第一偶像女团毕业,成员们的命运走向却可能截然相反。 有像12期生高桥朱里一样跑去韩国再出道的,也有像岛崎遥香一样在烤肉店打工的,或是像四期生佐伯美香一样,以Staff的身份重回AKB48打工的。 还有一些则积极参与公众事件,比如曾获得AKB48总选举冠军的指原莉乃最近宣布将担任故乡大分县的奥运火炬手。

image
网络

前段时间,在东京秋叶原举办的“AKB48剧场14周年特别纪念公演”上,一名团队成员峯岸南宣布毕业。

image
网络

如果你不太关注日本偶像界,那么上一次你听到这个名字,很可能是她因恋情曝光而剃光头向公众谢罪。

2013年,她被狗仔队发现在男团成员白滨亚岚家里过夜,打破了AKB48的恋爱禁忌,因此受到了在团队中被降格的惩罚。

而她顶着光头落泪道歉的视频也引起了海外对于AKB制度的猛烈抨击。

image
网络

AKB48的制作人之后为此创作了一首《清纯哲学》,歌词中写道,“想要守护这份清纯,直到脱下制服前。”

不过峯岸南的毕业如今有着重大的意义,因为这意味着AKB48这个组合的一期生已全员毕业。

一期生是什么概念?

2005年10月,AKB48进行第一期团员甄选,报名者7924人,只有24人合格。经过一个月的成团魔鬼训练,最后只有20个人留下,组成了AKB48最初的阵容,她们就是一期生。

image
网络

一期生在AKB48的历史中扮演着元老级的角色,其中不乏前田敦子、板野友美、小嶋阳菜等耳熟能详的名字。

随着这些早期的王牌成员陆续毕业,她们毕业后的去向也成为了焦点。

image
ELLEMEN

同样是从亚洲第一偶像女团毕业,成员们的命运走向却可能截然相反。

有像12期生高桥朱里一样跑去韩国再出道的,也有像岛崎遥香一样在烤肉店打工的,或是像四期生佐伯美香一样,以Staff的身份重回AKB48打工的。

还有一些则积极参与公众事件,比如曾获得AKB48总选举冠军的指原莉乃最近宣布将担任故乡大分县的奥运火炬手。

image
网络

另一名成员内山奈月则在毕业前就已考入庆应义塾大學经济系,毕业后与九州大学助教合写了一本书《宪法主义》,并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修宪“集体自卫权”发表了评论,“即使对宪法只是轻微修改,反复进行也是极其危险的。”

不过大众可能更关心的,是一期生和初代神七成员的去向。

所谓“初代神七”,也就是2009年AKB48第一届总选举排名前七名的成员,其中除了五位一期生,还有二期生大岛优子和三期生渡边麻友。

image
网络

初代神七,左起依次为:小嶋阳菜、高桥南、前田敦子、大岛优子、篠田真理子、板野友美和渡边麻友。

继续在演艺圈打拼是不少人最初的选择,然而想要长久地留在演艺圈却不那么容易。原本的高人气成员大多都能有不错的资源,而存在感不太强的成员则往往苦苦求生。

已经剪去标志性双马尾的“萌神”渡边麻友,毕业后就接到了NHK电视台第100部晨间剧《夏空》的拍摄,并陆续参演音乐剧。

image
网络

想当歌手的“虎牙”板野友美,毕业后矫正了虎牙,一心开始发单曲和专辑,上个月还来上海开了个人演唱会。

image
网络

“AKB之颜”前田敦子去年和演员胜地凉宣布结婚,今年生下了第一个小孩。但她的演艺事业自2012年毕业后从没有停止,和松田翔太搭档拍电影,也陆续出solo单曲。

image
网络

而前田敦子当时在团内的劲敌大岛优子则去美国留学了一年。尽管经历空档期,回国后资源还是很好,和木村拓哉共同出演的剧也即将在明年新春播出。

不过另一些成员似乎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

曾是AKB初期主力成员的成田梨纱,因为发胖而在团中被逐渐边缘化。她曾在出席一款减肥饮料代言活动时说,“在AKB48时,虽然没什么欺凌现象,但毕竟是女生团体,压力还是很大的。”

image
网络

毕业后,胸围惊人的她转型成为一名性感写真艺人。曾为日本《Friday》杂志拍摄写真,身披透明薄纱,几乎全裸。

2012年,她曾主演一部情色电影《从裸开始》,扮演一名从秋田来到东京并迅速蹿红的AV女优。

但现实中,也真的有AKB48毕业成员下海的。

一期生中西里菜毕业后曾在日本娱乐圈引起极大震动。她化名后在2010年出道,首部作品销量达到20万。但两年后就从AV女优引退,之后嫁做人妇,从此退出了演艺圈。

但嫁做人妇后的中西近况如何,据网友在东京某夜店的Facebook专页上发现了她的身影,说是看到一名女性长相和中西非常相似,推测中西很有可能在婚后在该家夜店兼职赚钱。

有人认为,之所以毕业成员后来有了AV女优志向,最根本的驱动力还是金钱。毕业后的一年内,如果在娱乐圈没有什么大动作,就意味着人气的急剧缩水。

所以,她们都会在一年的时间里,趁热打铁。据称中西曾向AV公司提的出场费达到了创纪录的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14万元),可以说和AKB48成员的价格完全是天壤之别。

image
网络

选择创业也是AKB48成员退团后常见的去向,其中不少都会选择做服装设计师。

被誉为“AKB顶点”的小嶋阳菜在团十几年,知名度方面远超其他毕业生,在ins上拥有200多万关注者。不过她在女团中就一直不争不抢,似乎对演艺事业也没有巨大的热情。

早在退团前她就曾在采访中称“自己童年以来的偶像梦想现已成真,眼下正在考虑要不要退出演艺圈”。毕业后她创立了日系时尚品牌,并大力进军中国。

image
网络

小嶋阳菜拍的商品买家秀

不仅开了淘宝店铺,开直播带货,还开设了B站和小红书账号——尽管如此,似乎她的品牌在中国销量并不太好,还被一些网友质疑动辄四位数的价格是在圈钱。

而被称为“川崎社长”的川崎希在AKB48期间,曾和前田敦子等人一道出演“日本春晚”红白歌会,却在人气高涨的时候突然宣布毕业,为的是完成“高中时代开始的梦想”,创立服装品牌。

事实证明,也许比起艺能,她的商业头脑更加出色。虽然早就已经毕业了,却一直在消费AKB48,比如在和一期生们的合照中推广自己的产品。

她创立的公司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年营业额就突破了1亿日元。她曾说,“虽然我想买辆兰博基尼,但是这车没法在公寓里的停车场停,所以我现在在建一幢有更大的停车场的别墅。”

image
网络

不过她也经历了女企业家难以兼顾家庭的苦恼。毕业四年后,她和混血男星Alexander成婚,婚后坦诚自己不孕,并努力接受治疗。但是在她接受治疗期间,她的丈夫却被媒体拍到和粉丝车震。事后川崎选择原谅丈夫,并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

同样是AKB48第一期成员篠田麻里子,入团之前曾遭遇第一期生征选落选的窘境。在一次采访中她说当初落选后“不想一事无成地回家乡,于是在门口的剧场咖啡厅打工。在门口每天看着眼前的AKB48剧场,仅几步之遥,却不能上台表演,很难熬”。

但经历2013年毕业后,成为电视台新闻节目常规嘉宾的她,本来事业顺风顺水,但2016年辞职后,基本上处于无业状态,被日本娱记私下里评价为:“自讨苦吃。”

image
网络

毕业后她也一直在接拍杂志

被媒体同行讨厌的篠田麻里子之所以落入如此田地,据说是因为本人性格不好。

在篠田的AKB时代,曾面对媒体采访采用两套战术,如果是讲谈社或是周刊文春之类的媒体,她会恭恭敬敬,哪怕假笑也要回答所有问题;但是遇到一些八卦小媒体,几乎都是不耐烦的态度,甚至还有把记者弄哭的场合。于是在毕业后,大多时候篠田都不被媒体待见。

除了得罪媒体,篠田毕业后也陷入偶像三十岁的焦虑之中。2013年,刚刚毕业的她下定决心要开始自己的副业,于是转行开始设计服装,做网商。

当年,篠田成为一家名叫“ricori”的服装品牌的顾问和设计师,客户群主要面向10-20多岁年轻女性。在东京黄金地段开店后,她以自己的名气吸引了不少关注,但在不久后就被网友批“设计太土”“价格太贵,只有粉丝才会买”,不久后各家店铺即关门大吉。

她还曾试图创立一个婚纱品牌,也以失败告终。

她曾形容自己毕业后就患上了“燃烧过度症”,即原本抱着高度理想和热情,过度投入工作,却发现现实并不如预期时,就会顿感身心俱疲,不想做任何事也不想工作。

image
网络

篠田和丈夫的合照

自那以后,篠田事业一直没有什么起色,直到今年上半年,篠田和一位企业家男性结婚,终于上了一次日推热搜。

image
ELLEMEN

2017年6月,AKB48出现了一件团队历史上最大的丑闻。

在全球直播的AKB48总选举上,获得第20名的一位成员须藤凛凛花在上台发言时,突然宣布自己要结婚了。

image
网络

不仅引来队友哀嚎一片,也招来大批粉丝们的仇恨,他们都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image
网络

台下渡边麻友的表情,她刚好在这一届总选举宣布毕业

要知道,为了让须藤凛凛花在总选举的名次上升,粉丝们已经砸下了1000多万日元。

当天须藤凛凛花结婚的消息占据了日本雅虎搜索话题第一。同年8月她从AKB48毕业,今年年初她宣布从演艺圈隐退。

事实上她的做法虽然自私,却可能也是吸取了前辈的经验教训。从AKB48毕业的成员只有小部分仍然能活跃在大众视线(无论是以正面还是负面的形式),更多人则步入家庭、结婚生子,渐渐连名字都听不到了。因此,选择在毕业前再最后吸引一波关注,也是为了名气最后一搏。

毕业其实对于大多数AKB48成员来说,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没有了AKB48名字的加持,毕业成员在演艺圈唱跳优势全无。

这与AKB48最初的定位有关。与韩国女团严格的选拔不同,AKB48在2005年成团之时,便是先选人再培训。

image
网络

深谙宅男心理的资深制作人秋元康,在选拔成员时并没有选择那些容貌和唱跳都十分拔群的女孩,而是选择了一些没那么显眼却又带些可爱、不给人距离感的普通女孩。因此,AKB48在饭圈又有着“村姑团”的名号。

在这样的基调下,不怎么完美的女孩反而成了之后AKB48总选举中最受欢迎的人选。

长相平平、笑起来很灿烂的前田敦子成为了官方指定C位,力压实力和容貌都更出色的大岛优子,多次获得总选举冠军。

image
网络

前田敦子,铁打的C位

当前田敦子和大岛优子都毕业后,艺能和外表在女团中都不怎么突出的指原莉乃打败呼声颇高、宅男女神渡边麻友获得了下一代C位。

image
网络

指原莉乃当听到自己是冠军时的表情

AKB48中的站位和曝光度,和能力强弱完全没关系,只凭人气决定。因此论唱功和舞蹈水平,AKB48成员大多只比普通人强一些,但是和专业的歌手、舞者仍然相去甚远。

因此,毕业后脱离了AKB48的团体加持,毕业成员往往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除非本身具有专业水平或超高人气,有人愿意捧,否则很可能后劲不足,需要从头开始。而在优胜劣汰的演艺圈,并没有多少耐心去等待一个女团成员完成转型。

image
网络

另一方面,在女团的几年生涯,这些成员们也几乎没有攒下什么钱。

虽然AKB48共卖出过5000多万张唱片,位列昭和至平成年间,女歌手专辑销量第一,制作公司AKS和制作人秋元康也赚得盆满钵满,但是成员们的工资却很低——除了几位头部的高人气成员,普通成员平均月收入只有10万日元左右(约人民币6000元)。

日媒为此曾经指责过秋元康,但是这样的规则却没有得到修改。

大多成员们毕业后,失去了团体的高曝光量、没什么积蓄、唱跳能力也不怎么专业,很快就泯然众人。而在这个每天都有新鲜女孩涌入的偶像行业,粉丝们也很快有了另外的爱豆。多年后,这些曾经亚洲第一女团的成员,很快就被遗忘。

image
ELLEMEN

其实早在AKB48之前,秋元康就已经制作过几个女团,其中最为成功的当属小猫俱乐部,工藤静香之前就是这个团体的成员,而秋元康的老婆也是小猫俱乐部出身。

image
网络

然而颇具日本国民度的小猫俱乐部只存在了两年,就因负面消息、派系斗争、绯闻等原因走向终结,而偶像的完美形象也被打破,日本进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偶像冰河期”。

因此秋元康在创立AKB48时,就仿照曾经小猫俱乐部的平民女孩+软色情路线。

当年秋元康曾为小猫俱乐部操刀了不少打着情色擦边球的歌曲,比如最著名的《不要脱人家的水手服啦》和《老师请正经点》。

而AKB48也推出过不少经典的小黄歌,比如唱涩谷街头援交少女的《制服真碍事》,跳起来会露出安全裤的《裙摆飘飘》。因此AKB48曾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被称作“底裤军团”。

image
网络

每年夏天,AKB48还会发布一张全员比基尼的泳衣单曲。在AKB48的团综里,也有着用奶油大炮射脸的“性暗示”惩罚环节。

image
网络

正是这些举措,为AKB48积累了最早一批二次元和男性粉丝。

不过为了避免AKB48走上小猫俱乐部的老路,秋元康制定了更加严格的团体制度,禁止恋爱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条。一期生平嶋夏海就曾在2012年因恋爱而被退团。

AKB48也的确比小猫俱乐部更加长寿,并形成了一股强势的AKB文化。

比如握手会。购买专辑就能获得和爱豆握手对视的机会,买的专辑越多,可以握手的爱豆越多,或是可以和某一个爱豆握手时间更久。为了不给爱豆带来不好的体验,参与握手会的粉丝需要双手消毒,还需要遵照“修剪毛发”、“喷止汗剂或香水”等礼仪。

image
网络

最早在AKB48剧场举行的握手会,如今得租下足够大的场馆,才能保证几十万粉丝的顺利入场。

image
网络

AKB48的另一大卖点是自2009年起一年一度的总选举。粉丝购买总选举进行时发行的单曲,就能获得一张投票券为爱豆投票,人气高的爱豆就可以在拍摄下一支单曲时获得比较好的站位,接下来一年也会获得更多的宣传和资源。

因此AKB48创下唱片记录不足为奇,毕竟粉丝们的选票都是靠一张张100元人民币的专辑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比如前面提到曾输给指原莉乃的渡边麻友,中国粉丝们为了让她翻盘,砸下180万人民币为她投去36000张选票,并最终帮助她夺得宝座。

image
网络

AKB48总选举也成了一年一度的盛事。在第七回总选举时,指原莉乃的发言使得瞬间收视率高达23.4%,甚至超过了日本国会选举唱票的收视率。

不过随着“初代神七”以及人气成员的陆续毕业,团队中很少再出现具有话题度和知名度、能挑起大梁的成员,总选举的收视率也不断下跌。而今年,AKB48干脆宣布停办本年度的总选举。

image
网络

除了剧场公演、总选举、握手会、猜拳大会,AKB48不再有新的活动,而具有国民传唱度的歌曲数目也在急剧减少。

有人指出,自从秋元康的缪斯“初代神七”陆续毕业后,他正在对AKB48感到厌倦,并开始着力打造另外的女团,比如乃木坂46和榉坂46。

image
网络

这一切都不禁令人疑惑,走过14年的亚洲第一偶像女团,将要迎来落幕时代了吗?

只有时间能够回答。

image
网络

AKB48曾经在一首歌《十年樱》中唱道,“毕业只是毕竟的路程,是重逢的誓言。”或许对于成员们来说,毕业后,残酷而精彩的人生才真正拉开序幕。

编辑:醺子、Sebastian/设计:?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