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直播,他从富士山上跌落

今年10月28日,日本网络直播平台niconico上,一位直播博主正在直播自己登顶富士山的整个过程。就在几天前,富士山刚刚封山结束登山季后,刚刚迎来了今年的“初冠雪”,但是披上银装的这座日本第一高峰,并没有给这位直播博主面子。

Snow, Mountainous landforms, Mountain, Piste, Winter, Glacial landform, Geological phenomenon, Mountain range, Nunatak, Recreation,
网络

直播信号没多久,镜头外富士山的一片云海一望无边,画面一片模糊。直播信号中断,博主下落不明。

2天后的10月30日,有人在富士山3000米附近发现一具遗体。两周后,警察终于确认,这具遗体就是28日当天在富士山顶进行直播的博主盐原彻。今年他47岁,当天在直播的过程中,他没注意脚底,从山上滑落。

01 自作自受还是?

事件发生当时,日本各大媒体都做了报道,不仅是因为意外死亡事件经常在日本被报道,还因为不少人第一次在网络直播中亲眼见证了一个人生命的结束。

Mountainous landforms, Mountain, Geological phenomenon, Ridge, Snow, Nunatak, Glacial landform, Sky, Winter, Summit,
网络

根据警方的调查,博主盐原徹从山顶摔落后,身体多次和山坡上的岩石激烈撞击,以极高的速度落下,以至于遗体的损坏程度已经到了无法分清面容和性别的程度。

Face, Hair, Forehead, Eyebrow, Nose, Jaw, Hairstyle, Black hair, Chin, Head,
网络

盐原本人

10月28日当天,他起了个大早从东京市内出发,坐上前往富士山五合目(富士山半山腰)巴士。上午10点,他发了条推特,说自己到富士山麓的河口湖,车上的人全部下光了,只有他一个人,“感觉有些害怕”。

Text, Font, Black, Blue, Sky, Light, Logo, Line, Organism, Design,
网络

这也成了他这辈子发的最后一条推文。

在时长为11分钟的视频里,盐原走向山顶的一处神社建筑,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山顶的温度已经降至冰点以下。他手中的设备依然照常运转,但因为要操作拍摄装备,他没带手套,手指已经冻到没有感觉,他还开玩笑说,连口袋都摸不到,手也伸不进去。

Geological phenomenon, Snow, Shadow, Winter, Footprint, Sand,
网络

直播信号中,盐原在雪地上的影子

在登山途中,他甚至都没有带必须的登山装备,只穿着一双普通的运动鞋,说几句话就累的喘气。身边能听到的唯一声音是直播时网友的评论:

“风景真美呀”“看来今天你一个人把富士山给包场了”“这样的地方还有手机信号?”“博主你一路上要小心啊”......

Font, Technology, Photography, Electronic device, Screenshot, Photo caption,
网络

在直播视频中,网友在他爬山的过程中一直劝他小心,但他也是被这种因为冒险的兴奋感驱动,在一片没有足迹的雪地上前行,左手就是陡峭的山坡,右手是阳光下的火山口。

几分钟后,他就走到了一段没有护栏的地带,脚底下突然滑了一下,所幸站住后,他笑着对直播中的网友说:“真是太危险了,下山的话,从这里滑下去就可以了”。

Snow, Mountainous landforms, Mountain, Piste, Winter, Glacial landform, Geological phenomenon, Mountain range, Nunatak, Recreation,
网络

但他还是接着往前走了几步,突然镜头一阵剧烈摆动,直播信号最终停在了下面这一帧画面。

Text, Font,
网络

博主本人并没有按照规定在封山期内向警察和管理部门提交申请,自己单独一人轻装上阵。事情发生后,电视节目评论员和网民们在社交网络上纷纷留言:“也太轻视登山,轻视自己的生命了”“自己作,活该!”。

Mountainous landforms, Mountain, Stratovolcano, Ridge, Lava dome, Extinct volcano, Shield volcano, Volcanic landform, Summit, Highland,
网络

对不顾自己生命,因网络直播而丢掉命的盐原来讲,他自己也没想到死后会得到网友这样的评论。

02 在直播的世界里,他是另一个人

为什么他还是会执意登山,只为了直播吗?

据日本媒体《周刊文春》的报道,盐原本人的人生故事让人唏嘘不已,他并不是一个鲁莽而又疯狂希望得到人们关注的人,直播是他偶尔的乐趣。

盐原住在东京西早稻田的一处木造的公寓里,这座公寓建筑年龄早已超过50年,内部设施陈旧不堪,他的房间里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一层楼的住户共用公用澡堂和卫生间。单间每个月的房租只有28000日元,约合人民币不到2000元。房东说47岁的盐原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时不时要靠老家的父母在生活上救急。

Property, Architecture, House, Building,
网络

盐原的公寓,日媒特地为其打上马赛克

这座公寓因为离附近的早稻田大学比较近,几十年前,这里聚集着不少没钱的大学生居住在这里。但现在几乎没有人来这里住了,大部分的公寓都被学生当做放置学生会杂物的仓库来使用。只有盐原一个人长期租借了其中的2间,虽然生活困难,他每个月都有按时交房租。

平时性格内向的盐原独身一人,没什么社交生活,从来没有带朋友到过自己的住处,更不用说有异性来他家做客。吃饭和购物也很少出门,一般都在网上买或者订外卖,一直宅在家,可以说是个大龄宅男。

和大多数宅男一样,因为和外界没有接触,盐原的家基本上下不去脚,吃完的外卖盒和生活垃圾堆在屋子的角落。房东有一次进房间检查煤气,曾用严厉的语气批评他要多收拾和打扫,不然很容易引起火灾。

盐原以前并不是人们眼中那种颓废又丧气的御宅族,在推特上他的账号也有三千以上的粉丝,毕业于日本法学名校中央大学法学专业的他,大学毕业曾去过美国留学,回国后想考司法考试,但考了几次都没有通过,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一而再再而三的过上了“司考浪人”的生活,他在直播平台上的介绍里写着自己是“高田马场法律问题研究所”的代表。

偏偏在准备司考的时候,去年盐原在一次检查中被医生诊断为晚期大肠癌,癌症已经有全身扩散的迹象。去年,他拿着三个月的房租交给了房东,并告诉他接下来要去医院做手术养病,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持续的吃药和放疗也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病情,三个月治疗结果还算不错,医生也对病情表示乐观。

Text, Font, Line, Document,
网络

而在线上直播里,盐原是另一个人。他喜欢爬山,在他的推文里,前前后后能看出他三次登顶富士山的经历,最多的内容,是他一次次上传自己在健身房跑步机上的跑步成果。

虽然躲过了晚期癌症的关口,他也意识到了身体健康的重要性。他推特名是TEDZU,为了激励自己锻炼,硬是在名字后面加了一长串:“50天减重10公斤运动中”的备注。

跟很多因为健康原因立志减肥的人一样,在自己的推特上每天打卡。将当天的运动量和养生心得一一记录下来,虽然每次赞都不多,他几乎每天不停的坚持了1年多,就连深夜去医院看病、吃药、化疗都事无巨细的记录了下来。

连秀自己的肌肉的机会,他也不放过。努力使自己过上正常的生活。

Barechested, Muscle, Arm, Flesh, Photography, Chest, Trunk, Abdomen, Photo caption,
网络

房东和他的父母也是在他遇难后才从电视新闻上看到盐原平时说话时的样子,更惊讶的是,他在直播里讲话流畅,有很多网友给他点赞。

但他在东京独自一人的生活细节很少跟家里人分享。老家在日本西部爱媛县的他,平时并不怎么和家人联系。遇难后,他的父母第一次听说自己的儿子除了准备司考外,还在直播网站上的博主,感觉非常惊讶。“平时有寄送生活费,不过感觉他生活已经可以自立了。平时并没有去想那么多。”

03 迷茫的一代——大城市和故乡的割离

盐原这样的中年人在日本还有很多,他们从自己的家乡来到东京等大城市,起先抱着自己的梦想,结果发现自己的梦想却遭遇了现实的冲击。他们也曾经年轻过,努力考上东京一流的大学后,以为自己能找到很好的工作,但没想到却陷入生活的危机。

盐原这一代人之所以陷入生活的危机,除个人原因外,其背后的社会环境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和他一样的一代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尚未解决的难题,这个难题诞生于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他们被称作“迷茫的一代”。

People, Street fashion, Fashion, Snapshot, Crowd, Pedestrian, Walking, Event, Footwear, White-collar worker,
网络

众所周知,“迷茫的一代”这个说法很早诞生于美国,由于战争和经济衰退,年轻人开始对社会价值观产生怀疑,或因为面临就业问题而陷入困境。日本的这代人属于后者,他们遭遇到了找不到工作的“就业冰河期”(上世纪90年代到2005年)。

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社会最稳定的职业——大型企业的职位大幅削减。好不容易千军万马奋战过高考进入大学,取得高学历的年轻人看来,这些大企业里的综合职,以及专业对口的职位减少,就意味着自己只能去找小企业或成为派遣员工。

当时,就业率从1991年达到顶峰后,就一路下滑直到2005年刚刚超过55%。打工族和派遣员工在各家企业的末端职位上随处可见,他们没有正式员工合同,只是临时工和派遣工。
一些大学生还自降身份,进入专门学校(相当于日本的大专)学习专门技术,当时最有名的事例是,很多大学毕业的女生找不到工作,本科毕业后,去大专学纺织,其实就是学织毛衣,结果织了九年毛衣后患上抑郁症被工厂开除。还有学生故意延迟毕业,人为拉长自己的找工作窗口期,于是又诞生了新的流行词语“就业留级”。也有人像盐原一样一直在考司考,最终宅在家中,当起了网络直播博主。

直到10年过后的现在2019年,日本社会依然没有解决这一代人的生活和生存问题,像盐原一样的人如今已经40多岁,在社会中漂流了20年后,依然没有固定居所。安倍政府甚至专门面向“就业冰河期”的这一代人开放了国家公务员“优先招聘”的大门,筹措资金准备了专门的就业援助基金,声称“要尽一切力量来帮助他们就业”。

然而对于这一代人来讲,40岁已经是人生三分之二处,在这个人生快要看到终点的时刻,他们的职业生涯还在起步当中。

编辑:Sebastia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This content is created and maintained by a third party, and imported onto this page to help users provide their email addresses. You may be able to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is and similar content at piano.io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