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工作4小时,只工作不上班,成为「数字游民」是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上被常年热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活得像月薪五千?当然了,题干中的“西二旗”可以替换成北上广深的其他若干坐标。有人曾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种解释:“因为传统意义上的高收入人群并未实现时间和地理位置两个维度的自由。”

image
网络

的确,就算已经月入五万,大部分人仍然被996甚至007的工作模式捆绑,而无论是国内的一线城市,还是世界上的其他国际大都市,都多多少少存在通勤难的问题,这么一算,无论是从时间还是空间的角度衡量,人都是不自由的。

image
网络
image
ELLEMEN

话已至此,人们有办法挣脱吗?

当然有。

最先提出构想的是一位名叫Tsugio Makimoto的日本高管。早在1997年,他便出版了一本名叫《Digital Nomad》的书,书中预测:“未来的人类社会,高速的无线网络和强大的移动设备会打破职业和地理区域之间的界限,成千上万的人会卖掉他们的房子,去拥抱一种在依靠互联网创造收入的同时周游世界的全新生活方式。这些人通过互联网赚取第一世界水平的收入,却选择生活在那些发展中国家物价水平的地方,他们被称作Digital Nomad(数字游民)。这种生活方式让他们彻底脱离了朝九晚五,办公室格挡和令人烦恼的通勤。”

image
网络

这段话放在当下来看似乎不难理解,但在连BB机都尚未普及的年代,人们只当那是天方夜谭罢了。

但“数字游民”的设想并未就此沉寂。十年后,一位名叫Tim Ferriss的美国人接棒,他在成名作《The 4-Hour Workweek》(中文译名《每周工作四小时》)中为有意成为Digital Nomad的人们注射了一剂强心针:“如果你能解放你的时间和地理位置,你的物质财富将会自动增值3到10倍。”

image
网络

和十年前只停留在设想阶段不同,这位全球化3.0时代的新新人类代言人给出了具体的“设计”,他鼓励那些还在纠结“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们勇敢争取远程办公的机会,通过雇佣Virtual Assistant等手段晋升“新富”(New Rich)阶层,在Tim看来,有足量的钱可花还不够,更重要的是拥有足够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

Tim的处女作一经出版,便得到世界各地年轻人的积极响应,其中比较出名的是一个名叫Pieter Levels的荷兰小伙。

彼时,他还只是鹿特丹商学院的一名普通本科生,上学期间,在YouTube上开设了一个叫做The Panda Mix Show的频道,将录制好的混音小视频上传其中,令他没想到的是,2012年,这一频道受到网友们的追捧,他在YouTube上的广告分成足以cover他的日常开支。

image
网络

Pieter Levels

虽说在荷兰也能够实现经济独立的目标,但思想活络的Levels并不满足于此。从小生活在差不多的地方已让他对荷兰国内的生活感到厌倦,像很多想要出走的年轻人一样,他在2012年4月变卖了自己的全部家当,预订下一张飞往泰国的单程机票,背上一个包就出发了。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数字游民”们信奉的一个重要理念:Geo-arbitrage(地理套利),即在赚的钱一定的情况下(通常是在第一世界赚钱),优先选择生活成本低廉的第三世界国家生活,这样会大大减少所面临的生活压力,有效提升生活质量。既然21世纪的互联网已经将世界连为一个整体,那只要能够实现远程办公,在哪里工作不是工作呢?

在泰国,Levels最大程度地释放着自己的天性,他在一年的时间里尝试了12个初创项目(平均一个月一个的速度),这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数字游民”聚集地的NomadList。

Levels的经历在无形之中“鼓舞”着许许多多的后来者,菲律宾女孩Aileen就是其中之一。她19岁就获得工商管理本科文凭,之后像众人期望的那样按部就班进入银行工作,但每月300美元的工资完全不够她花,日复一日枯燥的工作也让她感到厌倦。她先是在工作之余在线接一些设计相关的私活,两年之后,辞掉了原先稳定的银行工作,正式成为“数字游民”的一员,她和朋友在亚马逊上开设网店,卖旅行和户外运动装备,仅仅几个月就实现了盈利,现在每个月的利润更是高达5000美元,而她平均每天只要花费4小时左右的时间处理工作,其他时间都归还给生活。

image
网络
image
ELLEMEN

DNX Global 2015年的一项报告指出,预计到2035年,全球“数字游民”的数量将会突破10亿人。

另一项值得关注的数据来自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据统计,2013至2014年期间,各行业远程办公的员工数量增长到360万,而在2005年时,这个数据仅有180万,这意味着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人们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远程办公的员工们薪水也并不低,超过四分之三的人年收入超过6.5万美元。

“数字游民”式的生活方式正逐渐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拥护,越来越多的90后们背起行囊,远走他乡,在他们看来,就算注定穷困潦倒,那也要换个好点的地方。

Pieter Levels当年创建的评分网站NomadList,正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游民”聚集地。这一网站收录了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2000多个城市信息,从消费水平、网速、空气质量、夜生活、LGBT友好程度等维度进行打分,旨在帮助“数字游民”们找到最适合自己工作、生活的城市。

image
网络

网站内容虽然可以任意浏览,但若想使用聊天、论坛、旅行规划等功能则需要成为付费会员。一般来说,当代“牧民”们理想的目的地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生活成本低、签证易办、工作机会多。

“很多人会去泰国北部的清迈。”旅行作家Cheryl Ang表示,“那边消费低、天气好,好吃的食物俯拾皆是,几乎是‘数字游民’们心中的天堂。”除此之外,巴厘岛、布拉格、布达佩斯、瓦伦西亚等地方也因为网速感人、安全便利等理由榜上有名。

image
网络

NomadList上关于清迈的各项评分

在NomadList上,交流宜居城市什么的只是基础操作,只要愿意,你还可以和形形色色的“同类们”交流经验。一位名叫JayMeistrich的美国创客,便分享了自己为期三年的“游牧”经历。他背着一个40公升的双肩包从美国出发,走过47个国家,白天外出“探险”,晚上专心工作,曼谷、巴厘岛、兰达岛等地的办公空间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Jay Meistrich认为,三年来的“全职旅行”经历不仅让他变得更加高效,强迫自己掌握了更具生产力的工作方式,也在和他人的交流中收获了持久的友谊,甚至为日后创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他为自己算过一笔账,虽然三年来居无定所,但算下来生活成本却并不高,如果留在旧金山,光房租都是不小的开销。

image
网络

眼光投向国内,也有不少年轻人追随着这一大潮践行着“数字游民”的生活方式。知乎用户Jarod 原是一名在非洲工作多年的油田工程师,2015年起毅然放弃了之前的工作经历,投身互联网行业。

image
网络

此后,他便致力于将这一生活理念引入国内,除了在各平台写文章科普,2017年他还成立了国内首个“数字游民”社群,将具有同样爱好的人聚集起来,进行经验交流。

image
ELLEMEN

这一新型生活方式听上去仿佛某种乌托邦式的存在:以自由的方式挣钱,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但那些一味美化的人并不会告诉你,成为“数字游民”,你不仅需要具备得以傍身的一技之长,还得有强大的自律精神以及忍受孤独的能力。

“数字游民”最开始兴起,是在程序员群体中,码农们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性,无论是在学习能力方面还是在转型程度上都极具优势,但无论是后来延伸出的咨询、教育,还是网络营销、撰稿,倘若不能在某个领域做到专精,估计少有公司能够给出“远程办公”的优待。

image
网络

成为“数字游民”,虽然表面上看来摆脱了各种恼人的“办公室政治”和繁琐的规则,但真的可以逃离某种规训吗?或者说,你看似挣脱了某种束缚,但你是否真的有能力处理那些新出现的问题?

在异文化环境中不仅存在沟通障碍,也面临文化差异的问题;经常更换地点,每一次搬家都要重新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一直在路上,是否可以保证有稳定的网络支撑远程工作?对于天性懒惰的人来说,没有近距离的监督,自身的自律性如何保证?

大部分“数字游民”都是从事脑力工作的群体,工作的大部分时间需要面对电脑屏幕,除此之外,还存在跨时区工作的问题,如何在颠倒生物钟的情况下保证身体和心理的状态,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那么,那些真正践行过此种生活方式的人都坚持下去了吗?

旅行作者Matthew Karsten坚持了七年,他一边旅行一边撰写博客维持生计,但在走过了50多个国家后,他终于感到了厌倦,“需要不断从一个地方赶往另一个地方,就像‘流浪汉’一样。”

这种长期变动的生活也让他被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感笼罩,虽然可以不断认识新人,但同时也错过了无数的朋友聚会,跟家人更是很难碰面,短时间内构建出的人际关系也未必经得起考验。

他在2015年时给这种生活按下了暂停键,当时身在墨西哥的他遇见了一位名叫Anna的女孩,产生了一种想要成家的冲动,此时距离他第一次到达墨西哥已经过去了五年的时间。

image
网络

Matthew Karsten

另一位退出者Mark Manson也提到了一些相似的感受,他在每年回家的短途旅行中,都会面临来自母亲略显失落的提问:“你能告诉我明年我能见到你几天吗?”

在“游牧”的经历中,他也同样被孤独支配,“我走过一个又一个国家,但没有人记得我,也没有人在乎我是谁。”在第三世界国家旅行,他看到了一些不太文明的生活习惯,并不自知地染上某种莫名的优越感。

Manson最后总结道:“天下没有毫无代价的自由生活。作为数字游民,我们只不过选择了另一幅更轻的枷锁而已。”

参考资料:

1.Jarod《什么是数字游民》,知乎;

2.Jarod《数字游民(DIGITAL NOMAD)中的战斗机-荷兰小伙PIETER LEVELS》;

3.波波夫《只工作不上班?数字游民的理想与现实》,钛媒体;

4.高翰《边度假边工作:数字游民的可持续间隔年》,私家地理;

5.Matthew Karsten, Why I Quit Being A Digital Nomad?

6.Mark Manson, The Dark Side of the Digital Nomad;

撰文 & 编辑:Maa Lau/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广告 - 内容未结束请往下滚动
更多 From 世界